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188章1 极品儿媳188

    他们几个谁都没提及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的匡萍,在这一刻,似乎集体得了失忆症,全都忘了她的存在。简洛送李新城到机场,看着她乘坐的私人飞机在跑道上滑行一段距离后,飞向墨蓝色的夜幕,消失在闪耀的群星之中。

    他接下来的事还有很多,在始皇墓内部发现的黄金屋白银屋都需要向上级汇报,等他们做下一步的指示。还有,李新城给他的匡萍竭力想要得到扁盒,她带走的那块普通玻璃,似乎都藏着很深的秘密。

    飞机在一个多小时后顺利抵达W市近郊的机场,李新城坐上一早等候的轿车,返回位于青石弄的李家小饭馆。

    “李新城,你不会忘了我们的事吧。”走到家门口,韦政举神色不善地找来,直接质问。

    李新城神色淡淡地转过身,居高临下的俯视韦政举,语气说不出的讥嘲,“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前些日子把令符传给三儿了。”

    “按照规矩,在他成人之前,你的继承大会都无法召开。”为避免有人挟天子以令天下诸侯,安清会有一条帮规就是,君符和将符的持有者,必须年满十八周岁后,才能召开继承大会。

    李爸爸一句话提醒了李新城,她为什么要和韦政举硬碰硬?在继承大会上说“不高兴”,激怒他,对沈三未来的成长没有任何好处。为了找到能牵制韦政举的方法,李新城把安清会的帮规仔仔细细研究一遍后,在几名长老的见证下,提前将君符传给沈三。

    韦政举没料到李新城会来釜底抽薪这一招,这也使得他当场脸色大变,恶狠狠地盯了她几眼,“李新城,你好样的!”

    “我告诉三儿,一旦他遇到意外,就把君符交给国家。”为了保证沈三的安全,李新城后招更狠。

    韦政举这会子彻底说不出话来了,想要干掉沈三抢走君符的计划,还没开始策划,就胎死腹中。他深吸几口气,磨着牙齿,保证道:“我会保护好他的,在他十八岁之前。”

    “那谢谢了。”李新城莞尔一笑,脚步轻松地拿出钥匙,打开门锁,推门进去。

    韦政举在原地停留数分钟,阴沉着脸离开李家小饭馆所在的巷子,回到自家的古董铺子。老韦看到儿子脸色难看地回家,不禁叹口气,在肚子里组织了下语言,劝解韦政举,不要再把精力浪费在和李新城的私人恩怨上。有这时间,不如好好经营手中已有的权利,在沈三年满十八之前,把帮会里手中握权的成员,全都拉到自己这边。

    韦政举坐在临窗的红木单人椅上,面无表情地注视窗外街道上一盏盏点亮的仿古路灯,不得不说李新城这招远比她在继承大会上说“不愿意”,更让他被动。李新城的每次出牌都不能按常人的思维推断,外人都以为她不喜欢同母异父的弟弟,而她一贯冰冷的态度也显示了这点,韦政举也是基于这个原因,没把李新城说的会让沈三成为她接班人的话语,放在心上。

    现实狠狠甩了他一巴掌!韦政举这时才想起,李新城她从不说假话。说到,就一定会做到。

    他的愤怒疯狂,丝毫没影响到只隔了一条街道,坐在书房里研究那块普通玻璃的李新城。李爸爸还没回来,李新城这方面的知识也就比一般人稍微好点,以前有“太子”这个万能小叮当给她科普,如今她只能捧着玻璃,感叹书到用时方恨少。

    在书房干坐了会,李新城随手将那块玻璃丢在书桌上,转身下楼。在她离开后不久,一道黑影从窗户口悄无声息地潜入,偷偷拿走了玻璃。临走前,她回过头,冲书房安装监控视频的角落,得意地挥挥手。

    李新城在视频上看到这幕,不禁抬了抬眉头,简洛似乎被怀疑了!旋即,她指挥智能小蜘蛛跟上那道从外部轮廓来推断属于女性的黑影,探明她在W市落脚的地方。

    屏幕上的画面不断转换,最后在一个她之前刚去过的小岛前方定格住。李新城立即警觉,沈一涵那边出事了,她马上停止间谍蜘蛛监控的步伐,命令它迅速返回。

    她的指令刚下达,监控屏幕上的画面突然消失,变成一片黑白的雪花,李新城沉思片刻,拿出手机,拨通曾荣的电话,“是我。”

