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三百二十二章:万籁天渎

作品:万维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皇尘

    “呼……”

    肖一搏感觉他这一拳就像打在棉花上一样,蓄势的气力瞬间被卸,那老者轻飘飘的一挥,却阻挡了他全力的一击。

    老者轻描淡写的化解了肖一搏的攻势,随即挥出另一只手,径直向肖一搏拍去,看似速度极慢,但转瞬之间,已近在咫尺。

    肖一搏大吃一惊,连忙挥手去挡,用上了体内可调用的大部分斗气,淡红色的光辉几乎凝成实质,径直向这老者手臂拍去。

    又是一声轻响,肖一搏一拳凌空拍在这老者手臂之上,只感觉自己气力瞬间全被卸去,自己仓促之间的一拳已然没了威势,但那老者拍过来的手掌却还是慢悠悠的向自己攻来。

    心中惊骇,肖一搏连忙借势在空中一转,踏地的瞬间急速向后退去,回到宁乙身边,大口的喘着粗气。

    方才电光火石之间,自己几乎用尽全力出了三招,竟全被这老者轻描淡写的化去,此刻再看这老者,好似没有一点消耗,仍旧面无表情,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肖一搏喘着粗气,他毕竟只有武者高级修为,比对面老者低了不止一个级别,这样的战斗,几乎没有胜利的可能。三招过去,他消耗已然过半,但敌方几乎没有任何消耗,这才只是一个老者出手,另外两名老者,还依旧安静的站在原地,没有一点要出手的意思。

    平台一端的七名军士见此情形,均都目瞪口呆,要知道肖一搏的实力在整个东王府都算的上是首屈一指的,别看他只有武者高级修为,但真打起来,一般的武师都不是他的对手。但他的攻击却被这老者轻描淡写的化去,孰强孰弱,立见分晓。

    方才在几人心中浓浓的战意瞬间熄灭了许多,再看向这四人的时候,几人心中升起了一丝恐惧之情。

    实力相差太多了,哪怕他们七个一同上前,也万万不是其中一人对手。若这么贸然冲上去,几乎就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肖一搏此刻眉头紧皱,心中惊骇。和这老者对了三招,他已然明白自己和对方的差距,现在别说将这几人留住,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问题。

    肖一搏不由的回头看了一眼宁乙,宁乙此刻仍在不停的刻画符咒,众多的符咒密密麻麻,已然爬满了他两条手臂,正在向他的脖颈处爬去。密密麻麻的咒印,挡住了他的皮肤,他整个人看起来,透着一丝诡异的恐怖气息。

    宁乙看向肖一搏,眼中战意卓卓,一言不发。肖一搏冲宁乙轻轻点头,再次看向面前的四人。

    他心中有些纳闷,这几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明有轻易破解阵法的方法,却不去破解,任由他们将其困在这光幕之中。拥有足够灭杀他们两人的实力,自己都动手了,但现在这几人还是站在原地,一点都没有要主动动手的意图。方才许风说要请一人回去,自己明明已将皇宇辰送出了光幕,这许风不分人去找皇宇辰,却一脸笑意的站在此处,到底是何原因?

    心中狐疑,肖一搏暗暗运转斗气,补充方才消耗,但却并不再主动出手,他想看看对方到底是和意图。

    此刻,许风从面前老者身后踱步出来,冲肖一搏一笑,轻声道:“肖城主,你好大的火气啊。”

    “别说这些没用的,到底要做什么,赶紧做便是。”肖一搏现在根本就不想和许风废话,但却不得不答话,自己根本就没有制衡几人的能力,现在只能拖延时间,等待宁乙完成秘术,方才有一战之力。

    许风闻言,立刻露出一个困惑的表情,有些不大情愿的看向肖一搏,道:“肖城主,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您一直拖延时间,好让宁军师施展秘术,我这不是在给您时间嘛。现在倒问起我来了。”

