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千零八章

作品:云疏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纪柠语

    不然,一旦有了怀疑,到时候,怀疑的种子埋下了,到最后成长成了参天大树的话,会造成的结果,那便会是十分的可怕的。

    林楚狂想着,还是有些担心。

    他担心着,昭和要是知道了****,那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崩溃。

    他希望不会。

    因为现在,已经出现魔修了啊!

    一向平静的上界,也开始泛起了波澜。

    原本,他们都以为,魔修是不能到上界的,但是现在,舞曦的到来,带来了这样的消息。

    就比如,朝辞,他就是一个魔修。

    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

    而他表面上,却是药谷的创始人。

    谁能够想到,那一副慈善面孔的下面,隐藏着的,是这样的蛇蝎的心肠?

    魔修,从来就不是好的代名词。

    因为下界的那些祸端,都是魔修引起的。

    而他们上界,原本也以为不会出任何的事情的……

    一直到,萧家出了事情……

    林家,也跟着出了事情……

    这样的手段,要是放到了下界的话,妥妥的,便能够想到,这是魔修的手笔,可惜的是,他们之前,完全不知道,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一种可能。

    只是以为,自己家族的这些人,修道之心不够热忱,所以被惩罚了,才会导致这样的后果。

    魔修啊!

    上界要不太平了!

    林楚狂叹了口气,转身,往自己的屋子的方向走去。

    昭和看着林楚狂的背影,一步步地离去,没来由的,心里面突然有些慌张,但是,他很好的将这份异样的心情压制了下去。

    应该会没事的,应该只是自己多想了。

    希望,会没事吧!

    昭和忍不住的祈祷着。

    林云蘅回到了房间里面。

    这次,却是没有睡觉。

    “出来吧!”林云蘅对着空落落的房间喊道。

    房间里面,已经被她加持了法术,所以,现在,无论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林楚狂都是不会知道的。

    林云蘅的房间静悄悄的。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出来,别让我再说一遍!”林云蘅有些不耐烦。

    但是,房间依旧是静悄悄的,没有丝毫的变化。

    “我知道你在我的房间里面的,你也不用想着在梦里面看到我的,你现在就这么的出来,我能看到你。”林云蘅有些烦躁。

    不然,一旦有了怀疑,到时候,怀疑的种子埋下了,到最后成长成了参天大树的话,会造成的结果,那便会是十分的可怕的。

    林楚狂想着,还是有些担心。

    他担心着,昭和要是知道了****,那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崩溃。

    他希望不会。

    因为现在,已经出现魔修了啊!

    一向平静的上界,也开始泛起了波澜。

    原本,他们都以为,魔修是不能到上界的,但是现在,舞曦的到来,带来了这样的消息。

    就比如,朝辞,他就是一个魔修。

    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

    而他表面上,却是药谷的创始人。

    谁能够想到,那一副慈善面孔的下面,隐藏着的,是这样的蛇蝎的心肠?

    魔修,从来就不是好的代名词。

    因为下界的那些祸端,都是魔修引起的。

    而他们上界,原本也以为不会出任何的事情的……

    一直到,萧家出了事情……

    林家,也跟着出了事情……

    这样的手段,要是放到了下界的话,妥妥的,便能够想到,这是魔修的手笔,可惜的是,他们之前,完全不知道,完全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一种可能。

    只是以为,自己家族的这些人,修道之心不够热忱,所以被惩罚了,才会导致这样的后果。

    魔修啊!

    上界要不太平了!

    林楚狂叹了口气,转身,往自己的屋子的方向走去。

    昭和看着林楚狂的背影,一步步地离去,没来由的,心里面突然有些慌张,但是,他很好的将这份异样的心情压制了下去。

    应该会没事的,应该只是自己多想了。

    希望,会没事吧!

    昭和忍不住的祈祷着。

    林云蘅回到了房间里面。

    这次,却是没有睡觉。

    “出来吧!”林云蘅对着空落落的房间喊道。

    房间里面,已经被她加持了法术,所以,现在,无论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林楚狂都是不会知道的。

    林云蘅的房间静悄悄的。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出来,别让我再说一遍!”林云蘅有些不耐烦。

    但是,房间依旧是静悄悄的,没有丝毫的变化。

    “我知道你在我的房间里面的,你也不用想着在梦里面看到我的,你现在就这么的出来,我能看到你。”林云蘅有些烦躁。

    诚然,他在最开始的时候,接近贺凝霜,只是想要更加清楚的知道,林云蘅,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哪知道,便是因为这个原因,便招惹了贺凝霜了。

    自此,一颗芳心沦陷。

    “我的身份,是配不上她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这一瞬间,曲靖无比的后悔,自己生在的,是下界,还是那充满了勾心斗角的皇家。

    “瞎说什么呢?”林云蘅拍了拍曲靖的肩膀。

    “你自然是配得上的,严家流落在外的小公子的身份,怎么会配不上呢?”

