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八十八 章 弘历心意昭若揭

作品:清宫令妃传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青茉儿

    往日里书上写的心意相通四字,细细琢磨倒是能明白这里头的意味,只是昕玥却并不认同,她觉得那只是书文里为了衬托男女主角之间的感情故意编撰出来的,并无事实依据,看到了她也只是一笑了之。可这晚,看到弘历背对着自己站在书桌前看着自己抄写的佛经的时候,她便对那心意相通的感情深信不疑了。她很开心的,弘历给她的感情是最最美好的,而这样美好的爱情,可不是深闺女子最渴望得到的?

    红烛驱散了黑漆漆的空间,他穿着最平常的衣裳,发辫上的明黄串子也取了下来,这身衣裳并未用帝王专属的黄色系,玄青色,是昕玥喜欢的颜色。她还是头一回这般仔仔细细地打量弘历的后背,那又宽又直的脊背,承载着万民江山,承载着爱心觉罗家族的荣耀,也承载着她小小的爱意。昕玥心脏不知怎的又突突地跳了起来,仿若是那天他风风火火地跨入浣衣局时,那般的不受控制。她想冲过去紧紧地抱住她,可是终究是收敛了自己的小小少女心,暗着宫内的礼节,端庄持重地朝他走去,然后行礼问道,道了声:“皇上,万福金安!”

    弘历手滞了一下,他放下手里的佛经,抬手握着昕玥的手腕,眼神很是深情,看的昕玥脸颊灼热想要避开,弘历却伸手扳回了她的脸,昕玥无奈只能吹着眼皮不去看弘历那俊朗容颜,可下巴却被人抬起,她不得不看。弘历拖着昕玥下巴的手,辗转移开,顺着昕玥微红的脸颊一点一点地朝上拂去,,那指甲如同带着世上最灼热的温度似的,烧的昕玥失掉了理智。

    “玥儿,终究是朕对不住你!”说罢,他伸手拦着昕玥,把她紧紧地圈在怀里。昕玥听不出头绪来,从什么时候弘历开始说这句话的,又是从什么时候,他开始频繁地说这句话的?弘历那轻微的一声叹息,在昕玥的耳边淡化开来,化成浓浓的疑惑和心疼,让她惊惶。

    她手抬起放下,放下又抬起,最终落在了弘历的肩头:“皇上,您怎么了?可是臣妾的事儿,让您为难了?”

    弘历松开昕玥,瞧着她的模样,嘴角勾起摇了摇头,随后抓着她的手,顺势摸准了手腕,轻轻地按摩着:“朕曾经对你说过,宫里头有许多事身不由己,即使是朕,也不得不向一些事情妥协。”

    她知道,她都知道。所以她一点也怨弘历,反而会觉得自己处事欠考虑,给他惹麻烦。所以,在面对弘历的自责,她实在是忍不住内心的想法,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弘历对于昕玥的成长与改变很是欣慰,重重地握了握她的手,道:“你能理解就好,以后……”

    昕玥忙道:“现在臣妾不会怪你呢,日后更不会!”

    弘历拍了拍她的手背,拉着她往暖阁走:“你可还记得宫外朕对你说的什么?朕想了很久,所以还是决定告诉你!”

    被弘历拉着坐在了床上,昕玥内心很是满足想要笑一下,可是看到弘历又沉下去的脸,她的嘴角怎么也抬不起来。弘历这样子犹豫的眼神实在是让昕玥吃了一惊,他是帝王,帝王不可优柔寡断,做事都是干脆利落的。往日里弘历也是主意很正的一个人,从来不会为了某件事纠缠不许。可今个儿,似乎不一样,果然弘历对昕玥道:“纯妃下月将要临产,玥儿,孩子给你养着可好?”

    昕玥的第一反应,就是弘历给她开玩笑逗她玩儿的。所以,她只是笑呵呵地别过头,嗔道:“怎的您如今也这般爱取笑臣妾!您是皇上,一言九鼎的,可不能什么话都往外说!万一臣妾当真了……”

    话未说完,身体就被弘历扳过来,弘历很是郑重的样子让昕玥突然绷紧了神经,他道:“朕是皇上,一言九鼎,自然不会什么话都往外说。所以,玥儿,朕打算把这个六阿哥给你养着!”

    “您……您别开玩笑了!”昕玥心里突然乱了起来,想要用嬉笑玩闹来结束这个话题,可是那些往日里说的那么顺嘴的撒娇耍赖的话,如今却半个字也冒不出来,弘历眼里的真挚与渴望让她心慌,让她不敢直视,所以她眨了眨眼睛,赶忙看到了别处,最后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娇俏笑着拉着弘历道,“皇上,您累了吧!臣妾服侍您就寝可好?活着,臣妾让碧落他们弄点点心,您尝尝她们手艺进步没有?”

