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92章 酆都都禁湖

    晚风23:38:54

    媚笙在原地楞了一楞,呆呆的望着小贩匆忙离去的背影,回头看了眼一直皱眉不语的凡修,道:“师尊,我们现在怎么办?”

    凡修抬头观望了一下天色,掐指算了算,眉头拧的更甚:“不等了,如今看来魔界的人已经抢先我们一步,若是再耽误下去,恐不是件好事。”

    云深四处望了望,担忧道:“那些魔界的人如果已经到了酆都,那这里必定会是魔气爆涨,可是为什么我只感觉到了这里的阴气和尸气,而魔气却几乎消弭的无影无踪,难道是他们没有过来?”

    云归扶了扶身上的包裹,也谨慎的四处观望打探了一下,最后得出结论:“掌门既然说魔界已经抢先一步,会不会他们已经先到酆都了?”

    罗衣从云归身后探出一个脑袋:“他们怎么去的?”

    云澈略带鄙视的看了眼罗衣,摇了摇头:“魔界本就跟地狱相通,他们属性也都较为接近,自然是有办法,倘若他们真的先行一步了,那么如今之法就只能请掌门强行施法将我们送过去。”

    凡修目光冷灼的瞧了云澈一眼,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我强行施法将你们送入地狱,若是遇到魔界之人,再见机行事便罢。”

    媚笙将腰间的裂火扶了扶,看着凡修使劲的点头:“媚笙一定会将女娲石带回来的,师尊放心。”

    凡修摸了摸她的脑袋,神色中有几分捉摸不透的深意:“凡事尽力即可,别太强求。”

    酆都与地狱的链接之口,在于它位于极西的一条湖,此湖被当地人称之为禁湖,为何称之为禁湖,乃是因为多年来若是有人掉入河中那几乎毫无生还的可能,甚至连尸首都寻不回来,简直是杀人不吐骨头。湖中无鱼无虾,常年布满浓密的水草,城民都以为这水里住着怪物,无一人敢靠近。

    一行人临近禁湖之时,眼波流转之处,纷纷都打了一个寒战,湖中的水漆黑的如同墨砚,湖面平静的仿佛一张没有褶皱的纸,没有一丝波澜。如此本没有什么,但湖面上覆盖的一层如雾般的黑气,在这血月笼罩的夜晚却是显得十分骇人。

    云归随手捡起一块石子,望湖里仍了下去,眼瞅着石子坠入湖面,可是耳边却根本听不到石子掉入水里的扑通声,什么声音都没有,一丁点声音都没有。

    “这未免是诡异了一些,为什么石头坠入湖面却没有一点声音?”一向自负的白静姝也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得合不拢嘴。

    空气中传来一阵异样的味道,媚笙嗅了嗅,向前探了探,胃里突然泛起一阵恶心,慌忙捏住鼻子道:“好重的血腥味。”向四周望了望:“难得附近有人受伤吗?”

    云澈微微上前两步,看着漆黑的湖面,良久,才道:“不用看了,这血腥味是从湖里传出来的。”

    凡修望了望天,见原本挂在天上的月亮渐渐泛起血色,见时间差不多了,道:“这湖原本就是与地狱的往生湖相连,往生湖里坠入多少冤魂,业障自然是重之又重。你们就从这里进入地狱,但切记,中途千万不要睁开眼睛。”

    罗衣有些害怕的后退几步:“从从这里进去?”

    媚笙上前握住罗衣的手,安慰道:“没关系,也就这么一回,等入了地狱就好了。”

    “还有便是,你们是活人入地狱,没有鬼差引路,需得扮成鬼魂,不然很容易被抓起来也很容易成为地狱里那些恶鬼争夺吸食的对象,添些不必要的麻烦。”

    “活人怎样才能装成鬼魂?”云归不解的挠了挠头。

    凡修右手一摊,手心银光一显,不多时,六枚晶莹透亮的血玉就出现在了他的掌心:“这是血滴子,你们到时候放入口中即刻。”

    媚笙欣喜的将这颗漂亮的如同红珊瑚的血滴子放在书中把玩,但是目光却透露出几分不舍。

    又到了跟师尊分开的时候了,他们师徒俩为何在一起的时候就这么少呢。

    凡修再次将要注意的事一一嘱托完后,双手结印,一阵巨大的光波击向了湖中心,顿时,湖水翻江倒海而起,纷纷逆流,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师尊,我,我走了。”媚笙回头得看了凡修一眼,语气中竟是分离的不舍。

    凡修上前,从衣袖中取出一条丝带,细心的替媚笙蒙住眼睛:“你不似你大师兄沉稳,终是年龄太小,好奇心太重。让你不看,想来你还是会睁开眼睛瞧上一会。倒不如蒙了来的干脆。”

    媚笙心里因师尊的这番话,心里美滋滋的,手覆上那条白绫,简直乐开了花,嘻嘻,这是师尊亲手帮我系上的。

    白静姝回头正好撞见了这一幕,自然是气不打一出来,忍不了开口催促道:“喂,你磨蹭什么呢,属蜗牛的吧,大家都在等你,好意思吗?”

    媚笙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转身向大家跑了过去,回头还不忘朝着凡修挥挥手:“师尊,我一定将女娲石带回来,一定会的。”

    话音还没落媚笙只觉眼前茫然一黑,身体像失重了一般,迅速的像前方坠去。

    巨大的漩涡如同一个长着利牙的凶猛怪兽,不多时,媚笙他们就已经不见了踪迹。

    凡修伫目瞭望了一会,叹了口气,此番前去,不是是凶是福。不过女娲石,却是一定要拿回来,魔界的人不可抢,任何人都不能抢。

    媚笙只觉身体轻飘飘,前方的漩涡,将他们一一都吸了进去,耳边充斥着惨绝人寰的尖叫声,啼哭声,笑声,各种声音的混合,难听刺耳的让人简直想将耳朵割下来。因为有白绫的束缚,媚笙什么都看不到,师尊说的对,她好奇心重,好几次她都想把这白绫取下,但转念一想,这是师尊亲手为自己系上的,又舍不得,这样犹犹豫豫几次,倒是没取成功。

    鼻边的血腥味越来越浓,伴随着阵阵腐臭的味道,恶心的让人想呕吐。因为看不见,也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大师兄他们怎么样了,于是只能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大师兄,罗衣,你们在哪里。”

    过了片刻,得到了云深的回音,她才稍稍安心。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子木然一沉,那些声音渐渐远去,媚笙的身子却突然坠了下去,呛了还几口水,她才知道自己还在湖里,还未来得及喊救命,便觉得有一股力道拦住自己的腰,刚想尖叫出声,耳边便传来熟悉的声音:“不会游泳就被乱动。”

    “云澈?”媚笙欣喜的叫出了声。

    到了岸,因为呛了几口水,媚笙猛烈的咳嗽起来,感觉有人拍了拍她的后背。

    缓过来后,将白绫解下,媚笙小心翼翼的将白绫折整齐,放入胸前,这才打探周围的情况。

    云深,罗衣,云归,白静姝已经纷纷上了岸,云澈在自己身边,正在挤衣服的水。

    周围黑暗寂静的可怕,眼前的湖还是那条湖,却又不似那条湖,多了几分寒气,多了几分血腥。

    “我们这是到地狱了?”媚笙放眼瞧去,能看到的却是一片漆黑。

    “没错的话就是这里了,不过我们刚从往生湖里上来,应该是刚到地狱的入口。”云深看着周围分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