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八震十四章 再战张震山

    面对这火焰翻腾,直刺而来的一枪,张震山眼中异色一闪,前冲的身形骤然一顿,接着冰行步使出,身子向左侧划开,避过了这威势极盛的一枪。

    张震山双掌寒气环绕,那一双本来被白云飞破坏的冰丝拳套,竟然已经被修好,只见他身子微微向前一倾,毫无征兆地滑行而上,瞬间便欺近了白云飞身前,双掌推出,一取面门,一取小腹!

    脚下一蹬,白云飞在向后跃起的同时回枪横举,挡住了上方一掌,右脚踢出,与下方的一掌相碰,借着反震之力向后一翻,身子还未落地,已经挥枪再次刺出。

    张震山本欲追击,但被这一枪所阻,只得再次横移开去,再想前冲时,却见白云飞已经回身落地,枪势不改,仍然直刺而来!仰身躲过这一枪,同时右掌挥出,拍在枪身之上,将火尖枪拍得向旁荡去,然后右脚后踏半步,稳住身形,屈指成爪,向着白云飞持枪的右手抓去。

    白云飞脚下一错,向着右侧偏去,同时右臂顺势向旁一甩,躲开了张震山的一抓,脚步连踏,几个细微的移动间,身子已然旋转一圈,火尖枪挥了一圈,反手扫向对方腰际。

    虽早已知道对方身法灵巧,但张震山却没料到此时比之当初更甚太多,躲闪已然不及,只得微一侧身,然后双臂交叠,硬接这一击。

    “砰”枪身扫在手臂之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张震山向后急退,只觉手臂好似被一根烧红的烙铁抽中一般,其上竟然显出了一丝焦痕。

    体内冰系元力运转,抵消了那一丝灼热之力,身形刚一站稳,热浪便再次扑面而来,白云飞丝毫不停,疾攻而上!

    枪影翻飞,掌影重叠,砰砰之声不断,热浪与寒气交错铺散,脚下的地面被两人踏得坑洼一片。

    看着场中缠斗不休,似乎不分上下的两人,双方众人的表情都颇为凝重。于非与柳程都是眉头皱起,视线随着场中两人不断移动,他们没想到白云飞的攻势居然如此猛烈,而且看情况,张震山居然防多攻少!

    严息隐藏在黑袍之下的双眼精光闪烁,看着白云飞的一举一动,若有所思:“这真的是由魂技强行提升的实力吗?攻击流畅,而且竟没有丝毫反噬的现象,他的身法,以及挥出的拳劲,分明就是极强的魂技!他到底有什么身份……而且那柄长枪,据于非所说,应该是地阶下品,可是……”

    就在此时,场中两人一个交错之下,皆是挥出左臂,一拳一掌,几乎同时击中对方,然后同时向后急退,但白云飞在退出两步之后,居然先一步稳住了身形,然后脚下一踏,竟毫不停歇,再次挥枪直刺!

    张震山心中骇然,知道一定又是因为那金丝魂甲,否则对方绝对不可能只受如此微弱的影响,足足比自己先了两步稳住退势。此时他已经退到了一颗柳树之前,卸掉了白云飞的一拳之力,但那火焰环绕的枪尖,也已经刺至眼前!

    无奈之下,只得再次只作防守,身子后仰,同时脚下连踏,向着左后方斜退而出。

    火尖枪擦着张震山的肩膀,毫无阻碍地没入了他身后的那一刻大腿粗细的柳树树干之内。

    张震山双眼一亮,对方枪尖刺入树干,回抽必然多耗一瞬,正欲止住退势,借这一丝机会抢回主攻,但在他念头刚起的瞬间,却是陡然间心中一惊!因为,他看到了白云飞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喜色!

    “遭!是那……”

    “轰!!”

    张震山眼中骇然之色刚起,念头未完,便被一声惊天巨响打断!

    火尖枪附加效果,火焰爆炸,触发!

    红芒从树干中溢出,然后在下一瞬破碎,轰鸣惊天,没有木屑飞出,因为枪尖周围的树干,在碎裂的瞬间便已被焚为飞灰,而顶端的一截树冠,直接抛飞而出,落到了数百米远的寒冰宗人群之中,引起一阵慌乱。

    轰鸣响起,火光溢出的瞬间,张震山便毫不犹豫地疯狂退后,冰行步几乎发挥到极致,但却仍然快不过那扑面而来的灼热劲浪!张震山向后急退的同时,双臂交叉挡在头前,气浪扑来,如同一把把灼热的刀片划过一般,让他感觉呼吸都有一瞬间的迟滞,不过其飞退的身形,倒是在这气浪的推动下,更加快了一分。

    “光是爆炸产生的气浪已至如斯,若是被其刺中而炸开……”这个念头光是从脑中闪过,张震山便已经冷汗直冒,甚至连背脊都已经湿透。

    这一次的火焰爆炸,威力超出以前太多,甚至连白云飞自己,都有一瞬间的愣神。看到张震山狼狈后退,白云飞眼神一闪,脚下一蹬,便斜射而出,右手一松,火尖枪落入左手,接着枪身一转,在腰上一绕,右手接回,然后顺势一枪刺出!

