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书快小说!

书快小说

第一在五六章 好戏还在后面呢

作品:獒唐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苍山月

    “隔壁老王”!!翻你牌了哈。

    首先,女主就叫秦妙娘,不是称谓“妙娘”。

    什么巧娘、春娘、怜娘之类的,是唐宋的起名习惯,就像咱们父辈很多都叫建军、建国一样。

    其实,原本在开书之前,设定是叫“秦妙妙”的。

    可是细一琢磨有点土,而且我这个人比较懒,设定叫“妙妙”,可是按大唐的称呼习惯,还是得叫“妙娘”。

    来回来去的,你们容易迷糊,我解释起来也麻烦,干脆直接就叫“妙娘”了。

    ......

    ————————

    妙衣坊的老绣娘也是奇了怪了,就这么一中午的工夫,店里来了好几波客人,进门就问秦家娘子的衣袍是不是妙衣坊做的。

    当然是了啊!

    老绣娘心说,那就是我家主女,不穿我妙衣坊的衣裳穿谁家的?

    结果客人一听,立马就要订做。

    这当然好了,妙衣坊生意本来就不好,有人进门不问价就要做衣裳,老绣娘自然求之不得。

    可是,做衣服总得有个“样儿”吧?

    等老绣娘把妙衣坊能做的襦裙女装样衣都拿出来,客人不乐意了。

    “你这老妇端是滑溜,怎还观人售物?是怕咱给不起大钱不成?”

    “尽拿些老样子的便宜货唬弄于我!”

    “......”

    得,客人以为这老绣娘许是看她一身衣物平常,拿些廉价的样式唬弄她呢。

    可绣娘也是冤得很啊,这可是本店最拿手、最流行的款式了啊!

    指着样衣苦声道:“客官莫急,且先看看这料子,可是扬州运道而......”

    “行了行了!”

    那女客官极不耐烦,看都不看样衣一眼。

    这襦裙要是放在以前,还勉强说得过去,起码料子不错。

    可是,有秦妙娘那一身好皮在那一比,眼前这简直就是给村妇穿的好不好?

    “我就要秦家小娘现在穿的那种。”

    老绣娘茫然发问,“哪种啊?”

    “就是那件,黑白挑绣的男装啊!?”

    “啊?”

    老绣娘好好想了想,心说,坏了!主女可是没在铺子里定过黑白挑绣的衣裳,想来应该是从别处买来的样式。

    心中一苦,别家的衣裙她又没看过样子,肯定做不出来,这生意怕是就黄了。

    可是嘴上又不能说不是咱们做的,只得缓声道:“好叫客官知道,你说的那件,老身却是记不起什么时候做过。”

    “要不,客官再看看别的?”

    “哎呀!”那客妇很是不耐烦,“我看也没什么难的嘛,怎就记不起来了?就是黑色的男装,胸前还绣了一幅白竹那件!”

    “对了,那绅带也好是特别,有两枝牡丹。”

    “哦!!!”

    这么一说,绣娘哪里还不知道?这不就是早上吴九郎才拿走的那件黑袍子吗?原来是给自家主女穿的啊!

    立时来了精神,“客官说的是那一件啊?会,老身会做的!”

    “如此甚好,我就要那件。”

    绣娘大乐,那件袍子用料都是最好的,还有诸多绣工,价钱可不低啊。

    眼珠一转,心说,既然客人喜欢那件黑的,那另一件蓝的呢?

    试探道:“客官只要那件黑的?”

    “哦?”女客一听,这意思还有别的样式,“还有?”

    “有的!”老绣娘殷勤道:“还有一件淡蓝样式,依老身看啊......”

    “怎样?”

    “比那件黑的更鲜亮,更好看。”

    “那就一样来一件。”

    得,就这样儿,老绣娘只一个中午的工夫,就把黑蓝两个样式各定出去六七套。

    这老绣娘也是奸商本性,见买的人多了,就开始私自加价了。

    本来加上人工,一套衣袍也就两贯上下的成本,结果两贯五、三贯、四贯......