    看着许风那一脸无奈加困惑的表情,肖一搏恨不能现在就冲上去把他那张脸撕碎。但正如许风说的,宁乙的秘术还未完成,此刻他冲上去,根本就没有一战之力。

    随即他心里更加困惑了,这许风明明知道宁乙在蓄势施展秘术,以宁乙的阵法才能,用了这么长时间,之后爆发的力量肯定恐怖至极,但面前这几人好似没有一点担心,各个云淡风轻。

    “你的废话真多。”肖一搏瞪着许风,心思沉重。对方如此云淡风轻,定是有恃无恐,他怕宁乙蓄势已久的阵法也无法奈何对方,到时候就真的任人宰割了。

    “哎,肖城主,别这么说嘛。”许风笑道:“我开始来的时候就说是要请人回去,也没说要抓人回去啊。况且您想想,从我们来,到现在,主动动过手吗?还是杀了您东王府一人?没有嘛,几人从未动手,肖城主您的火气是从哪来的?”

    肖一搏眉头一皱,刚要开口反驳,却听身后传来一声脆响,赶忙回头看去,却见宁乙双目通红,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符咒,这些咒印几乎在宁乙身体表面形成了一层新的皮肤,而方才发出的脆响,就是这墨黑色的皮肤,发生了一丝皲裂。

    不光是肖一

    搏,许风和三位老者也目不转睛的看向宁乙,觉得眼前这一幕十分新奇。

    原本宁乙刻画的符咒都带有淡淡的金****荧光,但此刻,附着在他皮肤上的咒印,彼此连接在一起,那淡金色的荧光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批片漆黑,宁乙整个人好似融入了漆黑的夜色之中,除了那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和穿着的衣物外,其他地方,一片漆黑。

    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黑,而是吞噬一切的黑,不反射任何光辉,好似光芒射在他的身上,也会被这黑色的皮肤吞噬。

    此刻,只见宁乙双手合十,指印快速变化,最后一个淡金色咒印在他手中爆开,散出一片耀眼的金色光芒,随后,宁乙大喝一声:“阵,万籁天渎!”

    “咔咔。”随着宁乙大喝一声,笼罩在平台之上的光幕忽然出现丝丝裂痕,并快速满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萎缩,化成一道道精纯的自然之力,汇聚到宁乙的身体之上。与此同时,方才被许风绕开的三重五合阵法,也在瞬间碎裂,化成浓浓的自然之力,快速汇聚到宁乙的身体之内。

    吸收了三道阵法之后,宁乙的身体没有丝毫变化,仍旧一片漆黑,他瞪着血红的双眼,看向面前许风等四人,轻轻咧嘴,露出一口的白牙。

    “渎!”宁乙单手冲着许风,轻声一喝,许风只觉面前一道黑芒迅速向自己射来,心中已经,连忙开启异象,整个人没入忽然出现的诡异石门之中,这诡异石门好似一片幻象,黑芒径直穿透了石门,向许风身后掠去。而此刻正在许风身后的三名老者却没有那诡异石门护体。只见这道黑芒径直向他们射来,三名老者面色一沉,纷纷打出拳掌,一道道淡绿色的光芒化成手掌的印迹,急速飞向这诡异黑芒。

    “噗……噗……”

    声声轻响传来,就在几名老者的攻击碰触黑芒的瞬间,发生了诡异的画面,道道拳印好似被这黑芒瞬间吞噬,化为虚无,而方才只有细丝一般的黑芒却凭空涨大许多,在空中好似一道利剑,直奔对面三名老者而来。

    三面老者见状心中一沉,也顾不得多想,纷纷施展手段,一道道屏障出现在几名老者面前,阻碍这黑芒前行,但这黑芒却如离弦利剑,径直穿透了这一道道屏障,毫无阻碍的射向几名老者。

    淡绿色的屏障被黑芒吸收,使得这黑芒更加壮大,速度更填几分,径直向几名老者扑杀而来。

    见状,几名老者再不做多余动作,纷纷施展身法,几分之一个瞬间之内,三人向不同方向飞起,勘勘躲过了这恐怖的黑芒。

    黑芒并未停止,也未追击,而是径直冲向了平台的另一侧。

    “嗤嗤……”没有想象中的轰然炸裂之声,这黑芒如同射入了一块豆腐之中,径直从木质平台钻入,而后扎入后面的戈壁之中,所过之处,出现一道比之的圆洞,圆洞的边缘,还“呲呲”作响。

