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12大5】大结局

作品:七天爱人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陌上云起

    那一瞬间,沈明轩的车子不动了,而夜雪,也惊呆了。紫you阁只能傻傻的盯着前方深渊,回不了神。

    沈明轩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更没想到凌暮沉会舍命救他们,眼看着夜雪反应过来。疯了一样的冲下车去,他也立即下去拉住她,以防她乱来,可是,下面茂密的树枝挡住了他们的视线,他们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再看他们的车子,前轮就在悬崖边边上,而车头已经出去了,如果再晚一秒钟,可能他们两个人也难逃此劫,这可能也就是凌暮沉这高超的车技,和他不顾一切要救他们的心。否则换做第二个人可能都没人能做到。

    就连沈明轩都无法理解,他明明有机会劝夜雪跳车。为什么他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救下他们两个?

    看着夜雪整个人像疯了一下,丢了魂一样疯狂的找凌暮沉,他立刻动用了他的所有能力来找寻凌暮沉,他真的希望凌暮沉还活着。

    而凌家的人却全都出动了,他们这些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的兄弟姐妹,对他们的父亲都不屑一顾,却愿意这样来寻找一个同父异母的大哥,真不知道凌暮沉到底做了什么,对他们会有这样重要的影响力?

    “我对不起我大哥……我对不起我大哥……”凌向阳一边哭着一边找寻凌暮沉的踪影。

    “凌向阳,我跟你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这样对我?”沈明轩一把拎起了他的衣领,狠狠瞪着他:“现在我就在这里,凌向阳,你不就是要为你的女朋友报仇吗,如果你真的觉得是我害了她,那好,你现在就来为她报仇。不要连累无辜的人!”

    “我做错了吗?沈明轩,你不要这个时候再出来装好人,最可恶的就是你,最该死的人也是你!”凌向阳也同样瞪着他。

    “你们吵什么吵?”凌初晓上前去用力的分开他们。瞪着那凌向阳:“凌向阳,你不要在这里找事,难道你不知道大哥的为人吗,他帮助沈明轩洗脱嫌疑是因为沈明轩没有犯罪,他救沈明轩是因为沈明轩也是我们凌家的兄弟,就算你不承认也没有办法,大哥承认,大哥会豁出性命去救他的兄弟,你难道都不知道吗?”

    见状,海伦也急忙上前阻拦:“明轩,你别在这个时候动气,最重要的是先找到凌暮沉,找到凌暮沉最重要,否则你要看着雪崩溃吗?”

    的确,这个时候最痛苦的是夜雪,她没有心情和谁吵架,也没有心情去追究谁的责任,她只想快点找到凌暮沉,可是眼看着天都要黑了,她开始责怪自己,如果不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要他救他们,也许他就不会死。

    凌宇晗跟在她身边,小声的说:“雪姐姐,你别难过,大哥会找到的,大哥不会有事的。”

    她不知道他怎么会有这样的信心,她没有。

    那么高的山上,连人带车摔下来,还能活着,真的是渺茫的奇迹,她不敢想象那个后果。

    忽然,医院里有人给她打来电话:“夜雪,刚才有个人被送来了,据说是摔伤,脑部重创……”

    夜雪没听完就挂了电话,立刻前往医院。

    其他人都以为她有了凌暮沉的消息,也跟着过去,没想到看到的人不是。

    “楚夜雪,你有没有脑子,不是我大哥你回来干什么?”凌初晓埋怨她。

    “四姐,你不要骂雪姐姐。”凌宇晗站出来维护她。尽休余巴。

    夜雪一声也不吭。

    祁峰走过来说:“是我没有说清楚,因为我当时不确定是不是凌暮沉,想去看看,不过话没有说完,你就急忙赶来了。”

    夜雪还是没有回应,她应该立即再去找,可是她忽然间害怕,如果找到的是凌暮沉的尸体怎么办?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现在他们这么多人都找不到他,是不是说明他还活着?

    她不知道,慢慢的转过身去,准备继续去找,可没想到,有个人出现在医院大门口。

    他那白色的衬衣都成了黑色,身上有泥土有淤青有血痕,整个人狼狈不堪,像是刚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样,但是夜雪却激动的哭了,下一秒她已经立刻上前,紧紧抱住了他。

    他同样紧紧搂着她。

    “你,你没事,凌暮沉,你还活着……”

    “当然,我答应过你,要死也要死在你后面!”

