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129章 刻所有的美好让时间永远地定格在了这一刻……

    《暖色》剧组因为林婷的缺席而被暂时搁置在一旁,洛白也曾经被问及过知不知道林婷的下落,洛白当时还不知道林婷已经出了国,现在她整了容更不可能再回来。尤其还是那样一张脸。

    洛白知道林婷为什么会整容成丁子晴的样子,但是做了这件事情的后果恐怕不是她能够承受得了的,丁子晴这个人本身就意味着麻烦,三年前‘她’的死或许能够结束曾经发生过的一切,但如果‘她’再次出现的话,说不定还会发生什么。

    顾琛对整容成丁子晴的林婷完全没有任何的好感,但对于林锐的找茬却是不能同样无动于衷。他想要为自己的妹妹讨个公道,结果不惜以卵击石,想要拿林氏的基业和顾氏相抗衡,也不好好掂量掂量他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

    林锐一心想着要为自己的妹妹报仇,甚至不惜找上了一些黑道的势力,因为他知道顾琛也和一些黑道有联系,如果能够在这条路上给顾琛下绊子的话。说不定会事半功倍。

    结果林锐还没有开始行动,顾琛那边就先得到了风声,他当年会选择涉黑就是为了要扫除天青门这个障碍,可是有些情况是陷进去容易,拔出来难,既然他的手上已经沾染了血腥,有的时候就更加必要用特殊的方法来解决最根本的问题。

    林锐的合作对象在知道他要对付的人是顾琛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因为顾琛这个人算是黑道势力中的异军突起,可是却比任何一个人都更要很,而且这股狠让人不寒而栗,只要听过他名字的人都不愿意去与他为敌。

    林锐刚开始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难办,所以只好加大了价码。而且既然对付不了顾琛的话,能够把洛白抓来说不定也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

    洛白时隔三年再一次被绑架,整个人的心境都变得不一样了,尤其在看清楚眼前的人是林锐的时候,她大概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不讨喜了。

    “你不惜和这些人合作把我抓来,是想要杀了我?”洛白不慌不忙地问道,和她比起来,反倒是作为绑匪的林锐要紧张得多。

    林锐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杀人,不过是想要给洛白一个教训而已,可是听到她这样说,他发现自己的怒火就像是快要控制不住的样子,恨不得直接让洛白再也没有办法说话。

    “对,我就是想要杀了你,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快点在我面前求饶。”

    洛白冷笑一声,“我倒是不介意你杀了我,反正总会有人替我报仇。”

    林锐听洛白这样说,第一反应想到的就是顾琛,愤愤地说道,“顾琛现在可没有时间来管你,再者说你不过就是他玩玩的一个女人而已,你就那么肯定他会来救你?”

    洛白其实一点都不肯定,不过她本来指望的人也不是顾琛。

    “顾琛发生什么事情了?”林锐既然能够这样说,恐怕他应该是有几分把握。

    “他现在自身难保,哪里有时间来管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顾琛怎么了?”洛白眼中的关切不是作假,只不过她的急切是表现出来的而已,这年头能够害到顾琛的人恐怕已经少之又少。

    “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我大可以告诉你,我雇了人去杀掉顾琛。”林锐找不到专业的杀手,可是却有一些急需要用钱的亡命之徒,他们的力量很有可能会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你以为你真的能够杀得了顾琛?”洛白嗤笑一声,像是在嘲笑林锐的自不量力。

    “就算杀不了他,我也要让他一辈子都生活在痛苦之中,他不是曾经残疾过吗?我要他再也摆脱不了那种滋味!”林锐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的神色,恐怕是早就对顾琛恨之入骨。

    “因为林婷的关系,你打算把她的无知都报复到顾琛的身上吗?”洛白还真是一点也不介意会不会激怒林锐。

    林锐听到林婷的名字反倒是稍微冷静了下来,“我妹妹曾经是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直到她遇见了顾琛,她恨不得把整颗心都捧给顾琛,可是顾琛不仅不要,还糟蹋了我妹妹的心意,如果不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话,我怎么能够对得起我妹妹?”

