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十二章 天地煌我为光

作品:山海八荒录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洛水

    泛着白沫的水浪缓缓退去,玉板恰巧停在金莲中心的花蕊上,水珠滴溜溜滚动,在午后的艳阳下闪烁着迷离的光。

    中年道人缓缓放下水晶酒盏,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

    孔君子极目远眺,眼角的余光在几名少女的胸臀上流连忘返。

    图客自顾自啃着一条带骨蜜汁炙火腿,十指蘸满金黄色的雪橙酱鲍汁。

    谢玄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来回打量,这三人身份、来历不明,最为可疑,十有八九是他们中的一个偷偷搞鬼。堂姐虽是道门中人,但素来行事磊落,绝不会暗中搅局。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以王霸之气出题赛诗的游戏,似有挑衅皇权之意,更像是出于道门之手。谢玄下意识地望向谢咏絮,后者大大方方地拿起玉板,把玩了一会儿,轻赞道:“这枚蜜玉玉髓年代古老,不含一点杂质,确是世所罕见的修行物事。”说罢递给支狩真。

    支狩真接在手里,玉板又滑又腻,仿佛抹了一层油脂。仔细瞧去,玉板表面分布着许多蜂窝状的小孔,一旦与人的肌肤相触,便会缓缓分泌出蜜色的髓油。这些髓油澄澈无瑕,气味芬芳,可以直接食用,比普通蜜玉的药效更佳。

    支狩真将蜜玉递给邻座的孔九言,一席人轮流赏玩,最终转到谢玄手中。他翻了个白眼,瞧也不瞧便抛到一边,这可是个烫手山芋啊。

    伊墨遥遥望着金莲上的众人,神色阴晴不定。曲觞流玉是他一时兴起的试探,孰料真有士族子弟蠢蠢欲动,甘做道门的马前卒。

    “你们这一席倒是热闹,先有斗酒,后有赛诗,真是出尽本届蒙荫节的风头啊。”伊墨蓦地放声长笑,拍案叫道,“既是如此,尔等各自赋诗一首,一展你们胸怀的王霸之气,让大家瞧瞧这块蜜玉玉髓到底花落谁家!”

    “扑通”一声,伊墨话音刚落,谢玄应声扑倒,鼾声如雷,醉眼半闭半睁,嘴角流出一股股混浊的口涎,竟然“适逢其时”地醉倒了。

    四下里哄堂大笑,原婉不由莞尔:“真是个聪慧机变的孩子。”

    谢青峰苦笑一声:“这小子不过有股无赖的劲头罢了。”

    原婉默然了一会儿,轻轻叹息:“这劲头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当年初见,她若是抛下一切,死皮赖脸地跟着那个人,跟着他一剑浪迹天涯……

    “可惜了。”谢咏絮面带憾色地看了谢玄一眼,“阿玄天性自由不羁,偏又放不下家门。如此藕断丝连,左右为难,岂能专注大道?”

    “这何尝不是他自己的道呢?”支狩真低叹道,“人总是要有所担负的。”

    “说的也是。”谢咏絮盈盈一笑,艳光四射,“你倒是懂他。”

    谢玄耷拉的眼皮轻轻一颤,心头掠过几许异样。

    “殿下,我先来一首!”潘安仁突然摇晃着站起身,对伊墨拱手行礼,高声嚷道。

    四周顿时一静,无数双目光纷纷投向潘安仁。

    潘毕面色一沉:“这小畜生哪会作诗?他是被原安落了面子,心有不甘啊。”

    潘侍郎低声道:“大哥,二侄儿抢先出头,毕竟顺了道门的意。”

    潘毕哼道:“就怕他又当众出丑!”

    潘侍郎目光一闪,唤了个心腹过来,耳语数句,来人领命而去。

    潘安仁环顾人群,定了定神。他并非才思敏捷,而是早有腹稿。昔日他大哥远赴地梦道之前,曾在书房赋诗一首,极为契合今日之题。此事无人知晓,他拿来一用,正好压一压原安的风头。

    “一骑当千无敌扬,

    呼风唤雨吞八荒。

    踏上云霄星斗落,

    日出足下天地煌!”

