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88章 .13

作品:[鼠猫]特殊受害人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烟水晶

    包拯的脸色明显比平时难看很多。在这个房间里,他或许并不是最关心闵峰的人,身为h组组长,他需要考虑的东西远比公孙策要多。但是作为一个人,包拯还做不到对闵峰这样的朋友的艰难处境无动于衷。因此他脸色凝重,但是却只能更加努力投入调查之中。这是唯一,也是最好的帮助闵峰的办法。

    “闵峰交代,他昨晚跟赵宇等三人一起喝酒,地点在闵峰家附近的一家饭店。”包拯沉声答道,“他们大概在凌晨一点结束。因为所有人都喝了酒,不能开车,后来闵峰找代驾送走了另外两个人。由于闵峰的住处跟赵宇家很近,所以他亲自送赵宇回来,两个人是步行回来的。闵峰说他把赵宇扶上床就走了。”

    “也就是说,他只承认送人进了卧室。”展昭问道,“他没提起阳台?”

    包拯皱了皱眉,“他没有主动提起。”

    展昭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可以去问他。”

    “我跟展昭去。”白玉堂接着说,“有展昭在,不怕他撒谎。”

    所有人都不反对。公孙策将目前现场找到的所有线索都交给了展昭。无论是对闵峰的盘问还是在现场共情的时候用来激发想象力,展昭都需要它们。

    闵峰现在还不是嫌疑人,因此他只被警局内部要求交出配枪并且不能离开d市,随时需要接受调查。

    展昭和白玉堂是在警局见到闵峰的。昨夜宿醉的痕迹还留在这位硬汉的脸上,同时赵宇的死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让他原本十分高大的身影都看上去佝偻了很多。当然,凡事不能看表面。也许闵峰是一个重情重义的好人,但也许他只是一个演技高超的杀人凶手。一切,要调查之后才有分晓。

    “赵宇是死于自杀。”

    让白玉堂十分意外。这竟然是展昭见到闵峰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不可能!”闵峰的表情立刻激动了起来,整个人的情绪从方才那种佝偻颓废变得亢奋紧张,“他怎么可能自杀!他是我带过的最优秀的警员,是条坚强的汉子!他怎么可能自杀!”

    展昭盯着闵峰的一举一动,全神贯注,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等闵峰激动地表达完自己对所谓赵宇自杀的怀疑不信之后,展昭又开口了,“你说的对,赵宇没有自杀,他是被谋杀的,凶手就是你。”

    这一次,闵峰却没有像方才那样激动。面对这样严重的指控,他却只是瞪着眼睛盯着展昭,牙关紧咬,双拳紧握,良久,才用一种近乎绝望的声音喃喃地道:“我知道你们会这么想。算了,反正也算是我害了他。你们要是有证据,就让我给他偿命算了。反正迟早会轮到我,我早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白玉堂皱了皱眉,不悦地道,“你这是承认杀了赵宇?什么叫我们要是有证据?你连杀人都承认了,还不打算交代你的犯罪经过吗?还有,什么叫迟早会轮到你,你还有什么情况没有告诉我们?还不快说!”

    闵峰没有回答白玉堂的问题,他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脸上满是痛苦绝望的表情。

    展昭静静地观察着,过了一会儿,才重新发问。

    “你跟我们组长说过,昨晚是你送赵宇回家的,时间是凌晨一点三十分到两点三十分之间。而经过尸检,可以推断赵宇的死亡时间正是凌晨一点到三点之间。也就是说,赵宇死在你送他回来以后,就在他家里。如果你不是凶手,那么你有没有注意到有别人在这个时间出现在现场。”

    闵峰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展昭也不介意,而是继续问道:“你说是你把赵宇送进卧室的,那么除了卧室以外,你还去过他家什么地方。”说到这里,展昭停顿了一下,突然再次开口。

    “你有没有去过阳台?”

    闵峰的脸上表情还是很痛苦,但是并没有明显的迹象表明他对阳台这两个字有什么特殊的反应。

    展昭与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没说话。但是他们心里同时产生了一个相同的想法,看上去闵峰并没有撒谎,他昨晚真的没有去过赵宇家的阳台。

    结束见面之后,展昭确定了白玉堂的这个想法。

    “赵宇不是闵峰杀的。”

    “你能确定吗?”问话的人是包拯,但是展昭明显感觉到了公孙策更加关注的目光。

    展昭点了点头,“赵宇死在阳台,而闵峰昨晚并没有去过阳台。从他前面面对我那两个问题时给出的反应看来,也可以推断出他不是凶手。但是……”展昭看了一眼公孙策流露出惊喜的眼神,沉声道,“我们不能跟法官说,因为我的推测是这样的,所以闵峰不是凶手。”

    “是啊,犯罪心理学不能用来定罪,更不能用来脱罪。”这次说话的是小丁,她的神色也有些沮丧,“还是要看证据。现在的证据对闵峰太不利了。”