    就是这句话,让她哭了,哭的泣不成声。

    他推开她,看着那不断掉落的眼泪,他笑了:“其实我是怕被戴帽子。”

    她又被他逗笑了,哭笑不得的捶一下他的胸膛,又紧紧抱住了他:“回来就好,凌暮沉,你回来就好,我不许你再离开我!”

    “当然,我为了回来找你,已经耗费了太多体力,先让我休息一下,然后,我再狠狠爱你!”

    这男人,都这时候了还想着那事,但是,她还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就感觉到肩上沉甸甸的,她再一看,他已经晕倒了。

    检查结果,当然没有性命之忧,他已经回来了,就如他所说,他是耗费了太多体力,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不过他具体是怎么逃生的,还没有人知道。

    “不知道这是不是叫做好人有好报呢?”海伦笑道。

    “我就说嘛,我大哥不会有事的!”凌宇晗理直气壮的说:“我大哥是好人,天下最好的好人,他帮了那么多穷人,做了那么多好事,将来他还要帮助更多的穷人,做更多的好事,老天爷怎么舍得让他死呢?”

    夜雪不眠不休的守在他床边。

    第二天,楚墨池和叶子把他们的儿子送过来了,楚墨池对那小家伙说:“你爸爸太能睡了,去叫他起床!”

    “让他多休息休息吧!”夜雪说。

    “你要心疼他也不是这时候吧?你就不怕他睡过去不醒了?”

    “……”夜雪无语。

    楚墨池将小家伙放到了凌暮沉的床上,对他说:“去,叫你爸爸起来。”

    这小家伙当然听不懂他说的话,但是他爬到了凌暮沉的胸膛上,好奇的玩着他的脸,起初还没什么反应,谁料凌暮沉突然翻身,眼看着这小家伙要摔倒地上,一双手臂及时搂住了他,笑道:“儿子,你舅舅是不是虐待你了没给你买玩具玩儿?”不然怎么会把他的脸当玩具?

    小家伙不会说话,只会笑。

    “我说凌暮沉,你别在这里装病骗我妹妹,收起你那几根花花肠子吧!”楚墨池说他。

    “喂,你别在这里挑拨我们夫妻的关系啊!”凌暮沉看向夜雪:“雪,你别听他乱说,我没有骗你。”

    “你醒了就好。”夜雪握住了他的手。

    于是他得了点阳光就开始灿烂了,看一眼楚墨池:“你可以走了吧?谢谢你把我儿子送回来啊,下面你们要做什么请回去做,不要影响我们一家人亲热!”

    “有你这么过河拆桥的吗?”

    “慢走,不送!”

    叶子笑道:“不好意思凌律师,我们今天还就不走了,你们要亲热,请便,当我们不存在就好!”

    “你敢看着我们亲热?胆子怎么变得这么大?是不是某人的口水吃太多了?”

    “你这人……”

    “我这人怎么了?”

    叶子也说不出话来了。

    试问,口舌之争,谁能占凌律师上风?

    夜雪是看他太神气了,忍不住为自己哥哥嫂子说话:“凌暮沉,你没事了是不是?我跟我大哥要吃饭去,你去吗?”

    “我去!我当然去!等我五分钟,不,一分钟就好!”凌律师立刻下床换衣服。

    旁边的楚墨池和叶子相视一笑:“什么叫一物降一物,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凌暮沉当天就出院了,别人都好奇他的身体竟康复的如此神速,却还没人知道,他当初到底是怎样逃生的?

    晚上,夜雪在哄儿子睡觉,他在她旁边躺下:“老婆,我刚刚死里逃生,你都不好好看看我?”

    她微微笑了一下,却没转身看他,只说:“你下去,别影响宝宝睡觉。”

    “我吃醋了!”

    “那也请你下去吃!”

    他很不情愿,但还是下去了,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看着她忙碌。

    她去拿来了药箱到他身边,打开窗前的几盏小射灯,一边准备工具一边说:“哪里受伤了自己露出来!”

