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89章 羊入虎口

作品:狂刀烈马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永志

    面对劈头而来的钢刀,都无术已无处可躲,只得两眼一闭坐等受死!

    烈马挥刀即将劈下的一刹那,心生一念:‘杀他容易,逃脱赌场难,不如放其一马,也给自己留条后路,逼他认输即可。’刀锋即将劈到都无术头颅的瞬间,刀锋突然一转。

    “咣当一声!”刀身侧面重重的拍了都无术头顶一下。

    “唉哟!”

    都无术疼的大叫一声,睁开双眼发觉自己还活着,随即由悲转喜,再一看又由喜转悲,为何变化如此之快呢?悲转喜是因为刀锋并未劈下,只是刀身侧面拍了一下脑袋而已,因此捡回了一条性命当然值得一喜;为何都无术又喜而转悲呢?因为,他虽捡回了一条小命,可断魂刀仍然架于脖子之上,小命依旧攥于别人之手,故而喜极又转悲。

    “少侠,饶命?饶命呀?”

    此时,都无术再无当初的威风,在性命与面子之间,他果断的选择了性命。

    一时之间,风云突变,赌场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烈马已把断魂刀架在了都无术的项脖之上。赌场内众人一片哗然,酒楼打手虽多却无人敢轻举妄动,只是一拥而上把烈马、紫龙团团围住,却又不敢轻易动手,生怕弄丢了都无术的性命。

    烈马与酒楼打手已成剑拔弩张之势,赌场内观看热闹的无聊客们见双方真动起刀子来,都怕血溅到自己身上。呼啦啦,一阵风似的跑了个精光,赌场内只剩下酒楼打手与烈马、紫龙两帮人。

    此刻,贾春风到哪儿去了,为何不出手帮忙?贾春风呀,早跑了。烈马一动刀子,他便偷偷混迹于赌徒中间一块溜了,贾春风与烈马、紫龙不过是酒肉朋友而已,自然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保住自家小命要紧,哪儿还愿管酒肉朋友的死活?

    虽少了一个贾春风也不打紧,烈马、紫龙两人此时已控制了赌场内的局面,先擒住了赌场头目都无术。别看酒楼人多势众,已经把烈马、紫龙团团围于中央,可谁也不敢轻易动手。因为,烈马擒住了都无术,便可有恃无恐,他大声质问都无术道:“你可认输?”

    “认输,认输!”都无术满口认输。

    “你可服气?”

    “服气,服气!”

    “先让赌场内的打手退开,再把输我的银票拿来,便可放你?”烈马继续追逼都无术道。

    此时,都无术早已吓的魂不附体,哪儿还有勇气来反驳,烈马所提要求他只得一一点头应允,赌场打手们见头目被擒,也无奈的退开数丈距离。美女荷官也匆忙去前台银柜,取出银票放于盘中送至烈马眼前。

    烈马瞄了一眼盘子里放着厚厚一沓银票,谁会没有贪欲之心呢?自然都是想多拿些,可做人的操守准则却再次占了上风,烈马只取了两张面额一百两的银票即可。

    “当当两声!”赌场内再次响起两声清楚的拍击声。

    烈马再次用刀身侧面拍了都无术脑袋两下,义正言辞道:“我只拿回属于自己的两百两银票,其余分文未取。”

    “少侠,果然有大侠风范,在下佩服!呃,少侠,可否先该放了,呃,在下?”都无术低声哀求烈马道。

    “嘿嘿!”

    面对都无术的求情,烈马冷笑道:“你当我傻呀?放你了,岂不是纵虎归山,这么多人把我们围住,我与师弟岂能脱身,废话少说,起来,送我们出酒楼后,再放你不迟?”话一说完,烈马便用刀面拍了拍都无术的脑袋,让其站在前面。烈马继续把刀架在都无术的脖子上,押着他往赌场外走,并回头叮嘱紫龙道:“师弟小心断后?”紫龙手持宝剑与烈马背靠背防卫身后,闻听师兄之言,坚定的回答道:“师兄,放心吧!后面交给我了!”

    烈马押着都无术在前,紫龙手持宝剑断后,三人缓慢穿过手持棍棒刀仓的酒楼打手之间,酒楼打手虽有数十人之众却无人敢动手,三人便顺利走到赌场门口,却被一人拦住去路。

    此人年纪三十来岁,面色红润醉眼惺忪,浑厚的下巴长着一把黝黑浓密的山羊胡须,双手捧着一个大酒葫芦横坐在赌场大门的门槛之上喝酒,挡住了烈马等人的去路。

    “酒鬼,快躲开,让我貌铸去?”烈马厉声呵斥道。

    “噗嗤!”

    闻听‘酒鬼’二字,拦在赌场门口之人没能忍住将喝入口中之酒喷洒了一地,然后抹去嘴边残滴,笑呵呵道:“小子,酒鬼二字,俺还当不起!在下桃花镇四怪之一,玖莫让。乃桃花庵酒楼内一名酿酒卖酒的小小酒头而已,岂敢冒领‘酒鬼’之大名呀?”

    “管你酒鬼、酒虫,让开道路,否则先杀了赌鬼!”烈马把手中明晃晃的刀,往都无术脖子前一晃,厉声威胁道。

    话音未落,玖莫让尚且未回话,都无术却插嘴道:“呃,少侠,在下也当不起‘赌鬼’二字?”烈马没想到阶下囚也敢跳出来抬杠,气的用左手使劲拍了他的脑袋一下,骂道:“住嘴,再说一刀割断你喉咙。”都无术瞬间耷拉脑袋不敢再言。

    “呵呵,少侠,何必言杀呀?杀了四弟,你也休想走出桃花庵酒楼?不如放了四弟,‘酒虫’保你无事,如何?”玖莫让态度十分诚恳,话说完之后便捧起酒葫芦‘咕噜噜’的又喝起了酒来。

    此话虽诚恳,可烈马与紫龙孤身落入险地,怎能不仔细多想想:‘此人话语诚恳面色淡定,不像是说假话,可江湖险恶人心叵测,我与师弟身处险境,不得不防呀?还是把筹码牢牢攥在自己手中稳妥些,嗯!不可以身犯险!’烈马思量片刻,决定不接受劝告,冲着玖莫让大喊道:“酒虫,立刻让开,否则先杀了他,再与你们决一死战,大不了一起死?”

    烈马讲完话便用刀顶住都无术的脑袋,向赌场大门硬闯。玖莫让虽不情愿可仍不敢贸然出手,毕竟四弟还在别人刀口下,故而只得无奈的缩起身子斜靠在门柱边,任其三人跨过赌场门槛,向楼梯口缓缓走去。

    烈马、紫龙踏出了赌场大门,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心心念念便是赶快离开桃花庵酒楼。因而,烈马加快步伐押着都无术走向二楼楼梯口。

    三人刚到楼梯口,身后忽然传来女人呼救之声!

    “救命呀!救命呀!”

    烈马猛然回头看见一位衣衫不整、浓妆艳抹的女子,神色惊恐的呼喊着从三楼楼梯上,慌乱的奔跑而下,因速度太快猝不及防,女子一头便扎进烈马怀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