    “在阳台上发现了闵峰的指纹,还有他衣物上的纤维。”庞统用手指敲着桌面,不解地道,“指纹我还能理解。可是衣物纤维就是他昨天穿的那件衣服上的。他不去阳台,怎么可能把纤维蹭在那里。可是展昭又说他没说谎。别说是法官,就是我,要是不认识展昭的话,恐怕也没法被说服。”

    “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不能证明有第二个嫌疑人出现,那闵峰就成了替罪羊了?”公孙策有些激动地说。

    “阿策……”包拯拍了拍公孙策的肩膀,“你是鉴证科的,应该最懂得证据的重要性。想要帮闵峰洗脱嫌疑,就只能继续在证据上下功夫。”

    公孙策看了包拯一眼,没说什么,只是红着眼圈转身离开了办公室。他去的方向是法医实验室,大家都知道,他是去继续跟线索们较劲去了。

    案子陷入了僵局,又一天过去了,没有丝毫的收获。展昭的脸色很不好,白玉堂也不轻松。吃过夜宵以后,苏虹拉着累得打瞌睡的小丁去机房补眠,包拯拉着庞统去法医实验室给公孙策帮忙。剩下白玉堂留在办公室,陪着展昭……“发呆”。

    没错,展昭这大半天一直在发呆,跟其他人忙得脚不沾地的队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是没人会对这一点有什么意见。就跟公孙策常年窝在实验室跟尸体和一大堆杂七杂八的证物们同吃同住一样,展昭更多的时候都是这样呆呆地坐在那里。这只是他们两个人不同的工作方式。犯罪现场调查关注事件呈现出来的点点滴滴,而犯罪心理学家则更关心一个人内心的波澜壮阔。

    此时,看似发呆的展昭,他的内心已经跟那个领他十分痛苦的犯罪人一样波澜壮阔了。

    一定有一个犯罪人,理由很简单,赵宇并非自杀。闵峰一定是无辜的,理由也很简单,因为他不可能是一个比展昭还高明的心理学家,高明到可以在展昭面前撒谎而不被识破。

    那么,实际上这个犯罪人在昨晚做了两件事……下毒杀赵宇,栽赃陷害闵峰。那么这两件事究竟哪一个才是他的真实动机,还是说两个都是?

    这一切为什么如此熟悉?

    回到这案子的最初。周春被杀,将三个重案组成员一个个卷了进来。凶手似乎除了杀周春以外,还想把重案组的人也一网打尽。跟这次闵峰面对的情况是多么相似啊……我们知道他们是无辜的,但是法律只相信证据。有口难辩,除非你能证明这世界上存在幽灵。是幽灵做了这一切吗?

    展昭仿佛真的看到了一只异常强大的幽灵,正躲在暗处对着他微笑。这个家伙精通各种犯罪手法,同时又非常了解重案组这几个成员,甚至,他很可能也十分了解siu。这只幽灵,这个对手,他为什么要用这么麻烦的办法去杀人呢?这感觉就好像是一种挑战,只是这挑战的对象,是重案组,还是siu?或者,两者都是?

    突然,一阵电话声打断了展昭的思路。展昭看了一眼,原来是苏虹那边来的电话。

    “来机房,我有东西给你看。”苏虹的声音总是冷冰冰的,但是展昭没有错过她声音中的一抹激动。

    “有什么事不能电话里说。”白玉堂替展昭揉了揉已经有些僵硬的肩膀,又说道,“不过活动一下也好,免得你在这张椅子上坐到天亮。”

    展昭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二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苏虹的机房,却没想到竟然看到了整组人都已经到了。

    重大发现?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兴奋了起来。

    “来吧,给你们见识一下,猜猜这是什么?”伴随着苏虹冷冷的声音,展昭看到了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的一张脸。

    “这是赵宇?”白玉堂吃了一惊。不是因为赵宇的脸,而是因为印着赵宇头像的这张纸实在是太诡异了。黑色的纸张,上面印着一些复杂的黑色花纹,看上去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又想不起来。照片下方有汉语和另外一种语言写成的两行文字。

    “通缉令?”庞统熟悉大宋周边各国的语言,自然认得,“这是西夏文字。”

    “苏虹,你是从哪里找到这个东西的?”庞统皱着眉头,显然有些烦躁,“怎么还扯出国际问题了?”

    苏虹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我是受到展昭的启发,觉得既然凶手这边的线索断了,不如就从受害人这边入手。谋杀动机大多是情仇财,重案组这几个人又参与了调查那个神秘组织的大案,肯定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我去外面逛了逛,果然有收获。”

    “你……你这个外面。”庞统的声音有点抖,看苏虹很依然淡定,丝毫没有闯祸的自觉,只得无奈转向不那么疯的其他人,“包子,我请一天假。”

    包拯勾了勾嘴角,点头,“一天搞不懂可以两天,不要把苏虹供出去。”

    庞统摸了摸鼻子,欲哭无泪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