    却忘记了这男人是个暴露狂,她一说话,他立刻脱光了。

    她简直无奈,但是这男人竟然理直气壮的说:“我全身都有伤。”

    她没有和他争执,先从他背上开始,也不知他当时发生了什么事,只见这身上有擦身有刮伤,虽然都不太严重,但到处可见,最后还没给他处理好这全部的伤处,药箱里的棉球都用完了。

    “楼下有24小时的药店,我去买点。”她说着就准备起身。

    谁料,他忽然伸出手去,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

    这力道,一点也不像是受伤的病人。

    “其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严重。”他在她耳边说。

    “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

    “你是我的医生,所以你应该知道,我需要的不是这些东西。”他想要的只是她。

    她明白过来,便不再坚持了,任由那双不安分的手在她身上摸呀摸的,剥去了她的衣服。

    屋子里再无一点灯光,只剩窗外星光点点,月色普照,他将她放入身下,他们的身体紧紧纠缠在一起,但他并不急着占有她,只是看着她,一点一滴的轻轻抚摸着她。

    她有些羞涩,还有一些顽皮,手指戳他的脸庞,戳他的嘴唇:“凌暮沉----”

    “嗯?”

    “你那天是怎么回事?我们找到了你那辆摔毁的车,你却没受什么严重的伤,你是怎么逃生的啊?”她好奇的问。

    “我当然知道跟着车子摔下去只有一个后果,就是车毁人亡,所以我早已经打开了车门,在车子掉下悬崖之时,我也从车上跳了下去,正好,你老公命大,被树枝挂住了。”

    说起来感觉是天意,但其实不是,他的车技可以与赛车手媲美,既然决定了要救下她和沈明轩,他就已经想到了后果,所以他赌了一把,跳车,也许他还能有一线生机,结果他还真的赌赢了。

    可如果没有被那树枝挂住,是不是他就真的回不来了?

    只要想到这个问题,夜雪还是会心惊肉跳,不由得抱紧了他。

    “傻瓜,怎么了?”他拍拍她的脑袋问。

    “以后,不许你再离开我!”她的脸埋在他的胸膛里,含糊不清的说着。

    他还是听到了,笑着轻轻咬她的耳朵:“好,再也不离开你!”

    至于宋雅桐,他们谁都没有再去提起,因为凌云峰不准备告她,她整个人,好像从他们的世界里消失了一样。

    第二天,夜雪和凌暮沉带着儿子,一起去看凌云峰,没想,刚刚走进医院,竟然就看到宋雅桐坐在椅子上,似乎是正在等谁的样子。

    当然,除了等凌暮沉,还会等谁呢?

    她起身朝他走过来,夜雪看向他:“需要我回避一下给你们点时间吗?”

    他没好气的笑笑,却没有说什么。

    “暮沉,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你----”

    “不好意思,我忙着带孩子,没空!”他知道她要说什么,所以在她开口之前,他毫不留情的就拒绝了她。

    那一刻,她垂下了眼眸,神情凄苦,欲语还休。

    连夜雪都心软了,凌暮沉却不为所动,抱着儿子就走了。

    快到凌云峰病房时,又看到了一个人,是海伦,她也带着女儿在玩。

    “海伦?”夜雪不解她怎么会在这里?

    “我陪明轩来的,他在里面。”海伦指指病房。

    “还是你有办法劝动他。”夜雪笑道。

    她和凌暮沉没有在进去,但是在门口,听到了里面传出的谈话声,是凌云峰的声音:“我知道,我说什么都没有用,我也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你要恨我,我不会为自己做任何辩解,这辈子我做了太多的错事,但我还始终认为自己没有亏待任何一个女人,我以为她们要的都一样,我们不过是各取所需。只有你妈妈,明轩,我真的没有想到,我和她一夜露水情缘,竟然让她有了你,还生下你,一生没有再婚,是我对不起她……”

    沈明轩许久没有说话。

    “我应该去向她忏悔了。”

    “这辈子你亏欠的女人太多,你以为就算你死了,你忏悔的过来吗?”沈明轩嘲讽的问。

    “对,你说的对,不论我做什么,都弥补不了我这辈子的过错和罪孽……”

    许久,许久之后,沈明轩也只是一声叹息:“算了,我妈到死都不怪你,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妈是世界上最傻的女人,我以为再也没有比她更傻的人了,直到我认识了海伦,我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无怨无悔的付出。凌云峰,以前我也像你一样无情,像你一样过分,但是我不准备做第二个凌云峰,今日一见,你我之间所有仇恨就此了结,我不会再恨你,也请你知道,这个世界上你没有一个外姓儿子!”

    言下之意,他依然不承认这个父亲。

    但他真的不怪这个老人了,他离开了病房,一眼看到海伦,她正在等他,那才是他最终的归宿。

    看着他目不斜视的从他们面前走过,凌暮沉不禁嘀咕了一句:“这什么人,对他的救命恩人连句谢谢都没有?”