    五贯!

    就算到了五贯钱一套,也依旧有人肯花钱。

    这个价格,已经相当于京城里最有名的大铺子出售的最上成的衣裙了。

    可想而知,大唐的女人为了美,到底有多败家吧!

    唯独苦了秦妙娘,两套新衣还没穿全呢,就成了“大众款”。

    而那老绣娘也是感慨不己,心说,这吴九郎端是厉害,只让妙娘穿上在城里走了一趟,就挣来这么多钱,不愧是秦老爷相中的女婿啊!

    她却忘了,早上吴宁来拿衣服的时候,她还暗骂这是个“死变态呢!”

    更不知道,吴宁这才刚开始,让自己媳妇倾情代言只是第一步。

    样品试做已经有了,初步验证也完成了,市场反馈更是成功,连试运营都异常火爆。

    那下一步,就应该是加强广告投入了吧?

    这贱人,还有更大的阴谋在后面等着呢。

    ......

    ————————————

    “衣物多带些,听说巴蜀酷热,到时少不得要勤换的。”

    “是。”

    “香熏也多拿一点,吴家那几个小子没出过门,怕是想不到夜里防蚊。”

    “是。”

    “去趟庐陵王府,让下人给重润和裹儿备两套厚实衣物。孩子小,受不得凉。”

    ......

    此时,吴家小院里,太平公主殿下正指点着宫人侍女打点行装。

    在外人眼里,现在的太平哪有一点公主的做派,俨然像个知心大姐,巨细无遗。

    宫人们正忙活着,见院外有人要进来,不由笑着对太平公主禀报。

    “殿下,吴小郎君回来了。”

    太平听罢,脸色一板,“回来做甚?一点忙都帮......”

    话说一半,正好抬眼看见跟在吴宁他边的秦妙娘,“妹妹这身装扮?”

    秦妙娘急走两步,“见过殿下。”

    见了礼,没了约束,平时因为吴宁的关系,秦妙娘与太平可是亲近的很。

    贴到太平公主面前,转了个圈:“姐姐快看,好看吗?“

    “好看。”

    太平托着秦妙娘的手臂,也好好地打量了一番。

    确实好看,还从来没见过这个样式的女装。

    好吧,其实太平也说不上是男装还是女装,女装的裁剪配饰,男装的样式。

    玩笑道:“哪里做的?怎不叫上本宫?”

    言下之意,妙娘自私了啊,有这么好的裁剪居然不想着我。

    可是秦妙娘那傻丫头哪听得出来?就算原本能听出来,也早就高兴过头,什么都忘了。

    脱口而出,“宁哥专门给我做的呢!”

    “宁哥?”

    太平公主瞪着杏眼,半天才反应过来。

    啪嗒,把秦妙娘的手臂一甩,“本宫累了,回房去了。”

    “啊?”

    秦妙娘心说,原本好好的,怎么了这是?

    “姐姐怎么了?不舒服吗?”

    “很、不、舒、服!”

    太平公主这个气啊,倒不是生秦妙娘的气,她是气吴宁这个贱人。

    这个小没良心的,真是有了娇娘忘了姐哈。

    这还没过门儿呢,有东西就都给媳妇了,也不想着我这个当姐姐的。

    正看见宫人在收拾衣物,更是来气。

    “还收拾什么!?不去了,把这些破烂都给本宫扔了!!”

    “......”

    一院子人都怔在那儿,暗暗吐槽:女人啊,这个嫉妒之心可是能吃人的呢!

    ......

    “嘿嘿嘿嘿!”

    秦妙娘看不出来,吴老九怎么看不出来?

    先是偷偷地给秦妙娘竖了个大拇指,干的漂亮!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然后一脸贱笑地贴了上去,手里还捧着两件雪白的衣袍。

    “我的公主殿下啊,好端端的发什么脾气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