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四章 静园春 园04

作品:春明梦华录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徐清仪

    决赛在周日晚上,下午汉服社成员便已开展会场布置和相关准备工作。主持人和选手也早早就位换装。选手服装依其饰演角色之君臣士庶,或冠袍带履,或布衣方巾。男女主持人则分别着武官与文官服色。

    四幕之中唯一的女性角色由徐俪饰演,可以说是本次竞赛除结果之外最大的悬念。拍摄定妆照时,徐俪是最后一个拍的。对外宣传时又特意空出徐俪的位置吊人胃口。彩排那天为节省时间,徐俪只换了衣服,没有化妆、做发型。除了组委会和化妆师、摄影师,甚至连作为搭档的徐绎都还没有见过她定妆的样子。

    “喔!”

    伴随众人的惊呼,徐俪缓缓走出化妆室,会场中的一切瞬间黯然失色。徐绎不觉屏住呼吸,挺直身体。眼前这位明丽的女子,几乎满足了他对古典才女的所有想象。

    随意望了望四周的布置,徐俪来到徐绎面前。徐绎猝不及防,慌忙退了两步。

    “哎哟哟,看呆喽……”旁边的选手笑着推他上前。

    徐俪淡淡一笑:“这是我第一次穿比较正式的汉服。怎么样,好看吗?”

    “呃,很美,很美……”徐绎转身摆弄道具,掩饰他的窘态。

    徐俪的视线投向观众席一侧,笑容变得更加灿烂。

    提前到场的观众把现场照片发出去,很快引爆全校。精美的服装道具和会场布置,使不少研究生也赶往决赛所在的诚意厅。本就不大的礼堂在开赛前便挤满了人。

    正赛方面,当时徐绎意气风发,目中无人,对冠军志在必得,从第一局开始就和另一位选手紧追不舍。在观众互动环节,徐俪作为选手的颜值担当,自然是观众的焦点。徐绎那柄从正赛到短剧始终不离手的折扇实在太显眼,也引得不少观众点名挑战他,为比赛制造不少欢乐。

    赛点是最后一道抢答题“下列哪部作品是嵇康所作”。徐绎不知道答案,没有抢答。在其他抢答者答错、主持人公布答案之前,徐绎还是忍不住插嘴:“要猜也该猜《声无哀乐论》嘛。”而这就是正确答案。结果他与那名选手仅差十分,屈居第二。徐俪则获得了三等奖。

    短剧方面,第一幕《黑白》中棋谱采自经典的“当湖十局”,吸引了在场围棋爱好者的注意。配乐为古琴演奏的《高山流水》,宛转悠扬,引人入胜。

    第二幕《义战》和第四幕《士冠》简要科普了军礼和冠礼的部分内容,虽然稍嫌枯燥,观众看完也不无收获。伴奏则尽量贴近军乐和雅乐风格,凸显庄严肃穆的氛围。

    正如赛前所料,台下呼声最高的便是第三幕《桃夭》。登台之前,徐俪已经惊艳全场,说礼堂里一半人是为了来看她也不为过。正式登台时,灯光、布景等营造的效果更令她恍如仙子降临。连与这一幕堪称珠联璧合的伴奏《凤求凰》也几乎被观众的热情掩盖。原本困扰徐绎的拘谨仿佛也不再成为问题,他甚至可以听到台下类似的感叹:“别说他了,换成哪个男生估计都会这样吧。”

    这次活动整体来说比较成功,组委会在内容设计、人员配备、会场布置、对外宣传等方面确实下足了功夫,也充分调动了社团的力量。别的不谈,仅服装和道具就都是量身定制或全新置备,赛后则分别送给选手与汉服社。

    但同时,这也引起很多诸如“为一次不重要的学生活动付出这么多不合适”“期中考试前浪费学生精力”等质疑和争议。后来宸大没有再举办类似大张旗鼓的竞赛,这一届因此成为绝响。

