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九十八章表面兄弟

作品:三国之大汉崛起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姜梵

    刘璋眉头一皱,看向那人,原来是荆州零陵人刘巴。

    刘巴年纪大约在四十岁左右,身高七尺,体型瘦弱,不过他的背脊却挺得笔直,狂笑之声响彻大殿,众人纷纷为之侧目,却丝毫不以为意。

    “子初有何高见啊?”见是刘巴,刘璋这才按下心中的不悦,邹着眉头询问道。

    刘巴是荆州人士,年少知名,当年荆州牧刘表多次征辟,刘巴均不应就。后来曹操攻打荆州,荆州士人大多投靠刘备,然而刘巴却投靠了曹操,被曹操派往荆南,招降荆南等郡,然而曹操赤壁败得太快,刘备随后占据荆南,刘巴无法北归,只能前往交州,随后又辗转来到益州投靠了刘璋。

    刘巴并非益州本土人士,属于外来投靠的人才,虽然刘巴无礼,但刘璋却不敢轻易责备,若是如此,以后其他州郡,便难有人才来投靠他了。

    见刘璋询问,刘巴走上前来,拱手说道:“主公,刘备乃枭雄也,久居蜀地而不走,乃是纵虎入山,如今主公更助刘备兵马钱粮,岂不是让刘备如虎添翼?”

    刘璋摆了摆手道:“先前子乔也说了,曹操势大,我唯有与玄德联合,才能保住益州。”

    刘巴淡淡一笑,说道:“道理是这么说不错,可刘备会这么想吗?自古以来,联盟抗敌,哪有不出现间隙的?秦国独大,六国联手反被秦国分化,当年十八路诸侯讨董,最后也是矛盾重重,失败而归。

    而眼前的刘备,早与江东结盟,当年周瑜攻打益州,刘备反而暗中通知主公,导致周瑜功败垂成。刘备在主公这边,乃是仁义,但在江东那边,却是背信弃义,可见他并非是仁义之君。

    想要真正与强大的敌人抗衡,唯有强大自身,主公想要与刘备联合抵抗曹操,可刘备会想,如果能够夺取主公基业,占据荆,益两州,彻底掌控两家的人力,物力,兵力,土地,拥有与曹操正面抗衡的实力,这岂不是更好吗?”

    “这……玄德与我同宗,想来不会夺我益州吧?”刘璋将信将疑道。

    刘巴拱手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为人君主,岂可一昧相信别人?”

    黄权见此,又站出来进言:“主公,子初之言在理啊,还请主公不要给刘备增派兵马钱粮!如此乃是抱薪救火,自取灭亡啊。”

    刘璋迟疑道:“如今玄德书信请求,又着实有难处,我若不从,岂不是……”

    刘巴建议道:“不如这样,主公便推脱益州用度紧张,派些老弱残兵,陈年烂谷给刘备,如此也可堵天下悠悠众口,不必害怕刘备增强实力攻打益州,还能逼迫他尽快回到荆州。若到时候曹操当真南下攻打刘备,刘备敌不过,主公在发精兵救援不迟。”

    刘璋大喜,拍案而起道:“子初所言甚是有理,就按子初的意思办,拨五千老弱,一万斛去年的陈谷给玄德,另外,子初你在替我拟写一封书信,说清楚我的难处,以免玄德怪罪。”

    “诺!”刘巴拱手领命。

    刘璋又对杨怀说道:“杨怀,你身为白水都督,负责镇守军事重地,不可轻离职守,你立刻返回白水关驻守。”

    杨怀拱手领命:“诺!”

    “主公……”见刘璋已经下达命令,张松还欲在劝,忽觉身后一人拉了拉衣角,张松回头看去,见是法正,只见法正摇了摇头,张松这才闭口不言。

    议事结束,众人陆续退下。

    张松回到家中,径直来到书房。

    张松沉吟道:“如今正是紧要关头,主公怎么要离开益州?我得修书一封劝说才是。”

    想到此处,张松便提笔拟写书信。

    “子乔,可在房中?”正在此时,房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陡然听见外面传来声音,张松吓了一跳,连忙收好书信,来到门口开门。

    “见过兄长!”门外的,乃是张松之兄张肃,见是张肃,张松连忙拱手行礼。

    “进去说,我有话叮嘱你!”张肃径直走进张松的房中。

    张松将房门关闭,来到房中与张肃对坐开来。

    “怎么?你在写信?”张肃见桌案上摆着磨开的墨水,还放着一个装置书信的信筒,毛笔上的尚湿,便询问道。

    “写给门下旧吏的,不知兄长找我,有何事?”张松心中咯噔一下,连忙上前收拾桌案,转移话题。

    张肃见此眉头微皱,说道:“我听说今日主公召集群臣商议刘备借粮之事,众人尽皆反对,唯独你向主公进言借兵马钱粮给刘备。

    子乔啊,你不能如此大意啊,刘备乃是枭雄,若是他日后当真夺取主公基业,你如今如此帮他,主公必定怪罪下来,我张家,岂不是要受灭门之祸?”

    张松笑道:“兄长多虑啦,刘皇叔乃是仁义之君,岂会夺取主公基业?我劝说主公,乃是为了交好刘皇叔,为了主公的基业着想。”

    张肃叮嘱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也不能太过帮助刘备,一切要以家族为重啊。”

    张松点了点头:“兄长之言,小弟谨记,以后会注意的!”

    “既然如此你且忙吧,为兄告辞了!”张肃见张松答应下来,这才起身离去。

    张肃离开之后,张松便又继续拟写书信。

    却说这张肃,却是个胆小怕事之人,唯恐张松与刘备太过亲近,招惹家族大祸,走到门口,他心道:“这小子与我说话心不在焉,其中必有蹊跷,莫不是真与刘备勾结?他先前在写书信,这段时间门生旧吏并没有书信传来,不行,我待会得截下来看看,以免祖宗传下来的家业葬送在我这一辈手里!”

    张松写完书信,当即招来心腹下人,让其送往葭萌关交付刘备。

    下人刚走出张府门口,便听得后面出来一声大喝:“张三儿,给我站住!”

    张三回头看去,见是张肃带了两个府卫走了出来,他连忙上前行礼:“小的见过家主!”

    “你这是去哪啊?”张肃盯着张三问道。

    张松拱手回答道:“奉主人之名,给门下官吏送信!”

    “信呢?给我看看?”

    张三心虚不已:“家主,这只怕不好吧,已经用蜡封过了,若是拆开,小人难以交代啊。”

    张肃喝道:“既然是写给门生的信,我身为家主如何不能看?待会你在去封一次不就行了吗?把信给我!”

    张三见瞒不下去了,这才吞吞吐吐将书信拿了出来,张肃一把夺下,取出书信一看,顿时大怒:“好啊,这张松果然暗通刘备!这将我,将家族置于何地?不行,我得通知主公,死他张松一个,也好过我整个家族与他陪葬!你们将他给我带下去,以免惊动了张松,我去通知主公!”

    张肃让两个府卫将张三带下去严加看管,便带着书信去见刘璋,告发张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