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七百一十二章:死!!

作品:傲世苍神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苍天逆麟

    自从那之后,小女孩就变得少言少语,原本小女孩就已经少言少语,再被自己的父亲那样的怒骂,这令小女孩已经彻彻底底的变了。

    变得就连小女孩自己的母亲都不认得这是否是自己的新生女儿,而那父亲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小女孩的视野中。

    慢慢的,小女孩已经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她,也不往人多的地方去。

    她所能做的就是修炼,拼命的修炼,只有这样,那些冷眼冷言的人们才会闭嘴,只有这样,那些自以为是的人才会清醒,只有这样,全族的人才知道她的厉害。

    或许,她想要的这是这些,她想要的……只是图个安安稳稳,与自己的母亲一起不问种族之间的事。

    六岁那年,她是全族之中她那一辈的最强者,就连七岁,八岁,甚至九岁,十岁的,都败在她手中。甚至有些还不敌她的一掌。

    她是司族中,万年以来最天才的天才,最年轻的玄灵境!她没有得到族中的半点资源,就算是想用族中的资源,那也用不了,她靠的只有她自己!

    即便如此,全族的人,除了自己的母亲之外,谁也没有认可她,他们都知道,她能在短短的两年之间有如此的实力,这全是她体内的东西的缘故,先天绝脉!

    一天复一天,一年复一年。

    五年一晃而过。

    “不能让她再活下去!不然只会祸害全族人,现在没事不代表以后没事!以后一旦出事,那就是全族陪葬,不光是全族,就连主族也一样!到时候!大家都得遭殃!那东西的恐怖,我们是没有见过,但记载的!”

    终于,在那一年中!族中召开了族会!

    “那东西……既便是主族也相当忌惮那东西!我们清楚!但主族比我们更清楚!”

    在场的人都表情凝重!

    “但是,她的命已经不是我们决定的,是主族决定的!”

    “真的是麻烦!”

    虽然也有人不爽,但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那是主族!他们都只是附属种族的分支而已,他们的话没有什么分量。

    “那个灾星刚刚出生的话,怎么就不直接闷死她,还让她长这么大!”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只是附属的分支,你认为可能,还有,当时,主族也在……”

    “冥族!”

    听到‘主族’二字,都明白了什么,他们是附属族的分支,而附属族就是冥族!

    “没有冥族发话,谁敢?不光是分支,即便是整个司氏宗族也不敢,我们一个小小的分支,不想活了?”

    没有冥族的话,分支敢的话,那不是冥族动手,而是司氏宗族动的手,在冥氏主族中,司氏宗族就没有半点话语权,而在司氏宗族中,小小的分支也没有半点话语权,他们都能言听计从,不从者,死!

    在庞大而恐怖的冥族中,司氏宗族只是诸多氏宗族的附属族之一,根本就毫不足惜!而一个小小的分支,灭了就灭了,那对于冥氏主族而言,只是一个眼神,对于司氏宗族,也只是动一动手指的事。

    “所以,她才活了这么久!”

    没有办法,不能杀!他们也无可奈何啊!毕竟,他们的命,不是由他们掌握的。

    “就让她多活些日子!这祸害,早晚得除,否则,后患无穷!”

    虽然与他们也是有血缘关系的,但,在这里,血缘关系算得了什么,血缘关系一个笑话,在这里没有情义,没有善良,这些在这里也是最要不得的,年轻一辈在这里也只是交换的筹码。

    “你能达到这层次,这全是你体内那令人厌恶的东西的作用,没有那东西!你根本就达不到!那个东西会让我们司族毁灭的,不光是我们司族!”

    在与她擦肩而过时,一声不屑一顾的声音传过来。

    即便有如此天赋,得到的也只有这样的话。

    分支老人依旧是冷言冷语,在他们的眼里,她现在所得的一切都是先天绝脉的缘故。

    虽然这样说,但她已经不在乎这些,对于那长老的话,她只是当成耳边风,做好自己就行了。

    “司凌衍!你给我站住!”

