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九百二十二章:老子就是天王老子

作品:恐怖邮差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过水看娇

    滴滴……

    青雨顺着泥瓦敲打在房梁下的青石上,发出阵阵清脆的独奏声。

    两杯清茶,四块糕点。

    纤细的手掌,轻摇着手上的那面美人扇。

    “滋滋……”

    羊脂般的烟锅内,已经碳化的烟丝,发出暗红色的余温,或许是把玩的久了,烟杆上的玉质没有了从前那么的剔透,反倒是变得圆润了许多。

    “上次我进了大牢,看到了齐亮。”

    “怎么样!”

    “铜钩锁琵琶,半身侵臭水,三根银针镇龙骨,死不了,但也差不多。”

    卢浩在唇边抹上一口清茶。

    两根百斤重的铁锁,贯穿琵琶骨,就算是近战系邮差,这一下也是实力大损。

    齐亮半身又被侵泡在臭水中,更是加重了伤口的腐烂。

    即便是圣光系邮差,不剔除掉神色的烂肉,伤口也是无法愈合的。

    同时三根钢针扎进齐亮脊骨要穴,现在的齐亮,完全就是一个废物一样挂在水牢里,说是没死,可也离死不远了。

    “没有死!”

    赵客抽着手上得烟杆,这倒是和他预想得一样。

    毕竟也是二等奖,活着得齐亮,绝对比死得更值钱。

    “其余人呢?”

    “残得残,伤的伤,不少人被迫交出了手上的所有邮分,老老实实的被困在牢房里!”

    三个老牌的强团,这种事情办的多了去了,对付这些邮差,有的是办法,把这些人治理得服服帖帖得。

    “你说得那个张海根,我没找到他,难道真的是死了么?”

    这时候卢浩托起下巴,向赵客说道。

    赵客摇摇头,他可以确定,张海根没死,这一点,肥猪也侧面应证过自己得想法。

    只不过自己如果是齐亮,张海根即便没有死,也必须隐藏起来。

    这不仅仅牵扯到齐亮最大得底牌,更是关系到齐亮立足恐怖空间得根本问题,信誉。

    所以张海根必然只会隐藏起来,但隐藏在哪里,赵客就不得而知了。

    “行了,别扯那些没用得东西了,你直接说吧,你能给我点什么好处?”

    卢浩目光抬头看着院里滴落得玉滴,终于还是开口询问起赵客。

    “好处?”

    赵客神情不免有些古怪,自己还没谈来意,这就直接要上了好处,可真的是够直接的。

    不过卢浩既然这样说,同时也在表明,只要好处到位,他倒是可以帮忙。

    甚至不问赵客是什么忙。

    赵客认真的想了想,如果换作一个美女,赵客可能还会调侃着来上一句,以身相许之类的俏皮话缓解一下气氛。

    可换作卢浩,赵客可就没这个胆量了。

    万一他答应了,自己岂不是更尴尬。

    思索了一阵后,赵客从储物戒指里,拿出来一些东西,放在卢浩面前。

    黄金药馒头。

    还有一面人皮小鼓。

    “抱歉,就如你说的那样,你出现的时候,我总是很狼狈,这次我不仅狼狈,还特别的穷!”

    目前赵客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就这两个了。

    卢浩拿起黄金要馒头,放进邮册里,仔细端量一阵:“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个小玩意,却是引发了鬼市最大的血案,你给我的,不会也加了料吧?”

    “没有没有,你不信我现在吃一个给你看!”

    赵客说着拿起一个放在嘴里,一口一个,美味可口。

    见状,卢浩将目光看向那面人皮小鼓。

    放进邮册后,不由一挑眉头:“你运气不错,这是一件神秘之物,我进来这么久了,都没有找到,你居然手上就有一个!”

