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画195 如画如斯

作品:反扑——兽到擒来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妃凡

    都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可是,看看枭兰镇定如常的模样,古霍是半点看不出这女人有一点不乐意来。

    也是,义展这种东西微薄的那点收入,枭兰他们这些一场任务下来就能在瑞士银行钻石卡里多上好几个铃铛的人又怎么看在眼里。

    别看着女的一副适合包养的样儿,实际,绝对有包养别人的资本,还是绝对传说中的爷范儿啊。

    当胸大,腰细,长腿的美女往他眼跟前儿一凑,那魔鬼身材惹出的诱惑让已经入场的嘉宾都忍不住投来侧目的视线,好奇的看着他们这边。

    是啊,这些年,可没少人猜测这女人跟自己的关系。

    避嫌的,不着痕迹的往后靠了靠,不知道怎地,古霍今儿破天荒的就有点想躲着枭兰,别是流年不利,没恶心到别人,反而被人设计了,尤其,这里面还放着几张自己的照片呢!

    幸好,只是后背一角,他也怕枭兰反了天的敢弄他的脸上去,一个背影,就算猜测,别人也不敢肯定,那人就是自己!

    他还真不知道,枭兰怎么弄自己身后那一片蓝色妖姬,他自己都有些期待了!

    “老板!”枭兰才不管古霍是怎么避之唯恐不及,古霍往后退,她就往前进,而且,还绝保自己进的比古霍退的那一步多那么一点。

    靠!

    差点被人轻薄了,古霍身子往后一仰,才躲开枭兰差点撞上来的一张精致小脸,还有送上来的贴面吻。

    笑话,现在已经不是非常时期,他可没必要用这些东西转移媒体和某些人的视线,他现在可得老老实实的,要不小禽兽发飙起来,别说狂想曲了,连那个抵用券也给他废了,他也绝对信。

    “小心!”

    冷冷的瞥了一眼枭兰,扣着古霍的腰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一下,喜怒不形于色的给了枭兰一个冷眼,示意女人要适可而止。

    靠!就知道护着你们家小情儿!怎么不说说老娘这些年为你们受苦受累,尼玛,简直是卸磨杀驴的绝对典范。

    “兰姨!”半人高的小帅哥古湾湾有些不乐意了,刚才被爸爸带了一把,身子一个趔趄,再看看他牵着的小月牙,身子也是一晃,保护欲极强的,学着小爸的样子把小月牙扣进自己怀里。

    “哦哈哈,湾湾啊,耶,这位小美女是谁?”看着被古湾湾抱在怀里的小娃娃,细细的看着孩子小巧的脸,虽然看上去干巴巴的,可是那双难掩丽质的眸子清丽极了,一看将来就是个美人,这人,好看不好看,关键就在那扇窗户里。

    这父子俩一模一样的保护姿态,看上去还真的···怎么说呢?一时之间,枭兰竟找不出合适的词汇。

    强悍,霸道,保护欲和占有欲极强?都不足以形容这俩人,在看看呗他们护在怀里的人,真他奶奶的羡慕。

    “进去吧,人基本都已经入场了,就差您二位了!”路淼这个刚走马上任的干妈自然接过了照顾孩子的重任,牵着古湾湾,带着小月牙,当然,一路上古湾湾将他如何认识小月牙,又如何英雄救美,再如何让爸爸收养了小月牙等等一切略加修饰了告诉了干妈。

    “湾湾真棒,小小年纪就这么有爱心,干妈真的没白疼你,来,亲一个!”说着,那涂着大红色的烈焰红唇就要印上去。

    “干妈!”别扭的身子一转,牵着小月牙躲开了,才不让干妈亲呢。

    “好嘛好嘛,不亲就不亲么!真是不可爱!小小年纪怎么事儿那么多么!亲一下能死啊,还是能掉快肉啊,这么别扭,难不成你还想为谁守身如玉不成!我可是你干妈哎!”

    枭兰在一边笑了,心里想着路淼,你算不错了,揩来的干妈也就算了,指望留着秦守烨血的孩子能跟人那么亲密,得了吧,他没直接摔你个大马趴已经算是优待你了。

    “小月牙,我是你哥哥的干妈,你也得叫我一声干妈,来,让干妈亲一个!”三十大几的路淼现在是见到孩子就有点走不动道儿,何况,还是这么可爱的孩子,她一双眼睛亮着呢,这孩子乖乖巧巧的,绝对比古湾湾好糊弄。

    “哥哥··”有些怕生的小月牙本来就不适应这个的场合,低声唤了下就躲到古湾湾背后去了。

    之间路淼一个人张开手臂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愣了半天,才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怀抱,那里还有孩子的影子。

    我勒个去的!