    这黑芒没入地底之后,消失无影,只在地面之上留下了一个不大的洞穴,深不见底。

    三名老者见状,再看向宁乙,表情已填了几分凝重之色。

    许风从诡异石门之中出来,看向许风,方才一脸戏虐的微笑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凝重,他看向此刻一身漆黑入夜的许风,眉头微皱,轻声道:“知道宁军师阵法能力超群,可你居然会这种阵法秘术,还真是小瞧你了。”

    宁乙没有说话,咧嘴一笑,看了一眼身旁的肖一搏,肖一搏和宁乙对视一眼,轻轻点头,一个闪身,出现在几名军士身前,低声道:“赶紧走,留在这里等死吗?”言罢,抬起腿,将七名军士径直从平台之上踢落下去,自己也一跃而起,飘然而下,顺着演武场,径直出了新兵营地。

    肖一搏清楚宁乙的能力,他施展的手段,是阵法中极为诡异的一种,名为万籁天渎,施展需消耗施术者不少寿元,且成功几率很小。但一旦成功,威力极大,整个人可化作阵法,调用自然之力,吞噬一切能量用以杀敌。

    只因此术法代价实在太大,施展起来又颇为复杂,故此并不能轻易施展,这是宁乙的最强手段,若不是遇到如此强敌,也断然不会是用。

    宁乙用出了万籁天渎,肖一搏留在此地也就没了用处。万籁天渎不分敌我,若全力催动起来,四周的自然之力都会为他所用,其中也包括武者体内的斗气,当真诡异霸道到极致。

    “这是万籁天渎。”此刻,悬浮在半空之中的一名老者,看着站在平台之上,全身漆黑的宁乙,眉头紧皱,道:“这术法诡异的很,传说需要消耗术者生命之力,换取强大的吞噬和再生的能力,棘手的很。”

    而此刻,许风却咧嘴一笑,看着面前宁乙,轻声道:“这样,才有意思……”

    “有意思?”半空中另一名老者眉毛一挑,看向许风,语气不善的道:“不知不知道万籁天渎是什么级别的术法?”

    “你说的到轻松,进攻来时,你只会躲进时空之门里,最后对敌的还不是我等。”最后一位老者也是语气不善,眉头微皱的看向许风,道:“之前只说过来拿一个小辈,手到擒来,现在碰到了万籁天渎,若正

    面对抗,怕是要劲全力,这交易,不值。”

    许风闻言,不气不恼,自己从诡异石门之中出来,身后空间一阵扭曲,诡异石门消失,他抬头看向半空中的三名老者,轻笑道:“三位前辈,你们只是想多提些条件罢了,不用将这术法说的那么邪乎。万籁天渎我自然知道,正面对抗是部好对付,但对于你们三个尊者来说,却并不是难事。有话径直说,推三阻四的可不大好。”

    此刻,肖一搏已然出了演武场,宁乙将目光转移到面前的四人身上,听见方才他们的对话,心绪飞转。

    他虽顺利的开启了万籁天渎术法,但正如方才许风所说,这术法并不是没有办法对付。三位老者是尊者级别高手,可悬浮半空,让术法的攻击大打折扣。许风拥有那诡异石门,这石门不知是何物,居然如此诡异,万籁天渎术法的攻击居然也能无视。

    不过听闻方才几人的对话,许风心中也立刻明白,这几人并不是铁板一块。那许风不知许给了几个老者什么好处,才请的他们跟随他对东王府出手的。而现在这三个老者看到自己使用的了万籁天渎术法,正面抗衡可能要吃些亏,便要坐地起价了。