    面对再次袭来的长枪,张震山脸色骇然,他现在对这火尖枪的忌惮,已经超乎之前数倍,魂力全部灌注双腿,身形再次暴退,险险避过了这一刺,却因为情急之下的加速而失去了一丝平衡。白云飞前冲中脚下一错,旋身一转,借着这旋身之力,火尖枪横扫而出,一枪抽在张震山腰际,使他向左退去。

    腰间传来的剧痛,让张震山几乎忍不住要喷出一口鲜血,刚压下这一击的冲击之力,白云飞的攻击便又接踵而至!

    两人再次陷入了缠斗中,只是和之前不同的是,此时的张震山,反击越来越少,几乎完全陷入了被动防守之中!

    战圈之外,严息眉头微皱,看着场中的白云飞,或者说是盯着白云飞手中的火尖枪,之前在火焰爆炸触发之时,严息的眼中便有惊异之色闪过,此时越看,他眼中的异色便越浓,同时也夹杂着深深的疑惑。

    “没错了,地阶上品魂器!可是,那于非明明说是地阶下品,难道他骗我?应该不是,他不可能愚蠢到这个地步……也就是说,之前这长枪的确是下品,可如今……”突然,严息眼神猛的一亮,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可能的事一般,居然首次露出了震惊之色,“是因为刚才的进阶?!只有这一个可能,那么也就是说……本源之火淬炼!炼器宗!!”

    严息眼神不断闪烁,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推测无误:“是了,只有这一种可能!只有炼器宗的人,才会在进阶魂灵之时,不惜减少本源火种的凝聚,来淬炼专属魂器!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炼器宗的内门弟子!”

    “那于非真是瞎了狗眼!居然还口口声声说这人没有背景!之前只不过是魂士境界,竟然就拥有如此强力的魂器以及魂技,又知晓本源之火淬炼魂器的秘法,此人在炼器宗的地位……定然不低!”严息眉头微皱,心念急转,“虽然不知他为何沦落到被这小小的寒冰宗追杀,而却无宗派之人相助,但是,最好还是不要与他有所冲突……宗派的大计容不得半点闪失,我只为收服小宗派而被派出,现在万不能得罪炼器宗……”

    严息心中暗自思索,场中的战斗却又有了变化。

    一招错,先机尽失;一招先,则势如破竹!

    张震山面色凝重,严防死守,而白云飞却一脸兴奋,打得畅快淋漓!想当初,在对方状态不佳时,尚且只能费尽心机逃命,此时一战,却尽占上风!

    在数十回合的交战中,张震山的左臂和左腰,皆被火尖枪划破了两道血口,但是却都没有触发爆炸效果,饶是如此,在两次被枪尖刺中之时,张震山都有一种死亡擦肩而过的错觉。

    本以为会很容易取胜的战斗,到如今却是被对手压制地只能狼狈防守,张震山的脸色越打越难看,眼中的怒火与怨恨也越来越浓……终于,在再一次躲闪不及被对方一枪扫中左肩时,张震山眼中的怒怨化为了疯狂。

    他是堂堂张家家主,寒冰宗长老!如今却被一个前几天还只能被自己追杀逃窜的小辈死死压制,而且这人,是杀了他儿子,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凶手!

    “小子,不要太得意忘形了!我要你给我儿子偿命!”张震山眼神疯狂,面对刺来的一枪,居然不再躲闪,而是抬起左手,一把抓在了枪尖之上!他手上的冰丝拳套根本抵挡不住火尖枪的锋锐,鲜血顺着手掌流出,甚至如同赤手抓在烧红的烙铁上一般,发出轻微的‘滋滋’声,但他全然不顾,握住枪尖向旁一推,然后猛地向后一拉,同时脚下一滑,直接欺近白云飞身前,右掌寒气环绕,狠狠一掌印在了他的胸口!

    张震山的疯狂举动完全出乎了白云飞的预料,而且这一次火尖枪刺中对方,也没有触发爆炸效果,一瞬间的惊愕,让白云飞结结实实的中了对方一记寒冰掌,向后抛飞而去。

    张震山左手仍旧死死抓住枪尖不放,脚下一蹬,竟然丝毫不慢地追上了飞退的白云飞,又是一掌轰向白云飞腹部!

    白云飞体内气血翻涌,在对手这一掌击来之时,他眼中也闪过一抹狠色,竟不做任何防御,而是飞起一脚直接踢向对方握住枪尖的左手。

    “砰!”小腹再次中掌,而对方的左手也在他一踢之下松开,但张震山却全然不顾血肉模糊的左手,向着落地急退的白云飞,发动了第三次攻击!

    连中两次寒冰掌,白云飞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几欲喷出,看着再次欺近身前的张震山,火尖枪已然施展不开,手臂微微一抖,火尖枪消失,右拳一握,瞬间回挡在胸前,张震山的第三掌,轰在了红芒闪烁的护臂之上。

    这次白云飞只是微微一震,好似没受丝毫伤害,不过还未来得及稳住身形,张震山疯狂的攻击便再次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