    再瞅瞅古湾湾一副保护私有财产的母鸡样,路淼真想仰天长啸,这老天对她不公啊,凭啥这么可爱的孩子都这么别扭的性子。

    “行了,该你上场了,赶紧的!”

    枭兰有些迫不及待了,这次的展览不同于以往,公开开馆只要有邀请函和入场券都能进来随意观看,不管你进来的多早,所有的展品上都罩着一层蓝色丝绒,根本没有人知道那一层蓝色丝绒下覆盖着的是怎样的绝艳惊奇,也正因为这一噱头在亚风的大力宣传下,引来不少人的关注,自然,里面不乏这一行业的大师。

    万众瞩目的一刻,自然需要一个镇得住长的主持拉开今天这一场为期七天的义展。

    “ladies—and—gentlemen,欢迎来到由亚风寰宇公司主办,恒大集团,华文盛世,东方集团,东方星辉公司协办的慈善摄影艺术展,众所周知,今天这一场义展的所有收入将全部捐献给星光福利院,全程由电影频道监理,同时,我们请来了,中国保利星徽,···”

    台上,万千风华璀璨包围着,女人侃侃而谈,一一的讲述这次活动的初衷,经历,当然,还包括这次展览中的几幅非卖品。

    台下,秦守烨和古霍坐在主办方席位上,两人两手交握,不时怯怯私语,蓦然中,男人轻轻勾唇,绝美的脸庞在众人视线里现出一道笑弧。

    本来古霍就是b市的名人,对于这个乍然出现在古霍身边酷似莫离容貌的人,所有知道古霍风流韵事的人只当这个人不过又是另外一个古霍的新宠,可是,这次,明显的,有人已经看出端倪,古霍对这个男人的态度比起其他的前任真是好太多了。

    站在人群靠后手持大炮的摄影师,恨不能自己手里架着的是spider—camera,可是全角度无死角的捕捉到前座两个男人的细微表情,只是用长镜头捕捉果真是不够用的。

    可是,就他们所知,除了美国好莱坞有那个东西,目前正在跟亚风寰宇谈进口合作,谁人用得起那个大家伙,可是,他们是真的很想看啊。

    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古霍再次退出新闻焦点,最近,除了集团业务频频,几乎看不到他跟哪个小明星打得火热了。

    “瞅瞅,这爷们儿,那张脸,一点都不输当年的莫离啊,冷冷的调调,简直是犹胜几分啊,真看不出来,古大总裁还是个念旧的住,猜猜看,这个能坚持多久?”扛着大炮占据了绝佳位置的摄影师,用自己庞大的身躯霸占着他好容易找来的绝佳地理位置,眯着的眼睛时刻注意着镜头里的人群,还不忘八卦。

    “嗨,还别说,听说跟古霍最长的那个凌霄都被他蹬了,被古霍扔给东方星娱乐,也被拒绝了,最近倒是没听到那个人的消息啊!”

    八卦娱乐精神有的时候不光是女人有,身为这个圈子里的一员,他们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也顺道扒一扒,一不小心就是爆到好料的。

    人群里,一个带着黑色鸭舌帽,帽檐儿压的很低的男人,那副遮着脸颊的眼镜大的几乎看不出男人原本的容貌,只看到男人咬着唇,用那双带着黑色眼镜的眼眸看着人群前方的两个人。

    凌霄看着坐在前方的两个男人,同样色系的西装,就连袖扣都是统一的宝石蓝,古霍左耳处的耳钻在扥光下闪着清辉,偶尔他身侧的男人呢抬手,能看到他左手同一系列的一枚戒指,那颗戒指他知道,他跟古霍在一起的时候他就追问过那戒指的去向,真没想到,古霍口口声声说那枚戒指只能给他最爱的男人,如今,就圈着那个神秘男人的手指。

    捏紧了拳头,他恨!