    洛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理解林锐的想法,不过她心里却有一个很诡异的念头,“林锐,你该不会是爱上你妹妹了吧?”

    “你在说什么!那是我亲妹妹!”林锐反驳起来明显有些底气不足,让洛白不得不想得更加复杂一些。

    “我知道她是你的亲妹妹,所以你有没有想过林婷会变成今天这副样子,和你还有林家都脱不了干系,你一味地把责任都来到顾琛的身上,难道不是因为不想要面对你自己的错误?”

    林锐没有否认洛白说的话,林婷的性格会变成这个样子,他确实难辞其咎,可是那是他最心疼的妹妹,怎么能够任由其他人诋毁她!

    “林锐,如果不从本质上解决这个问题的话,即便没有了顾琛,你能够保证林婷下一次遇到她心仪的人,不会做出更加疯狂的事情吗?”洛白见林锐有了动摇,更加把握住机会。

    “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不就是想要我放过顾琛吗?我告诉你,这件事是绝对不可能的!”林锐斩钉截铁地拒绝道。

    洛白一开始不过是想要试探一下林锐而已,可是现在却几乎能够确认他对林婷真得有不可告人的情感,限于男女之间,而不是兄妹之间。

    “顾琛不会容易就被解决掉的,如果让他得到反扑的机会,到时候怎么死都不知道的人一定不是他!”洛白很笃定地说道,她清楚顾琛的本事,想必林锐也不会太陌生。

    而事实上,林锐雇佣的那些小喽啰,根本就没办法把顾琛怎么样,而且还被他套出了话,把洛白被绑架的地方说了出来。

    洛白没想到顾琛这么快就会出现这个仓库里面,或许是林锐雇佣的人实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林锐看到顾琛的第一眼就慌了神,下意识地从旁边一个人的手里抢过一把刀架在了洛白的脖子上,大声对顾琛喊道,“你要是再敢走近一步,我就杀了这个女人。”

    洛白能够感觉到刀贴近脖子上的冰冷触感,只不过从她的脸上看不出来任何多余的表情,就好像现在的一切都不过是理所当然一样,兔子急了会咬人,林锐选择这样做并不难理解。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顾琛很冷静地问道,冷静到好像洛白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这让林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

    就这样的人还学人家做绑匪,洛白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可笑,所以她决定不再浪费时间,微微侧头,一个闪身,林锐手里的刀就被洛白踢了出去,而洛白除了手上还被绑着以外身上完好无损,而林锐看起来的状态似乎就不是那么好了。

    “林总,或许现在我们可以来谈一下条件了。”顾琛轻笑一声,别有深意地看了眼洛白。

    转眼间被桎梏的人从洛白变成了林锐,其变化之快让林锐的几个帮手都傻了眼,显然连林锐自己也没有想到,他会在洛白的手里如此不堪一击。

    顾琛亲手拿着绳子把林锐绑了起来,只可惜他的手法似乎不太好,只见林锐被绑得像是个粽子一样,就差没往嘴里塞个破布。

    “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这回倒是轮到林锐发问,还一脸要被迫害了的样子。

    “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再说这不是你想要对我们做的事情吗?”洛白一本正经地说道,“不过我们没有你那么丧心病狂,我们无冤无仇,只要你能够保证之后不会再来找我们的麻烦,我现在就可以放了你。”

    洛白说得太轻巧,林锐反而不太相信,更何况到现在为止顾琛都没有表态,谁知道他会不会做出什么其他的事情?

    不过顾琛倒是很认同洛白的说法,本来林锐也不是他想要对付的角色,可谁让他偏偏喜欢往枪口上撞,竟然用洛白来威胁他,看来他是真得很嫌命长。

    “林锐,看在顾氏和林氏还有生意往来的份上,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但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你就等着后果自负吧。”顾琛说完便牵着洛白的手离开,留下林锐一个人在那里自生自灭。

    “你来的速度倒是够快的。”洛白坐在返程的车上,实际上她早就想过自己解决这个问题。

    “我不想要你再出事。”

    再出事?洛白耳尖地听到了这三个字,有些狐疑又有些担心地看着顾琛,可显然对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林锐费尽心思把洛白绑来了郊外,可结果倒是给了顾琛英雄救美的机会,不过这英雄并不是这么好当的。

    “后面有车在跟着咱们。”洛白注意到了后面的那辆车,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始终跟在他们身后,就算不想要注意都不行。

    顾琛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坐稳了!”

