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9结0 大结局

作品:何以念情深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荆离

    我内心里,既希望祁静躲得远远的,让孟良辰永远都找不到,另一方面。%d7%cf%d3%c4%b8%f3又觉得祁静已经付出这么多了。现在孟良辰意识到自己的心意,就这样放手我又替她觉得不甘心。

    也罢,我只要知道祁静人是好的,其他都不重要了。

    江乐因为蓄意伤害罪被拘留了,那天我去看她,却在监狱门口看见了苏映雪和薛自强。

    “映雪。你还是不要进去了,免得乐乐看到你不高兴,说几句不中听的,让你动了胎气,那我会心疼的。”薛自强搂着苏映雪,俨然他才是苏映雪的老公。

    苏映雪笑的是我从来见过的温婉动人,“阿强。没关系的,乐乐总有一天会接受我的,再怎么说,我肚子的也是你的亲骨肉,现在乐乐因为纪青妍那个贱人的事而身败名裂,正是她最脆弱的时候,我在这个时候对她不离不弃,她肯定会感动的。”

    原来之前我猜的没错,苏映雪肚子里的种,真的不是纪莫予的。

    看她和薛自强这个架势,难道是公开在一起了?纪莫予和她离婚了吗?为什么我一点风声都不知道呢?

    虽然我跟纪莫予关系紧张,他的婚姻状况如何跟我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但是问问他,让我开心开心也好嘛。

    我没再进去,事已至此,江乐不但人被拘留了。她在娱乐圈,也是站不住脚了,毕竟丢过这么大的人,没有哪个公司愿意签她的,而且,等她出狱,还要给橙娱赔好大一笔违约金。七位数的违约金,够她喝一壶的了。

    汤茂文和乔芳也已经冰释前嫌,原本乔芳是想守着这个秘密到死的,因为她担心乔勇会随时拿这个把柄来威胁她,但是现在乔勇被抓,她也就没了后顾之忧。

    二次开庭的时候,她甚至还上庭指证了乔勇,乔勇因为私自偷盗环宇物品、指使他人行凶和故意伤害乔守业、以及乔芳指证的贩毒罪行,各种杂七杂八的罪证加起来,判了个所有财产充公,无期徒刑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范瑶的“易美”也抵押给了环宇,还替乔守业承担了几千万的债务。

    乔漾罪孽虽然不及乔勇深重,但也判了个有期徒刑二十年,照旧所有财产充公。

    乔羿深看着乔勇和乔漾被带了下去,乔勇看他的眼神像是能吃人一样,我捏了捏拳头,想走过去问他几句话,乔羿深却拉住我的手,担忧地摇了摇头,“老婆,别去。”

    我拂开他的手,“放心吧,这里是法庭,他不会把我怎么样。”

    乔羿深还是不放心,搂着我的肩走过去,把我护在身后。我心里暖暖的。

    乔勇咬牙切齿,“怎么,把养育自己二十几年的恩人送进监狱,还要过来奚落一番吗?”

    这话是说给乔羿深的。

    我捏了捏乔羿深的手指,替他开口,“你还有脸自称是羿深的恩人吗?你对阿姨做的那些事,简直畜生都不如,是个人,都做不出来这个丧心病狂的事情吧?更何况,再怎么说,爷爷也是生你养你的人,你竟然对他下得去那样的手,你还是人吗?这样的你,又有什么资格指责羿深?”

    这些话,我早就想说了,自从乔羿深把真相告诉我以后,我每次看到乔勇,手都痒痒地想给他几巴掌,如果不是真的存在,我都没办法相信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他这样的人。

    恩将仇报,冷血无情,不知廉耻。

    乔勇听到我这么说,反而笑了,“既然你想问,那我就告诉你!乔守业根本不配做我的父亲,我为了这个家兢兢业业,他呢,竟然让乔漾来负责环宇,而且到现在都不肯给我!

    我最不服气的,是他竟然毫不犹豫地把环宇交到你手上,那我呢?我这个乔家的长子,又算什么呢?你知不知道我在外人面前,根本就抬不起头来!

    你说,有这么狠心的爸爸吗?”

    一旁的乔漾不乐意了,“哥,当初明明是你自己说,不喜欢被束缚住的,所以我才暂时接管了环宇,你应该知道,爸也从来没有让我继承环宇的打算,他甚至一早就写好了股份转让书。”

    我已经懒得在听他们兄弟两个争辩下去了,拉着乔羿深就往外走。乔勇在后面疯狂地笑,声音却满是凄苦。

    ……

    妈妈彻底好了,我们把她接回了乔家,乔芳因为与汤茂文复婚了,有两个孩子需要她照顾,所以照料乔守业的任务,就落到了妈妈身上。

    本来乔羿深和我都不想让妈妈亲自照顾,毕竟她身体也才好,万一累着了就不好办了,但是她却非要坚持,还说这么多年没为我做过什么,帮我们照顾乔守业是她应该的。

    “妍深”上市以后,反响很好。致力于中端时尚女性时装,南城许多百货大楼的柜台里,除了环宇的首饰,还有“妍深”的时装。

    赵若杉很有能力,我不在的时候也能全权决策。因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月数渐渐大了,所以经常要跑医院,乔羿深每次比我还要积极。我以“妍深”还有业务为借口想推脱的时候,他就气得直咬牙,说早知道,就不给我弄这个公司了。

