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百二十七章 赌约

作品:武侠世界的小配角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庞德耀斯

    任我行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若是没有改善,他每一次对敌吸入更多的内力,那压制体内异种真气的难度就要大上一分。

    更不要说,或许即将要同东方不败交手了,他很难在不使用“吸星大法”的前提下,保持对于东方不败的威胁。

    甚至连自保都无法做到。

    因此,从徐阳那里得知《易筋经》有调理体内真气的效果后,他便不加选择就站在了他那一边,势要将这门神功弄到手。

    但徐阳迟迟不曾出现,也让任我行有些心浮气躁了。

    否则先前他断不会在方证大师面前,露出那丝破绽。

    不过既然方证摆下了赌局,任我行自然就想先接下来。

    只是,若是太过轻易答应,任我行也怕方证会有疑心。

    “这赌约并不合理啊。”任我行略作思索,便扬声道:“老夫败了,要被幽禁在贵寺二十年,而赢了则只能观看《易筋经》三日,岂不是不太合理?”

    方证原也没想任我行会答应,但听此时他的应对,居然好像有些希望?

    当下便大包大揽道:“若是任教主觉得不妥,还可以谈,不如就由任教主来提个条件吧。”

    任我行笑道:“大和尚既然漫天开价,老夫自然也要就地还钱了。这样吧,若是老夫赢了,这本《易筋经》老夫便带走了。到时候免不得日日精研,等老夫驾鹤西去,这本书再托人交还给少林,如何?”

    这价,未免也还得太厉害了吧?方证苦笑不已。

    “任教主说笑了,《易筋经》乃是当年达摩老祖亲笔所书,是少林派的镇派之宝。借给任教主观阅三日,老衲已是大违寺规,事后必然要被戒律堂处罚。这直接借阅之事,绝不可能。”

    方证一口回绝了任我行的要求,他倒是没有生气。

    毕竟这个要求提得确实有些过分,任我行本也没打算能成功。

    这只是为之后提的条件做个铺垫而已。

    “那这样,既然方证大师你有顾忌,老夫也就推让一步,借阅一个月如何?老夫在此期间,也不会走出少林藏经阁一步。”

    方证一听,这个条件还是有操作空间的:“只是一个月未免也太长了些,老衲也很难答应。这样,以十日为期,如何?”

    任我行大笑道:“老夫输了,要在少林留足二十年。十日?大和尚你也说得出口?难道一本《易筋经》这样的死物,要比老夫还要珍贵百倍不成?”

    方证也是讪讪,这话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他本人就是修炼《易筋经》的,练了数十年也不过是同任我行相差仿佛,谁都不能说有足够的把握击败对方。

    换过来,若是有幸能看到魔教的《吸星大法》,难道自己也愿意被囚在黑木崖数十年吗?

    当然不可能。

    将心比心,自己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了。

    不过,听任我行的意思,还有得谈?

    “那十五日如何?”方证开价道:“非但是《易筋经》,藏经阁内其它秘笈,任教主也可以随意自行观阅。”

    再加上七十二绝技,这条件很宽泛了吧?

    当然,若是任我行在十五日内,看不懂《易筋经》上的梵文,自然也不会是少林的问题了。

    谁让你读书少呢?

    至于七十二绝技,方证并不认为比任我行自身的武功更高,想来他也不会舍高就低去学。

    何况就算学了,十五天的时间,又能学会几门绝技?

    任我行原本不想答应这条件,反正时间已经足足拖了一个半时辰了,就算是徐阳再没本事,也不可能找不到。

    何况少林寺内,至今没有混乱的状况出现,说明至少徐阳并未被人发觉。

    不过他刚想开口,却见少林僧众背后,多了两个蒙面人。

    只是他们的轻功甚佳,站在众人背后,居然无人发觉。

    而且他们站的角度很偏,悄悄地躲在一角,除了故意让任我行能看到,只怕就连向问天和令狐冲,也无法注意到。

    任我行便笑了,大笑。

    “既然大和尚已经仁至义尽,老夫再不答应也就不近人情了。就这样吧,我方出三人,贵方出三人,对决三局以决胜负。”说罢,向前高高伸出右手。

    方证大喜,忙伸出自己的右掌,与任我行当空三击掌,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任教主切不可食言!”

    任我行笑道:“大和尚你也别忘记遵守承诺,事后老夫便会找个日子前来观书了!”

    方证虽然觉察出任我行言语中有些变化,不过喜出望外的他并没有太当真,便道:“第一场,任教主要派出何人?”

    任我行大笑道:“老夫既然是领着他们上山来的,自然第一个就是老夫出战了,我看贵方就让天门道长出战吧?”

    方证见任我行要第一个出战,却又挑了个软柿子天门来挑战,显然是之前天门言语上得罪了他,任我行要借机惩罚他一下。

    便也笑道:“老衲也想领教一下任教主的“吸星大法”,这一战便由老衲出战吧。”

    他对“吸星大法”颇有研究,毕竟当年魔教是中原正道武林的第一大敌。而任我行又是当时魔教第一高手,加之“吸星大法”威力无穷,臭名昭著,若是不潜心研究一下,有朝一日两人相遇,岂不是要吃亏?