    “你们的研究所是不是出事了?”她的语气充满了肯定。

    “你都知道了,还要问!你要走就快走,不然就彻底停止离开的念头。”

    李新城面色凝重,曾荣似乎被人控制住了,他们刚才的通话信号虽然经过加密,外人很难破译密码,但能同时控制曾荣和沈一涵,指使柳月眉过来偷盗的人物,不容小觑。在脑海中翻找了半天,李新城都没能找出疑似的人选,她和李爸爸到底漏了谁呢?

    忽然,李新城想起一个人,农庄的李管家,说是要去缅甸找一个人了结彼此恩怨的李叔!她从来没怀疑过李叔对他们父女的忠诚,因为李爸爸信任他。

    想到这,李新城的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击打,通过卫星定位,寻找李叔现在的位置,看着红色光点停留的地点,她嘴角弯起冰冷的弧度。

    让李新城不解的是,以李爸爸的能力,不该出现这样严重的错误。难道是他故意放纵的?除了这么猜测,她想不出其他的理由。李新城也有自知之明,论算计人,两个她都不是李爸爸的对手。想了想,她也不再纠结,只等着李爸爸主动告诉她。

    她现在担心的是,和沈一涵离开的张希瑞张毅辉兄妹。

    站起身,走到菱花格子的木窗前,李新城垂下眼帘,脑海中不断浮现的张希瑞灿烂的笑容和张毅辉单纯的笑脸。想到张毅辉因为不愿意离开,被他们用药物强行迷昏送上直升飞机,李新城的双手不由死死扣住木头窗棂,“我不杀伯仁,伯仁却为我而死”的沮丧感再次涌上心头。

    李爸爸说得对,活了两辈子,她仍然是只初出茅庐,自以为是的小雏鸟。

    李新城抬手,抹掉脸上的泪痕,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连续重复了好几下,慢慢平复混乱不堪的心情。事已至此,后悔也无用,为今之计,只有等李爸爸回来从长计议。

    站在窗口,发了会呆,李新城离开监控室,掏出手机,拨通郭阿姨的电话,语气柔和地询问他们在云南玩得开心不?从缅甸回来,郭阿姨和老公肖大刚直接转道去云南欣赏少数民族风光。到了风景优美犹如仙境的洱海,郭阿姨嚷嚷着要在当地买房子定居。老婆的愿望,做老公的自然会满足,肖大刚拿出儿子儿媳妇给的银行卡,当了回挥金如土的大土豪。

    郭阿姨在洱海玩的乐不思蜀,接到李新城的电话,叫嚷着让李爸爸关了在W市的小饭馆,到她那地买间房子重新开。肖大刚在一旁劝阻老婆,不时对电话这头的李新城赔礼道歉,说郭阿姨是这几天玩得走火入魔了,让李新城和她爸爸不要介意。

    李新城笑声悦耳,答应郭阿姨有空就会同李爸爸过去玩,还让郭阿姨多拍点风景优美的照片,发在微博上,她会一张张看。郭阿姨满口答应,临了,忽然说了句,新城,孩子没有就算了。她和阿林他爸都想通了,想孩子就去福利院做做义工,多关心关心那些没有父母,身体不好的孩子。

    李新城眼圈微红,握紧掌心的手机,认真地说,妈,孩子过段时间她和阿林就会亲自去接回家了。郭阿姨一听,立马在电话那头叽里呱啦地说要回W市,不留洱海了。说要回来准备孩子尿布尿床奶瓶什么的,还要去专业的月嫂培训中心上课,要采用科学正规的方法养孩子。肖大刚在旁边急着插嘴,嘱咐李新城不要太早接孩子回家,在国外的医院多住一段时间,国外医院的医疗技术比国内先进,一定让孩子养得壮壮的再接回来。

