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240章 人间不值得015

作品:仙魔惊剑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青茶旧

    面对几人的分头逃离,周珵处变不惊,论起“人多势众”来,有何人能比得过他?

    躯身一振,数道黑影同样四散而去,追随木枫等人,同为元婴境,以多敌少,稳超胜券。

    至于安歌的豁命逼杀,反而不慌不急。

    周珵左掌右拳,先以掌接住安歌势大力沉的拳头,在以拳砸向安歌的头颅。

    安歌同样以掌迎之。

    二人在空中对峙,拳脚相抵,相持不下。

    周珵面带笑意,这妖皇他今日是吃定了。

    安歌一脸凝重,面对如此强盛的周珵,到底有些力不从心。

    周珵捏着安歌的拳头,不让其抽身,笑呵呵道:“妖皇你可知道,这越是倔强要强的女人,男人就越有征服的欲望!”

    安歌冷哼一声,身后六条白尾,如花绽开,如同利剑穿刺而出。

    周珵被迫退身,有些替安歌不值道:“妖皇,若全盛时期的你,本尊还不敢存有这等轻视的心思,可你如今这重伤之躯,即便豁命催生出这六条并非实体的灵尾,又能奈我何?无非是加速自己的败亡罢了。”

    安歌并不为周珵言语所动,一张脸,苍白依旧,冰冷依旧,提神凝气,再度袭向周珵。

    周珵面带笑意,云淡风轻,驾守有序,在将逃出的几人追回之前,他有的是时间陪着妖皇慢慢耗。

    而他没有察觉的是,在那群他认为只是待宰的妖族族民底下深处,却有一处密洞,显然是指土为石的术法现开辟成的,空间不大,够一人起行坐卧而已。

    萧云在密洞里盘腿而坐,望着已经封死的洞顶,心绪复杂,丹田里那枚剑印化作一座剑炉,封印着陷入沉睡的求魔剑。

    安歌要拼了一族的存留,来护他周全,甚至连木枫等人带出的青儿绿衣等人,都不过是诱饵罢了,说得好听是能逃一个算一个,说不好听的,不过是分散他周珵的心神罢了,能逃走的可能性太过渺茫。

    而所有一切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保全萧云,或者说是为了让他体内求魔剑不落入周珵之手,安歌可不认为凭他周珵能控制住这把来自上界面的魔剑,自己不行,重楼不行,连萧云都只能凭借那道来历神秘的剑印进行封印。

    换言之,人间即便落在周珵手里依旧是人间,****的妖族或许是千年、万年之后,总有一天会凭借庞大的妖兽群体,再度形成部落,有新的妖王新的臣民,这个过程或许很艰辛,但是总会到来。而一但让那求魔剑醒过来,脱离了萧云体内的封印,转而控制住周珵,那么人间的所有生灵,只会是这把剑的进补之物,那时的人间才是正真的修罗炼狱。

    所以周珵自以为的格局高远的让妖人两族同化,在安歌眼里不过是笑话。

    所以安歌才会不惜以一族存灭去牺牲保全!

    萧云也是深明此意才会答应独自躲避于此。

    只是理性和感性从来都很少站在同一阵线,萧云此时的心境空洞而斑驳,一如黄昏中的戈壁,苍茫而又荒凉。

    为了确保萧云安全,这处的密洞有安歌的秘宝防护,能屏蔽神识,外面的人即便强如周珵也不可能发现蛛丝马迹,反之,萧云的神识也不可能透的出去,安歌的本意就是想让萧云与世隔绝,以免****得现身。

    只是安歌没有注意的是,神魂依旧强大的萧云,在进入密洞之前分了一缕分魂,附着在其中一名妖族身上,对于密洞外面的情况十分清楚。

    安歌接连经历几场大战,可谓旧伤新伤,伤上加伤,实力早已不复巅峰,折损的厉害,面对一直以逸待劳的周珵,即便以耗损心神寿元的豁命打法,也处于绝对把下风,这还是在周珵心存戏弄的心思,并未雷霆出击。

    周珵在等。

    安歌也在等。

    周珵是在等分身将逃跑的几人抓回,安歌则在酝酿那最后的自爆一击,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安歌要舍了这具肉身、元婴甚至神魂都不要,所演化出来的一击,若机会合适,他周珵一样吃不消。

    随着时间的流逝,安歌那一头秀发开始渐渐转白,胜如霜雪,白皙弹嫩的肌肤也开始出现皱纹,竟在短时间内开始迅速老去。

    周珵在与安歌推拳换掌中,叹息连连。

    这妖皇还真是性子刚烈,即便拼着神魂俱灭,也妄图伤了自己,让自己多耗损一些,断了自己觊觎的心思。

    如此烈马,可惜降服不得。

    人间撼事啊。

    就在两人缠斗的时候,第一波前去抓捕的分魂回来了。

    正是实力较弱的柳白露一行人,柳白露带着的两人是雨梦和人族一位潜力不错的年轻人。

    三人双手都被黑色灵力所化的绳索给捆在身后,一身灵力也都被禁锢如死。

    周珵对分魂的动向了若指掌,但是还是对着安歌道:“你看,本尊说了,不管你们如何花样百出的挣扎,都是徒劳!

    安歌,本尊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莫在负隅顽抗!”

    回应周珵的,不过是凌厉一掌。

    周珵冷哼一声,拍掉安歌袭向自己心口这一掌,开始转守为攻,显然是安歌的不识抬举,让他愠怒,只是这其中又夹杂着些无可奈何,真是半点不遂己愿。

    一个不怕败亡,不怕被炼魂,更不怕你拿别人威胁、只求一死的的安歌,他周珵还真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

    周珵开始动真格了,本就是“徒劳”攻击的安歌,立刻变得险象环生起来。

    这时,白烛所带的绿衣等人也被抓了回来。

    在地底打坐静心的萧云一直密切注视着上面的一切,见妖皇开始拼命,见雨梦绿衣被抓,心中开始惴惴不安。

    他害怕了。

    他甚至都不敢想像,当安歌败了甚至死了,当所有人被抓回来之后,如果没有见到他萧云,那么周珵会以怎样的手段去逼迫自己现身?

    光是想一想,萧云全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如坠冰窟。

    身不寒,心却寒。

    这些视之如命的人,如果失去了,没有了,那自己独活还有何意义?若没了她们,这人间即便再现繁华又有何意义?

    倏然,萧云睁开双眼,眼中隐隐有黑气涌现。

    下一刻,萧云再度闭眼,深深吐纳,才缓缓平静下来,方才这丹田中的封印竟有松动之像。

    那一直沉睡的求魔剑。

    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