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书快小说!

书快小说

十第一百七十一章 怎么办到的

作品:猎行星际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打瞌睡蟲

    “啊,啊啊——啊,嗷——嗷嗷——”

    伴随着一阵阵有节奏短促的吼声一道白色的身影闪电一般从绿色草海中飞窜而出。

    “准备——”

    “撒网!”

    两道指令接连下达,空中盘旋的三架飞机结成三角阵,同时按下发射键。

    三个球体先后射出,砰砰砰的三声之后渔网弹在空中打开张成巨网从空中落下,石墙上两架小型无人机立刻启动。

    每一个指令时机配合需要绝对默契。

    石墙上两名无人机驾驶员戴着老式头盔握着手里的圆轨双手滑动控制无人机飞行速度与方向。

    木橦好奇的看着古早摩托头盔似的东西,“那个套在脑袋上的圆球有什么用,防弹吗?”

    “那是全景头盔,可以让驾驶员视线无死角,同时也增加了驾驶难度,全景模式驾驶大脑需要同时处理不同方位传来的视觉画面,容易产生眩晕甚至对方位产生错误判断,需要专业培训,以及意识力处理天赋。”小贱稍稍停顿思索了零点一秒“的确可以防弹,新型号还可以防范意识力直接攻击,具有精神防御作用等一系列附加属性。”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木橦的视线追着无人机移动轨迹转动。

    这时在大白身后草海之中猛地蹿出一二三四五六一下子数不清的蚱蜢,一只只足有足球大小的绿色蚱蜢忽然飞跃而起密密麻麻几乎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绿色墙面乌央央一大片。

    “拉!”

    “收网!”

    指令再次下达,无人机在草海中低空高速疾驰,恍若两道流光穿过渔网,渔网两端被抓紧勾住绷紧。

    无人机陡然加速。

    大白回头看了一眼,大蚂蚱更近了,他白色的光滑毛发在草海中格外突出,此刻拉起的大网已经近在咫尺。

    白色身影骤然停下右脚掌落地猛地用力跃起,绿色草海上空一道白色身影在二十多米的高空几乎滞空停顿,直升机甩下的绳索被紧紧抓住,木橦只觉得在大白抓住绳索的一瞬机身随之下沉了几分左右摇晃了好几下。

    小型直升机晃悠悠的继续向前。

    紧跟着大白的蚱蜢群却被透明的大网罩了个正着,半透明的大网具有特殊粘性,蚱蜢在被黏住的瞬间无法动弹挣脱不开。

    “收,收,快点收!”

    杰拉德在墙头上大喊,“快!”

    无人机加速向前与空中的战机配合大网收拢,一个直径超过二十米包裹着大蚂蚱的球状体出现在草海中。

    “拉回来!”

    大球被拖拽着向石墙移动。

    周边原本掉队的大蚂蚱因此受到巨大刺激不断上蹿下跳,攻击性一再加强。

    直升机门打开,大白爬了上去,兴奋和愉悦溢于言表。

    对于充当诱饵引诱猎物这件事大白不仅不排斥相反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几—几?”

    木橦向下瞥了一眼那个滚动的大球,“一千七百多。”

    “不够。”

    “挺多了,这么来几次这一片区的蚱蜢就该成濒危保护生物了。”

    大白把这当成是夸奖开心的接收了。

    就在木橦说话间十几只漏网之蚂蚱已经飞速蹦跶到石墙下。

    石墙上临时筑起的炮台已经蓄势待发。

    咻!

    咻咻!

    接连两道利光从天而降。

    箭支在空中分裂,从一到五,一箭一串绝不留空隙,两个呼吸间几十只蚂蚱已经成了被串好的烤串材料。

    石墙附近的草海再一次恢复平静。

    在人们欢呼雀跃声中,直升机返回地面,装满大蚱蜢的网球也被拽到了石墙边上,被扔进一早准备好的大坑里。

    “把网盖上,快点。”