    弘历依然保持着那个表情,没有说话,昕玥咽了咽口水,这才安静下来,道:“臣妾只是一个小小贵人,没有资格抚养皇子。更可况,那是纯妃娘娘的孩子,给臣妾来养,一点也不符合规矩!”

    “你若想,管它什么规矩!”弘历突然抓着昕玥的手,直勾勾地盯着昕玥道,“你若点头,旁的事交给朕!”

    如今推来推去,昕玥终于明白了,原来眼前的这个男子不是在跟自己玩笑,他是真的在很认真,很认真地跟自己说这件事儿。伺候在弘历身边已经将近三年,她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她确实着急。可永璋的事儿在前头,她怎还敢奢望纯妃腹中的孩子。如果来日她传来喜事,有了自己的孩子,她不能保证还能如往常那般疼爱旁人的孩子。她不想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念,害的旁人母子分离。

    “臣妾不想!”昕玥顿了顿,眼眸抬起,深情看着弘历,伸手拉着弘历的手把他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柔声道,“臣妾想要一个咱们的孩子,只是咱们的孩子!”

    昕玥的笑容,很美,可弘历看着只有心酸与悔恨。他的一时疏忽大意,若是让昕玥一生无子,那才是对痛苦的折磨。屋内静极了,昕玥害怕看到弘历沉默不言的样子,那样的弘历不同往日的风趣幽默,让她陌生。一如若儿,突然安静起来,真的让她无措。

    反握着弘历的手,昕玥尽量让自己的笑容看的好看点:“皇上,臣妾会好好调养身子的!”

    这个想法弘历暗自思量了许久,如今下定了决心为了昕玥冒天下之大不韪,破一破这祖宗规矩,可她却拒绝了。她这份拒绝却是不用让弘历背负上贪图女色的骂名,也保了六宫安宁。可他宁愿背负那样子的骂名,也要给她一个温暖美好的生活。

    “臣妾可不是为着你,臣妾是为了自己个儿!”昕玥突然呵呵笑了笑“若是臣妾养不好,将来孩子记恨臣妾可怎么好?”

    弘历勉强扯了扯嘴角,对昕玥道:“那你好好学着,看着,将来可不能让咱们的孩子吃了亏!”

    气氛恢复往常,俩人也笑呵呵地说了好大一会儿话,方才的事儿,谁也没有在提起。昕玥以为弘历今晚会歇在她这里,可她真的是想过了,也是妄想了,如今弘历悄悄来看她一回都是奢侈,在有哪些过分的想法,岂不是太贪心了一些。

    “朕一会儿去翊坤宫,你不兴自己又偷偷掉泪!”弘历拍了拍昕玥的额头,满眼温情。

    昕玥嘟嘴不满,冲着外头就喊了声:“碧落!”

    碧落哪里知道是什么情况,弓着身子就进来了。昕玥却气哄哄地对她道:“怎的我偷偷哭的事儿,皇上都知道?可是你们说的?你们到底是向着我,还是向着皇上?若是往后再乱说话,你们就都去御吧,伺候皇上去!”

    一声嗤笑,让昕玥很是没面子。她扭头看去,弘历那憋着笑意的脸,确实是丑极了。若不是他是皇上,她还真想对他大吼一声,嚷嚷他几句,“你难道不知你这样子丑极了?”“都这么丑,怎的还做这样的表情?”

    可她只能气的干瞪眼,一句话也不能说。弘历却挥挥手示意碧落下去,遂又凑了过来亲了亲昕玥的脸颊,哈哈笑了两声:“若是你舍得,朕明个儿就把他们都带走!再给你选一批好的来!”

    想要生气,可那蜻蜓点水的吻却让她心里甜腻腻的,心里一甜,什么不满都消失了。末了弘历离开时,特意嘱咐了昕玥:“不要对外人说朕来了!”

    昕玥点头,伺候着弘历穿衣,就在他走了几步后。弘历又突然喊了他:“皇上!”

    弘历以为她是不舍得,又要掉泪,并不愿回头。可昕玥见他如此,忙跑了几步拦住他道:“怎的臣妾喊您,您都不理?若是将来您这一走,再也见不到臣妾了呢?”

    “胡说什么?”弘历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手顺势就伸了出来,那一巴掌差一点就拍到了她的嘴巴上。可是弘历迟疑了一下,还是捏了一下昕玥的鼻子,扳了脸对她道:“往后不兴胡说!”

    昕玥亦是道自己的失言,忙认了错,之后见弘历面色微微好转,她才有小心问道:“皇上,若儿想家了!”

    瞧着她眼巴巴地盯着自己,弘历这下却笑了,然后凝视着她问道:“那你呢?你是否也如舒嫔一般,想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