    万籁天渎的术法维持,依靠的是方才他刻画在自己身体上的万千符咒,这些符咒疯狂收拢周围的自然之力,以提供给万籁天渎吸收,以此来平衡术法之力。以宁乙的修为,并不能完全控制这术法,一旦身上咒印崩溃,将有术法反噬的可能,到时候很可能会将宁乙吞噬的渣都不剩。

    无论对方有什么猫腻,中间有什么勾当,宁乙现在必须进攻,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发挥术法最大威能,若能重创几名敌人,便达到了目的。

    许风还抬头在和几名老者说着什么,宁乙却感觉耳边呼呼风声,什么都听不到了。随着术法存在的时间越长,带给他本人的负荷也越大,这种自然之力的快速转化,由他一己承担。感受到身体之上术法的不停运转,自然之力快速转化,身体的负荷也在慢慢加重。

    宁乙眉头一皱,伸出双手,对着面前不远处的许风,大喝一声:“渎!”

    瞬间,十道幽暗的黑线径直从宁乙指尖射出,快速向许风扑来。同时宁乙原地跃起,手掌成风,用最快的速度向最近的一名老者攻去。

    许风虽一直抬头和半空的几名老者讨价还价,但感官却一直注意身后的宁乙,在宁乙发动攻击的一瞬间,他便已然发觉,没有时间回头去看,许风双手一张,身前的空间快速扭曲起来,一面诡异的石门瞬间出现在他的眼前,许风身影一闪,在十道黑芒射向自己的前一瞬,钻入了石门之中。

    十道黑线无声而至,拉动周围的空气一阵扭曲,但经过这石门之时,又诡异的穿过了这石门,射向不远处的木墙。

    那木墙在黑线碰触的瞬间,悄无声息的出现了几道微小的痕迹,黑芒不停,继续向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将许风逼迫的钻入了石门之中,宁乙已然跃起,一掌拍向最近的这名老者。

    这老者目光一寒,蓬勃的斗气透体而出,随即猛然打出数拳,径直轰向半空中的宁乙。

    淡绿色的拳影呼啸而来,宁乙不躲不闪,已然向这老者扑去。

    “噗噗……”

    只听几声轻响,老者击出的拳影已然轰击在宁乙的身躯之上。这原本可以开山裂石的重击,却好似打入了极深的水潭,只在宁乙的皮肤表明留下了几捋涟漪,便消失不见。

    宁乙去势不见,那老者见状,脸色大变,随即在面前打出几道屏障,身躯猛然向后跃去。

    宁乙见状,嘴角出现一丝邪魅的微笑,原本拍出的手掌轻轻上台,轻喝一声:“引!”

    只听一声轻响,在这老者身下平台之上,忽然钻出一道碗口粗细的黑芒,散着“呲呲”的令人心悸的声响,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那老者。

    那老者面色大变,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此刻他刚刚完成在半空中的腾挪,根本就没有余力再次转变方向躲避黑芒。

    千钧一发之计,另外两名浮在半空的老者大吼一声,全身斗气疯狂涌动而出,在空中形成一道厚重的斗气墙壁,阻挡这黑芒的前行。

    “呲呲呲……”一阵腐蚀吞噬之声传来,黑芒径直射在两名老者制造的斗气墙壁上,发出的声音令人心悸,这斗气墙壁明显无法阻挡黑芒,但却确实减慢了黑芒的速度。

    原本是目标的老者在这瞬间,立刻在空中腾挪,躲开了黑芒的攻击范围,向一旁掠去。

    然而,这一切却都在宁乙的计算之中。

    他伸出左手,狠狠一攥,大吼一声:“死!”

    那正在行进并不断壮大的黑芒应声猛然爆裂开来,光芒立刻幻化成一片漆黑的黑色雾气,并快速的向四周蔓延开来,这一切进行的,悄无声息。

    在黑芒炸裂的瞬间,宁乙目光一寒,再次伸手,猛然向回一抓,口中喝道:“引!”

    方才击出的十道攻击许风的黑芒,瞬间而至,直奔面前两名老者而来。

    三名尊者见此情形,脸色骤然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