    这是一次收获颇丰的狩猎。

    人类有着非凡的适应能力,不过几天之后三号营地的生活趋于稳定,营地里的众人渐渐找到了新的生活节奏。

    大网里的蚂蚱被当场分解,一个个都经验丰富的猎人,拆解胳膊腿的能力毋庸置疑。

    蚂蚱腿可以吃,蚂蚱腿上的锯齿可以做武器,蚂蚱脑袋,蚂蚱翅膀,一点也没有浪费,大家伙分工合作谁也别偷懒,这种草海中数量众多且三天两头骚扰营地的生物被安排的妥妥当当。

    就连口器上的毒液也没浪费,抹在武器上还能增加攻击伤害。

    营地里的人除了老人孩子每个人必须参与狩猎与值守无人可以例外,俨然一副已经适应现在生活的姿态。

    木橦坐在石墙上闭着眼感受着阳光洒落在身上的温暖触感,每一个毛孔都张开舒服的想要躺平睡一觉。

    卡比星并没有因为生物异变而出现环境恶化等危机,抛开是否适宜人类生存这个条件,卡比星的异变并没有对这个星球造成实质性的破坏,只是在进化道路上提前拐了个弯并在弯道加速前进而已。

    杰拉德不知何时走到木橦身边,“你们快走了对吗?”

    木橦点点头,“飞艇修复已经到最后阶段,最多再两日我们就可以离开,你要一起吗?”

    人多不行可若是带一个两个还是可以做到的。

    “算了,我从来没打算离开这儿,其实留下也没什么不好,除了周边植物变得更茂盛,动物变得更具有攻击性,昆虫体积翻了好几倍,亲戚朋友都变异或是正在变异的过程中,危机四伏,随时可能没命之外其他似乎也没什么变化。”

    木橦被这一番说辞震住,灰蓝色的眼睛看着杰拉德。

    “你认真的?”

    “你说呢?”杰拉德哭笑不得,“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原来蚂蚱还能长那么大,大腿比老母鸭还要更粗壮有力。

    叽叽喳喳的虫鸣声不需要进行再加工就是纯天然危害大的声波攻击。”

    木橦依然看不出对方这番话是失望还是庆幸,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呢?

    “变强固然好,可我总觉得异变有风险。”杰拉德的担忧不无道理。

    木橦认为这里的异变本就是外力强加的,强行激发身体潜能将大自然的优胜劣汰进化法则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进行加速催化,怎么可能没有后遗症。

    能活下来并从此开启新的灵修生涯固然是好,可很大一部分人没有这样的天赋,或者各种其他原因使得他们在异变过程中没了性命。

    整个卡比星在极短时间内人口被缩减了一半,这还是因为三号营地的特殊性才得以保存大部分人口,否则可能也就只剩下几个小渔村。

    石墙和金属环带的存在成了保护缓冲,将危险的植物生长隔绝在营地之外。

    木橦心里的好奇被勾起,“你知道这些石墙是什么时候修建又是为什么被破坏对吗?”

    木橦指了指脚下的石墙。

    这些石墙可不一般,看起来是破败的城墙,可是仔细感应就能察觉到一丝不明显的灵能波动。

    木橦看向一侧迎风而立继续生无可恋的付长生,如果这石墙有什么特殊之处他一定是第一个可以看出来的人。

    杰拉德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的布拉吉先开口说了起来,“这里是古城遗址,我师父当年来卡比星就是为了这个遗址而来。”

    布拉吉似乎在无意间透露出一些关键讯息。

    “这里从来没有文明古城,这遗迹是卡比星曾经唯一也是最后一个封建王国建设的城墙,后来王国破败,卡比星回归到原始部落制,渔民和牧民们各安一隅,再没有人试图建立同意王朝。”

    杰拉德是一名历史学者,平日里在营地最热衷于研究卡比星的古老历史,对于每一个都如数家珍,掌握数十种古老部落语言。

    “我造访过这个星球三十九个部落,目前已知在案的部落有一千三百二十八个,我不相信他们都在异变中灭亡了,总会有幸存者。”

    在卡比星交通不便,寻访一个部落需要消耗的时间可能比联邦境内星际旅行消耗的时间更长。

    “我学习卡比星的历史,因为在大多数星球为了争夺生存资源,战争在各自的历史中都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可是卡比星却截然不同。”

    “那是因为灵修师留下的预言启示,我们是被选中的人。”

