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百二十七章 纷乱一年

作品:先砍一刀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面目全黑

    南瞻部洲南方的春天比北方来得更早一些,当气温回升,积雪消融,枯树抽芽,白鹅下水,鸟雀回归之时,蜀山的三位阁主却愁眉紧皱。

    北风来到,断绝了天外天与外界的联系。

    等天气回暖,北风不再吹拂的时候。大多数法术依旧失控,妖气依旧无法暴露在外界空气中,三位阁主就已经心生不妙。

    让他们正式开始联系天外天的时候,不妙彻底化为了失望。

    天外天,失联了。

    很快,这个消息就传到了昆仑与泰山,昆仑与泰山也陷入了慌乱。

    在南瞻部洲,也只有三个地方可以联系天外天。

    分别就是蜀山的观星台,昆仑的登仙台,以及泰山的封禅台。

    蜀山最先回暖,但是没能联系上天外天,而昆仑和泰山虽然慌,却也心存侥幸,或许,只是蜀山联系不到呢?

    当春风追过昆仑与泰山,接着,人族的三大圣地彻底死心。

    天外天,正式宣告失联,人族最强的武器已被大劫封印。现在,能依靠的只有他们自己了。

    糟糕的消息,一个接着一个传来。

    东胜神州那边根据种种迹象,已经大概猜到了古巫一族的踪迹,他们,在海上。因为,古巫一族曾经占据的地盘沿海所有的大船几乎都被劫掠一空。

    这是一个好机会,在海上,古巫一族绝对打不过人族。然而,东胜神州诸国联军却无力追击。

    一个是大海太大,另一个,而是因为战争已经耗光了诸国的元气,再加上天地大劫的影响,自己国土内也是民不聊生,继续打下去,那就要灭国了。

    好在,因为鬼哭的缘故,目前蜀山和万岛国关系密切,所以,就让使者带着丰厚的礼物拜访了万岛女王吴青青,拜托万岛国寻找古巫一族的踪迹。

    万岛国答应了下来,然而,一番搜寻,在春天即将过去的时候传来消息,古巫一族并未在东海出现。

    到了夏天,连绵不断的灾祸袭击了所有大洲。

    干旱、洪水、****、冰雹接踵而至,所有种族都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大批大批的难民产生,断往南逃亡。

    虎牙山为逐渐良好的治安以及灾祸较少,人****发式的增长,随之引发混乱,鬼哭他们也因此忙得常常好几天不得休眠。

    夏天艰难度过,跟着秋天来到,接踵而至的灾祸渐渐远去,大地之上一片繁忙。

    无论哪个种族,都在飞快的储存着粮食,为冬天做准备,冲突也随之升级。

    要保护庄稼,猎人成群成群的在山间巡逻。每天都有冲突发生,每天都有人、妖受伤或者死亡。

    渐渐的,冲突升级,迅速的演变成了战争,人与妖的战争,人与人的战争,妖与妖的战争,甚至国与国的战争。南瞻部洲的大地上,战火燃烧了每一寸土地。

    在南边,山上的蛮人与盆地的巴蜀人打成一片。林中的蛮人与水边的江南人你来我往。

    在西边,昆仑和蜀山与无尽大山的要我们打得不可开交。而在东边,海盗与渔民的鲜血染红了海水。

    在中原,更是混乱。山贼、叛军、正规军、地方势力、各种妖怪百花盛放。

    至于北边,先是戎人惨遭突然团结起来的雪人****,被雪人杀怕了的戎人南迁,又与大河北岸的中原人发生冲突。

    野心勃勃想要成为中原霸主甚至统一整个南瞻部洲的大周皇帝马去病立刻遭到了当头一击,原本投靠他的七个戎人部落瞬间有三个惨遭灭族,其他四个通通反叛。

    不仅如此,还有三个州城遭到劫掠,县城十数,村庄无数。

    怒火攻心的马去病御驾亲征,然后,两败俱伤。

    戎人那边大大小小三十四个部落有十三个部落族长死在了战场上,七个部落被灭族。

    而大周这边,足足一万三千将士永远的倒在了北地平原,无数的村庄被战火吞没,跟随马去病一同抵御戎人入侵的十三员大将,三个战死沙场,有一个断了一条腿。连马去病本人,也在战场上被流矢击中,射落了头盔,当时要是再往下一分,马去病的命就没了。

    这些戎人,在恐惧的支配下,已经疯了。

    就在战火越发猛烈的时候,一切有突然就此戛然而止。

    有的松了一口气,回到窝中,扭头舔舐伤口。而有的绝望的看着漫天的雪花,在寒冷与饥饿中,身体一点点的僵硬。

    北风降临后的第三个冬天,来到了。

    在北地平原,一片银装素裹的邯郸城外,戎人大营之中走出一群人,骑着马,举着白旗朝着城墙而来。

    城墙上的将士见状,立马上报,层层上报之下,消息迅速传入了马去病的耳中,马去病接见了使者。

    一见到使者,立刻就吓了一跳。

    来者,是戎人三大部族之一的白马族族长之子,有逐风箭之称的神射手白马开复。

    对于他,马去病可是印象深刻。

    两个月前,双方大军对垒,就在双方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的心腹爱将罗渡率重骑冲锋,当真是势不可挡,一路横冲直撞,戎人一方眼看就要完全溃败了。

    哪知道白马开复在大军即将溃败之时冷静的可怕,他趁着乱军的掩护,依靠着非凡的骑术,从斜刺里悄悄的靠近了罗渡,在双方相隔只有50步的时候,突放冷箭。

    这一箭又狠又准,悄无声息的在数人的缝隙之中穿过,角度刁钻到了极点,罗渡被一箭射下了马背。

    要知道,当时的罗渡身披重甲,头戴铁盔,脸上还覆盖青铜面具,整个人除了一双眼睛,没有半点地方****在外。

    然而,白马开复强悍如斯,这一箭不但穿过乱军,还正好击中飞奔的战马上罗渡脸上青铜面具的眼眶部位,射瞎了他眼睛的同时,也击穿了他的大脑,以至于罗渡落于马下,被群马践踏而过。

    这一箭,石破天惊,白马开复也靠着这一箭力挽狂澜,不但让马去病痛失爱将,也让大周失去了一次彻底击溃戎人的珍贵机会。

    白马开复也靠着这一战,不但成为了戎人第一射手,也成为了戎人联军的右军统帅。

    然而戎人的赫赫英雄,如今却自缚双手,跪在了马去病这个仇敌的面前,低下了他那高贵的头颅:“我等,愿降!”

    椅子的扶手瞬间被捏得粉碎,木刺扎伤了马去病的手掌,马去病倒吸一口凉气:“你说什么?”

    白马开复银牙紧咬,耻辱的说道:“我等愿降。”

    “你代表谁,是白马族,还是……”

    “是大戎所有部族。”白马开复抬起头,神情满是悲哀:“伟大的帝王,只要您让我们活下去,我们愿认您为主,成为您最锋利的刀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