    听着夫妻俩你一言我一句的叮嘱,李新城眼底弥漫起水光,点头说好好好,我知道了,放心吧,爸爸妈妈……

    盯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看了好一会,李新城按下通话键,听着长长的嘟声,曾宝儿软软的嗓音通过无线电波传进她的耳朵,“九郎,我要走了。”

    “你要好好的。”半响过后,曾宝儿糯糯声音再度响起,随后电话挂断。

    李新城默然看着手机,在听到她真的要离开的消息后,九郎也不是真的无动于衷。她忽然苦笑一下,瞥了眼手机显示的时间,小菜场买菜的摊子还没都收摊,于是下楼到厨房拎了个竹篮子,步行过去买菜做晚饭,等李爸爸回家,再做商议。

    她深信,控制住曾荣和沈一涵的那个幕后老大,不会自己找上门,他会等着他们父女送上门谈判。李新城心里就是有这种预感,预感到那个人是为找李爸爸。目的为何?她暂时推断不出,只是那个人对他们父女,应该没有敌意。

    到小菜场不远的地方,李新城摸了密封性能好的口罩戴好,隔绝菜市场里那股子奇奇怪怪的混合味道。菜市场的摊贩差不多都在收摊子,准备回家了。李新城不紧不慢地选了几样蔬菜,捞了一斤河虾,杀了一条鲈鱼,剁了两斤肋排,买了一斤牛肉,慢吞吞走出菜市场。

    从通道走出来,几名一看就不是来菜市场买菜西装革履的大男人双手负在身后,立正站在外面的广场上,李新城随意扫了眼,提着竹篮子继续往前,不想,其中一个大男人一个大跨步上前,抬起胳膊拦住她的去路,指着前方的一辆黑色加长轿车,态度恭敬地邀请,“李小姐,沈老板想请您吃顿便饭。”

    真是打脸!李新城心底自嘲,面色平静地望向那辆加长轿车,拎起手中装满菜的竹篮子,“不好意思,我急着回家做饭。”说完,她绕开那只停在半空的胳膊,朝青石弄的方向走去。

    “李小姐,沈老板问,他可有荣幸品尝您的手艺?”那名男子快走几步,拦在她前面,有礼地询问。

    李新城静默地瞅了他一会,抬脚继续回家,“李家是开饭馆的,自然不会拒客上门。”

    那名男子向李新城躬身表示感谢,正步走到加长轿车后方的车门处,对打开的车窗敬畏地禀报,然后就看到车窗缓缓闭上,轿车启动,跟着李新城悠哉的脚步,慢慢前进。到了弄堂口,知道里面是禁止机动车通行的步行街,车子停下,车门打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从里面弯腰出来,感慨万分地环顾四周。

    李新城没回头,径自来到家门口,拿了钥匙准备开锁,忽然发现门是虚掩的,心内不由一喜,李爸爸回来了!彷徨无助的内心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转念想到那辆加长型轿车的主人,李新城脸上的喜悦消失,秀气的眉毛皱起。

    多想无用,李新城定定心神,推开木门,跨进门槛,穿过院子,进入堂屋,看到坐在八仙桌北面思考事情的李爸爸,笑容微微讽刺,“爸,我们有客人。”

    李爸爸闻言,抬眼朝院子大门的方向瞧过去,看着双手负在背后,一步步走来,精神抖擞,年约五十的老人,不禁眯起眼,“沈,”

    后面的名字还没吐出口,沈老板笑眯眯地打断,“别人都叫我沈老板。”

    一听“沈老板”这称呼,李新城顿时明白沈一涵为什么会被控制了?心底的困惑解开了,她也不再纠结,拎着竹篮子进入后面的厨房,脱掉外面橘红色的及膝羽绒服,穿上绣着懒惰加菲猫的围裙,拉起毛衣袖子,择菜洗菜切菜炖汤蒸菜红烧清炒装盘一系列动作做完,三道清炒蔬菜,一道蒸鱼,红烧牛肉再加白煮虾,最后一道排骨山药汤。

