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百四十七章 苏白出事

作品:青梅仙道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乌泥

    修炼者的直觉一向很准,在原地站了一会,莫河还是利用短距离传讯的手段,向着已经离开的苏白提醒了一下。

    飞舟上,收到莫河突然提醒的苏白,对着身旁的周伯说道:“莫兄突然心有所感,此去神都,路上怕是会生事端,我们需要小心了。”

    周伯闻言,皱了皱眉头,然后点点头,“以他的现在的实力,这种突然的感应,的确需要重视,我会吩咐一下大家,接下来的路上提高警惕的。”

    苏白点了点头,然后目光望向了外面的天空,心念转动,开始思考自己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莫河回到青梅观,时间还非常早,早上的早课自然是照常进行。

    在早课之后,莫河发现,任云腾好像比昨天看起来活跃一点,学习也专注了不少。

    “看来还真不能把他看得太紧,一定要给他适当的放松,才能让他学习的效果更佳。”

    昨日苏白等人前来,青梅观中的三人,最高兴的当然是莫河,而接下来就要数任云腾了。

    他非常喜欢热闹,也很喜欢凑热闹,而且自小的摸爬滚打,让他能够迅速的和人熟络起来,在带着周伯等人游览的这一小会儿功夫,任云腾就和周伯等人熟络了起来,并且还从周伯身上获得一份见面礼,顺带着他也帮无忧讨了一份。

    在青梅观这么久了,除了拜莫河和为师那天之外,昨天是任云腾感觉上山之后最热闹的一天,终于有除了师傅、师兄之外的人能够陪他说说话了,让已经憋了一段时间的他,感觉一下子放松了一些。

    一转眼,五天时间过去,蔚蓝的天空之中,一艘飞舟正在云海中徜徉。

    苏白看着下方的云海,对着身旁的一人问道:“距离神都还有多远?”

    “最多两日,就能到达皇朝神都。”身旁的人听到苏白的问话,立刻回答道。

    “提高警戒,发现任何不对的地方都要小心。”听到距离神都只剩下两天的路程,苏白不但没有感到放松,相反,他心里变得更加警惕了。

    对临走前莫河的传讯,苏白心中是非常重视的,所以赶路的这几天时间,一直都是提高了警惕,就连原定的线路也稍微改变了一点,现在距离神都已经不远了,是但依旧不能放松,因为往往越是到了最后关头,越容易出问题。

    飞舟依旧在快速的向前行驶着,突然之间,苏白看到前方出现了一片乌云,就在飞舟的正前方,心中立刻一紧。

    同样在飞舟上的周伯,也立刻察觉到了不对,操纵着身下的飞舟向着旁侧绕开,并不想和这团乌云有什么接触。

    与此同时,周伯身上的血气已经运转了起来,身体周围缠绕着一圈血红色的光芒,隐约间在他背后形成了一只猛兽的轮廓,时刻准备着应付突发状况。

    不过飞舟调转,从乌云的旁边绕过的时候,那团乌云之中并没有任何的动静,就这么任由飞舟绕了过去。

    可紧接着,飞舟上所有人突然间感觉到了一股阴寒的力量出现在了众人的周围,然后眼前骤然间一黑,已经到达了一片漆黑的陌生地方。

    蔚蓝的天空中,苏白一行人所乘坐的那艘飞舟,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刚才那朵乌云内,两道漆黑的身影飘了出来,是两个修为达到阴神境界的鬼修。

    “嘿嘿,这是第三个,应该已经差不多了,咱们回去交差吧,这些人真是的,每一个看到了一团乌云,都想要从旁边绕过去,孰不知旁边才是陷阱,办成这差事,完全是不费吹灰之力啊。”其中一名鬼修开口说道。

    在他说话间,刚才那团乌云的旁边,原本空无一物的天空,突然显现出两道正在快速收缩的漆黑门户。

    “人心而已,都希望趋吉避凶,这才让咱们这么容易就完成了差事,走吧,回去交差,这趟差事简单,但功劳可不小。”另外一名鬼修说道。

    话音一落,两名鬼修化作两团黑雾,很快就消失在了蔚蓝的天空之中。

    而在同一时刻,皇朝神都皇宫中,人皇夏贤脸色现在非常的难看。

    “第三个了,这群前朝鬼修,当真是太猖狂了!”夏贤目光之中隐含杀机,他现在也的确起了杀人的心,恨不得把那些前朝的鬼修全部碎尸万段。

    在夏贤面前的桌面上,摆放着一封已经打开的信,信封通体黑色,同时还散发着森森的鬼气,让人看一眼就觉有些不舒服,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用这样的信封和信纸来写信。

