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113章马甲再次陷落

作品:三国之大汉崛起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姜梵

    荀彧见刘禅在认真思考,口中提醒道:“你所说的江东进攻公安,这是在一般情况下,两方荆州与江东若是敌对的两方,江东想要得到整个荆州,是非进攻公安不可的。

    可如今的情况却不一样,汝父与江东乃是联盟关系,加之公安本就有重兵把手,江东周瑜乃天下良将,若无智取公安的办法,岂会率兵强攻?”

    刘禅听了荀彧的提示,顿时恍然,又指向地图上的一座城池,兴奋道:“先生,我知道了,是在这里!”

    “嗯?”荀彧见得刘禅指出的城池,脸上不由得浮现出惊讶的表情。

    “你且说说,为何会是益阳!”

    刘禅指出的城池,正是位于长沙郡的益阳!

    刘禅解释道:“我荆州目前有五万大军,大半都在南郡,公安又有重兵把手,周瑜是根本取不下来的。取不了南郡,周瑜只有退而求其次去取荆南之地。

    如今父亲在益州与刘璋作战,一但得知周瑜进攻荆南,只能议和,与江东重新划分荆州的地盘,以此来稳定后方,避免在荆州耽误久了,益州那边又出现变动。

    况且江东与父亲乃是联盟关系,江东方面也不敢轻易得罪父亲,江东若是全取荆州,父亲必定抛弃益州全力夺回荆州,孙刘联盟也会因此土崩瓦解。若只是夺取荆南四郡,不动南郡的话,这尚且在父亲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孙刘联盟也可以维持下去。

    而益阳位于长沙郡,乃是长沙重镇,同时又是进军武陵郡的必经之路,周瑜若想进攻荆南,必取益阳!因此只需要派一支大军镇守在益阳,江东方面便无计可施了!”

    “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荀彧闻言连连点头。

    说完,他拿过地图喃喃道:“我若是周瑜,便分兵两路,一路为明,大张旗鼓从长江进攻公安,吸引南郡兵马于公安。一路为暗,派遣一支奇兵,从豫章突袭长沙,取得益阳,顺水杀至武陵,如此荆州四郡,唾手可得也!”

    “我不会给周瑜这个机会的,多谢先生提醒!”刘禅站起身来,向着荀彧恭恭敬敬的躬身一礼。

    荀彧摆了摆手,收拾着桌案上的书籍道:“去吧,这几日我要出城踏青,所以这几天别来烦我了,让我好好清净清净!”

    “学生告退!”刘禅心知荀彧提醒自己,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这相当于是给自己出谋划策,只不过是换了一种说法罢了。

    出得府来,刘禅心情大好,荀彧给自己献了一次计策,以后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更多,这个大才,算是被绑在蜀汉的战车上了。

    次日,诸葛亮率兵离开荆州,前往夷陵,沿长江西进入川,撬开益州的东大门,与刘备会师CD。

    五日过后,关羽前往襄阳坐镇。

    得知这个消息的刘禅,便知道庞统应该从益州回来了。

    果不其然,这日林啸陪同刘禅从城外学箭回府时,便有下人前来通报,言有客人前来。

    州牧府大殿中,此刻坐着一个黑衣文士,正在自斟自饮。

    “不知先生是?”来到殿中,刘禅见这黑衣文士相貌丑陋,心知这便是庞统,不过刘禅并未点破,只是拱手询问。

    “庞统见过公子!”庞统放下手中的酒杯,起身行礼。

    “庞军师?你不是……怎么?”刘禅故作恐惧之色,指着庞统连连后退。

    庞统眼睛一眯,捻着胡须哈哈大笑道:“公子莫怕,统不过假死罢了,若是真死了,岂能入得府来?先前统已经拜见了两位夫人,再此等待公子,乃是为了交付主公给公子的书信。”

    庞统说着,从怀中掏出书信递给刘禅。

    刘禅忙打开书信来看。

    刘禅看信的功夫,庞统则上下打量着林啸,赞叹道:“这位便是孔明所说的林啸林仲虎了吧,果真是熊虎之将!”

    “林啸见过军师!”林啸连忙拱手行礼。

    庞统看着林啸,突然咧嘴一笑道:“你先前看到我,眼中没有丝毫惊讶之色,看来早就知道我是假死了。我假死的消息只有孔明与云长知道,如今看来,孔明却没有瞒过公子,原来坊间那些关于公子的传闻果然是真的啊!”

    “额……马甲又陷落了?”正在观看书信的刘禅脸色陡然一僵。

    早在当年长坂坡一战后,刘禅开口提醒赵云之事发生后,便有刘禅生而知之的消息流传出来,只是被刘备压着,流传的并不广泛。

    这两年来刘禅又表现的十分活跃,很多人见识了刘禅的成熟,关于刘禅的传闻便再次流传开来了。

    只是没想到,刘禅与庞统素未谋面,庞统却能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怀疑到刘禅头上。

    如今坊间关于刘禅的传闻乃是他生而知之。

    生而知之便是从一出生,便懂得道理。

    早在春秋时期,人们便认为孔子从生下来便对天下万事万物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这也便是生而知之的由来。

    刘禅回过头来,连连摆手道:“我非生而知之,只是从懂事起便喜爱读书,愿意体会道理,头脑比寻常人活泛一些罢了,至于坊间传闻的那些,都是无稽之谈,什么婴儿时期提醒赵叔叔救母之类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先生莫要当真。”

    庞统抚须笑道:“孔子有云,上智便是生而知之,听闻曹操早夭的儿子曹冲当年有神童之名,依我看他不过是有些小聪明,最多算是下智,公子幼年便有大智慧,运筹帷幄能够算计孙权,曹操,此乃上智也。当年取南郡的计策,我还以为是孔明所出,如今方知是公子的计策,让统也是佩服得紧啊。”

    “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我岂敢在先生面前自称有大智慧,先生快别这么说了,真是羞煞我也。”刘禅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听了庞统的夸赞,也有些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