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12之1.121.原始之巫道传承

作品:[快穿]名门修真记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流浪一生

    此为防盗章,购买比例超过60%可正常看文, 否则需等36小时  幸好混混沌沌中, 鼻端传来了一阵阵刺鼻的气味儿, 那气味儿过于甜腻, 实是他生平最最讨厌的。现在却成了其救命的稻草,让他那几近停摆的大脑恢复了少许。刚刚无论如何动不了的身子也终于听到了他心底的呐喊,上身近乎弹立而起, 手臂猛地被甩了出去。

    “啪”的一声清响, 乔岱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刚刚好像仿佛,那是打在了什么东西上?有些软又感觉滑腻腻的“阿嚏~~阿嚏~~”鼻尖的香味越发的浓郁,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

    心底满是疑惑, 好在那让人讨厌的声音终于停止了, 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 这里的空气实在是太不新鲜了!头好痛,不管了可能也许大概, 舒舒服服的睡上那么一觉就全都好了呢?!从来都看不到烦恼的乔少依然乐观的想着!

    眼睛兀自紧闭, 眉头依然紧紧的皱着,抬手将被子往上一拉,‘砰’的一声重新躺平。‘呜’床很松软,脸颊蹭了蹭下面的枕头,好像有点硬啊!嗯不管了, 先睡饱了再说。被子隔绝了外面污浊的空气, 他终于能全身放松的呼吸了, 闭上眼睛放空脑袋, 这次一定能够睡个好觉!

    “啊老爷~~~”尖叫声突兀响起,惊起了半梦半醒的丫头三两个

    乔岱也在其中,被那尖利的嗓音一刺激,他整个身体都僵住,脸色青白,瞬间又出了一身的冷汗。脑袋被刺激的更是仿佛要裂开,牙齿咬的咯吱吱的响,这到底是谁?真想拍死丫的啊!!

    猛然睁开了紧闭的双眼,那眸光并没有一丝杀气,反而是有些许的空洞,但是莫名的围在他身边的几个人却都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屋中的温度一下子下降了很多。

    至此为止,乔少的怒气被彻底的激发了起来!

    只是自幼孤儿的身份让他习惯了谦逊隐忍,即使内心再如何愤怒,面上也会挂着一层要么欢乐、要么懵懂的伪装。有些事情暗地里千百倍的报复回去就好了,他多少有些扭曲的心里特别喜欢看到被报复者一边不断咒骂甚至是痛哭流涕,却又一边对着他感激涕零的样子

    强忍痛楚坐直身体,本想仔细观察一下这个惹到自己的家伙是何模样。没想到,却是他自己差点被吓傻过去。

    一张徐娘半老涂满脂粉的脸,从张着的血红大口中甚至能看到一截艳红的小舌,尖叫还在持续,乔岱只感觉一阵反胃,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这是哪里来的一个白骨精?师傅呢~悟空呢~~

    神情越发冷冽,眼神却是越发的空洞了起来,那女人可能是被她这极端矛盾的表情惊住了,张口便又是一串尖叫,叫的乔岱再也顾不上那狗屁原则,手比脑子还快的直接便挥出去了一记直拳,他心里还真就没有不打女人的概念。

    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瞪大了双眼的乔二少看着眼前那软绵绵白暂暂毫无瑕疵的拳头,眼中满是迷茫,难道自己已经在床上躺了很久~很久了吗?

    旁边的女人在他拳头打去的时候吓得闭紧了双目,拳头临身之后却迅速的睁开了眼睛。虽不知道眼前之人为何发呆,却不妨碍她眼中的惊喜-哎~~,她刚刚怎么会误会老爷要打她?手中帕子一甩,腰身一扭,顺势挺了挺高耸的胸脯,“老爷~~~”。

    声音娇嗲、一波三折,吓得乔岱瞬间清醒,肩膀猛地一缩拳头一收,避瘟疫样的让开她扑过来的身子。转身趴在床沿上便是一阵干呕,这tmd到底是哪个混蛋给安排的啊。叫老子知道是谁,不把人给整的就剩一条裤衩,他就不是乔少!

    他这边一门心思的只想离对面的妖婆远点,无奈浑身无力思维混乱,连说个话都费劲儿。

    只能炸着汗毛任由对方将整个胸脯都靠在自己手臂上,又是摸胸又是捶背。

    mdd今天可真是亏死了!

    幸好,随着一阵略微杂乱的脚步声,屋子里又闯进来几个男女,放眼看去没一个是他认识的,而且这装束怎么这么怪?直觉上肯定有哪里不对劲,但因为头疼的厉害,却想都不能想。

    将几人挨个的瞧了一遍,前边几个有些年纪的让他无端感觉到一阵熟悉,但,是谁呢?