    顾琛并没有带多余的人手,所以整辆车里面就只有他和洛白两个人,于是很清楚地可以知道对方不是冲着他就是冲着洛白来的,而前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你有把握能够甩掉他们吗?”洛白不太确定地问道。

    “你不相信我?”顾琛驾驶着车的同时,还给了洛白一个让她安心的眼神。

    洛白倒不是不相信顾琛,而是身后的那辆车给她的感觉太不祥,再加上还是在这种类似于山腰的路上,让洛白无法避免地想起曾经她的意外‘去世’。

    身后的车紧追着顾琛他们不放,有几下甚至差点要直接撞上来,不过都被顾琛给躲了过去。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很有可能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三年前所差无几,不过这一次的洛白却没有什么太过紧张的情绪,她本就该是已经死去的人,能够多活这三年其实应该算是上天给予她的恩赐。

    顾琛没有洛白那么悲观,他通过后视镜看着对方的车子,只可惜看不清里面坐着的人究竟是谁。

    “如果说我们真得死在这里,你会不会后悔今天来救我?”洛白干笑了两声,没想到生死关头,她想起来的问题竟然是这么无关紧要。

    “我不想要再失去你一次,子晴。”顾琛沉默了半晌,终于还是开口回答道。

    洛白猛地看向顾琛,“你说什么?”如果她没有听错的话,顾琛说的分明是‘子晴’?

    “我自己的妻子,我怎么可能认不出来?”顾琛回答了洛白的疑问,却让她更加不知道如何是好。叉低丸弟。

    所幸她也就不再继续伪装下去,“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们第一次在酒店,刚开始我只是怀疑,直到我们履行了夫妻义务,我才真正确定洛白就是丁子晴。”

    “所以说你一直都知道我是谁?”结果时隔三年,她还是要被同一个人耍得团团转吗?

    洛白近乎悲哀地想着,她以为自己的伪装天衣无缝,可谁知道在顾琛的眼里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无论你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我都很庆幸你能够再一次回到我的身边。”顾琛没有多做解释,因为现在绝对不是解释的最佳时机。

    洛白无力地靠在车座上,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袋里面一片空白,不明白为什么顾琛明明知道她是谁却不揭穿她,她就像是自己演了一场独角戏,还是场独角喜剧。

    顾琛的心里远比洛白的意味还要多,他想要知道她为什么会换一张脸,为什么活着却不回到自己的身边,为什么……

    可如今的当务之急却是要甩掉身后的尾巴,他们才能够有大把的时间来解决彼此心中的疑问,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让顾琛当初在确定了洛白就是丁子晴之后,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的开心,但明显洛白不过是把他当成床伴而已,所以他才没有轻易地就说出洛白的真实身份,三年他都已经等了,他不介意再花三年甚至三十年的时间让洛白慢慢地爱上他。

    “嘭……”

    突如其来的枪响让顾琛和洛白眼神一凛,彼此对视了一眼,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会有枪,这种情况就意味着他们逃脱的可能性又低了不少。