    严家,在上界,是与林家齐名的家族。

    两个家族,就相当于是南严北林的说法。

    彼此制衡,又不分高下。

    这么多年来,两家都是差不多的。

    “严家?”曲靖有些不可置信。

    林云蘅的这么的一句话,便是要他做严家失散多年的小公子?

    “紧张什么?我说你是,你便是了。”林云蘅笑着说道,但是这言语里面,却是有着无法拒绝的严酷。

    “这事儿,已经有人在给你安排了。”林云蘅笑着说道,“多年前,严家,确实是丢了一个小公子了,而你,便是了。”

    曲靖看着林云蘅这个样子,是这么的陌生,却又是这么的熨贴。

    “我……”曲靖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说些什么了。

    “我什么我?你跟着我那么长的时间了,怎么?学的那些大家族的风范哪儿去了?”林云蘅故意呵斥道。

    曲靖默然无言。

    “至于那个早就失踪了的小公子,”林云蘅安慰着曲靖,“你也不必有太大的担心,那个小公子,早就没了,而严家,也是知道这个事情的,你借着小公子的身份,便是可以以这个名义去求娶凝霜罢了。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愧疚感。”

    你并没有夺去别人的家族,你也并没有鸠占鹊巢,你严家的小公子的位置,只是一场,令严家无法拒绝的交易罢了。

    你是小公子,他们,是你的忠实的后盾呢!

    “那,我应该要怎么做?”曲靖有些不太适应林云蘅这个样子。

    他还是比较习惯,林云蘅那高高在上的样子,缥缈的让人只能在下面看着,仰望着云端;抑或是这辈子,就像是一个少女,活泼,而又狡黠的样子。

    诚然,他在最开始的时候,接近贺凝霜,只是想要更加清楚的知道,林云蘅,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哪知道,便是因为这个原因,便招惹了贺凝霜了。

    自此,一颗芳心沦陷。

    “我的身份,是配不上她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这一瞬间,曲靖无比的后悔,自己生在的,是下界,还是那充满了勾心斗角的皇家。

    “瞎说什么呢?”林云蘅拍了拍曲靖的肩膀。

    “你自然是配得上的,严家流落在外的小公子的身份,怎么会配不上呢?”

    严家,在上界,是与林家齐名的家族。

    两个家族,就相当于是南严北林的说法。

    彼此制衡,又不分高下。

    这么多年来,两家都是差不多的。

    “严家?”曲靖有些不可置信。

    林云蘅的这么的一句话,便是要他做严家失散多年的小公子?

    “紧张什么?我说你是,你便是了。”林云蘅笑着说道,但是这言语里面,却是有着无法拒绝的严酷。

    “这事儿,已经有人在给你安排了。”林云蘅笑着说道,“多年前,严家,确实是丢了一个小公子了,而你,便是了。”

    曲靖看着林云蘅这个样子,是这么的陌生,却又是这么的熨贴。

    “我……”曲靖不知道,自己现在,还能说些什么了。

    “我什么我?你跟着我那么长的时间了,怎么?学的那些大家族的风范哪儿去了?”林云蘅故意呵斥道。

    曲靖默然无言。

    “至于那个早就失踪了的小公子,”林云蘅安慰着曲靖,“你也不必有太大的担心,那个小公子,早就没了,而严家,也是知道这个事情的,你借着小公子的身份,便是可以以这个名义去求娶凝霜罢了。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愧疚感。”

    你并没有夺去别人的家族,你也并没有鸠占鹊巢,你严家的小公子的位置,只是一场,令严家无法拒绝的交易罢了。

    你是小公子,他们,是你的忠实的后盾呢!

    “那,我应该要怎么做?”曲靖有些不太适应林云蘅这个样子。

    他还是比较习惯,林云蘅那高高在上的样子,缥缈的让人只能在下面看着,仰望着云端;抑或是这辈子,就像是一个少女,活泼,而又狡黠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