    ——不过,或许正因为这样,这段经历才显得更加珍贵吧。

    徐绎事后得知,徐俪和她男友就是在决赛当晚正式确定关系。现在看来,其实徐俪言行之间不止一次暗示她有男朋友,只不过当初徐绎一心在她身上,没有注意。

    桃林之会,出于徐俪一时兴起。对词时抱怨完徐绎,徐俪就后悔选了一个容易引起误会的地方。后来徐绎表白时,徐俪对这点反复解释、道歉。既然从开始就不可能,时过境迁,如今徐绎更没有必要为此遗憾。

    但徐绎隐约觉得,自己遗憾的并不是无法成为徐俪男朋友。

    带着回忆与困惑,周四下午,徐绎和徐俪以及艺文书社的其他观众一起来到举行汇演的贡院会堂。

    与徐俪共事了几天,徐绎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拘束,但盛夏大家穿得都很单薄,坐在她旁边依然让他浑身不自在。尽管礼堂中比较清凉,他的额头却不由自主地渗汗。

    徐绎的样子,徐俪尽收眼底。但本着能不理就不理他的态度,她还是转头去关心会场状况。

    距离演出开始还有一阵,各单位观众陆续入场,演员和工作人员在前后台之间穿梭忙碌。她后面一排的座位上贴着名签,想必是领导专席,不过还几乎没有人落座。跟她一起来的同事也大都不在身边,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没什么人是不错,只不过……梁老师。”

    徐俪正侧头低语,就看到梁楹朝这边走来,随即挺身道。徐绎闻声忙打起精神。梁楹和她的搭档在观众之前单独到场,并没有和徐俪他们同路。

    “嗯。帮我拿下包吧。”梁楹道。

    徐俪答应着接过梁楹的包。梁楹还要回后台准备,临走时又叮嘱两人拍照录像。徐俪含笑挥手:“梁老师加油!”

    “梁老师对拍照还真执着啊。”目送梁楹走进后台,徐俪顺口提了一句。

    “……嗯,她本身就精力旺盛,爱参加各种活动。毕竟是自己认真准备过的,总得有个记录。”徐绎定神想了想,接道。

    “也是……那边那位是我们社的吗?”徐俪看了他一眼,指着台上某人问。

    徐绎双手强压在左腿上,朝徐俪指的方向望去:“哦,那是总编室的邵祯。”

    “就感觉见过。看着挺帅的。”

    “……因为形象好,口才也不错,社里活动晚会什么的经常找他当主持人。看来这次也是。”

    徐绎点点头,注意力移往别处。徐绎轻舒一口气,伸手拭汗。虽然两人的对话不足十句,但能和她自然地聊天,对徐绎来说确实难得。不知不觉,两人之间的气氛开始缓和。

    演出开始后,徐俪一边看表演,一边找亮点拍照。徐绎则除了录梁楹的朗诵以外,只认真看了老年组表演的太极拳。表演者遍体纯白,衣袖飘飘,动作不疾不徐,让内心奔荡的徐绎暂时沉入恬淡安逸之境。剩余大部分时间,不是走神,就是关注主持人。

    作为一个带完美主义倾向的人,徐绎自信知识、能力即使不足以傲人,自给自足应该没问题,而外形一直是他的心病。他的身高在男性里不算矮,但也不算高。相貌更不用说,虽然不至于难看,最多就是平平而已。尤其他喜欢的女性往往比较出色,便更显得他微不足道。

    徐绎事先并不知道邵祯是主持人,直到徐俪问起才注意。邵祯的外形挺拔帅气,行事谈吐文质彬彬、从容不迫,有“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之感,是典型的中国式美男子,令徐绎十分羡慕。

    不过羡慕归羡慕,除工作以外,徐绎和邵祯并无私交,关注主持人也不全因为邵祯。使徐绎想入非非的是另一件事——如果女主持人中有虞卉该多好。他很像看看虞卉穿礼服的样子。相比记忆中徐俪的仙姿,或许会更有韵味吧。

    就这样,汇演渐渐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