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十八章 洛雨安与吞的二八三事(壹)

作品:逍遥山神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青小二安

    洛雨安笑声盈盈,周围的人醉在其中,无不将之与百灵鸟对比,有胜而无过之。

    “好啦,吞”她如葱玉般的手抚了抚吞的小脑袋,“我们快走吧,”洛雨安说道,她担心迟则生疑。

    “好,听雨主的”吞安逸的享受着抚摸,整张脸全部挤在了一块,满是舒服的表情。

    清安大陆,分为两界,东玄北武,东由玄皇统领,北由武帝独尊。

    此时,吞由洛雨安的带领来到了一处空旷的野草地中。

    风吹草动,枯草在风中折腰晃舞,系着草捆的马夫毫不费力的将草捆丢在马车上,一捆叠一捆,渐渐的高过马夫的头,黄昏的余阳洒在草捆上,铺上了一层金辉,马夫上了马车,马车轮轴转动,慢慢远去。

    “如何?”洛雨安双目微闭,由风撩起她那青丝,站在草生风吹的此刻,她的脸上流露出久违的惬意,“雨主……”吞看呆了,它从未见过眼前佳人露出现在的表情,直觉告诉它那是世界最美丽的模样。

    青丝悠扬,风畔草香。

    洛雨安睁开了微微闭着的双眼,灵眸中满是怀念,“三百年……”她遥望着沉阳,喃喃自语:“今日总算是回来了。”

    天地融汇一体,为她作着背景,享受着温风的抚摸,轻轻柔柔,像一段绒丝,从脸边滑过。

    吞没有说话,是啊,三百年了,它心中替佳人悲伤起来,望着洛雨安,目中带着感叹,脑海里,一幕幕回忆重现。

    雨……

    绵绵不绝的雨从浑浊的天空中倾落而来,冰冷刺骨的寒风凛冽无比,怒刮着四面八方。

    小女孩蜷缩在树底下,身子止不住的瑟瑟发抖。

    在她的怀里还紧紧的抱着一只团鼠,为了不让怀中的团鼠受冷,她用那两只已经冻得发抖的手紧紧的抱着它。

    “雨主……”

    吞感受到她身体的冰冷,担心的喊道,它怪自己,怪自己此时没有一点办法帮助眼前无助的她。

    “怎…么…了?吞……?”

    寒风呼呼,小女孩的身体缩得更紧,她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一点力气,冻得发紫的嘴唇上下打颤着。

    随后,她勉强的挤出来了一个微笑,不过,在她冻得紫青的脸上,笑容却是显得干干的。

    冰冷的雨继续下着,并没有丝毫的减弱,时间慢慢过去,雨却是越下越大,冷冽的寒风上窜下窜着。

    “我们……回去吧”吞忍不住说道,它心里祈祷着,要是自己能够恢复一点实力的话就好了,一点就好,至少就可以替雨主挡风遮雨了。

    此时的小女孩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衣物,她的身体几乎僵硬。

    不过,虽是这样,她还是坚持的摇了摇头,“…不行…我一要给村里的人……找到…百草”

    “可是……”

    说到这,吞的话堵在口中,它坚定了眼神,既然雨主都没有放弃,自己干嘛放弃。

    刺骨的寒冷透彻全身,好在树叶稠密,为她挡住了不少的雨,周围的草全都压倒垂地,呼呼直啸的风像一只野兽,肆意的、不可阻挡的侵略着、怒号着,卷起几些蚁虫在空中飘乱着、撞击着。

    ————————

    村里需要百草来治病,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听吞说那是一种叫花幻的病毒,需要找到百草才能治好,可是一连三天下来,一点收获也没有,全村的人可都等着百草治病呢。

    ‘希望可以早点找到百草’洛雨安颤抖着瘦小而又冰凉的身体,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心里期望道。

    本来是想继续找百草的,结果吞说等雨过后再找,然后就等了不知道多久,这几日天气异常的寒冷,冻得让她身体发僵,脸部呈紫青状。

    为什么自己没有事呢?她心里窃喜:还好自己没事,不然的话,谁来找百草给村里的人治病?在寒冷无比的雨天,她丝毫没有觉得委屈,她想:自己已经长大了,自己要保护村里的人。

    寒风刮着,雨一直下。

    村里的花幻是发生在那天之后————

    几个穿着美丽衣绸的人突然来了村里,她不知道他们身上的衣物是什么布料,不过,那些衣服比自己身上的棉布衣还要好看。

    在他们之中,有一个和她一样大的男孩给她说要带她离开村子去外面。

    “外面?”她无法想象那是什么样子。

    外面对于她来说很模糊,听村长说外面比村里还大,而且有很多好看的衣服和装饰的玉石。

    “那得多美啊”她想着穿在自己身上的模样,心里有些期待。

    她虽然很想跟着男孩去外面看看,不过,想了一下后还是拒绝了男孩的好意,村里还有很多老人,自己多多少少也可以在村里照顾他们,若是自己走了,就没人能够陪他们了。

    男孩知道后,很生气的离开了,那几个人也随着男孩一起离开了村子。

    第二天,村里的所有人就突然得了花幻,看着他们倒在屋子里口吐白沫,眼珠翻白的样子,洛雨安心里着急无比,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天,也是她和吞的第一次见面。

    —————————

    过了一段时间后,雨总算是变小了些。

    洛雨安估摸着站了起来,这之间的过程让她有些困难,僵硬的身体无比麻木,不得以扶着树干才能站住双脚,吞跳在地面上,为她腾开了手。

    在她费力的站起来后,整个身体摇摇晃晃的,过了一会儿,才渐渐地稳住了身体。

    她仰起头,望着逐渐变小的雨,心里想道:应该没问题了吧,于是便开口问道:“吞,我们…现在该往哪找?”