    为什么,他已经有了一张莫离的脸!几年前莫离从他身边抢走了擎拓野,如今,这个人又从他身边抢走了古霍,为什么他一个都把握不住,为什么他们连这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擎拓野就算吃那些恶心得他吐的东西,也不让自己回到他身边,而古霍,则拿着他以前的事威胁他。

    拳头咯吱咯吱的响,响得就连站在他身侧两米外的人都忍不住侧目了。

    “下面,让我们一同揭开这些作品的面纱,一同欣赏!”当最后一个字如珠落盘的清脆响起,所有灯光同一时间落在那些覆盖了蓝色丝绒的展品上。

    “哇哦!”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首先赞叹出声,看着墙上一幅接着一幅的作品,因为是不规则陈列着,眼睛都有些不够使了,一幅接着一幅色彩艳丽,栩栩如生,仿佛展开一幅美丽画卷一般的,顺着蓝色丝绒一块接着一块的落下,那些作品也逐一出现在众人面前。

    “漂亮!”

    “赞!”

    各种灯光闪烁,连刚才顾着八卦的摄影师也顾不上看古霍那边的花边儿,扛着相机站在作品钱‘咔嚓’‘咔嚓’疯狂的按着快门。

    各种样的图案,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看不到的,各种色彩艳丽的纹身,或迷人的锁骨,或雪白的丰,盈或纤细的手腕,或消瘦的肩胛,或纤瘦有度的小腿,或如贝可爱的脚趾,或纤长白皙的玉手,就连那些非常规的地方,都纹着几乎只能用漂亮到极致来形容的画面。

    或动,或静,或行,或止。

    看着人们眼底的赞叹,枭兰满意的笑了,本来就皎洁的面颊因为染了笑,更多了几分妖媚,就连走路时,腰肢的扭动也多了几分撩人。

    “这个···好面熟··”有些细致观察着这一幅幅美丽作品的人力突然一个人呢喃着,只见那人一副夸张的黑色墨镜,围着白色的围巾,双手揣在黑色大衣的兜里,似审视的看着其中的一副展品。

    其实,一一副套作。

    一前一后,前面左侧胸肌心口的位置上,如火如荼的彼岸花灼灼开放,耀目的光辉中,似火一般,那欲色火海中,一只不知名的蝴蝶翩跹其上,细细的绒毛鳞片都好像真的一样,仿佛从皮肤里挣脱出来,却又极度的恋恋不舍,壮硕的黑色蝶翅,天鹅绒般的毛鳞,身腹出简便的颜色,灰白,翅膀上微微的红色。

    “美凤蝶!”又是一声,这次来观看展览的有一部分人是为了凑个数,看着亚风来的,也有很大一部分人是真的热衷于这门艺术,对于这种在人体作画,按着人体肌肤的纹路连接大自然的气息当做一门艺术崇高的对待。

    对于枭兰在色彩运用上的大胆赞叹出声。

    “凤尾蝶,彼岸花,天哪,真的有这样的技术!”而且那颜色瑰丽,流泻一般的如同盛开的花火,好像极具生命力,他们都似乎可以看到那色彩涌动的震撼视觉冲击,又不仅仅是视觉的。

    飞蛾扑火?

    另外一幅作品,也似呼应一般的,妖娆的蝶,那经理过磨难后的羽化,涅槃,优雅美丽的蝴蝶。

    “天呐!这一只是雄性的美凤蝶,这一只是雌性的!”他们这些人就是爱猜测这之后的唯美故事。

    古霍知道枭兰会展出他身上的纹身,可是,他的那蓝色妖姬在后背,他没给枭兰露过正脸,就算枭兰偷着拍,他相信枭兰也没这个胆子敢把他的脸露出来。

    可当他看到这套作品的时候,脑门儿跟被雷轰了一样。

    美,很美。

    如画如斯,简直入了他心的美!健康的古铜色肌肤,艳丽的火红,卓然的漆黑,蹁跹的蝴蝶,张扬的两只。

    这是他跟秦守烨的秘密!

    而且,那两只蝴蝶只有他们两个情动的时候才会在他的身上显现出来!而且,他明显的看着那裸露的肌肤,上半身完全的裸露!

    kfc小禽兽他全家!

    怎么回事!

    他该不该怀疑他,怀疑他跟枭兰!还是枭兰使了什么招,可是,就算使了什么招也不行啊,他怎么可以把这些给另外一个人,还是个女人看!

    他难道不知道他有多么膈应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么!

    一脚就踹了过去,直接踢中了秦守烨的小腿。

    男人墨色深邃的眸子睨了过来,削薄的唇动了动,眉头蹙起,眯了古霍一眼。

    “这他妈的怎么回事?”他问,还是很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声调!不能让这些人知道莫离如今就站在他身边!