    通过查问几乎所有同任我行有过交手的正道高手,方证察觉到《易筋经》正是吸星大法的克星。

    此时听到任我行要出战,方证自然而然地迎战了。

    他觉得只要任我行这十多年来,未曾有太大的进步,自己有六七成的把握可以击败任我行。

    这便是开门彩了。

    任我行听到大和尚要应战,便笑着问道:“一方由谁来出手,不能指定吗?”

    方证说道:“自然不能任由对方挑选,若是任教主觉得不妥,也可以换人来战老衲,只要是同任教主一起来的英雄,老衲都可。”

    任我行道:“那倒不必,老夫只是想确定一下规则,免得到时候有什么问题。”

    方证点头道:“自然应该如此,任教主请了。”

    任我行心里不敢大意,走到空地中央,摆出起手式,等着方证出招。

    方证态度谨慎,先是脱掉了僧袍,露出一副短打扮,然后同身后的几位师弟和冲虚道长吩咐了几句,这才下场比试。

    少林寺门口的这一块空地,占地极大,众人向后退去,生怕影响到了场内高手比拼。

    这可是昔年魔教教主同当今正道武林第一个高手的对决,人人都聚精会神地盯着场内观看,生怕错过了一招半式,那后悔都来不及。

    好在对阵的二人行动自若,行动倒是并不快。

    方证下场后,见任我行站了个不丁不八的架势,双手半垂,随意间带着严谨,时刻可以应对来自各方的攻击,心中便暗赞了一句。

    这个架势虽然看上去随意,但绝对是任我行多年来武学心得的表现。

    看似全身都是破绽,但若方证也这么认为,直接攻了上去,势必会被他的反击所制。

    因此方证也不急着进攻,只是环着任我行,不断地绕圈,试图找到一处真正的破绽,再行攻击。

    此时已过午时,秋风渐渐起来了,刮过场地中央,众人俱都感觉略有凉意。

    好在能站在此地的,无一不是江湖上难得的高手,些许寒风他们并不在意。

    而北风刮过,一旁几颗菩提树上的黄叶也被带动,时不时掉下几片来。

    终于,有几片树叶被风带到了场中,其中一片无巧不巧地划过了任我行的脸颊。

    出于本能,任我行的眼睛眨了一下。

    完美的防御架势瞬间被打破。

    就在此时,方证出手了。

    他叫道:“任教主,请接掌。”随后轻飘飘地拍出了一掌。

    这一掌招式看似寻常,但掌到中途,忽然微微一晃,登时一掌变为两掌,两掌变为四掌,四掌又变为八掌。

    仿佛每一次晃动,掌影便会增加一倍的样子。

    任我行此时刚刚睁开眼睛,看到如此情形,不禁脱口叫道:“千手如来掌!”

    他知道只须再过片刻,方证大师便会由八掌变为十六掌,进而转为三十二掌,到时候就势难抵挡了。

    当即任我行也是“呼”的一掌拍出,攻向方证大师的右肩。

    方证举左掌,从右掌的掌底穿出,仍是微微晃动,一变二、二变四的掌影飞舞。

    任我行见状身子跃起,呼呼还击了两掌。

    两人甫一交手,便各自后退几步,又重新扑了上去。

    众人但见方证大师掌法堪称是变幻莫测,每一掌击出,甫到中途,已转变为好几个方位,掌法如此精妙奇幻,简直是生平未睹。

    而任我行的掌法却甚是质朴无华,出拳收掌间,似乎显得有些窒滞生硬。

    但不论方证的掌法如何奇崛莫测,在任我行的掌力推至之时,方证必然随之变招。

    看来两人堪称是旗鼓相当,棋逢对手。

    这两位正邪两道的绝顶高手,仅仅在数招之内便让人目眩神迷,自叹不如。

    即便是如向问天这等高手,见了如今的状况,心下对方证大师也是极为佩服的。

    “这老和尚,看上去平平无奇,却能同教主斗得如此势均力敌。可见若是换了咱上去,几招就要丢人了。对付这等精妙的招式,看来也只能由内力着手,同他比拼内劲一途才有胜机了。”

    但是,想到方证大师一身精纯的“易筋经”内力,向问天也是苦笑一声。

    很明显打不过啊。

    同时,对自己即将面对的敌手,也有所担忧。

    自己若是出手,必定是对上那武当的冲虚,向问天不由得细思起应对之法来了。

    其他围观的高手,无一不以自身的武功印证两大高手之对决,目眩神迷之下心中都是暗暗敬佩。

    两人对战数十招后,任我行渐渐发力,他心知若是再僵持下去,方证如此精妙的招式断不会少,但自己的内力只怕会出问题。

    始终,那内力反噬的阴影总是影响着任我行,不怕它发作,只怕它迟迟不发作。

    方证见任我行加大力度,招式上反而变得趋于保守起来。

    他也知道任我行的内力上似乎有些问题,不过如今看来,数十招过后,他的内劲浑厚老辣,并没有转弱的趋向,反而渐渐加强。

    难道自己的判断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