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百五十一章―自我

    环顾四周。他顿时发现自己居然又看到了那个喝酒的黑袍长发男子。

    那家伙居然还在原先的大树下靠着,一动不动的喝着酒。手里那个酒葫芦已经换了个红色的,足有人脑袋那么大。

    这是李巧第二次看到对方。他有些不解。他每次过来,都是随机的出现在其他地方,这家伙居然还是在枫林,而且连先前的姿势都一样,难道他是一直呆在这里就没动过吗?

    他心头泛起疑惑。不过对方还是那副老样子,依旧醉眼朦胧。双眼无神,没有焦距,一脸的络腮胡似乎根本不打算搭理他,就这么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敷上伤药后,李巧召唤出马车,再度离开。

    第三次看到那个醉汉,是在半个月后,李巧的第二层修为几乎毫无寸进,还是0%,他能够感觉到杀戮时涌入体内的一丝丝暖流。但也能感觉到,那一丝丝的暖流在随着红花剑而缓缓逸散出去。

    血元决在运转灵气到红花剑时,也能够感觉到晦涩艰难。

    他明白。和走剑道不同,他这样的走法器流的修士,法器能够帮助修士快速形成战力,但也会有时因为材质而限制修士提升。

    心血祭炼的利与弊就是如此。

    他知道自己必须去找材料了,红花剑不提升,他便没办法继续增强修为。

    第三次发现了这个问题,他没有出来就杀人,而是趁人不注意瞬间躲起来,然后远远离开银甲高手所在的地方。

    这次他只是随意在路上杀了个普通双面人。算是完成任务,更多的时间用来思索散心。他在想,或许在这里也能找到不错的材料。就像是上次的天意剑一样。

    之后便不知道怎么的,想起了那片红艳艳的枫林。

    反正现在杀戮也没办法继续提升了,他索性又开始四处转悠,很快便在不远的地区找到了那片熟悉的枫林。

    进去林子,没有怎么寻找,他便看到了那个醉酒汉子。

    他正好站起身。

    这是李巧第一次看到他有除了喝酒之外的其他动作。

    于是他顿时来了兴趣,打算仔细观察这家伙还有什么其他动作。

    那个汉子站在那颗枫树下,一手提着酒葫芦,另一只手取出一把妖符种。

    李巧看到这一幕时,以为自己是眼花了,他使劲眨了眨,才看清楚,那确实是一把妖符种。足足五六块之多!

    那汉子随手将妖符种抓在一起,往地上一插。妖符种便就这么轻轻没入土里。

    然后那汉子便提着酒葫芦,转身离开,眨眼便走进空气中消失不见。

    “他这是在....定位!!”李巧顿时想通,“只是他就不怕有人抢走他的妖符种,然后平白便宜了别人?”他再度泛起疑惑。

    一把妖符种...五六块之多!

    李巧知道妖符种现在想要获取的难度有多大,他要杀死一个银甲将,需要多日的谋划计算,引诱,才能勉强得逞一次,但就这样才只能得到一块,哪有最初开始来着简单容易。

    看着汉子彻底消失,他知道他走了。

    而那埋着五六块妖符种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异样,没有阵法痕迹,没有符文,没有任何守护,就这么平平静静,仿佛小孩子刨开土埋进去的一般,甚至于还有一小截的妖符种还露在土外面。

    站在边上,心头一股诱惑和冲动不断刺激着李巧,那一把妖符种唾手可得,一旦得到,他完全可以一下提升五六点属性,这样一来,实力将有个质变般的飞跃。再猎杀银甲就会容易许多。

    心念在剧烈挣扎。

    李巧面色变幻,手握住剑柄紧了又松,松了又紧。

    但是......

    他不习惯。也不愿意。

    什么时候他堂堂灵心山庄庄主,会做这等偷鸡摸狗之事了?他有自己的尊严,也有自己的骄傲。

    握紧红花剑剑柄,他深深看了眼那汉子消失的地方,转身离去。

    “聪明的小家伙。”没走几步,忽然一个淡漠的女子声音钻进他耳中。

    李巧脚步一顿。左右环顾,顿时看到林子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名红衣女子,她面色惨白,嘴唇没有丝毫血色,看起来容颜憔悴,整个人瘦得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倒一般。

    李巧警惕的看着她,又是一个不知不觉出现在自己身边家伙,高手,绝对的高手!

    他浑身寒毛直竖,两人相隔不过十数米,他就能闻到对方身上一股浓得发腻的血腥味。这不知道是杀了多少人,才能积攒出这等恐怖腥气。只是闻了一口,他就隐隐有种作呕的感觉。

    那女子一身红裙,摇摇晃晃似乎随时会跌倒一般,朝着枫林内走去。越过李巧,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一般。

    李巧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听到的那句话,竟然分不清对方是用的什么语言。

    不,他甚至听不清对方是不是真的传过声音来过。

    直到那名红裙女子消失在林中深处。他这才感觉自己全身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了一身冷汗。

    “不知道她是什么修为...真是强得恐怖...”李巧内气运转,蒸干汗水,一刻也不想再呆在这里,迅速唤出马车,转身离开。

    山庄内银装素裹,大雪已经停了。

    庄子正举行林外试炼,山庄弟子纷纷在陆索道人和其余几个高手的带领下,集合演练,清晨时分,一大群山庄精锐弟子,持剑在竹林外整齐划一的习练剑法。阵阵呼喝声如同松涛,一阵接一阵。

    李巧坐在山庄正厅首位。也能听到外面一阵阵传进来的习练呼喝声。

    两侧座位分别是山庄高层,左侧是五位先天高手,最高九层,最低四层,都是以前山庄培养出来的弟子高层。

    右侧是李媛公孙离,一众山庄高层。

    “材料的事,既然是庄主吩咐下来,自然尽力。”李媛沉声道,“我心月堂已经花重金收集到了其中一样白鹿蚕丝,按照描述,性质,测试之后,应该是品质在两百年份的蚕丝,是金玉宗那边流出来的。”

    “份量如何?”李巧微微一喜。

    “按照羊老的计算,足够使用五次有余。”李媛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