    可是,忍不住,实在忍不住,挠心挠肺的,好像一只炸了毛的猫扔进了心房里,四处乱窜!

    他的男人,怎么能给别人看!

    而且,动情!

    他的禽兽怎么可以在别人面前动情!不能,就算是用手也不行!用什么都不行!

    嫉妒烧红了眼,难怪,这些年枭兰知道他的一切,他却什么都不知道,枭兰是故意的,秦守烨却漠然配合了!

    “操!”

    不怎么雅观的一个字突然爆了出来。

    所有的人都看向突然变色的古霍,本来就是习惯了发号施令的上位者,这会儿冷着一张脸,似乎风雨欲来的,看着他们都有些心惊,更是好奇,古霍旁边的这个人怎么惹到古霍了。

    只有凌霄,看到了古霍的那些小动作,画面上的人他知道是莫离,古霍踢了那个男人,然后还骂了他。

    哈,也不过如此!也不过是个被人用了就扔的垃圾!指不定跟他一样,也不过是做做戏,恐怕,眸光一亮!

    这些年,他从来没见古霍动情过,难道?!

    突然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息,输入一串号码后,蛋定的扬起头,看着已经怒气蓬勃的古霍!

    “古霍,信我!”闪亮的眸子闪着笑意,对于古霍这样的反应,秦守烨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古霍眼底灼灼的红色为了什么,他当然知道,将人往自己怀里一带,大庭广众之下就抱紧了男人,温热的气流不容拒绝的吹进男人的耳蜗儿。

    “老公,信我!我能控制自己的体温,不是非得做ai才能出现!知不知道!”重重的咬了下男人左耳上的耳钻,似惩罚,可更多的是宠溺。

    他还真就喜欢古霍这嫉妒的模样,因为爱着,所以嫉妒着,目光往上,看向唯一一处空白的白色,哪里,有他准备给古霍的惊喜。

    “你··”感觉到温热的气息一点一点的滑入耳蜗,古霍心里的怒气还有,还没消,就听到秦守烨在自己耳边呢喃着。

    “凌霄在六点钟方向!”松开怀里的男人,刚才一入场,他就发现了凌霄的存在,也注意到他一直注视着他们的视线,还有那充满侵占性和掠夺性的眼神。

    凌霄!不要把注意打到古霍身上!否则!

    “丫儿没完了!”靠着秦守烨的肩头,往六点钟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抹身影,因为身高的关系,还有脸上故意的遮挡,刚才他倒没注意。

    他还真不明白,难道这凌霄真不想混了,自己那么威胁都不管用,还敢来!

    大爷的!爷招谁惹谁了!

    还有,他妈的枭兰想干嘛!

    正在猜测着枭兰的用心,人群里,一袭曳地长裙露出完美锁骨的枭兰缓缓走来,手里的麦克风里女人纤弱的声音如一湾清泉缓缓流淌。

    “这一套作品是为了纪念我的好友,也是古霍先生的最爱——莫离先生设计的,虽然莫离已经与世长辞,但是,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我相信,他也一直活在古霍先生的心里。”煽情的,说完还不忘擦拭一下眼角的泪花。

    本来还在猜测这究竟是怎么一副煽情故事,顿然被这一刻深水炸弹引爆了,一双双眼睛都看向那个站在古霍身边有着一张肖似莫离脸庞的男人,这里面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若莫离是古霍的最爱,那站在古霍身边的这个神秘男人是什么?

    若莫离一直活在古霍心里,那站在古霍身边的这个神秘男人在哪里?

    “我说的对么,古总?”脸上是一本正经没有一丝掺假的笑容,枭兰那叫端得一个正儿八经,看着古霍唇角紧抿,额际青筋突跳的反应,满意极了。

    你们俩倒是蝶儿双双往玫瑰花里过甜蜜日子去了!想啥美事呢!

    枭兰挺了挺本来就傲然的胸脯,身子有些抖,她都不太敢看向秦守烨千年寒冰一样的深潭,生怕自己打了退堂鼓,今儿这一出,他憋了很久了,绝对不能输,真当她好欺负呢,这几年被奸商周扒皮古霍欺负厉害了,弹簧都能蹦折了,何况她呼?!

    ------题外话------

    亲戚又按点造访了,写字有些慢,今儿就传这些,晚上跟朋友约了去《小时代》,饭饭去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