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五十第章

作品:扔掉那只喵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锦衣夜行燕贰

    由扶苏带头,云风斯断后,护着纪无忧就从鲛人的水晶宫离开到了沙滩上。当他们到了之后,天已经是一片黑幕,而沙滩上空无一人。有一簇篝火在沙滩上,趁着月光看过去,围着篝火而坐的,是燕绥和那个木头似的司机。

    燕绥看着如同在黑夜里舞动的火出神,而那司机则是手拿着上带有肉肠的烧烤叉,专心地让火把食物烤熟。

    燕绥听到了什么从水里出来的声音,她循声看去,就看到了三个背着月光的人。

    “回来了?”燕绥说。她看见纪无忧这一打扮,又说道:“怎么换了件这么丑的衣服?”

    纪无忧汗颜,她觉得挺好看的啊。

    云风斯听到燕绥这么说,心里燃起了莫名其妙的怒火,他对燕绥说:“有些人丑啊,看什么都是丑的。”

    燕绥瞥了云风斯一眼,没有搭理他,反而转头和扶苏说:“你们碰到的是什么东西?”

    扶苏说:“一个鲛人。”

    燕绥点点头,她招了招手,说:“来吃掉东西。”

    扶苏朝她走了过去,反倒是云风斯对于燕绥的无视很恼火。他撇嘴,并不打算过去。突然,他感觉到身体腾空,有什么把自己抱了起来。微微转头一看,竟然是纪无忧把自己抱在了怀里。

    “累啦吧?”纪无忧说,“我抱着你好了。”

    看着纪无忧精致的侧脸,云风斯脸颊泛红,他挣脱着说道:“喂……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别动来动去的。”纪无忧皱眉,“摔了怎么办?”

    听到纪无忧这么说,云风斯就不动了,他僵直了身子,盯着那恍若是扶摇的脸,任由着自己被抱过去。

    曾几何时,他也想过扶摇会抱着自己。可是回想过去,他没有扶摇靠近自己的记忆,就连普通的触碰都没有。

    扶摇,总是对自己若即若离。

    纪无忧把云风放到自己身旁的位置,然后坐了下来。刚坐下没多久,燕绥就对她说:“这衣服不太方便,你去换一件衣服……车上有准备。”

    纪无忧点了点头,她原本是不想这么麻烦跑来跑去的,可是她感觉到了这身衣服的束缚性——她不能很自由地活动。

    在纪无忧离开了之后,场面就一度非常尴尬。没人说话,都盯着火发呆,只有那木头司机在考完一串肉后,把串放好,又换了一串。

    海浪的声音和木头被火烧得爆开的声音是他们之间唯二听得见的声音。

    许久,燕绥开口说道:“那个鲛人……哪里来的?”

    云风斯盯着火,回道:“海里来的呗。”

    扶苏和纪无忧接触时间不长,所以对纪无忧是如何惹上鲛人的也不明白,只好顺着和纪无忧接触时间最长的云风斯的话,点头说:“鲛人一般深居深海,不轻易出来示人。”

    听到扶苏这么说,燕绥嘲讽一笑,说道:“果然还是你这只猫带来的吧?自从你来了,无忧身边一切都乱套了。”

    云风斯炸毛了,他恶狠狠地盯着燕绥,说话的声音都带有些许的怒气。

    “这脏水泼得可以,倒不如说,是你们无能,没办法保护纪无忧才会有现在的局面。”

    “哼,我们无能?”燕绥把视线从火移开,盯着云风斯,说道,“你知道我们为了无忧做了多少吗?她天生带有的灵魂力如此强大,如果不是我们,她根本没机会睁眼看这个世界!”

    “你们所做的,就是她身上那个不松不牢的灵魂锁链?”云风斯冷笑,“在我看来,这个东西,就连刚刚学会猎妖术的新手也会。”

    燕绥沉默了,她不想再反驳这个不知活了多久的猫妖。其实她也觉得,猎妖师的能力正在日渐降低,可是,纪无忧身上的灵魂力是所有邪魅魍魉所觊觎的,在纪无忧一路长大的途中,她们保护她是真的筋疲力尽。

    扶苏突然冒出一句:“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她们?”

    云风斯和燕绥惊讶地看着这个白发男子,只见扶苏继续说道:“清竹为了纪无忧,她做了很多!她为了纪无忧,甚至不惜一切!”

    云风斯冷冷一笑,不屑地说:“如果不是无能,她需要牺牲这么多吗?”

    “你!”

    “好了!别说了!”

    燕绥大声地喊了一句,把扶苏还想说的话打断了。

    “为什么不能说?”扶苏不解地看着燕绥,“他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别人牺牲了多少?他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指责别人?”

    “如果她不是出生在这个时代,有很多种方法削弱她身上的灵魂力。”云风斯打断了燕绥的话,“那个时代的人,比你们强太多太多,根本不用担心因为学习猎妖术而不小心泄露灵魂力,吸引强大妖魔。”

    燕绥叹了口气,说:“你说的也对。”

    云风斯嘴角一勾,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扶苏猛地揪着云风斯的衣领,把他拉到自己面前。扶苏死死盯着云风斯,说道:“你可别忘了,你可是还要靠我们这些‘无能之人’拿回你的魂丹!”

    听到扶苏这么说,云风斯脸上的笑逐渐凝固,他脸色一沉,没有反驳。看到云风斯的表情变化,扶苏满意地松开他,随后又得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云风斯没办法反驳,他虽然看不起这些人。可是,他不得不承认他现在确实要依靠他们,所以,他只能沉默了。

    等到他重新得到自己的力量,他会让这该死的树妖为自己的话付出代价!

    燕绥拿起一串肉,说道:“这里不能待了。”

    云风斯和扶苏盯着燕绥,等着她解释她所说的话。

    燕绥说:“清竹联系我的时候,我就知道出事了。无忧身上的力量泄露,让这片土地所有的妖魔鬼怪蠢蠢欲动,那些沉睡的,闭门修炼的……你说的没错,我们的力量弱了,抵挡不住来势汹汹的妖……我打算把无忧送出国去。”

    云风斯挑眉,说:“你觉得让她去另一片土地就可以保护她了吗?”

    扶苏嘲讽道:“哟,你还知道出国啊?”

    “你!”

    燕绥不想再让他们在没有意义的话题争论,于是打断了他们说道:“制造出一个无忧还在这里的假象,真正的无忧去了别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