    …………。

    “你好,我叫司钏,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这一天,一个与她年龄相仿有几分俊美的男孩子,那男孩主动的跟她打招呼,她没有说话,只是睹了那男孩一眼后便擦肩而过。这些年中,她不再相信“朋友”,朋友,哼!就是一个笑话而已,曾经,她也相信过朋友,她天真的以为“朋友”是可以依赖的,但,她错了,就是她太过相信自己的“朋友”了,导致她付出惨痛的代价,那次,那个“朋友”让她失去了声音。

    那个“朋友”趁她不注意,偷袭了她!虽然她没有死,但她的喉咙受了很重的伤,后来伤好了,但她忘记了自己的声音。

    虽然她不搭理那个司钏,但那个司钏却第二天又来找她,即管那司钏是在热脸贴冷****,但那个司钏依旧不放弃,

    一晃,半年过去,终于,她点点头,她与司钏成了朋友,那司钏话也很多,一天到晚的说个没完,而她最多也就多瞟了那司钏两眼,她与司钏也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虽然如此,但她已经把司钏当成自己的朋友了,当次司钏有麻烦时,她都是第一赶到!与那些比她还强的人交手,战斗!每次都遍体鳞伤!

    手脚都断过!

    她认为这一切都值得的,因为,司钏是她的朋友!

    但是!她错了!她终究还是太天真了!后来她发现,这一切,都是司钏自导自演的!而她也太傻了!一直被利用!!

    在一次外出历练时,她才看清司钏的真面目,原来司钏热脸贴冷****是为了靠近她,而司钏的目的就是杀了她。

    “抱歉!你必须死!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呵!”

    司钏终于露出真正的面目,竟是如此丑陋的,司钏看着重伤鲜血直流的她,冷笑一声,说完,挥动手中的剑,就要剌过来。

    面临着扑来的死亡,她本能地挣扎。但她的左手跟右脚分别被锋利无比的剑剌穿并死死地扎入地面之中。她的挣扎令她的伤口越来越大,鲜血淋漓的,极为煞人。

    “很痛吗?哈哈哈哈……”

    那司钏疯狂的大笑地慢步而来,到了她面前,一脚将她脚上的剑踩得更深。

    “!!!”

    她紧紧的咬着牙,双唇紧紧的闭着,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但她的手指却已经深深的扎入地面,几乎昏死过去!那股生不如死的剧痛!谁能体会呢?

    “叫啊!叫啊!司凌衍!!你怎么不叫!!感觉不到痛吗?!好啊!我让你不叫啊!!给我叫!!”

    没有听到她传出半点痛苦的声音,那司钏更加疯狂了,在那把刺穿她手的剑不断的晃动着。

    “你的这手和这脚!都曾为我断过!谢谢你啊!司凌衍!凌衍!衍儿!哈哈哈哈!”

    那司钏更可恶的发出恶心的笑声,那样亲昵的呼唤。

    她怒目而视,杀意凛然,她一定要杀了这混蛋!

    “哟哟哟,我好怕呀!哈哈哈哈!”

    司凌衍令司钏吓了一跳,之后,不以为然的一笑,旋即,一脚毫不留情地猛踹在她的脖子上:“来啊!!杀我呀!!我就在这里!来啊!哈哈哈哈!!”

    一点红色从她嘴角流了出来。

    “你知道吗!我无时无刻不想得到你!可是你!却,我……,想让你********的!呜呜呜呜呜,哼!不过现在……,哈哈哈哈!我太开心了!”

    那司钏捏着她的下巴仔细下量一番后,起了邪念,但,竟然哭了起来,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跟个泪人似的,不一会儿,又疯狂的大笑起来。

    “不废话了,你就死吧!”

    那司钏抽着泣,旋即,一剑就过去。

    那剑在她眼中快速放大,在她的眼中剌入她的胸口,那把剑,一剑到底,完全不给她留点儿活路。

    她到死都不相信,自己那么相信的司钏,竟然是这样的!虽然她很后悔,但这世间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终于死了!这下,我一定是被重视的培养对象了!”

    司钏还捅了几次才收手,满怀期待着。

    “这脸蛋……真漂亮,啧啧啧啧……,那身材也……”

    说着,那司钏两二下将她身上的衣裙全部褪去,仔细打量着身无寸缕的司凌衍身上的每一寸,看的也看了,不该看的也看了,之后,有些可惜:“……已经不行了,只能饱饱眼福了,如果做的话,应该爽的吧!可惜了可惜了!”

    “真美,真想把她吃了,小美人!”

    那司钏直接躺在司凌衍的一旁,自言自语着,如同一个想要吃人的恶魔一般!

    “试试看…”

    司钏的目光慢慢的向司凌衍那正发育的胸脯瞧去,说完,突然想伸出手,之后又收了回来:“不行!太脏了!”

    说完,司钏将司凌衍丢在深不见底的深渊之中。

    “呜呜呜呜呜,哈哈哈哈……”

    司钏看着被云雾吞噬的司凌衍,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之后,又狂笑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