    沈老板吃完,大加赞赏李新城做饭的手艺,李爸爸是从头挑剔到吃晚饭,从菜的粗细长短老嫩咸淡每一样都挑剔过来,李新城笑嘻嘻地盛了碗排骨汤递给李爸爸,“爸,口渴了,喝完汤吧。”

    李爸爸瞪了她一样,接过汤,啃了口排骨,喝了几口汤,吃块山药,刚要开口点评,李新城拿起自己的碗筷,“我吃完了。沈老板,爸,你们慢慢吃。”一溜烟跑了。

    “真羡慕李先生有这样一个乖巧贴心的女儿。”沈老板称赞。

    李爸爸放下碗,干脆地道:“我不和你耍心计,你想跟我们一块走,可以。不过,”他从兜里拿出一张折叠成小豆腐块的白纸,放到桌上,“这上面的材料由你准备。”

    沈老板拿起餐巾抹了抹嘴角,拿起豆腐块放在口袋,微微笑道:“我喜欢和聪明人做交易。”他起身,慢吞吞地步出李家小饭馆。

    “爸,”李新城站在通向里面的门口,不是很赞同地问:“你真要带他一块走?到时,我们只有两个人,他有一帮子忠心耿耿的手下。”

    “不答应他,我们父女恐怕这辈子都走不了。答应他,”李爸爸笑容狡猾,“有他帮我们收集修复飞船的材料,帮我们的行踪做掩饰,我们如果离开的话,就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了。他想利用我们,我们当然也能反过来利用他。”

    “他的一帮子手下,到时让他们都动不了好了。”李爸爸说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了杀气。

    李新城没再反对,而是跟李爸爸提起她在始皇墓找到一块玻璃,后来被沈老板派来的柳月眉偷走的事情。李爸爸笑道,他原以为地球上找不到能启动飞船的能源石,想尽办法让沈老板找其他稀有的矿石代替。这会听了李新城的话,知道飞船最重要最关键的部分已经解决了。其他那些,他就再也不用担心了。

    看李爸爸高兴的样子,李新城一半开心一半难过,离开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家人朋友,前往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重新开始,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鼓起勇气。这不是从C国的一座城市跑到另一座城市,或是从C国跑去国外,是真正离开这个星球,离开这片星域,踏上前途渺望的星际旅程。

    可是,她想健康的活着,真真正正的活一次!

    时间就这样温温吞吞地前进,转眼间差不多快一年了,沈三被李新城扔在了帝都,交给小辛曾炜简洛他们照顾。毛毛在不久之后,也被他爸爸韦政举丢了过去。李新城懒得去猜测他安的什么心思,感谢安清会那条特殊的帮规,使得韦政举即使不甘愿,也不得不给沈三当保镖。

    卓洋发疯了似的到处寻找失踪的曹幼安,最后他想起李新城是曹幼安唯一的朋友,于是找到李家小饭馆,直接跑到李新城面前,愤怒地质问:“李新城,幼安呢?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她在这世界,只有你一个信任的人。我不信,她在失踪前没找过你。”

    李新城深深凝视他十几秒,转身上楼,抱下一个刚出生一两个月的男孩,交给卓洋,神色淡然地告诉,“这是你和曹幼安的孩子。曹幼安没了,骨灰也按照她的遗嘱,洒在了湖里。”

    卓洋呆呆地抱紧怀中的孩子,泪流满面,嘴里不住呢喃,“幼安,幼安,你怎么能如此残忍,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见。你让我将来怎么向孩子解释他为什么没有妈妈?幼安,幼安……”

    李新城沉默数秒,拿出一个档案袋,递给卓洋,“这是幼安生前留给孩子的遗产,你收好。”

    卓洋接过文件袋,抱着孩子离开李家小饭馆。没有人知道他带着孩子去了哪里,只从他不时发布的摄影作品中,隐约能推断出他和孩子去过的地方。

    李新城这人做事有点比较极端,曹幼安请求她给她爸找个代孕的女人,给曹家留给后。她答应了,可她没给曹父做,而是问李爸爸有没有法子从曹幼安体内提取出健康的卵子?李爸爸说,曹幼安的身体其实很健康,不是一般的健康。她现在就像M国漫画中的超人,“太子”利用外界因素和药剂,彻底激发了她身体的潜能,同时严重缩短她的寿命。假如能给她一年的时间,她完全可以自己孕育一个体质出奇健康的孩子。