    “你救他就是想他谢谢你吗?”夜雪笑问。

    “当然,希望我不要再见到他,不能让我儿子学他这么没礼貌。”

    “这个,你认为可能吗?”

    就算他们不承认对方这兄弟,还有夜雪和海伦之间的感情呢,可能一辈子不见面吗?

    但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天晚上,凌云峰在病房里,竟悄悄的离世了,没有受到什么痛苦。凌暮沉为他举办了葬礼,在葬礼上,竟也没有一个儿子为他哭。

    这个老人的存在,造成了太多人的悲剧,他的离开,反倒是太多人的解脱。

    而宋雅桐这个人,也再没有出现。

    直到有一天,夜雪在信箱里发现了一封信,这封信没有落款,只说明是写给凌暮沉的,他们将它打开了,上面是娟秀的字迹:

    暮沉,这几天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我没有离开,是不是一切都会是不同的结局?

    我没有答案,也许今生注定我们有缘无分吧,楚医生是个好人,她和你很相配,而我的存在也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也许离开,才是真正的结束。

    所以,我走了,带着我的母亲一起离开,今后天南地北,天涯海角,也许都没有相见之日了。剩下宇晗,我本想带他一起走,但是我想,还是不要让他知道这一切的好,就让他以为他妈妈已经过世了吧,也不要告诉他他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姐姐,那么痛苦,也只是暂时的,相信他和你在一起,会更快乐一些!

    最后,祝福你和你太太,永远幸福,白头偕老!

    ……

    “没想到她就这么走了!”夜雪微微叹息。

    “怎么,你还想她留下来和你抢老公啊?”凌暮沉反问。

    “我是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这么潇洒的走了,这一切真能成为秘密吗?宇晗他,真的可以永远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吗?”

    她的问题,没人回答。

    她转头一看,发现他正抱着儿子,手里拿着一本旅游指南问儿子:“儿子,你想去哪里玩?”

    他儿子才两个多月大,当然听不懂他的问题,只是胡乱的在书上点点,只听到凌暮沉在说:“你说你多幸运,你爹娘没有你的时候就结了婚,竟然一直到你生下来才有机会去度蜜月,好吧,就带着你这个小电灯泡一起去吧!”

    “我还想再加个电灯泡!”夜雪插了一句。

    “加哪个?”

    “姓凌的那个。”

    “不行!”凌暮沉断然拒绝:“带着他去,我们这还是蜜月旅行吗?”

    “不算蜜月旅行,那就家庭旅行吧?!”

    结果到底如何?

    楚墨池说的对,这个世界上,万人万物相生相克,凌暮沉也找到了他的克星。

    没有办法,他们只好戴上了那个半大不小的电灯泡,凌宇晗。

    第一站旅途,便是夜雪曾经待产的小镇,也是她的父母曾一起隐居的那个小镇。

    夕阳西下,彩霞满天,小溪边,她依偎在他的怀里,看着不远处的凌宇晗,逗着摇篮里的楚沐阳在玩。

    “我真希望,时间能够在这一刻静止,永远停在当下,多好!”夜雪说。

    “我说你都在想些什么呢?时间静止了,我们的儿子也不要长大了?”凌暮沉说。

    “我说你这人怎么----”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对!”他的话,永远都有他的道理。

    他笑了,低下头去吻她:“傻瓜,时间不必静止,因为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会让你的每一天都比昨天更幸福!”

    此刻,已不需要更多的语言,她热情的回应他。

    没想,那一大一小的电灯泡没来影响他们,倒是一个老电灯泡发出了一阵笑声。

    夜雪没想到还有别人在,急忙推开了他,他转头一看,是个钓鱼的老伯,不乐意的问:“老伯,你笑什么?”

    “不笑什么,年轻人,生命不在于时间长短,爱情不在于轰轰烈烈,能相爱一程是缘分,能相守一生是福分,最重要的是把握现在,那么纵然只有一分钟的相爱,相信你们这辈子,也不枉此生了!”

    夜雪和凌暮沉面面相觑,谁都没有想到一个钓鱼的老伯,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老伯,请问贵姓?”凌暮沉问。

    “免贵无姓!”老伯一边收拾鱼竿一边说:“你不必知道我,我也不会认识你,都是匆匆过客,也许,这样更好!”

    老伯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起身离开了,自始至终,没有正面看他们。

    “好奇怪的老伯!”夜雪看着他的背影说。

    “要我说,是好神秘的老伯!”凌暮沉说。

    “凌律师,你不是想弄清楚吧?”

