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第32章 阴谋

作品:笑问苍与天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风里等自由

    姜越将暗门关闭后,看着枯木真人,嘴角上扬。

    “太玄山,你们这是叛出青州修仙界知道吗?”姜越淡淡道。

    “叛?我只知道成王败寇,这天已经变了。”枯木真人沙哑道。

    “你们有什么办法对付明武大帝,幕后又是谁,当然,你不会告诉我。”姜越自言自语道。

    “修仙界已经从根子里烂透了,远比你想象的还要黑暗,太玄山不过是一个小卒,一个弃子。”枯木真人手持黑色幡旗沙哑道。

    “连根拔起就好。”姜越轻声道。

    “杀。”枯木真人不再多言,右手轻轻一挥。

    姜越身后玉骨扇展开,风火雷电轰向周围黑衣人,手中握着一柄长剑。剑长三尺六寸,剑身薄若蝉翼,流光溢彩十分美丽,剑茎长五寸,寒玉材质,精美华贵,当真是寒剑照人心。

    黑衣人修为都不弱,三人结一小阵,十二小阵结一大阵,契合三十六天罡之数,变化威能皆是惊人!

    “成鬼。”枯木真人站在阵法中间,手中幡旗扔向空中,黑雾翻过,化作一高三丈的恐怖厉鬼。

    “噢!”厉鬼嘶吼,身上灵压惊人,竟有一丝涌泉境的气息。

    “雕虫小技,也拿来献丑。”姜越手持月华,浑身剑意凌然,一剑刺出若白驹过隙,剑光璀璨夺目!

