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书快小说!

书快小说

第278章

作品:倾城凰医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千千佳人

    “灵魂转移?”顾谨惊讶地问道。

    “何为灵魂转移?”顾谨还是处于震惊状态,实在是静玄大师说的这个事情,是顾谨前所未闻的,这接受起来,还是有一定的认知困难。

    “这书上记载,灵魂转移,就是把一抹灵魂转移到适合它的肉体上,达到重生的目的,”静玄大师解释道。

    “重生,重生。”顾谨有些失神,自顾地呢喃到。

    顾谨的思绪真的好凌乱,若是这个记载是真的,那虞希宁到底是谁,这夺命凤星难道是真的?

    “敢问大师,这封印可以解除吗?若是解除了,里面的灵魂会去哪里?而另一个灵魂又该如何呢?”顾谨担忧地问道。

    “这,”静玄大师翻阅了一下那个书籍,“书上并无记载,想来,也是得有一定的机缘才可以解开吧。”静玄大师也不知道,他是修佛法的,对于仙道这些东西,完全是处于个人爱好,只是略懂皮毛而已。

    “今天麻烦大师了,”顾谨站起身来告辞,“今天的事情,希望大师替我保密。”

    “小友放心,老衲一定不会对外人讲。”静玄大师送走顾谨,又坐回桌子前,仔细地研读起来那本《东瀛物华录》。

    顾谨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客栈,这灵魂转移之事实在是太玄幻了,若是真的是灵魂转移了,那以前的虞希宁就在那玉佩里面吗?

    顾谨看了看手里的玉佩,忽然觉得这个东西非常可怕,顾谨一把把玉佩掷了出去,没想到,玉佩没有碎,在地上滚了两圈,停在了那里,周身翻着温润的光泽。

    顾谨想了想,还是把那玉佩给捡了回来,到底是虞希宁留下的东西,顾谨舍不得丢掉。

    夜里,顾谨为了一探究竟,故意把玉佩放在了枕边,果然,当顾谨睡熟了之后,又来到了那个地方。

    “喂,你还在吗?”顾谨这次没有见到人,便大声喊了起来。

    “你怎么又来了?不是不想见到我吗?”

    “你出来,我有话问你。”顾谨大声说道。

    “问我什么?你都把我给丢出去了,还来问我问题,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那个声音有些微怒。

    “我问你,你到底是何人?”

    “我?”那个声音轻嗤一声,“你们都问我,我是谁,问得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面对着对方的答非所问,顾谨着急的握紧了拳头。

    “若是我说,我是虞希宁,你信吗?”那个声音悠悠响起。

    “你胡说,希宁她好好的,你怎么能是她?”顾谨喊到,声音有些微微发抖,他不敢相信。

    “你看,你都不信,那还来问我做什么?”那个声音自嘲地说道,“我知道你们都不信,就连我自己也不信。”

    “可是,不信也得信呐,我努力了十年的事情,被她一个游魂一下子给完成了,真是可笑至极。”忽然,一个清晰地人脸出现在顾谨面前。

    顾谨被吓得后退了一步,“你看,你是怕我的。”

    “你真的是虞希宁?”顾谨壮着胆子问道。

    “不然呢?你还记得那年的桂花糕,木槿树下的小船,寿康宫的荷花吗?”一个完整的人形出现在了顾谨面前,“谨哥哥,是不是那个女人从来没有这样喊过你?”一只虚幻的手抚上了顾谨的脸颊。

    “你知道这些?”顾谨有些吃惊,这些,都是小时候,瑾贵妃还得宠的时候,虞希宁进宫探望太后,和顾谨一起玩的经历,顾谨以为,虞希宁是失忆忘了,没想到是这样。

    “我怎么不记得?这些,都是我陪着谨哥哥一起做的,后来,瑾娘娘去了之后,我还去探望过谨哥哥,你还记得吗?”那个幻影继续说道。

    “那,你后来怎么不进宫了?”顾谨继续问道。

    “后来,我不是来对这里了嘛,出不去了,自然不能去看你了。”那个幻影继续说道,“母亲去世了,我莫名其妙地来了这里,我在这里待了快十三年了,我努力了好久,就是出不去,两年前,我的身体居然被别人给抢占了,我便只能继续呆在这里了。”顾谨看着那人,那人的眼角好像有晶莹的眼泪流下来。

    “那人,可是现在的宁儿?”顾谨问道。

    “可不是,她成了谨哥哥的妻子了,我却依旧被困在这里,她抢了我的东西,居然还活得这么潇洒,谨哥哥,希宁好生气啊!”

    “我该如何救你出去?”顾谨对小时候的虞希宁还是有几分感情的,不过,那是兄妹之情,至于对现在的虞希宁,顾谨是真的爱她,是那种刻进骨子里的爱。

    “这好办,只要谨哥哥杀了现在的虞希宁,再把这玉佩打碎,我应当就能出去了。”虞希宁兴奋地说道。

    听到这个方法,顾谨的眉头皱了起来,“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这不是最简单的办法吗?”虞希宁难以置信地问道。

    “不行,宁儿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不能让她去死。”顾谨摇摇头,他不能这么做。

    “谨哥哥,那个可是我的身体,你帮我拿回她不好吗?那个异生魂,以前都不知道是谁,凭什么住在我的身体里,享受着你的爱?”虞希宁厉声质问着顾谨。

    “我爱她,就算她是异生魂,我顾谨也爱她,我不能让人伤害她。”顾谨言辞决绝。

    “那我呢?我怎么办?我都在这里被关了十三年了,为什么不让我出去?”虞希宁质问道。

    “希宁,你先别生气,既然你的灵魂从肉体里面分离出来都没事,那是不是再给你找一个肉体也可以呢?”顾谨想要稳住虞希宁的情绪。

    “找一个肉体?”虞希宁难以置信地问道,“为什么不让我用我自己的?那本来就是我的肉体,凭什么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