    木橦和杰拉德对视一眼,歪着脑袋等待布拉吉的表演,不得不说这位会变色的年轻姑娘说话虽然神叨叨的,但是的确掌握着一些不为人知的消息。

    她对灵修师有着强烈执着和非同一般的迷信,这与她口中的师父有极大关系。

    黑老板走过来递给木橦一盆蚂蚱腿。

    那分量在第一天的时候让营地众人吃了一惊,后来也就习惯了,木橦不止能吃一桶她能吃下好几桶。

    蚂蚱腿的外壳类似螃蟹,更柔韧一些不那么脆硬,有一层筋膜覆盖即使敲断也依然紧密相连,肉质口感与螃蟹也很像,更嫩一些,味道还不错。

    加上各种香料无论是爆炒还是烧烤都非常美味,不过相比起海鲜的可口鲜美蚂蚱多了一股土腥味,只适合重口味调味。

    可有一点是普通海鲜弥补不了的,这些蚱蜢可以补充灵力,每次只有一点点,类似于一滴一滴一滴的给水杯加水,速度很慢效率很低但是日积月累水杯总有一天还是会满溢而出。

    蚊子再小也是肉嘛,何况是野鸡那么大的蚂蚱。

    木橦接过木橦开心的眯起眼,一只接着一只的吃着,每一条蚱蜢腿都能贡献一点点灵力用以修复出现裂纹的灵星,她总是饥饿难耐的感觉得到大幅度的缓解,胃部的空虚感也得以填补。

    小贱一度认为木橦破损的其实不是灵星而是胃“你的灵星本体其实是胃对吗?”

    清空一桶蚱蜢腿之后,木橦才重新加入话题。

    布拉吉的选中论木橦不予置评,可是有一点却引起她的好奇“这里曾经建设了一个王国?”

    “是的卡比星唯一的王国,王国并不大,但是却有法典,设置了各个政府部门,结构非常完整,只是存续时间极为短暂,只有不到二十年。”

    “卡比星部落之间没有争斗,那这个唯一的王国是如何覆灭的?”

    “这一点我也很好奇,我查过卡比星现存的历史书籍,没有哪一个部落有相关的完整内容,甚至于之后的几十年历史也一直是空白状态......”

    这时候布拉吉再一次跳了出来,“只有灵修师的存在可以解释这一切。”

    “不的意思是灵修师把王国灭了?”木橦惊讶的反问。

    不,当然不是,布拉吉不是这个意思,可是却觉得木橦这么问似乎也没错。

    付长生沿着石墙飘了一圈,身为一个阿飘付长生坚持用双脚走路,一步一步一点也不含糊,坚决不飘。

    “这石墙包括整个营地所在范围有防御灵阵,只是灵阵残缺不全防御能力有限,还能抵御的时日不多。”

    付长生对灵阵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这灵阵很是古老,虽然手法略显粗糙却极为持久耐用,在灵力循环使用这一点上理解深刻,否则不可能做到如此。”

    “高手?”

    “绝对是高手。”

    木橦和付长生说话全靠灵力传音,其他人听不见,只是偶尔会觉得身后莫名阴冷,大热天的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这防御灵阵的存在似乎印证了布拉吉所言,这个王国的建立与覆灭与灵修师息息相关,往深了想也许这和幕后黑手选择这里也有莫大关联。

    木橦正琢磨着,刚想问问小贱有没有进展便听见耳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声响,时有时无,是通讯器。

    兹拉兹拉的信号干扰音结束一道略显兴奋的女声传来,

    “木橦,木橦是你吗?”

    木橦并没有第一时间就给予回应。

    小贱给予肯定答案“是傅宝金。”

    在小贱确认之后木橦刚想回答又听通讯器里传来傅大小姐不可思议的问话,“恭喜你刚刚提名联邦政府通缉犯身份,罪名是袭杀无辜,劫持人质,侵占私人财产,威胁公共安全......”

    罪名多又长。

    “你们这段时间到底去干什么了,通缉令是猎星城直接发出的,这样的待遇一般人做梦也得不到,这一长串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木橦想了想,似乎一切源于——不太确定的回道,“也许是因为被盗窃不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