    “该死!”顾琛暗骂了一声,脚踩着油门又再一次加大了马力。

    “这样一直逃也不是办法,要不然直接把车开进前面的那片树林里吧?”洛白听着车内发出的警告声,显示油量不足,也就是说他们如果一直都在车上的话,很有可能真得无处可逃。

    “你觉得我们能够跑过他们吗?”顾琛透过后视镜虽然看不清楚对方的长相,但很容易便可以直到对方在人数和武器上都占优势。

    “总要试一试,要不然恐怕只会死得更快。”洛白现在远比三年前要勇敢得多,坐以待毙不是她会选择的方式。

    顾琛想了想,最终还是采用了洛白的办法,把车直直地开进了树林之中,趁着树木挡住了对方的视线,和洛白两个人弃车而去。

    “我们现在必须要尽快找到出路。”顾琛也知道现在的洛白已经不是三年前的丁子晴,但还是信不过她的自保能力。

    眼下的情形让洛白没办法不去想三年前的那场绑架,当初他们也是在类似这样的一片树林里面寻找着对方,可最后她却被顾琛狠狠地推下了山崖。

    “顾琛,三年前……你为什么要把我推下去?”这始终是她的一块心病,洛白担心如果现在不问的话,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是我,当时有人在我的身后拿东西打中了我的膝盖,我一时不慎才会松开了你的手。”这是顾琛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他有一段时间里面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丁子晴看着他无比失望的表情,所以他甚至都不敢睡觉。

    洛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顾琛这样的说辞,似乎解释得太过苍白。

    “后来我才知道是谁想要害死我们,也是那个人故意安排另一个人跟在我的身后,为的就是造成我错手杀了你的假象。”

    “你说的是谁?”

    顾琛还没有来得及说出答案,就听到他们的身后有人在说,“没想到大难临头,你们两个还这么悠闲地只顾着聊天,真是让我很佩服。”

    “赵翼!”顾琛和洛白转过身,听声音就知道真的是他,而且身边竟然还站着沈佳。

    这种情形下和赵翼还有沈佳见面,洛白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想笑,所以她真的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顾琛显然也没有什么紧张的情绪,温柔地对着洛白笑了笑。

    赵翼见这两个人都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脸色不由地变得更加难看,“一对亡命鸳鸯,看起来倒是真得让人觉得很温馨。”

    温馨?这给次还真是不适合现在的场合,不过鉴于赵翼的手里有枪,洛白觉得还是不要纠正他这个错误比较好。

    “赵翼,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对不对?”洛白有气无力地说道,在之前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赵翼,可谁知道竟然会被她曾经最相信的人狠狠捅了一刀,洛白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

    “闭嘴!”赵翼并不知道洛白就是丁子晴,他一直以为丁子晴已经变成了棺材里面的一堆白骨。

    “赵翼,你的计划就是杀了我?”顾琛不慌不忙地问道,好像受制于人的根本就不是他一样。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凭什么所有的好事都被你占尽了?”赵翼不满地大声吼道,旁边的沈佳还轻抚着他的胸口帮他顺顺气,可看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别扭。

    顾琛冷哼一声,“人各有命,所以你现在想要改命了?”

    赵翼确实是这样想的,当初除掉丁子晴,就是为了要得到万众,可谁知道顾琛竟然会从中插一脚,为了不打草惊蛇,这三年来他都在顾琛的面前扮演着一个合格的下属,看着他高高在上地作为顾氏总裁,而他不过是总裁助理,差两个字却是有着天壤之别,所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想要除掉顾琛的心就一天比一天强烈。

    “顾琛,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赵翼的声音听起来不是那么有底气,这让洛白真得很怀疑难道说这些事情真的都是他做的吗?会不会他也是被支使的那个人,但是无论是她的调查还是abel的调查都表明赵翼是这些事故的直接责任人。

    “我只是想要知道当初你为什么要杀掉子晴,如果说你的目标只有万众的话,子晴未必不会把万众交给你。”

    “丁子晴不过是被她那个恶心的父亲连累了而已,她只知道我是他的表哥,却从来不知道我的父亲当年也是她母亲的追求者之一,而且那个时候我的父亲已经快要成功了,却被她父亲捷足先登,而我父亲直到临死前都放不下这件事。”

    原来,当年丁父、丁母还有赵父都是一个大学的同学。丁母年前的时候很漂亮,学校里面好多男生都希望丁母能够做他们的女朋友,而丁父和赵父也在其中,赵父这个人比较木讷,不怎么太会表达,所以一直和丁母的联系都是靠书信,当然丁母并不知道赵父是她的笔友。

    直到有一天,赵父鼓起勇气想要和丁母表白,却看到他的室友,也就是丁父,先一步和丁母表白了心迹,还口口声声地说就是他一直在和她通信,甚至拿出了丁母写给赵父的信,结果两个人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在一起了。