    李新城闻言,毫无顾忌的找人弄晕了卓洋,偷了他的精子,交给李爸爸,请他在国外找个代孕的妈妈,帮忙代孕曹幼安和卓洋的孩子。

    郭阿姨在楼上看到卓洋抱着儿子走出院子,赶紧抱着自家孙女肖太平下了楼,好奇地问:“新城,那人就是曹家那丫头在帝都认识的男朋友,曹丫头死前生的孩子就是他的?他是来接孩子走的,他家父母能承认这孩子?他结婚了没?没结婚就有一个孩子,对他讨老婆有影响的。”

    李新城伸手接过女儿,拿起拨浪鼓摇晃着逗弄,“妈,他是三姨过玉兰的儿子卓洋。”

    “你三姨的儿子?”郭阿姨震惊,随即她感概道:“他看着不像他那个比西门庆还西门庆的老子!”说着,她拿过拨浪鼓,对着肖太平“咚咚”地摇晃起来,“新城,我不是觉得太平这名字不好。很大气,就是我把这名字说出去,外面的人个个表情不太对。后来我找人一问,才知道这是唐朝武则天女儿的封号。那个女人可出名了!我说新城,你们家取名字怎么都取人家唐朝公主的封号?我原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似乎唐太宗和长孙皇后小女儿的封号。”

    其实,郭阿姨一直想给孙女取名宝珠明珠一类的名字。无奈,老公肖大刚不支持,儿子肖长林直接说,孩子的名字新城她爸爸一早给取好了,叫太平。寓意我们国家现在盛世太平。肖大刚一听,拍手叫好。郭阿姨见状,嘟囔了几句,只得同意。

    “妈,名字不都是给人叫的。”李新城怔了怔,嘴角弯起,“C国历朝历代,我爸就爱大唐盛世,我原来不就叫公主,后来才改名叫新城的。”

    “公主,”郭阿姨忍不住笑出来,奇怪地问:“我上次听宝儿叫你二十一娘,你在你爸爸那边亲戚家的女孩中排到二十一了?”

    李新城把靠在左边怀里的女儿换到右边,轻描淡写地回道:“嗯。是我爸那边。”她可没撒谎,按照她上辈子在家里的排名,她确确实实是她爸第二十一个女儿了,所以自幼都被唤作二十一娘。

    “你们爸养父母那边的女孩子可真多!”郭阿姨想,亲戚朋友加起来有二十一个女孩子,还有可能更多,那家族聚会的时候,场面得有多惊人那!大概跟以前看的《红楼梦》一样,走到哪儿都是一群女孩子叽叽喳喳。

    李新城笑笑,没再接话,自顾自逗怀里的女儿玩。她是不喜欢孩子,嫌他们太吵闹,但对怀里这个来之不易的女儿肖太平,她多了几分耐心。比起她,肖家三口简直是要把肖太平捧到天上去了,如果不是肖长林还存有一份理智,阻止父母溺爱的行为,肖太平今后不变成一个骄纵任性的小公主,才怪!

    郭阿姨和李新城聊了会青石弄和青果巷的八卦消息,看看时间,抱起肖太平上楼睡觉。她如今是有了孙女万事足以,其他什么都不关心了。肖大刚闲着没事,就和常来串门的老韦下下棋,钓钓鱼,参加参加W市的书画展,去古玩市场淘淘小玩意,日子过得轻松惬意。老夫妻俩特想得开,儿子肖长林的病没救了,他们就更不该在他面前露出悲伤的情绪,应该好好安排自己的日常生活,让儿子能走的安心点。

    至于儿媳妇,老夫妻俩也没求她为儿子守寡不嫁,家里的财产,儿子遗嘱怎么分,他们就怎么做,但唯有一件事,郭阿姨和肖大刚坚持,那就是李新城今后必须每年清明都去他们儿子的墓前烧纸钱。