    我就乖乖地听他的话。

    李菁菁来找过我一次,乔羿深还以为她真的是来要我命的,紧张得不敢让我出门,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小姑娘吓成这样,我捂着嘴巴笑。

    李菁菁说,“既然害我爸爸的那个人已经找到了,我跟你的那个约定就作废吧,我妈妈说你是个好人,我爸爸的死不能怪在你身上,我以后不会再来找你了。”

    乔羿深显然长长地舒了口气。

    李菁菁说完就要走,我叫住她,“遇到麻烦了,记得来找我。”

    李菁菁看了我一眼,点头,“好,倒时候你可别嫌我烦就是了。”

    我笑笑,“不会,你放心来。”

    ……

    孟良辰一直没有找到祁静,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给我和乔羿深打个电话报一声平安,他还说,找不到祁静,他就不回来了。

    我想要是祁静能听到这句话,知道孟良辰现在对她的执着,跟她过去一模一样,那么所有的委屈也应该能得到释放了。

    郑水柔经常跟我视频,于风轻是个随性的人,不喜欢被家族事业所累,郑水柔就跟着他,她说,“妍妍,我能再遇到他,我就觉得我真的赚到了。现在不管过的是苦还是甜,只要能跟他在一起,我就觉得开心。”

    我恨铁不成钢,“你再不回来,郑叔叔真的要把郑氏捐给希望工程了。”

    郑水柔打着哈哈,“我爸高风亮节,是我们的楷模。你替我转告他,要是他真的过不下去了,我绝对会养他的。”

    我还要说话,乔羿深端了一杯牛奶过来,“老婆,你要多喝牛奶,医生说这样才能有奶水。”估吗帅技。

    他根本都没注意到电脑屏幕上还有一个郑水柔。

    郑水柔一脸坏笑,“就是,多喝点牛奶,免得到时候喂饱了小的,喂不饱大的。”

    “你去喂你的于风轻吧!”说着,我“啪”地一声合上电脑。

    “太太,有人找你。”

    “谁啊?”

    “纪先生。”

    纪莫予?他来找我干什么?我下意识地看向乔羿深,乔羿深抿了抿唇,对陈妈说道,“让他进来吧。”

    我趁着这点时间,将乔羿深给我准备的牛奶喝完,擦嘴的时候陈妈领着纪莫予进来了。

    纪莫予头发全白了,看起来整整老了十岁。

    难道,他知道苏映雪出轨的事情了?所以受不了这个打击?要不然为什么今天他是一个人来的呢?

    一想,我才发现,算算日子,这几天是苏映雪生产的日子。

    “找我有事吗?”

    “妍妍,我……”

    纪莫予说了一句就说不下去了,他竟然抹起了眼泪。

    多么诡异,他竟然在我眼前哭了!我以为我会幸灾乐祸,会觉得大快人心的,可是,我心里却只剩下难受。“到底怎么了?你要再不说,我就送客了。”

    “妍妍,我跟你苏阿姨离婚了,盛宁,我也还给她了,我什么都没要,是净身出户。”纪莫予低着头,声音听不出是真的悲伤还是假的。

    二楼传来了一声瓷器落地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是端着碗从乔守业房间里出来的妈妈,她呆呆地望着纪莫予,像个雕像一样站着。

    大概,她是听见了纪莫予的话,我心里顿时格外着急,妈妈心软,纪莫予狡猾,可不能让妈妈原谅他,让他再一次伤害妈妈。

    我站起来,往外推纪莫予,“你走吧,你跟苏映雪怎样,跟我们没有关系,这里不欢迎你!”

    纪莫予一脸尴尬,被我推得没有余地,只好叹了口气,就往外走。

    “莫予!”妈妈出声叫他。

    纪莫予身子一僵,顿住了脚步,然后转过身来,满脸惊喜地望着妈妈。

    我心里同样揪紧。

    妈妈一步步从台阶上下来,最后停在纪莫予面前,轻轻一笑,“好好照顾自己。”

    纪莫予的脸塌了下来,我如释重负,还好,妈妈没有原谅他。

    ……

    一切就这样尘埃落定。

    我躺在病床上,乔羿深紧紧握着我的手,“老婆,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乔先生,你还是出去吧,你在这里产妇容易紧张。”大夫驱赶着乔羿深,让他在产房外面等。

    乔羿深面有难色,我一把抓住他的袖子,“大夫,让我老公陪我吧,不然我真的会害怕的。”

    大夫拗不过我,只好同意了。

    我以前听人家说生孩子痛,到今天我才知道到底有多痛,我忍不住地尖叫哀嚎着,乔羿深却似乎比我还要痛苦一样,额头全是亮晶晶的汗珠,叫我的声音带着哭腔,把他的手臂伸到我嘴边,“老婆,老婆。你要是疼的不行,就咬我。”

    看着乔羿深担心成这样子,我突然就有了动力……

    “先生,是个小公主。”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