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百六十二章 摆渡

作品:冰棺女尸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狐小狸

    从齐岷的口中我才得知,我走后,他偷偷潜回到了正一派,沈掌门虽然没有死。zi幽阁但是却被风左害的只剩最后一口气了,齐岷从风左的口中得知了关于掌门火焰的事情,原来他竟然是正一派开派掌门人的后代。

    换句话说,他没有神力,但是却有神的血统,也因此。火焰才会传到他的头上。

    “我以前一直以为你跟我一样,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呢。”

    我抓住齐岷的胳膊,结实的肌肉上,浅表的静脉看的清清楚楚。我用手划过他胳膊上有些暴起的血管:“我真想看一看,你的血跟别人的有什么不同。”

    齐岷笑着摸摸我的头。竟然告诉我。说陨魔主动找到他,想要跟他交换他眉头的火焰。说只要是他齐岷说出的要求,陨魔就一定会想办法办到。

    “你答应了?”

    我有些紧张,真要是答应了,那他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呢?

    “怎么可能?你千叮咛万嘱咐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会去做,我可不要见了面你再骂我。”

    齐岷将我温柔地搂在怀里:“因为没有答应他,所有我自己做了掌门。”

    他说到这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说。这是他想到的唯一能救正一派的方法。

    “风左与魔为伍,如果不阻止,正一派迟早是要落入魔人的手中的。”

    这个我当然是理解,说出来是一句话的事,但是做起来却是要付出很多。

    我记得以前的他清清楚楚地对我见过,那个阵,给他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将身上的血肉剔除,再一点一点地长出来。这样的痛苦,岂是常人可以忍受的。

    “当时,疼吗?”我用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侧脸,有些心疼地问。

    “过去了这么久,我早就忘记了。掌门之位我也早已传给了别人,现在一身轻松,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多好。”齐岷似是极其享受现在的逍遥自在。

    他送我到电梯口,没好意思上去,说让我回家后联系他。

    我点点头,在电梯门要关上的一瞬间,一个快递员竟然一个闪身就挤了进来。

    快递员背对着我,电梯们关闭的瞬间,为何我看到齐岷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儿呢。

    说来也巧,这个快递竟然是送到我们家的,我没有网购,难道是我爸妈订的?

    不过说实话,这个快递员我总是感觉怪怪的,给我的感觉,完全跟她的身份不相符。

    爸妈都没有回家,反正已经是收过钱了,我核对了一下单子上的地址以及姓名,确认无误后,正准备签收,没想到这个快递员特别的负责任,说还是打开看一下,是不是要的东西,还有,看看确定没有损坏后再签。

    我顿时对眼前这个小姑娘的印象分蹭蹭往上长,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客户信息反馈的,我觉得给他点一百二十个赞。

    小姑娘倒是腼腆,只是低着头也不说话,催促我快一点看看。

    我点点头,心想人家还要跑好几个地方呢,于是三下五除二,拆掉了那个精明的包装,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个像胶原蛋白面膜似的东西。

    “这是……什么?”

    我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看着看着,我就看出了问题。

    我将东西放在手心里,拆开最后一层包装,东西摸在手里软软的,上面,人的皮肤的纹理都看的清清楚楚。

    “人皮面具?”

    我家怎么会在网上订这种东西?父母平时化妆都少,更别说易容了。

    我将目光从面具上挪开,看向了眼前这个快递小姑娘。

    “怎么?不是你定的东西吗?”小姑娘好像完全感觉不到我表情的变化,她摸摸自己的脸,说她这个面具就是在这家店买的。

    “怎么样?好看吗?用起来很有感觉,据说他家店的面具不仅是真人皮做的,透气好,而且是从活人脸上扒下来的,绝对柔韧度好。”

    小姑娘面无表情地陈述着这些血腥的东西,她看我不说话却一直盯着她看,微微有些诧异,竟然问我为什么这么一副表情。

    “那我该有什么表情?是该谢谢你给我送礼物?还是该给你讲的故事喝彩?”

    我将人皮面具一下就丢给了她。

    “你的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哈哈~~”小姑娘的笑声爽朗,她说着话,真的就动手摘掉了自己脸上的那张面具。

    竟然是方离,其实我早该想到是她才对。

    “不想怎么样,我就是来看看你,顺便想送你个礼物,只可惜,你不要。”

    方离有些郁闷地收起刚刚我扔过去的面具,抬头刚要张口再跟我说什么,就看到她的身子猛然向后被人给拉了出去。

    齐岷侧身站在我的面前,我能感觉地出来,他对于方离的出现,十分地不友好。

    “我都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你竟然还来找她?”