    赵父把整个过程看得清清楚楚,不敢相信整天和他称兄道弟的人竟然冒充自己的身份抢了自己心爱的女人,所以就找到丁父和他理论。丁父的反应出奇地冷静,他根本就没有把赵父放在眼里,还说这样的人怎么能够配得上丁母,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等到他们结婚的那天还会请他来喝个喜酒。

    赵父当然不甘心,所以背着丁父找到了丁母,可丁母对赵父却没有一点印象,当即就把丁父叫了过来,结果两个人气血方刚的男生打了一架,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丁父赢得了胜利,还抱得了美人归。

    赵父从此郁郁寡欢,一直到大学毕业,在家人的催促下和一个相亲的女人结了婚,那个女人就是赵翼的母亲。

    赵翼的母亲很喜欢老实的赵父,但也能够看出来他的心思并不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在赵翼出生之后,她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赵翼。

    赵翼的童年生活很温暖,尽管赵父并不喜欢赵母,可对自己的儿子也是疼到了骨子里面。直到有一天,赵父在报纸上看到丁父一家的照片,那个时候的丁父已经是个杰出的企业家,有着美满的家庭和蒸蒸日上的事业。

    这让赵父深受打击,不明白为什么像是丁父那样的人怎么能够过得那么好,结果越是钻牛角尖,他越是一蹶不振,整日借酒消愁,有的时候甚至还动手打赵母和赵翼,每一次赵母都把赵翼紧紧地护在怀里,但悲剧还是发生了。

    赵母终于受不了赵父时不时的发疯,准备带着赵翼离开赵父,可却被赵父发现,两个人在马路边撕扯的时候,赵父不小心推了赵母一把,结果赵母被迎面驶来的卡车正面撞上,赵翼亲眼看到卡车碾过自己母亲的身体,等到他跑过去的时候,赵母已经没有了生气,甚至连最后一句话都没有和赵翼说。

    这俨然从家暴上升到了谋杀的程度,赵父因意外伤人而被带进了牢里,在牢里待了两年便郁郁而终,赵翼这下子彻底成为了孤儿。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丁家,从那个时候开始,赵翼的心里就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一直在想要怎么才能够报复丁家,结果却发现他们家竟然和丁家多少有一丁点的亲戚关系,于是赵翼便去万众应聘,没想到会成为丁父的助理,让他距离报仇又近了一步。

    洛白听赵翼说了这么多,总算是明白为什么他要对自己的父亲出手,她不知道该做何感想。赵翼的经历确实很令人唏嘘,但是受害者是自己的父母,她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站在赵翼的精力上去思考这件事,而且他还曾经想要自己的命。

    “为了报仇,你不惜装出一副好哥哥的样子,让我以为你真的是站在我这边的,赵翼,你还真是煞费苦心。”洛白感叹了一声,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她就无所谓到底是洛白还是丁子晴了。

    赵翼明显没有弄明白洛白的话,很是疑惑地看着洛白,“你……你是子晴?”

    “表哥,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了。”洛白苦笑了一声,“对你的遭遇,我很抱歉,但是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杀了我父亲。”

    赵翼瞪大着眼睛看着洛白,根本没有消化她所说的话,只觉得一切就像是开了一场天大的玩笑,他曾经为了害死丁子晴而彻夜难安,可谁能够想到她现在竟然完好无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只是这张脸看起来太过陌生。

    同样很是诧异的还有沈佳,她会和赵翼勾搭在一起不过是为了报复顾琛而已,对他自然是没有什么真感情,甚至这一次见到顾琛,她都能够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沈佳在之前曾经想过,赵翼要对付顾琛的话,如果她在之前就把赵翼的计划告诉了顾琛,他会不会再一次地接受自己,可是计划却没有变化快,而且为什么本该已经死掉的人又凭空冒了出来?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你已经死了,我看到了你的尸体。”赵翼还记得三年前,他和顾轩还有莫子航来认尸分明看到了丁子晴的尸体,可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看来你连我的样子都认不出来了,当年你害死我的时候就没有一点良心不安吗?有没有晚上睡不着,看到我来找你索命的时候?”