    可这样的一封信,却摆在了人皇夏贤的桌面上,而且信的内容,加上刚才他通过皇朝法度,感应到的三位皇朝重臣消失,都让夏贤再一次觉得,自己这个人皇再次受到了挑衅,这种感觉让他非常不喜欢。

    站起身来,夏贤拿起桌上已经打开的信,大步走出了宫殿,不久之后,夏贤来到了一处隐秘的所在,见到了一个他已经几个月没有来见一面的人。

    “人皇陛下驾到,罪臣有失远迎啊!”对夏贤说话,是之前被他抓住了柳先生,对方和几年前相比,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身上的那种风采依旧还在,身上的衣衫也非常的完整干净,看起来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

    事实情况也的确如此,现在柳先生所居住的地方,是一个非常清幽的小院子,院中种着花草,在一张桌子上,还摆放着笔墨纸砚,完全像一个隐士的居所,而不是一个囚禁的牢笼。

    看着风采依旧的柳先生,夏贤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走到他面前,然后将手中的信递给了他。

    “先生可以先看看这个。”

    闻言,柳先生也没有客气,接过夏贤手中的信,快速的浏览了一遍,然后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夏贤说道。

    “人皇陛下给我看这个,是想要按照信上所言,拿我去换你那三位重臣,还是觉得我威胁非常大,干脆准备将我直接杀了,也好免去许多祸端。”

    “先生觉得呢?”夏贤依旧是不悲不喜,声音之中带着威严问道。

    “哈哈,以我对你的了解,应该是后者,你现在是想来杀我的。”柳先生看着喜怒不显于形色的夏贤,丝毫没有被他的表情震慑,依旧带着笑容说道。

    似乎他所说的并非事观自己的生死,而是在说一件平平常常,和自己并不相关的事情。

    “先生果然了解孤,那你应该知道,孤不喜欢受到威胁,更不可能放先生这样人离开。”夏贤一边说着,声音之中已经带上了一丝冰冷的杀意。

    “那还等什么,请人皇陛下动手吧,记得刀快一些,我有些怕疼。”柳先生脸上的笑容依旧,丝毫没有被夏贤吓到,依旧云淡风轻的说道。

    “先生真的就这么想死?”

    “呵呵,当然不想死,但以我现在的境地,生死不由己,我能否活着,并不是由我自己决定的。”柳先生回答道。

    夏贤看着他,双眼轻轻的一眯,然后话锋一转,“那请教一下先生,对于这封信,先生有什么可以教我的?”

    “戴罪之身,人皇陛下就不要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消息了,而且以人皇陛下的聪明才智,早就已经青出于蓝了,何须我教。”柳先生转过头,目光对上了夏贤的双眼,这一次丝毫没有退让。

    两人的目光在一起对视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夏贤这才继续开口:“先生可知,你如此表现,让孤更加坚定了不能放你离开的决心!”

    “当然知道,不过,陛下想必也知道,送来这封信的,是那些无法无天又心怀怨恨的鬼修,他们可不会顾虑什么后果,陛下还是想一想,到底该如何妥善处理吧。”柳先生言语也丝毫不让的说道。

    夏贤闻言,再没有开口说什么,拿起桌上的那封信,转身便离开了。

    等到夏贤离开之后,柳先生的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起身走到院中放着笔墨纸砚的桌前,拿起了笔,在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了一个字。

    “鬼!”

    望月山青梅观中,莫河看着眼前自称是晋候苏氏子弟的几人,表情有些凝重的开口道:“苏兄真的失踪了,就连周伯也没有留下任何消息吗?”

    “是的,莫道长,皇朝那边已经有确切的消息了,公子他们的确失踪了,具体的事情现在还不清楚,今天前来找莫道长,是想请莫道长和我们一起去皇朝神都,最近海州战事吃紧,族内高手赶不及过来,我们这次去皇朝神都,实在怕路上又遇到什么事,不知莫道长是否方便?”几名晋侯苏氏子弟之中,一名领头的年轻人开口说道。

    这名年轻人虽然没有像苏白那样的风采,但是说话办事也很得体,他们今天过来的目的,就是接到了苏白出事的消息,要赶往皇朝神都了解情况,可晋侯苏氏的高手暂时没有办法过来,所以想请莫河这位苏白的好友能够帮忙护送一下他们。

    “苏兄出事,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无忧,你留在青梅观看家,顺便教导一下你师弟,为师有事出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