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八百一十七章

作品:云疏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纪柠语

    不过,这个事情,千万不能告诉楚慕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要是就这么的让他给知道了的话,那就代表着,自己在一段时间里面,很有可能,都找不到媳妇儿的注意力了。

    因为,楚慕要是知道的话,那肯定就会给媳妇儿一堆阵法,然后,看着自己“独守空房”,再然后,就是嘲笑自己,拖着自己切磋。

    一想着这样的暗无天日的日子,苍觉得,自己还是要好好的瞒着这个消息好。

    苍苦兮兮的想着。

    “媳妇儿,媳妇儿……”苍轻声的喊着萧喻,想要让媳妇儿回过神来,至少是现在,不要让楚慕察觉到。

    “怎么了?”萧喻依旧是低着头,专心致志的看着阵法,然后头也不抬的问道。

    “天色不晚了,该回去了。”苍指了指外面的天。

    不知道怎么的,他总感觉有哪儿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他一向是没有什么时间的观念的,所以,很自然地认为这是天色已晚。

    “现在?天色已晚?”萧喻突然抬起头来,脸上满满的是不可置信。

    现在怎么可能是天色已晚?

    现在才过了中午没多长时间呢好不!

    但是,看着外面的天……

    真的很像是天色已晚。

    不好!

    萧喻脸色微变。

    “楚慕师兄,你现在能不能在这儿再刻一下阵法,就是和你之前对抗劫云的时候的阵法一样的?”萧喻快速的说着话。

    楚慕这个时候,也是反应过来了。

    这外面,不就是劫云么!

    感情是,师弟和自己的这个一切磋,就真的引发了契机,能够也晋级到了大罗金仙了么?

    虽然一天出现两个大罗金仙的情况,着实是少有,但是楚慕倒也是不犹豫,毕竟,劫云都已经在这儿了,还能做得了假么?

    楚慕和萧喻在这儿着急的想着,而渡劫的当事人,则是一脸的懵。

    甚至,苍还拉着楚慕和萧喻问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这是给谁渡劫呢?”

    他刚刚也是看到楚慕渡劫的时候刻下来的那些阵法,故而,也觉得有些眼熟。

    “给你渡劫!”楚慕和萧喻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要渡劫什么?”苍还是觉得自己有些想不明白。

    自己要渡劫干什么?

    现在,楚慕师兄已经渡劫了,那自己渡劫,那肯定是要到至少一百年后啊!

    然后,就在当事人还在这样迷迷糊糊的时候,楚慕和萧喻已经快速的布置好了,然后,将苍傻傻的站着的那个地方,最为了阵法的中心。

    不过,这个事情,千万不能告诉楚慕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要是就这么的让他给知道了的话,那就代表着,自己在一段时间里面,很有可能,都找不到媳妇儿的注意力了。

    因为,楚慕要是知道的话,那肯定就会给媳妇儿一堆阵法,然后,看着自己“独守空房”,再然后,就是嘲笑自己,拖着自己切磋。

    一想着这样的暗无天日的日子,苍觉得,自己还是要好好的瞒着这个消息好。

    苍苦兮兮的想着。

    “媳妇儿,媳妇儿……”苍轻声的喊着萧喻,想要让媳妇儿回过神来,至少是现在,不要让楚慕察觉到。

    “怎么了?”萧喻依旧是低着头,专心致志的看着阵法,然后头也不抬的问道。

    “天色不晚了,该回去了。”苍指了指外面的天。

    不知道怎么的,他总感觉有哪儿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他一向是没有什么时间的观念的,所以,很自然地认为这是天色已晚。

    “现在?天色已晚?”萧喻突然抬起头来,脸上满满的是不可置信。

    现在怎么可能是天色已晚?

    现在才过了中午没多长时间呢好不!

    但是,看着外面的天……

    真的很像是天色已晚。

    不好!