    令老夫妻俩没想到的是,儿子肖长林找到了一个神医,把病给治好了。儿媳妇李新城却没了,和她老爸出去办事,失踪了,最后连父女俩人的遗体都没能找到。郭阿姨和肖大刚倒也没逼着儿子再娶,而是任由他整天漂泊在外,考坟挖墓。俩人一心一意培养孙女肖太平成材,力争不将她的性格养得像她的父母。

    肖太平一周岁的时候,沈老板派人来通知李家父女,单子上的东西都准备好了,问什么时候可以

    出发?李爸爸和李新城也没告别,出发前就跟周围的邻居亲家公亲家母说,他们去参加一个国际美食展。

    肖长林抱着女儿,尽量掩饰住内心的痛苦绝望,故作愉快地送李家父女上私人飞机。他找不出理由不让李新城跟李爸爸离开。除非李新城和他一样,换一具新身体。可是,与他不同的是,她的新身体依旧不能坚持太长的时间,三十年必须更换一次。李新城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决意要跟着李爸爸去探险,寻找新生。

    李家父女打着参加国际美食节的旗号,抵达举办城市,在某天出门的时候,父女俩驾驶的越野车因为雨天路滑,刹车失灵,翻下悬崖,掉落深海。民警接到报警,派专人打捞出越野车,车门打开,父女俩却不见踪影。警方判断,父女俩在逃生途中,被风浪卷走了。

    闻到噩耗赶过来的郭阿姨哭得呼天抢地,拽着民警的胳膊,使劲摇晃,嚷着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警察没捞到亲家公和她儿媳妇,就必须继续给她打捞。钱不够,他们家出,十万不够,就一百万。肖大刚神情悲痛地恳求警察,求他们继续派人打捞,费用不够,他们家愿意承担。

    唯有知道真相的肖长林搂紧怀中天真无邪的女儿肖太平,无声流着眼泪,新城,这回真的再见了!

    过家人接到肖长林的电话,几乎每个人都请了假,匆匆赶来。贾采薇哭着抓着过玉兰的胳膊,说只要没找到她儿子和孙女,就不能说他们不在了。

    曾荣陪在悲痛欲绝的曾炜身旁,嘴角边无声地绽放一抹微笑。过玉玲神情冷漠,暗自高兴她视作眼中钉肉中刺的李家父女,终于不在了。过玉蝉夫妇沉默不语,只觉得好人没好报。岳少成他们都在部队,即使接到噩耗,也无法及时赶到。过家几个兄弟的表情,带着一种既悲伤又解脱的矛盾。

    随后,大家留意到李新城同母异父的弟弟沈三没在,问郭阿姨和肖大刚,俩人摇摇头,说不清楚他在哪儿?肖长林淡淡解释,说沈三所在的地方严格保密,一般的通讯信号无法抵达。随后,他用了一堆非专业人士压根听不懂的专业术语,详细地进行解释,听得所有人晕头转向,到最后都忘了他们是为了什么来的。

    李家父女金蝉脱壳,在海上乘了沈老板接应的轮船,一路换乘抵达目的地,见到一身休闲服装扮的沈老板,以及他身后,被控制住的沈一涵沈三父子俩。

    李新城没看被枪指着太阳穴的沈家父子,目光直勾勾地盯住柳月眉那张脸,“匡萍,你真的爱过吗?”

    整容成柳月眉的匡萍和颜悦色地夸赞,“眼睛真利!我猜猜,你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是在墓道里,我找你搭话的时候?还是那个‘匡萍’抢了简洛的背包逃跑的时候?”

    李新城好像没听到她的问话,依旧目不转睛地盯视她,只等匡萍给出最终答案。

    “爱过,当然爱过。只是,我的爱一般不会持续太长的时间,就会感觉厌倦。”匡萍毫不避讳地直言,”对于我来说,只有我自己才是最重要的。父母兄弟姐妹丈夫孩子,对我而言,都不过是累赘。”

    “原来如此。”李新城笑容冰冷,转头对沈老板提要求,“我不想看到这个女人。让她马上离开这里,不然我和我爸拒绝进入。”

    沈老板并不在乎匡萍和李新城母女之间的私人恩怨,但事关他能否从李家父女手中获取一艘完好无损的星际飞船,他自然不能纵容匡萍得罪李新城,导致他数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小萍,你先离开。”

    匡萍脸色骤变,不情愿地应了声,怨毒地看了李新城一样,暗想,等李爸爸彻底修复沈老板要的星际飞船,她想怎么报复他们父女,就能怎么报复!

