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342章是来搞笑的

作品:三国之大汉崛起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姜梵

    妈的,上次攻打公安,也是一开始就受伤需要休养无法动武。

    这一次攻打江陵,居然一开始就又受伤了,而且又要休养几个月。

    这叫什么事啊,我甘宁是来报仇雪恨,一雪前耻的好吗?不是来搞笑的,在床上躺着这算什么啊?

    “好好休息,我为你报仇!”吕蒙拍了拍甘宁的肩膀,带着凌统走了出去。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中军大帐,吕蒙对凌统问道:“可知道刚才来突袭我们的将领是谁?居然如此厉害,一个士兵都没有损失?”

    凌统回答道:“此人的确不凡,他悄悄杀入我军营寨后,先是放火制造混乱,然后就守在营寨门口冲杀,并不深入。

    因此他随时都可以率兵撤退,因而没有损失一个士兵。而且他的武艺,不在我与甘将军之下,只是甘将军大意轻敌,才吃个亏。”

    吕蒙询问道:“那你知道他是谁吗?”

    “他并未说出自己的姓名。”凌统沉吟道:“不过他用的是丈八蛇矛,这种兵器,刘备麾下只有一个人会用。”

    吕蒙听了这话满脸顿时满脸错愕之色:“张飞?他居然来荆州了?”

    凌统摇了摇头道:“我虽然没见过张飞,但是张飞如今也有五十多了,而跟我厮杀的只不过是个少年,估计连二十岁都不到,我若猜的不错,他应该是张飞的儿子,我听说张飞有个儿子,就叫张苞!”

    吕蒙听了这话不禁感叹道:“还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关羽的两个儿子关平,关兴,听说在军营之中勇冠三军,荆州军中除了关羽无人能敌,不想张飞的儿子居然也如此厉害……”

    “一定要拿下荆州,除了关羽父子!”想到这里,吕蒙目光爆发出浓郁的杀意。

    想当年刘备不过是一织席贩履之辈,为何能有今日得成就,还不是一开始就得到了关羽,张飞这两个万人敌?

    江东勇士虽多,却没有一人能匹敌关张。

    哪怕是最强大的太史慈,也要比关张差一点。

    如今好不容熬到关羽张飞老了,可是他们的儿子却又成长起来了,而且不是两个,而是三个,因为关羽有两个儿子。

    不除了他们,日后必成心腹大患!

    凌统皱着眉头说道:“将军,这情况有些不对劲啊,张苞怎么会来荆州?”

    吕蒙不假思索道:“张苞跟随其父待在益州,如今来了荆州肯定是跟刘禅一起来的,我说庞统怎么敢率兵去****沙摩柯呢,原来靠的是张苞!”

    “张苞此人我感觉与其父冲动的性格不同,先前他突袭我军营寨,已经得手却没有深入冲杀扩大战果,而是待在营寨门口,随时准备撤退,行事稳重得很。”凌统点了点头,又说道: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张苞性格莽撞,城中也还有潘承明在,他们二人联合,我军想要短时间内拿下江陵,颇为不易。”

    “的确!”吕蒙点了点头,坐在了帅案上,以手抚额,心中有些烦躁。

    上一次起兵攻打荆州,什么收获也没有,这一次虽然因为马谡兵力不足的缘故越过了公安防线,但若是拿不下江陵,只怕也要无功而返。

    凌统拱手说道:“将军,不如分兵去占据夷陵,彻底切断益州与荆州的联系。关羽兵马只有五万,我们与曹操联合,兵力远超关羽,只要切断益州与荆州的联系,关羽必败无疑,这只是时间问题。”

    “嗯!”吕蒙闻言走到地图之前,看起地图来。

    从益州进入荆州,只有两条路,第一天就是沿着长江南下过永安,进入荆州夷陵。

    第二条就是走汉中,上庸这条路往进入襄樊地界。

    徐晃攻打上庸兵败的消息吕蒙是知道的,但上庸兵马只有一万,他们虽然击败了徐晃,但曹军降兵也得让人看着才行。

    因此上庸根本不能出兵来援荆州,就算出兵,也不过三五千,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而汉中也没有兵马可用,如此就算成都方面得到消息,从北方绕路往荆州增兵,也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

    因此上庸那边的路算是废了。

    如此一来,只需要占据夷陵,就可以彻底断绝荆州与益州的联系。

    江陵被困,公安被困,关羽被拖住,在粮草不济的情况下,三个月之内,他肯定可以拿下荆州!

    吕蒙沉吟道:“不过夷陵城池坚固的很,也不好攻打啊。”

    凌统拱手说道:“末将愿领军前去攻打夷陵!”

    听了这话,吕蒙大喜道:“好,此事非公绩不可!就由你带兵五千前去攻打夷陵!”

    “诺!”凌统拱手领命。

    另一边,张苞率兵返回了江陵城中。

    张苞刚一入城,便看到庞统一脸兴奋的走了进来:“贤侄杀得好啊,当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张苞翻身下马,指了指身后的骑兵说道:“军师,八百骑兵一个不少!”

    “好好!”庞统高兴无比:“我先前在城上看到了,江东营寨烧了四分之一得规模,他们的士气必定大损,咱们守城就容易许多了。来,我已经命人备下酒宴,为我们的大功臣庆功!”

    庞统说着,便拉着张苞往城中走去。

    路上,张苞也将自己伤了甘宁的事情告诉了庞统。

    庞统听了张苞的话哈哈大笑:“这甘宁还真是倒霉啊,上次他与吕蒙偷袭公安,一开始就中了马谡将军的埋伏,战斗还未开始,就卧床治伤去了。没想到现在又是这样!”

    此刻天已经亮了,庞统带着张苞等人来到殿中举行庆功宴,由于是战时,众人没喝什么酒,只是浅尝即止,主要还是吃肉,补充战斗中消耗的体力。

    饭吃的差不多了,一个士兵突然跑了进来,禀报道:“启禀军师,江东军有一支兵马往长江上游而去。”

    “走,去看看!”庞统闻言带着众人来到城头上。

    之前城外的长江上,一支战队正在江上航行,往北方赶去。

    潘濬沉吟道:“看他们的这样子,是要去夷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