    厉鬼伸出左手抵挡,剑气如柱,将厉鬼左手刺出一个大洞。

    “剥皮。”厉鬼往下方狠狠一吸,十二名黑衣人倒地,脸色苍白。

    厉鬼浑身黑雾渐渐褪去,露出皮肤后面的血肉,变成一个血尸,气息更加恐怖。

    “吼。”血尸速度惊人,纵身跳到姜越身前,双手抱拳狠狠向姜越砸去。

    “灭。”姜越神色自若,伸出左手食指轻轻点在血尸身上,一抹朱红印记在他额头出现,他浑身散发着白光,看不清容貌。

    “嗷嗷嗷!”血尸痛苦的跪在地上,血肉遇到白光,就冰雪消融化成粒子。

    “不动明王身,你究竟是谁?”枯木真人惊恐的看着姜越。

    姜越没有回答枯木真人,步步生莲,缓缓走向他。

    “去肉。”枯木真人双手结印,又有十二修士倒地,血尸继续异变,血肉彻底不见,化作一恐怖骷髅。

    “咔咔咔。”骷髅浑身骨架作响,气势暴涨,以它为中心生成了一灵力风暴,这一刻它突破至涌泉境。

    “咔咔咔。”骷髅速度暴增数倍,五指成爪带着幽蓝火焰狠狠抓向姜越。

    姜越浑身笼罩着白光,手持月华神剑,在空中旋转三百六十度,大地龟裂,剑气纵横墓室,墙壁生成无数剑痕,骷髅左手被生生砍落。

    姜越也并不好受,他毕竟是蕴灵境,而且还只是后期境界,这剑招威能惊人,消耗也很大,他体内灵海瞬间下降了三分之一。

    “咔咔咔。”骷髅并不在意断手。右手彻底燃起幽蓝火焰,直接拍在姜越身上。

    “咳咳。”姜越用月华神剑抵挡,身上白光晃动,他倒退几十米才止住脚步,地上滴落着几滴血迹。

    “咔咔咔。”骷髅乘胜追击,浑身燃起幽蓝火焰,速度再次暴增,只能看见一道蓝色火焰冲向姜越。

    “封。”姜越浑身白光更盛,双手缓缓合十,骷髅身体出现,仿佛被莫名力量挤压,浑身吱呀作响,蓝色火焰熄灭,骨架碎裂。

    “黔驴技穷,我看你接下来怎么接招,化骨。”枯木真人沙哑的声音传来,最后十二名修士倒地。

    “咔咔咔。”骷髅浑身燃烧幽蓝火焰,开始消散,随着它的燃烧枯木真人的气势越来越强。

    姜越心中叫苦,他本是偷偷离家,经过青州想起家中长辈曾经提起过这,见猎心喜想凑凑热闹,身上就带了一把月华神剑和平时用作装饰玉骨扇。要是在家,像这种货色,他随便拿出一件威能强大的法宝或者符箓就解决了,哪里会这般狼狈。

    “涌泉境,多么美妙的感觉。”枯木真人伸展身体,适应这久违的境界。

    “木杀。”枯木真人双手按在地上,数十道树根从他周围窜出,狠狠扎向姜越。

    姜越手持月华神剑,剑气如柱疯狂斩断树根,但是这树根仿佛有无穷的生命力,不断生成新的枝干。

    姜越心如明镜,知道继续这样自己迟早会被耗死,他将月华插进地里,凌然剑意肆虐,将树枝全部搅碎。

    “斩。”姜越轻声道,双手握住月华剑柄,缓缓上挑,剑气如龙,整个墓室都在不停的震动,一道两丈深的裂缝一直蔓延到枯木真人面前。

    “轰!”巨响声传来,灰尘消散,一个树根组成的巨大圆球出现。

    “噗。”树球裂开一个巨大的口子,枯木真人踉跄走出,胸口有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往外淌血。

    姜越面色苍白,露出不甘之色,这一剑用去了他全部的灵力,还是没能将枯木真人斩杀。

    “噗哈哈哈,真是后生可畏,蕴灵境杀涌泉境,还真有这样的天骄。”枯木真人沙哑道。

    “你输了。”姜越掏出一个琉璃瓶,从里面倒出一粒金色丹药吞下,一瞬间他的精气神就恢复鼎盛。

    “是啊,我输了,但是又能改变什么呢?”枯木真人身后窜出一道红色藤蔓,狠狠插入他的胸膛。

    地上躺着的黑衣人胸口都插进红色藤蔓,红色藤蔓不停的律动,几息时间黑衣人就化作一具具干尸。

    “何必如此卖命。”姜越脸色微变,看着枯木真人不解道。

    “都是命。”枯木真人神色淡然,他生命力最强,能撑上一阵。

    “哪有什么命?”姜越手持月华,一道剑气射出。

    “婉儿。”枯木真人只剩眼白的眼睛流出眼泪,他想起了那一头青丝,要是可以重来,他才不要什么修仙路,只想与她青丝变白发。

    枯木真人头颅飞起,缓缓落在地上,红色藤蔓仿佛吃饱了一般缓缓爬向那中央青铜棺椁。

    “咯咔咔。”青铜椁身被红色藤蔓推开,里面放着一具黑木棺材。

    红色藤蔓缓缓缠绕在黑木棺材上,越来越多的红色藤蔓窜出,将青铜椁身围城一个巨大的圆球。

    “咚咚咚。”红色藤蔓组成的圆球不停的律动,巨大的心跳声传来。

    “死了这么久,你还要诈尸。”姜越苦笑着看向红色圆球。

    “咔。”心跳声戛然而止,突然出现了一道开门声。

    红色藤蔓仿佛失去了全部生命力,慢慢变成干黄色。

    一双骨瘦如柴的双手撕开干枯的藤蔓,一个身穿古服的中年男修走出,随着他的出现,这方天地的灵气都有些凝滞,哪怕死去万载,天人气机仍存。

    天人骨瘦如柴,双眼深凹,头发枯黄,更诡异的是他上身衣服破烂,心脏处塞着一颗红色有些透明的蛋。

    姜越不寒而栗,那红蛋以天人身躯为暖床,用万灵生命做养料,这般诡异血腥,是想孕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