    洛白不过是想要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可没成想赵翼真得曾经深受噩梦的折磨,如果不是他后来去看医生的话,也许到现在他的梦里还会出现丁子晴那张血肉模糊的脸。

    “收手吧,就算你把我和顾琛都杀了又能够得到什么,如果顾氏能够这么轻易地就落到你的手里,那它也就不是顾氏了。”

    或许是曾经他们从来都没有把怀疑对象放到赵翼的身上,所以才会让他的阴谋一而再再而三地得逞,可现在看来,根本就算不上周密的计划,竟然一次又一次地让她和顾琛之间越来越远,真是可笑得很。

    赵翼的心早就已经扭曲得不成样子,对洛白说的话根本就无动于衷,不过倒是更加坚定了他不想要放过他们的决心。

    赵翼使了个眼色,他身后的那几个人就往顾琛的方向走过去,手里各自拿了一把枪,看场面就知道来者不善。

    顾琛把洛白护在身后,往后退了两步。

    “我没有那么脆弱。”洛白不满地开口道,她不能一直做顾琛身后的那个人,她要顾琛知道她是可以和他并肩的。

    “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算是什么男人?我不会让三年前的事情再发生一次。”顾琛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洛白紧紧抓着顾琛的手臂,不禁红了眼眶,可脸上却是带着笑容的,语气有些抱怨地说道,“如果我们早早向对方坦白了心意,是不是就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现在也不晚,我们还有的是时间可以重新开始,你愿意吗?”顾琛一脸深情地看着洛白,“只要我们在一起,不管什么都可以面对。”

    顾琛的声音就想给洛白打了一剂强心针,她笑着回应,“我愿意。”

    “还真是感人,不过你们还是去地府做一对鬼夫妻好了。你们几个,给我杀了他们!”赵翼一声令下,时间一下子仿佛静止了一般,洛白觉得她自己好像都能够听到他们扣下扳机的声音,可惜本来还发生的事情却没有发生。

    洛白眼睁睁地看着准备开枪的那几个人一一倒在了他们的面前,还没来得及弄清楚除了什么状况,便看到abel带着一群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这下至少从人数上他们就占据了优势。

    “小白,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abel一脸关切地问道,把洛白从上到下都打量了个遍。

    “哥,我没事的。”洛白看到abel出现之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哥,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放心吧,你哥我最擅长逼供了。”abel笑得相当危险,就连洛白看到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赵翼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那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明摆着是丁子晴的帮手,他们现在的处境正好和刚刚调换了位置,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赵翼知道自己太心急了,以至于输得一败涂地,所以连反抗都没有便被abel带走了,至于带到哪里,就不是他可以过问的事情了。

    沈佳虽然可以说什么都没做,但也摆脱不了帮凶的身份,所以她最后的归宿毫无意外的是监狱,有期徒刑三年,希望她能够在里面好好改造。

    至于被abel带走的赵翼也是直接落到了白启的手里,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甚至连上诉的机会都没有,他的下半生就只会在牢里度过了。

    洛白曾经去看过赵翼一次,他在牢里面过得不是很好,整个人迅速地消瘦下来,说成是皮包骨头都一点不过分。

    “你……”洛白觉得眼前的赵翼很陌生,开了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对不起。”赵翼已经能够用平常心来面对洛白,眼神中也不再是充满了怨恨。

    “你在里面如果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可以叫人告诉我,我会给你带过来的。”

    当初洛白刚刚知道自己父亲的死和赵翼有关,她不是不恨的,可是恨过了之后又能够怎么样?她的父亲绝对不可能起死回生,而在听了赵翼的故事之后,她觉得他远比自己要悲剧得多,如果能够对他多一点宽容的话,说不定能够让他的下半生轻松一些,所以洛白也就这也做了。

    “不用了,你做得已经够多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你竟然还会来看我。”赵翼笑了笑,“我突然觉得其实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我能够好好反省自己,而且这里也很安静。”