    “弄清楚什么?我只想弄清楚你!”他将她扑倒在草地上,闹着翻滚着,他们的唇就黏在一起了,“我都好久没有听你说过爱我了,老婆,说你爱我!”

    “你先说!”

    “我爱你!”

    他说的很快,很顺,很自然,然后等着她说。

    谁料,她却说:“你压得我太难受了,松开一点!”

    他松开,她却起身就跑。

    但她哪里是他的对手呢,他三步两步又追上了她,挠她痒痒:“坏女人,你敢戏弄我?”

    “我戏弄你怎么了?”

    “不怎么?”继续挠她。

    “哎呀,我爱你,我爱你,你别这样了嘛!”她闪躲不了,被他弄得一边笑一边说。

    “再说一次。”他得寸进尺。

    “你怎么跟个女人一样嘛?”只见过女人逼男人要这三个字的,哪里见过男人这样?

    “我像女人?”他瞪着她,目光变得危险:“我哪里像女人?凌太太,你是在抱怨你的老公没有满足你吗?”

    “你说到哪儿去了?”

    “不行,我要为自己平凡!”

    他覆在她身上,将她的身体牢牢锁住不能动弹,她害怕那两个孩子看到,可她也感受到了他那灼热的**正抵着她,她脸红了:“光天化日之下,凌暮沉,你可别乱来啊!”

    “如果我一定要呢?”

    “你可以等到晚上!”

    “那我就被欲火焚身了!”

    “真有那么难受啊?”

    “当然!”

    他把脸埋在她的胸前,啃噬她的馨香。

    她差点就要呻/吟而出了,硬是把他的脸捧了出来,“凌暮沉,你别闹了!”

    “总是像喊仇人一样喊我,我就不是你老公!”凌先生生气了,从她身上翻下去,躺到了她身边。

    她有些哭笑不得,这男人,任何事都没见他动过气,怎么一个称呼也会让他不高兴?

    她只好侧过身,戳戳他的脸笑问:“真生气了?”

    没理她。

    于是她主动去亲他:“好了,别生气了,你答应我,不要带坏两个孩子,晚上我好好补偿你,好吗?”

    “好!”

    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他变得很没有骨气,等着她晚上的补偿。

    不料,当天晚上,楚墨池竟然带着叶子来了。

    两个女人便开始有聊不完的话题。

    凌暮沉觉得和楚墨池两个大男人没什么好聊的,便走出屋子向小溪边去了,没想到又遇到了那个钓鱼的老伯。

    “老伯,又在钓鱼呢?”凌暮沉随意的在他身边坐下。

    “是啊!”老伯笑道:“怎么你今天没有和你的小妻子在一起?”

    “我被抛弃了!”

    老伯笑了起来,然后就是天南地北的聊。

    忽然,凌暮沉感觉肩上一沉,紧接着楚墨池就在他身边坐下了。

    “你来干什么?”凌暮沉问他。

    “跟你一样,被抛弃了!”楚墨池看一眼老伯,又问他:“这是你朋友?”

    “老朋友!”

    “是啊!名副其实的老朋友!”老伯很爽朗的大笑。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三个男人照样一台戏,这个晚上,他们三个人竟然也聊到半夜,各自回去时,夜雪和叶子都已经睡了。

    本来就够热闹了,没想到,第二天沈明轩和海伦竟然也带着女儿过来了。

    这两个男人见到彼此就没什么好话,同时低下头去问身边的女人:“你们约好的?”

    当然没有,可能就是凑巧吧。

    在这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江南小镇上,三个女人竟然想到了一起吃烧烤,几个孩子在一起玩耍,虽然有两个还在摇篮里,却也被冬儿和凌宇晗两个人照顾的很好。

    这其乐融融的气氛里,竟然让夜雪有些小小的遗憾。

    “怎么了?”凌暮沉感觉了出来。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我爸妈,明明我爸爸还在世,我却无缘见到他,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他应该在距离你很近的地方吧,而且他知道你过的很好,他应该放心了!”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是当父亲的人!”

    话是这么说,没有一丝漏洞,可是夜雪看着他和楚墨池的表情,好像怪怪的,不由得问:“怎么回事?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们?”

    “我哪有什么事?你可以去问你哥!”凌暮沉干脆将问题丢给楚墨池。

    楚墨池看一眼他:“你也不笨嘛,居然看出来了?”

    “废话!”

    “那你怎么不说话?”

    “我说什么?你们父子两个都那么沉得住气,我凑什么热闹?”