    我看不清齐岷的表情,但是从他的话语当中,却能听出隐忍的怒气。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具体说过什么,但是从方离看齐岷的眼神中我知道,她依旧是喜欢齐岷,只是,却倔强地一个字也不说。叉斤吐扛。

    “算了。”我拽了一下齐岷的衣袖。原本想让他早点儿回家去,我父母一会儿就回来了,让他不用担心我。

    “你的心眼儿,怎么可能会斗得过她。”

    我其实很不明白,这句话到底是夸我单纯呢还是损我傻呢。

    “斗?她凭什么跟我斗?”

    方离依旧是一副骄傲的样子,在她看来,我就是一个凡人的躯体,寿命也不过短短几十年而已。

    “不用几十年,再过十几年,她人老珠黄了,你还会喜欢她吗?”

    方离大笑,笑的有些失态,她说她今天其实根本就没想干什么,就是过来看看,看看我跟齐岷还能好上多久,看看等了这么长时间到底换回了什么。

    “为什么你们都可以活那么久?我不行?”

    我拽着有些愣神的齐岷问。

    他叹了一口气,说身体的长寿是要用气练的,如果我失去了记忆还好,但是现在千年的东西都记得,而且神力灵力聚在,这样不但不能长寿反而特别的折寿,因为这样一个普通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了我这样的折腾。

    “以后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灵力。”

    切,现在嘱咐的跟真的是的,刚刚打斗的时候,怎么就没听你说这么一句呢。我忽然想起,会不会孟若玥当年死,是因为我附在她身上,过多的打斗让她的体力越来越不支,最后,才没能夺得过那一剑。

    齐岷没再说什么,以后,我跟齐岷也没有人再提起这件事情,仿佛它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直到我跟他步入婚姻的殿堂,我在他耳边轻声说:“我们只做一世的夫妻可好?虽然等了千年,但是,我只记得你这一世。”

    “嗯。”齐岷嘴角微微上扬,点了点头:“没有谁的生命是永生不息的,我死后,定当喝下孟婆汤,我要让你知道,即便是没有了以前的记忆,我也依然会在人海中找到你。”

    我的眼睛都来不及眨一下,眼泪就又一次不争气地流了下来。齐岷轻轻吻过我的眼泪,吻过我的脸,吻到我的唇。我的视线穿过他低下的肩膀的空隙看向远方,我看到了一棵树旁,方离站在那里。

    因为离的太远的缘故,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我知道,她并不看好我们。

    第一次感觉到时间就是一把刻刀,我们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但是突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也长了皱纹,也有了白发。

    “齐岷,你为什么头上也有白头发?”

    一早醒来,我像往常一样搂着他的脖子,却无意中低头一看,他的头上,竟然也能看到丝丝白发。

    为什么?活了一千年都容颜不老,这才多久。以为他不会老,从没有刻意地去在意这些,是不是我真的关心的太少了?

    “你干了什么?”

    我摇醒他,虽是责问,眼泪却充满了疼惜。

    “跟你一起变老不好吗?你也说了,就一世,这一世,我们只做我们自己。”

    他轻轻地搂住我,嘴唇在我的额头蜻蜓点水般掠过。

    原来,他竟然废了他这一身的修为,不过还好没有全部废除,不然我现在搂住的,就是一个千年骷髅了。

    “值得吗?”

    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我知道,他愿意,并且甘之如饴。

    “你们就这样生活到老了?”

    忘川河上,我手拿竹竿,撑着一艘无底小船向前走,船尾站在一个魂魄,在听我讲着自己的故事。

    “是,我们很快乐,从未有过的快乐和幸福。”

    “那你后来为什么留在了这里?他呢?他没陪你吗?”

    我摇摇头,抬头看了一眼奈何桥上站着的那名白衣女子,她让我留在这里陪她,我想也好,如果留下来,每隔一段时间,我都能在这里看到要去投胎的他。

    于是,我就留了下来,做了这黄泉路和奈何桥之间的摆渡人。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船尾的那个魂魄望着我的脸,喃喃地说。

    “是吗?那说明我们很有缘分。”

    我微微一笑,同样的对话,却截然不同的感觉。

    他带着一脸地困惑,下船,登岸,竟然还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望着他渐行渐远地背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你每次都给他讲一遍你们的故事,不累吗?他不会记得的。”

    不累,我很喜欢。

    白衣女子告诉我,其实,他从那世以后,就一直在修道,也许等在过几世,我就不见得能等到他的魂魄了。

    是嘛……

    我不喜欢相见不识的感觉,我宁愿这样留一份自己的回忆在心里。

    重新调整好心情,我拿起竹竿,划到对岸,去载另一个即将过河的魂魄……(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