    洛白还以为赵翼会无法接受入狱这件事,可没想到他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着实让洛白感到欣慰又心酸。

    “其实,三年前在知道你死了之后,我真的很后悔,跟你相处的那段时间,我是真得把你当成自己的妹妹,但是我要报仇,结果到最后害了你也改了害了我自己。”赵翼的脸上满是苦涩,洛白却连一句安慰他的话都说不出口。

    洛白最后离开监狱的时候,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很迷茫的状态,她找到了害死她父亲的凶手,也知道赵翼在背地里都做了什么,可这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洛白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洛白回到了自己的公寓,abel正在等着她。

    “你回来了。”abel其实并不赞同洛白去探监,果不其然回来以后心情变得就不太好。

    “嗯,哥,你怎么在这里?”洛白想要一个人静一静,显然abel在这里的话根本不符合条件。

    “我来是想要问问你接下来的打算,我知道你哥顾琛已经相认了,你们是继续打算在一起吗?”abel问得直白,可换来的只有洛白的微微皱眉。

    “说实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顾琛,或许我的心里的确该爱着他,但是应不应该要跟他在一起,却是我一直都犹豫不决的事情。”

    “遵从你自己的心,看看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abel只是给了洛白一个建议,却没有想到这遵从的时间足足花了一年。

    一年之后。

    顾琛如今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整个人经历了浮浮沉沉,周身的气质变得更加沉稳,也更加有男人魅力。

    所以这样的男人总给女人一种不安全感,说不定某一天就会被另外一个女人抢走,于是离开了一年的洛白,也就是丁子晴在听说顾琛有了新的女朋友之后,急匆匆地赶回了国内,可一时间她却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回来做什么。

    丁子晴利用这一年的时间想明白了许多事情,所以她再一次使用了原来的名字,但无论是丁子晴还是洛白,实际上都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既然她就是丁子晴,自然也意味着她是顾琛明媒正娶的妻子,于是她光明正大地来到了顾氏的办公大楼,轻车熟路地来到了顾琛的办公室,结果去发现办公室里面空无一人。

    丁子晴有些沮丧地回到自己的公寓,整个人瘫软在床上,好几个小时的飞机让她沾到枕头就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丁子晴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弄醒的,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摇摇晃晃地去开门,结果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大捧鲜艳欲滴的玫瑰花,而捧着玫瑰花的人自然就是丁子晴心心念念的顾琛。

    “你怎么会来这里?”丁子晴下意识地问道,自己都没有发现语气中有撒娇的成分。

    “我来接你回家。”顾琛一直都有关注丁子晴的行踪,包括她在国外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所以说这一年来,丁子晴的身边都发生了什么,顾琛知道得一清二楚,不过他想要给她一个足够的空间,所以这一年的时间里面,他有想过去接她回来,但最后还是没有去打扰她。

    “接我回家?你就不怕你的女朋友吃醋吗?”丁子晴酸酸地说道。

    “我的女人只有你。”顾琛一脸深情地看着丁子晴,从她的眼中亦能够看到自己的身影,以至于顾琛情不自禁地吻上了丁子晴的唇瓣,极尽温柔。

    最后丁子晴还是投降于顾琛高超的吻技之下,结果两个人又莫名其妙地滚到了床上去。

    一番旖旎过后。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吧?”顾琛紧紧地搂着丁子晴,好像生怕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不见。

    “你觉得我还能够去哪里?”整颗心都在姓顾名琛的男人身上,就算她走到天涯海角,都还是要回来找到最后呢归宿。

    “就在我身边吧,我会好好照顾你,不让你收到一丁点的伤害。”

    “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我就把你绑在我的身边,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放开你。”

    “你可要记得你说的话,不会再放开我,否则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顾琛轻笑了一声,眼中溢满了柔情,“子晴,我爱你。”

    丁子晴的脸上多了两团可疑的红晕,声音细不可闻道,“我也爱你。”

    柔和的月光透过窗帘映射在紧紧相拥的两个人身上,所有的美好让时间永远地定格在了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