    乔岱疑惑的歪着头,脑子里除了疼痛便是混沌,人看起来无端便有几分呆气。这跟他现在清隽的书生形象很不符,多了一种呆萌呆萌的感觉。

    林管家和齐嬷嬷当然不会知道什么叫呆萌,他们现在只是感觉自家老爷有一种莫名的可爱可爱?两位老人家包括跟着他们一同进来的,林家的几位实权人物俱都打了一个哆嗦,那可是老爷啊,阿弥陀佛,那么想想都是罪过!

    将脑子里那不合宜的想法快速的赶了出去,因为被大夫判定,可以准备后事的老爷突然清醒了过来,林管家和齐嬷嬷那老迈的身躯竟然爆发出了惊人的活力,快跑了几步,把床前差不多将整个身子都吊在乔少身上的徐娘给挤开,浑身颤抖双唇哆嗦语无伦次的道:“老老爷,您您醒过来了?这这这可真是真是太好了”说话间,已显得浑浊的双眼中又有泪珠滚落。

    老爷这什么乱七八糟称呼?!

    努力忍耐着头痛,还不知今夕几何的乔少眼睛不受控制的睁大再睁大,满是疑惑的望着身边这些人这些摆设—古画青花瓶、香案紫檀床、轻纱白堎窗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会所的摆设竟然跟真的似的了?

    林管家和齐嬷嬷都是从小看着自家老爷长大的,哪里不知道他现在状态不对,“老爷,您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话要吩咐?”见他还是木呆呆没什么反应,想了想又小心问道:“或者是在惦记姑娘吗?”想着刚刚几个大夫都隐晦的让他们将后事预备起来,美其名曰‘冲喜’,心里便是一恸。悄悄的用袖子擦了擦眼角,又转身一眼不错的盯着自家老爷,就怕他有什么遗愿自己没听到,让老爷即使走了也不能瞑目。

    满屋子人都在等着床上人的话,便是连喘气都不敢大声,偏偏那徐娘不是个省事的,刚刚被挤开的时候虽然怨恨,但林管家齐嬷嬷积威日久,她平时虽然跋扈,在老爷面前却不敢过分嚣张。只现在眼瞅着老爷的状态不对,心里便忍不住埋怨,这些老不死的也回来的太快了,害的自己好多手段都没使出来。想着大夫的话,真怕老爷这是回光返照,她想要的好处可是还没拿到呢,这怎么行?

    又在心里给自己壮胆,反正自己名分在这里,这几个老货再怎么也是林家的奴才,难道还能跟自己这半个主子比?眼珠儿微微一动,不趁着老爷现在还清醒的时候再捞点好处,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真是连这两个老奴都能拿捏着她了。

    抿了抿头发将衣服理顺,趁着林管家和齐嬷嬷不注意,一把将两个人给推开,一屁股挤到好不容易坐直了身体的乔二少身边,边用帕子抹着那想来就来想没就没的眼泪,边扯着嗓子干嚎了起来,“老爷啊,老爷~~~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啊?怎么就要抛开奴家一个人走了呢”

    接下来的徒琦乃是四皇子之嫡长子,也不知道从小到底是受了什么样的教育长大,才十二岁的小小少年,竟成熟的像个小老头。

    那冷着一张脸不苟言笑的样子,在四皇子脸上是冷峻严肃,在他身上却是妥妥的--未老先衰!

    所以,乔岱交给这小家伙的第一个任务便是:笑!

    当然,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徒小琦同学是个有原则的孩子,虽然被教导的尊师重道口不出恶言,却没人说他不可以消极抵抗啊。

    所以,即使被乔岱这个无良师父讲的无良笑话逗弄得已经不行了,即使一张圆润的小脸儿已经胀的通红,人家说不笑就不笑!

    最后,看着旁边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柳宣、徒珏以及林悦,徒小琦同学非常有骨气的哭了哭了

    哭的默默无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满屋的笑声戛然而止,乔岱摸了摸鼻子,用一秒钟来反思自己是否过分了,咳,这纯属乱入,做师父的怎么会错?

    他没错,只是没料到这位向来以稳重闻名的小皇孙,竟是如此神奇的画风而已。当真是奇葩无处不在!

    好在孤儿院出身的乔岱什么样的孩子没见过?这点小事情,他相信自己还是搞的定的。

    给其他三位徒弟安排了事情将人给忽悠走--对于小孩子那莫名奇妙的自尊心还是要顾忌的然后转着轮椅走到小胖子身边,乔岱很无耻的用眼神来欺负压迫小孩子。

    好在,这种方法对小胖子还是比较管用的,大哭渐渐的变成了抽噎,渐渐的抽噎声也听不见了。

    只是那颗小脑袋却始终没有抬起,不过,乔岱还是松了一口气,看来他的功力没有退步:“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学会笑?”

    小脑袋依然低垂,没有回答,但是徒小琦心里却是认定了,那纯属这位先生在胡乱耍他,他读了这么多年书,也换过几位先生,试问哪一位不是夸他成熟稳重,最肖父王。

    只这位先生一天课没上,一天圣贤书未讲,反倒将他给批评的一无是处,徒小琦想到这里越发觉得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