    夜雪这才知道,那个钓鱼的老伯,就是她和楚墨池的父亲楚衡,只是在今天一大早,他就离开了,她无缘一见。

    她有些郁闷,午后,一个人坐在湖边,对着湖面发呆。

    凌暮沉走过去,把她搂进了怀里:“老婆,你生我的气了?”

    “没有。”

    “你气我没有告诉你,是不是?”

    “……”

    “我是很想告诉你,但是我看你爸爸没有和你们相认的意思,而你哥也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我想,你爸爸可能并不想让你们知道他的身份,我还是不说的好。”说到这里,他看着她:“如果你真的很想见他一面,我可以去追他回来。”

    “追的上吗?”

    “他今早才离开,只要有心,一定追的上。”

    她却摇头:“算了,你说的对,爸爸和大哥都没有相认的意思,也许,这样也比较好吧,只要知道大家过的都很好就够了!”

    “那你不跟我生气了?”

    她笑了:“我从来就没有生你的气。”

    许久之后,她又问:“有件事,我一直很不解----”

    “什么事?”

    “那天我们在灾区,我问你,在你的计划里,你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你说,告诉我我也不会相信,我一直没想通。直到后来悬崖上,你舍命救我和沈明轩的时候,我才终于明白,你从来没有想过要沈明轩死是不是?你的计划,从来不是要伤害任何人,你的目的只是为了保护这些兄弟姐妹,不让他们自相残杀,对不对?”

    “还是我老婆最了解我!”他也笑了:“虽然我们都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表面看起来,对彼此也都没有感情,但是这一切毕竟都是因我母亲而起。尽管她并没有做错什么事,她只是不爱凌云峰,可若不是他们之间的这桩悲剧,也许就没有那么多的女人受害,也就没有那么多孩子心中的仇恨,我不能让仇恨延续下去,就算是为我的父母赎罪,为我的孩子积德吧!”

    “老公----”

    “嗯?”

    “我爱你!”

    她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唇,而他,深深的将她吻住。

    另一边的沈明轩和海伦看到了这一幕,海伦笑道:“他们很幸福!”

    “你也意思是在告诉我,你不幸福?”沈明轩笑问。

    “我不是这个意思。”

    “其实,你应该怪我,你为我付出了太多,而我却给你太少。”

    “没有,你别多心,我真的没怪你,而且我知道,一段感情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我知道你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我给你时间。”她微笑着说。

    他深深凝视她,在这样的笑容里,真的找不到半丝责备。

    他感觉到一种揪心的痛,把她拥入怀中,吻她的额头:“对不起海伦,我让你吃了太多的苦,你早产的时候,我也没能陪在你身边,我保证,等到下一个孩子出世,我一定看着他出世,好不好?”

    “你,还想再要一个?”

    “不都说好事成双吗,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你们苏家就你一个女儿,我们再生一个儿子姓苏,给苏家传宗接代,可好?”他抵着她的额头轻笑。

    她也羞涩的笑了:“好,不论你要几个,我都给你生。”

    谁料,这话给凌暮沉听了去,他的表情有些怪异。

    夜雪看着他,不禁笑道:“你不是也想再要一个吧?”

    “我是很想啊!”他想了想,还是摇头:“不过还是算了,你生孩子的时候那么痛苦,我不想再经历一次,大不了我们学楚墨池,也领养一个去。”

    “你还真会心疼你老婆啊!”她笑着点他的嘴唇。

    他又一口含住了她的手指,吮/吸着将她压倒在草地上。

    这一次,她没有拒绝,揽着他的脖子,一个吻,伴随着一句我爱你,他温柔低笑,火辣辣的吻住她。

    阳光明媚,岁月静好,沐浴着这一双双有情人,那一幅幅亲密的画面,那一对对缠绵的身影,难舍难分,久久不息,好像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将他们分开,幸福,从这里开始----

    ----全书完----

    ·预知楚墨池与叶子的爱情故事,请翻阅完结文《诱爱入局,前夫手下留情》;

    ·预知郁冷宸与向晚的悱恻缠绵,请锁定咱接下来的新文《戒不掉·爱你》;

    ·若是对凌少和夜雪的故事还意犹未尽,也请关注咱接下来的新文喔,《戒不掉·爱你》将会在重新开坑发布,笔名为‘翩若行云’;

    ·最后公布一下咱的群号,云中漫步:150210295(敲门请拍砖喔!)

    ·等着大家来新坑团聚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