    地面上,吞仔细的望着四周,同时,灵敏的鼻子到处嗅了嗅,然后带着点疑惑的指了指前方,说道:“去那边找找吧”

    “嗯……”

    洛雨安点了点头,立刻向前方走去,吞则迅速的跳上了她的肩头。

    然而,他们不知道,此时村里来了一人。

    “喂,老家伙……”

    黑衣男子拿出了一粒药丸,将药丸送入了村长的口中后,只见村长的喉咙一滑,一刻后,他体内的花幻毒素便彻底的清除,脸色渐渐恢复正常。

    望着眼前的黑衣男子,村长支吾道:“你…是?”

    他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心里直觉告诉他此人绝对不是来救他们的。

    “三天前的那个小女孩呢?”男子直接开口问道。

    “小女孩……”听到男子的询问,村长愣了愣,“我不知道……”

    “你别给我装傻,我既然有办法救你,就有办法杀你”男子威胁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村长说道。

    **不离十,此人要找的小女孩是小雨,而小雨是为他们找药草去了。

    听了村长的话,男子紧紧的皱起了眉头,继续威胁道:“老家伙,我的耐心可有限,你别给我装糊涂”

    “我没有骗你啊,全村的人都中了花幻毒,唯独她没有事,多半是嫌弃这里自己走了”

    “嗯……?”

    听到村长的话,男子冷冷的一笑:“老家伙,你是从哪里知道这种毒叫花幻的?”

    一瞬间,村长的表情变了,急忙解释道:“村里以前中过这种毒,是玄皇来治疗的时候说的”

    “哦,玄皇?”,男子又是冷冷一笑,“花幻之毒乃是原阳大师调制,与你这村相差十万八千里,不知道要怎样才能在你这村散布?”

    ‘遭了’,听到男子的话,村长心里立感不妙,解释道:“是……村里的人以前胡乱调制出来的,”

    然而,男子并没有听他的解释,村里的人调制?如果这样的话,花幻毒素岂不是烂大街了?

    他直接将村长从地上提了起来,“既然你不说,那你就睁大眼睛看着吧!”

    村长反抗着,但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就这样,男子提着村长,随便的来到了一间屋外。

    李虎家———

    男子一脚踩在了还在襁褓里刚满1个月大婴儿的幼嫩身体上。

    在村长惊讶的目光下,男子使劲一脚便刺穿了婴儿的身体。

    村长惊呆了,满脸的痛苦,大声喊道:“你这个畜生,他才多大,你没有一点人性吗?”

    “人性?”男子像是听见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哈哈大笑道:“我给过你时间考虑,你自己不利用这个机会,不过,如果你现在说的话兴许我会放了你”

    “呸”村长愤怒的说道:“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说的”

    “有意思,那你继续看着好了”

    男子阴冷一笑,又摸出来了一粒药丸,对着李虎的嘴喂了下去

    随着李虎的喉咙一动,花幻毒素彻底的清除干净,迷迷糊糊间,李虎睁开了双眼。

    “村长,你……”看着被一名神秘黑衣男子提在空中的村长,李虎的心中感到疑惑,‘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将村长提在空中的那神秘黑衣男子开口说道:“看看你的旁边吧,”

    “旁边?”听到他的话,李虎疑惑着看去,接着,他便看见了自己正躺在地上的儿子,而在他的儿子的周围全是鲜红的血液。

    “乐……儿?”他双眼瞪得很大,口中断断续续的说道:“不…不,不会的”

    “乐儿,乐儿,乐儿……”他迅速的爬了起来,向婴儿的尸体抱去,“不,不,怎么会这样,乐儿怎么会死?”

    鲜血沾染他粗糙的手,李虎口中一遍一遍的喊着乐儿,手里却是冰冷的幼尸,不再回应。

    “哈哈哈,”看到这一幕,男子开口大笑,笑声张狂无比。

    老泪从村长愁皱的脸上流了下来,他愤怒的吼道:“你这个畜生,没有人性的畜生。”

    “哼,老家伙,给你机会你不要”男子用力的一甩,将村长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顿时,村长嘴里吐出来了一口血,但他没有停下,继续破骂道:“畜生,你这个畜生”

    “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的看着吧,”说完,男子上前,残忍的抓起了李虎的头。

    李虎挣扎着,但却没有一点作用,“放……开……我”

    男子单手将李虎整个人提了起来,对着村长问道:“最后一遍,说还是不说?”

    “混蛋,有本事对着我来啊,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村长大吼着,拼尽全力的冲向男子。

    “看来你是不准备说了”男子见此,不再多说,直接捏爆了李虎的脑袋。

    李虎脑袋一爆,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

    看着李虎倒下去的尸体,村长悲痛欲绝:“畜生,你看看你做了什么,他们是无辜的,你这样做是会受到惩罚的”

    “惩罚?”男子嘴角一弯,“他们不过就是一只蚂蚁,我杀死一只蚂蚁会有什么惩罚?”

    “蚂……蚁”村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他们是人啊,他们是活生生的人啊”

    “反正都是死,人和蚂蚁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