    萧喻脸色微变。

    “楚慕师兄,你现在能不能在这儿再刻一下阵法,就是和你之前对抗劫云的时候的阵法一样的?”萧喻快速的说着话。

    楚慕这个时候,也是反应过来了。

    这外面,不就是劫云么!

    感情是,师弟和自己的这个一切磋,就真的引发了契机,能够也晋级到了大罗金仙了么?

    虽然一天出现两个大罗金仙的情况,着实是少有,但是楚慕倒也是不犹豫,毕竟,劫云都已经在这儿了,还能做得了假么?

    楚慕和萧喻在这儿着急的想着,而渡劫的当事人,则是一脸的懵。

    甚至,苍还拉着楚慕和萧喻问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这是给谁渡劫呢?”

    他刚刚也是看到楚慕渡劫的时候刻下来的那些阵法,故而,也觉得有些眼熟。

    “给你渡劫!”楚慕和萧喻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要渡劫什么?”苍还是觉得自己有些想不明白。

    自己要渡劫干什么?

    现在,楚慕师兄已经渡劫了,那自己渡劫,那肯定是要到至少一百年后啊!

    然后,就在当事人还在这样迷迷糊糊的时候,楚慕和萧喻已经快速的布置好了,然后,将苍傻傻的站着的那个地方,最为了阵法的中心。

    “别担心,苍小子渡劫很快的,再过上半个时辰,差不多就能好了。”舞曦淡淡的笑道。

    他也是很看到那个叫苍的小子的,只是他在下界的时间比较长,在云蘅丫头他们偷偷溜到下界之前,就已经呆在下界不知道多少年了。

    虽然,在很多渴盼飞升到上界的人的眼中,下界,在有的时候,就是粗鄙的象征,但是,他愿意呆在这个“粗鄙”的地方。

    修为越高,其实就越能够感觉到一些下界与上界不同的地方。

    在那些人看来,下界的灵力少得可怜,十分不利于修行,但其实,只是因为下界的人太多了,过多的人,导致灵力必须有更多的分布,不像是在上界,即使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依旧是人口稀少。

    而下界,与上界最不一样的地方,便是自然之道了。

    在上界的时候,那些人总是想着能够与道法更进一步的靠近着,是极好的事情,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道法,其实是残缺不全的。

    那些人可以因为修为的增长而进入上界,但是,每次到下界的时候,都必须有着一定的时间限制,修为也是要有一定的削弱,当然,这些等回到了上界便会又恢复正常。而过了这个时间的限制,就要承受着下界的天道对其的压制。

    确实是需要压制的啊!

    要是就这么的任其在下界就这么的带着,那会影响到下界的平衡的。试想一下,一个大罗金仙修为存在的人,在下界的话,那岂不是一个呼吸之间,便能够让一个国家灭国,十不存一。

    这对于下界的人来说,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所以,在下界呆久了的人,身上,会自然的有一重天道枷锁,一旦突破了枷锁的限制的话,那就必须回到上界,否则,便会修为遭到天道直接削弱,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

    “云蘅丫头怎么样了?”现在,正好苍还在渡劫,故而,舞曦也没想着就此离去,准备等苍渡劫完了再走。

    “林云蘅么?”楚慕下意识的问道。

    这个名字,他不是很熟悉,但是,萧喻倒是应该知道一些的。

    “云蘅她,好像是吃了忘魂丹,然后,把下界发生的那些事情都忘记了。”萧喻下意识的咬着下嘴唇,她还是没有从舞曦的身份中缓过来。

    不过,这样子一看,也合当是舞曦应该对林云蘅传道授业,毕竟,林云蘅的资质,在上界,那也是天之骄子的级别了。

    “所以说,从她回到上界到现在,就没有到宗门来过?”舞曦又接着追加问道。

    萧喻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或许,来过吧。”

    舞曦前辈应该很伤心吧?

    毕竟,云蘅将下界的那些事情都忘记了,那就是代表着,也是把舞曦前辈给忘记了的吧!

