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九百二十四章

作品:云疏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纪柠语

    果然,林云蘅接下来的一句话就是,“既然师兄你都不在乎我想要过来道贺的心,那就打一架,如何?”

    果然是舞曦师叔的弟子,生起气来,就是这么的任性,不过,他喜欢。

    萧疏轻轻一跳,到了空地上,将腰间的霜华剑拔了出来,对着林云蘅,笑意盈盈的说着,“师妹,请!”

    现在,能安抚云蘅师妹的最好办法,就是和云蘅师妹打一架,让她将心中的火气发下出来,而在这当中,还要注意好下手的力道,不能重,伤到了云蘅师妹,自己也会跟着心疼;不能轻,云蘅师妹会觉得自己没有认真对待这次的比试,然后,会更生气。

    那到时候就是自己的悲剧了,那时候,估计无论怎么哄云蘅师妹,在一定的时间里,云蘅师妹都会不理自己的,怎么说,云蘅师妹都会认为自己这是在敷衍她。

    林云蘅也跟着一个纵身,跳到了空地上,随手便将缠绕在腰间的赤瑕剑抽了出来,眼神里尽是雀跃,“师兄,请!”

    这是她第一次与元婴后期的修士切磋,虽然知道师兄很有可能会给自己防水,不过,这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了。

    萧疏看着林云蘅这样子的雀跃,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想法,“云蘅师妹,不如我们这次切磋不用灵力,不靠修为,单纯的比试剑法,怎么样?”

    这个想法固然是好,这样自己就不用刻意的压制修为和云蘅师妹切磋了,而且这样,还能做到不放水,做到与云蘅师妹相同的境界的比试,岂不是妙哉?

    不过,这个想法显然是打破了林云蘅刚刚心中的那一抹雀跃,她刚想着自己可以和元婴后期的修士好好的切磋一番了,师兄就想着要来破坏它。

    “不好。”林云蘅的声音有些低,不过,明眼人一下子就能听得出来,林云蘅这是不开心了。

    林云蘅一说完,便趁着萧疏愣神的功夫,一个冷不丁,就直接提着赤瑕剑向萧疏刺来,夹带着灵力,来势汹汹。

    果然,林云蘅接下来的一句话就是,“既然师兄你都不在乎我想要过来道贺的心,那就打一架,如何?”

    果然是舞曦师叔的弟子,生起气来,就是这么的任性,不过,他喜欢。

    萧疏轻轻一跳,到了空地上,将腰间的霜华剑拔了出来,对着林云蘅,笑意盈盈的说着,“师妹,请!”

    现在,能安抚云蘅师妹的最好办法,就是和云蘅师妹打一架,让她将心中的火气发下出来,而在这当中,还要注意好下手的力道,不能重,伤到了云蘅师妹,自己也会跟着心疼;不能轻,云蘅师妹会觉得自己没有认真对待这次的比试,然后,会更生气。

    那到时候就是自己的悲剧了,那时候,估计无论怎么哄云蘅师妹,在一定的时间里,云蘅师妹都会不理自己的,怎么说,云蘅师妹都会认为自己这是在敷衍她。

    林云蘅也跟着一个纵身,跳到了空地上,随手便将缠绕在腰间的赤瑕剑抽了出来,眼神里尽是雀跃,“师兄,请!”

    这是她第一次与元婴后期的修士切磋,虽然知道师兄很有可能会给自己防水,不过,这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了。

    萧疏看着林云蘅这样子的雀跃,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想法,“云蘅师妹,不如我们这次切磋不用灵力,不靠修为,单纯的比试剑法,怎么样?”

    这个想法固然是好,这样自己就不用刻意的压制修为和云蘅师妹切磋了,而且这样,还能做到不放水,做到与云蘅师妹相同的境界的比试,岂不是妙哉?

    不过,这个想法显然是打破了林云蘅刚刚心中的那一抹雀跃,她刚想着自己可以和元婴后期的修士好好的切磋一番了,师兄就想着要来破坏它。

    “不好。”林云蘅的声音有些低,不过,明眼人一下子就能听得出来,林云蘅这是不开心了。

    林云蘅一说完,便趁着萧疏愣神的功夫,一个冷不丁,就直接提着赤瑕剑向萧疏刺来,夹带着灵力,来势汹汹。

    “怎么了?”萧疏见林云蘅举着一串儿糖葫芦,还能在大街上走神。

    “没事没事。”林云蘅咬了一口糖葫芦,含糊不清的说道。

    “师兄你买了这么多的糖葫芦,我肯定是吃不下的,你去分给那边几个小孩子?”林云蘅早就看到那几个正眼巴巴的看着师兄手中糖葫芦的孩子了,不过若是她自己一串儿也没吃,就叫师兄去分给他们,想来师兄也不会答应的。

    萧疏依言,走过去要给那些孩子分糖葫芦。

    林云蘅在后面看着萧疏,继续一口一口的咬着她手中的那串儿。

    异变横生。

    一把长仓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林云蘅的方向破空而来。

    林云蘅目光一凝,直接平地跃起,一个后空翻,抽出缠绕在腰间的赤瑕剑,将那飞来的长仓击落,再平平稳稳的落在地上。

    “什么人!”背后想要偷袭她,真当她是软柿子,好拿捏不成?