    不过卢浩却是把人皮鼓还给了赵客:“这东西虽然好,但应该和音系邮差有关联,我也不需要,黄金要馒头我就收下了,不过先说好,这些远远不够,你只能赊账,加上之前,你欠了我至少两个人情。”

    赵客无奈的点点头,是的,自己虽然救过卢浩。

    但卢浩欠自己的人情,早就还给自己的了。

    现在,卢浩就是自己最大的债主。

    这份人情债,鬼知道卢浩要让自己怎么还。

    不过这个时候,赵客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因为他要卢浩帮的忙,怕是除了卢浩,谁也做不到。

    “明天我要进城主府,我希望你帮我……”

    赵客声音越说越小,卢浩却是听的仔细,在琢磨了一阵后,卢浩迟疑了下,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从卢浩的宅子里走出来后,赵客不禁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感觉和卢浩说话,比让他去打上一架,还要费劲。

    但这件事非卢浩不可。

    大洋马倒是有那么几分的姿色,可论起来了解男人,试问,天底下谁能有卢浩这个家伙更了解男人的。

    整理好衣服,赵客迈步准备离开,他只和欧阳枢请了半天假期。

    欧阳枢正在茶楼那边等着自己。

    估计这个时候早就等烦了吧。

    不过赵客也不着急,反而悠悠晃晃,迈步行走在街道上。

    隐约的能够感受到有人窥视向自己的目光。

    虽然对方隐藏的很巧妙。

    但赵客虽然失去能力,但并不代表着彻底成为废物。

    相反,从舍利塔中得到传承后,赵客的实力猛增了一大截。

    别忘了,舍利塔的加成,包括自己修成了白骨观。

    这门佛门入门心法,在舍利塔的加持下,令自己体内佛力翻了一番。

    再加上舍利塔传承本身所携带的佛力。

    毫不客气的说,赵客此时若是在现实中,体内充沛佛力,也是顶尖高僧一级。

    甚至直逼当初传法给自己的,圆真、玄通这两个高僧。

    虽然这点实力,面对中级邮差,更是老牌团队里面的高手完全不够看。

    真要是动手,自己怕是连三个回合都撑不到。

    但赵客不在乎,晃晃悠悠的在市场上转流了一圈,眼瞅着自己都已经走到了茶楼前。

    赵客一挑眉头,突然加速向前跑起来。

    赵客刚一跑动,就见人群中三个人从赵客身后一跃而出。

    三个人,三个方向,不偏不倚,很巧妙的把赵客退路封死起来。

    “等下!”

    三人侧身拦住赵客,赵客眯着眼睛一瞧,三人身上的装扮看起来很普通,但无一例外,每个人的手腕上,都带着一只独特的手镯。

    这个手镯,赵客倒是眼熟,记得大洋马的手上也带了一个,叫什么名字,赵客忘记了,但好像是能够鉴别对方是否为邮差的镯子。

    “小兄弟,我们的东西丢了,劳驾你给我们走一遭!”

    为首的青年说着话,胳膊伸手随意勾向赵客的肩膀,看似随意一勾手,却见周围空气逐渐凝实,明显是带有某种特殊能力,防止赵客反击。

    不过对方的手还未碰到赵客,却见赵客发出一声惨叫,顺势就倒在地上。

    单手捂着肩膀惨叫道:“打人了,打人了!哎呦,疼死我了,打人了,大家来看看。”

    若是换了个地方,赵客这么喊,或许没人理会。

    哪怕满街负责巡逻的蛮力士,但也未必会愿意管这种打架斗殴的屁事。

    可赵客来的地方,不偏不倚,正是茶楼。

    那些吃饱撑着没事的主,基本上都在这里侃大山吹牛B,正愁着闲得无聊,一听外面赵客杀猪般的惨叫声,立即纷纷探出头来。

    看着赵客倒在地上撒泼打滚的模样,三人也不由一愣。

    不是说,这家伙和杨万财并列通缉榜第一人么?

    听说实力还挺高,当初占卜协会和各大药商,愣是被这小子耍的团团转。

    猎狗团为了抓他,都全军覆没来着。

    三人这次动手,也是下足了功夫,甚至已经准备了道具,如果赵客反抗,三人保证能够一击必杀。

    却不想自己还没碰到他,他就自己倒在地上,这是做什么?

    这不是碰瓷么??

    “不管了,先带走再说!”

    赵客不还手更好,他们又不是那些讲理怕事的主,管你是不是碰瓷,既然落在他们三个手上,这条大鱼就不能让他跑了。

    想到这,青年脸色一沉,伸手一把抓向赵客的喉咙:“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只是青年的手还未触碰到赵客时。

    却见赵客突然一眯眼,那黑白分明的双瞳,镇静、安然、甚至是带着一缕幸灾乐祸的神情,令青年心头一突,瞬间一股不好的预感浮现在心头。

    只是还未等他明白,赵客究竟是打着什么算盘的时候,脑袋后面一阵破风声袭来,就听一声冷笑:“老子就是天王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