    不过,为了不让舞曦伤心,萧喻回答了这样的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出来。

    “小丫头,我没什么事,你不必为我担心。”舞曦摇了摇头,林云蘅没有到宗门来,其实,对他来说,那还是一个好事呢!

    自己当初给了云蘅丫头的一些东西,在上界,有的都是难得的宝物,要是回了宗门一趟,然后,那些东西一个没注意露了出来,那他以后,差不多就是得躲着宗门的人走的了。

    那些人可以因为修为的增长而进入上界,但是,每次到下界的时候,都必须有着一定的时间限制,修为也是要有一定的削弱,当然,这些等回到了上界便会又恢复正常。而过了这个时间的限制,就要承受着下界的天道对其的压制。

    确实是需要压制的啊!

    要是就这么的任其在下界就这么的带着,那会影响到下界的平衡的。试想一下,一个大罗金仙修为存在的人,在下界的话,那岂不是一个呼吸之间,便能够让一个国家灭国,十不存一。

    这对于下界的人来说,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所以,在下界呆久了的人,身上,会自然的有一重天道枷锁,一旦突破了枷锁的限制的话,那就必须回到上界,否则,便会修为遭到天道直接削弱,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

    “云蘅丫头怎么样了?”现在,正好苍还在渡劫,故而,舞曦也没想着就此离去,准备等苍渡劫完了再走。

    “林云蘅么?”楚慕下意识的问道。

    这个名字,他不是很熟悉,但是,萧喻倒是应该知道一些的。

    “云蘅她,好像是吃了忘魂丹,然后,把下界发生的那些事情都忘记了。”萧喻下意识的咬着下嘴唇,她还是没有从舞曦的身份中缓过来。

    不过,这样子一看,也合当是舞曦应该对林云蘅传道授业,毕竟,林云蘅的资质,在上界,那也是天之骄子的级别了。

    “所以说,从她回到上界到现在,就没有到宗门来过?”舞曦又接着追加问道。

    萧喻摇了摇头,“我不知道,或许,来过吧。”

    舞曦前辈应该很伤心吧?

    毕竟,云蘅将下界的那些事情都忘记了,那就是代表着,也是把舞曦前辈给忘记了的吧!

    不过,为了不让舞曦伤心,萧喻回答了这样的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出来。

    “小丫头,我没什么事,你不必为我担心。”舞曦摇了摇头,林云蘅没有到宗门来,其实,对他来说,那还是一个好事呢!

    自己当初给了云蘅丫头的一些东西,在上界,有的都是难得的宝物,要是回了宗门一趟,然后,那些东西一个没注意露了出来,那他以后,差不多就是得躲着宗门的人走的了。

    这个丫头就这么的看着苍渡劫,身子都有种让人感觉是受不了的样子了,那待会儿要是就这么的倒下去了,自己岂不是就没有做好照顾她的责任么?

    “苍小子之前是不是受过伤?”就在楚慕焦头烂额的时候,舞曦突然问道。

    “是是是。”楚慕连忙应道,他是知道舞曦的,所以,对于他一眼看出来,一点也不惊讶。

    “那他现在,身上的伤已经好了,在刚刚的那一道劫雷之下,他另辟蹊径的用劫雷洗练了身体,下一道劫雷,能对他造成的伤害,要被削弱一成了。”舞曦盯着还在渡劫的苍解释道。

    然后,就在楚慕的呆愣中,老祖宗们又一次的盖棺定论了,“那就你和你的师弟就等着待会儿领个长老的职位吧!都已经是大罗金仙了,那也至少得有个职位啊!”

    楚慕:“……”

    全程,他都没有说话。

    他感觉,自己说这些话,即使是反驳,那也是没有用处的。

    不过,做玄天宗的长老也不错,这些老祖宗只是让他和苍师弟领一个长老的职位,又没有让他们做一些实质上的事情。

    “应下来吧,做个闲散的长老。”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道声音,那道声音顿了顿,又说道,“你要是以后有时间的话,多去下界看看,别总跟那些人一样,想着嫌弃下界,挑剔着下界的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的,下界好的地方,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