    不过林云蘅再用神念观察着四周,扫视的时候,却无法再找到那把仓上的气息的主人。看样子对方倒也警觉,一击不中,全身而退,丝毫不拖泥带水。

    林云蘅见那把仓就这么被它的主人给扔了,迟疑了一下,便给自己的手上加了一层防御,拿起仓,准备看看是谁人的气息在上面。之前她只感觉那个人的气息有些熟悉,不过还没有判断出来到底是谁。

    萧疏这时候也顾不得慢慢地和那些孩子分糖葫芦了,整个一大捧全扔给了他们,便往林云蘅的方向过来。由于刚刚的事情只是电光火石间,故而他赶到的时候,林云蘅已经拿起那杆仓开始端详了。

    “师妹,你没事儿吧?”萧疏看着林云蘅,恨不得把她的全身上下都检查一遍。

    林云蘅看向萧疏的眼神却有些怪异,萧疏被她看的有些毛毛的,忍不住问道,“师妹,你这是怎么了?”

    林云蘅欲言又止。

    “怎么了云蘅师妹?你这是找出来了是谁了么?”

    林云蘅抿着嘴,默默地将那杆长仓递给了萧疏。

    萧疏原本就因为林云蘅的眼神,而有些心神不宁,他总感觉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紧接着,从林云蘅的手中接过那杆仓,感受了一下上面的气息之后,脸立刻变得煞白。此时的他,不像是修仙之人,只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云蘅师妹,这,真不是,不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啊!”萧疏感觉自己现在越解释越乱。

    因为,他刚刚从云蘅师妹递给他的那把仓中,感觉到了自己的气息,这也就为什么之前云蘅师妹看他的眼神那么怪异的原因了吧。

    “我知道不是师兄你。”林云蘅看着萧疏这番不知所措的样子,给他解围传音道,“我们回去再说这件事情,你看,现在要有人过来了。”

    原本萧疏想要带着林云蘅玩的开心一点,自然挑的是人多的地方,自然,这也就给了刚刚偷袭林云蘅的那个人机会逃走,现在,也因为这个事情,他们几乎成了众人围观的对象了。

    “怎么了?”萧疏见林云蘅举着一串儿糖葫芦,还能在大街上走神。

    “没事没事。”林云蘅咬了一口糖葫芦,含糊不清的说道。

    “师兄你买了这么多的糖葫芦,我肯定是吃不下的,你去分给那边几个小孩子?”林云蘅早就看到那几个正眼巴巴的看着师兄手中糖葫芦的孩子了,不过若是她自己一串儿也没吃,就叫师兄去分给他们,想来师兄也不会答应的。

    萧疏依言,走过去要给那些孩子分糖葫芦。

    林云蘅在后面看着萧疏,继续一口一口的咬着她手中的那串儿。

    异变横生。

    一把长仓以极快的速度朝着林云蘅的方向破空而来。

    林云蘅目光一凝,直接平地跃起,一个后空翻,抽出缠绕在腰间的赤瑕剑,将那飞来的长仓击落,再平平稳稳的落在地上。

    “什么人!”背后想要偷袭她,真当她是软柿子,好拿捏不成?

    不过林云蘅再用神念观察着四周,扫视的时候,却无法再找到那把仓上的气息的主人。看样子对方倒也警觉,一击不中,全身而退,丝毫不拖泥带水。

    林云蘅见那把仓就这么被它的主人给扔了,迟疑了一下,便给自己的手上加了一层防御,拿起仓,准备看看是谁人的气息在上面。之前她只感觉那个人的气息有些熟悉,不过还没有判断出来到底是谁。

    萧疏这时候也顾不得慢慢地和那些孩子分糖葫芦了,整个一大捧全扔给了他们,便往林云蘅的方向过来。由于刚刚的事情只是电光火石间,故而他赶到的时候,林云蘅已经拿起那杆仓开始端详了。

    “师妹,你没事儿吧?”萧疏看着林云蘅,恨不得把她的全身上下都检查一遍。

    林云蘅看向萧疏的眼神却有些怪异,萧疏被她看的有些毛毛的,忍不住问道,“师妹,你这是怎么了?”

    林云蘅欲言又止。

    “怎么了云蘅师妹?你这是找出来了是谁了么?”

    林云蘅抿着嘴,默默地将那杆长仓递给了萧疏。

    萧疏原本就因为林云蘅的眼神,而有些心神不宁,他总感觉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紧接着,从林云蘅的手中接过那杆仓,感受了一下上面的气息之后,脸立刻变得煞白。此时的他,不像是修仙之人,只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云蘅师妹,这,真不是,不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啊!”萧疏感觉自己现在越解释越乱。

    因为,他刚刚从云蘅师妹递给他的那把仓中,感觉到了自己的气息,这也就为什么之前云蘅师妹看他的眼神那么怪异的原因了吧。

    “我知道不是师兄你。”林云蘅看着萧疏这番不知所措的样子,给他解围传音道,“我们回去再说这件事情,你看,现在要有人过来了。”

    原本萧疏想要带着林云蘅玩的开心一点,自然挑的是人多的地方,自然,这也就给了刚刚偷袭林云蘅的那个人机会逃走,现在,也因为这个事情,他们几乎成了众人围观的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