    李新城微微一笑,“沈老板,能把您儿子和您孙子放了吗?”

    沈老板同样还以微笑,抬抬手,示意控制沈一涵和沈三的手下放开他们父子俩。

    “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吗?”

    李爸爸朝李新城暗示了下,抬脚头一个走进去,沈老板带着几名手下紧随其后,李新城走到沈一涵和沈三面前,扫过沈一涵的金色竖瞳,“沈二,一会就全看你了。”

    “三儿,你留下。一会六哥会来接你回去。”

    沈三动了动干得蜕皮的嘴唇,很想反对,触及李新城不容拒绝的冰冷眼神,他咽下到嘴边的反对。乖乖接过李新城递过去的背包,噙着眼泪,默默坐到角落里等简洛到来。

    有了合适的材料,又有合适的助手,李爸爸在沈老板手下的监督下,以最快耳朵速度修复完星际飞船,虽然依旧有些材料不太合用,但想起这颗星球落后的科技,李爸爸也就不再强求了。他拿起李新城口中的普通玻璃,走到自动控制台前方,打开能源槽,放下它。

    在他放下能源石的一瞬间,沈老板的手下举起武器,对准李爸爸、李新城和沈二厉声命令他们俩离开控制台,到另一边抱住头,蹲下。

    沈老板笑眯眯地走到自动控制台前,看着代表星际飞船能源的灯变成绿色,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转过头,毫不犹豫地命令手下,解决掉李爸爸他们三个。他不会给自己留下后患。

    在沈老板坐等李爸爸他们三个发出惨叫倒地不起的时刻,他的几名手下忽然扔掉手中的武器,双手捧着脑袋,不住拿头砸着坚硬的金属地板,发出凄厉的叫声……沈老板见状,连忙转过身,想要操纵星际飞船迅速离开。

    沈二捡起一把枪,瞄准沈老板,连续扣动扳机,已经成为人类的它,不用再遵守智能体不能伤害任何有生命物体的星际公约。

    李新城和李爸爸都没预料到沈二会突然动手杀沈老板,俩人面面相觑,搞不懂一个严格遵守星际公约的初级智能体怎么会伤害人类?

    沈二走到沈老板身边,弯腰确认他的死亡,告诉李家父女,它之所以会动手杀沈老板的原因。它怀疑,沈老板已经不是真正的沈老板了。他的身体应该在很多年前,就被和它一样的智能程序侵占。它怀疑,它就是当年造成这艘星际飞船损毁不得不降落的罪魁祸首。

    解释完,它拿起一根很结实很长的绳子,先把沈老板昏迷的手下捆扎成一个粽子串,然后一手拖着沈老板,一手拽着粽子串,和李家父女点点头,下了星际飞船。

    看到好像电影里超人威风凛凛走下飞船的沈二,沈三惊愕的瞪大双眼,张着嘴巴,一个字都说不来。

    李爸爸在沈二走后,关闭舱门,带着李新城到一间休息室,指着里面的休眠舱,“进去吧。也许睡一觉,就回到我所在的星域;也许,我们会在睡梦中无声无息地离开这个世界。”

    李新城没有犹豫,脱掉外衣,穿着李爸爸给准备贴身衣物,躺进休眠舱,隔着防护罩冲外面的李爸爸露出信任的笑容,缓缓闭上双眼。

    李爸爸隔着防护罩轻轻抚摸李新城的脸庞,公主,睡上一觉,睁开眼,你就能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数分钟后,他离开休息室,前往驾驶舱,数分钟后,庞大的星际飞船化作一团耀眼刺目的光芒,凭空消失,只留下一个空旷无比的广场空间,供后人去追寻探索。

    沈三直愣愣地望着星际飞船消失的位置,泪水不知不觉从他眼角滑落,同时也加重他要建造宇宙飞船,去寻找李家父女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