    潘安仁昂首挺胸,念罢此诗,众人纷纷叫好,潘氏子弟更是喝彩雷动。谢玄眨眨眼皮,觉得蹊跷,潘三眼这小子何时会作诗了?

    “好气势!好气势!”潘侍郎满脸喜色,击节大赞,“大哥,安仁这首诗脚踩日月,气吞天下,尽显我潘阀男儿的霸气啊!”

    潘毕轻抚美须,微微颔首。

    “各位见笑了。”潘安仁向四处拱拱手,炫耀的目光扫过席上诸人,落在支狩真身上,阴阳怪气地道,“怎么,名震建康的白马郎还在苦思冥想?此等豪情霸气,没见过世面的野小子能行吗?”

    “轮到我了。”谢咏絮举杯一饮而尽,随手抛开酒杯,洒然吟道,

    “拔剑分海行,

    山岳覆掌轻。

    酒醉横空卧,

    天下听鼾音。”

    “好!”伊墨拍案叫绝,盯着谢咏絮英气勃勃的丽容,不由心神一荡。早闻谢氏咏絮素有诗才,果然名不虚传。这首诗豪迈潇洒,霸气内敛,意境上比潘安仁那一首更堪回味。

    谢咏絮此诗一出,其余几个贵女自知不敌,纷纷摇头婉拒。图客照旧埋头吃喝,中年道人也不做声,孔九言涨红了脸,众目睽睽之下,他窘得连话都说不出来,遑论赋诗?

    语声猝然响起,音调抑扬顿挫,在天地间久久回荡:

    “胯下如意宝,

    擦拭节节高。

    兴来向天捅,

    白浪淹九霄!”

    一诗念毕,四周鸦雀无声,众人面面相觑,隔了片刻,齐齐爆发出炸锅般的狂笑声。

    “节节高,那玩意儿够霸气!”“连老天爷都干了,哈哈哈!”“白浪淹九霄,这是世间第一猛男啊!不晓得是哪位高人所作?”

    一双双炙热的目光在席间诸人脸上逡巡,孔君子满脸诧异地转过头,望向谢玄。

    众人瞧得分明,立即大叫起来:“看,是谢大嘴作的!我就晓得,这家伙向来是口无遮拦的!”“是他的声音!哈哈,谢大嘴够威风,喝醉了还要捅天!”众人乐不可支,取笑哄闹,有些大胆的女子情不自禁地瞄向谢玄下体。

    谢玄呆若木鸡,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孔九言偷偷瞧了瞧孔君子,悄然传音:“你这样嫁祸于人,不太好吧?”

    孔君子怆然叹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将这首霸气侧漏的奇作赠送于他,助其一举成名,如此不求回报的恩德,难道还不够好吗?”

    孔九言呆了半晌:“说的好有道理。”

    “原安,你还磨蹭什么?要是做不出诗,就爽快认输!”潘安仁急不可耐地嚷道,“莫非你那首白马郎是旁人捉刀,预先替你做出来的?”

    世家子弟们面露疑色,纷纷交头接耳。支狩真淡然一笑,长身而起,目光掠过两岸黑压压的人头,要将所作之诗念出。

    蓦地,精神世界的一角轰然一震,冥冥渺渺的巨山自他脚下升起,永无止尽地向高处攀升。

    天风呼啸卷过,俯视下方茫茫虚空,他白衣如雪,孤立在梧桐树旁,徐徐拔出长剑。

    秦淮河上,支狩真白袍飞扬,以同样的姿势徐徐拔出长剑。

    剑光亮起,胜过了世间所有的光芒。

    “宇宙生来如囚房,

    吞吐幽冥困八方。

    一剑劈开混沌日,

    我为天地唯一光!”

    满座寂然无声,遥望少年举剑向天的身姿。伊墨沉默许久,轻叹道:“气势无双,此首为最。”

    潘毕阴沉不语,潘侍郎悄然做了个手势,人群中突然响起一个刺耳的声音:“我为天地唯一光?真是大言不惭,坐井观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