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十章 无双第公子

    “快喝药。”拖住她下巴,强行把药喂给她。“别吐。”米路慌张抹掉她嘴角溢出的药汁,突然猛地一震看向推开房门的男子,瞪大双眼。迷茫睁开双眼,映入面前是一张白色的床帐和一副睡美男图。哇,流着口水,月莞颜看着面前的美男图,他用俊气无比的眉峰,在年轻无暇的容颜,堆叠出沧桑的无奈,浓密睫毛轻轻合起,掩盖那双深似海的明亮双瞳挺直刀削,一样的鼻梁,微显苍白的唇,凌乱的刘海,长发披散靠着床边休息,修手白皙的大手将她的手紧紧握住。好幸福!好幸福!!皇甫天云握住她手耶,好想掐他脸,心底冒出幸福的泡泡。只不过,她肚子再不喂食,就真死不瞑目了,由于月莞颜一脸快死加快饿死加幼想状态,没有发现已醒来的皇甫天云。这女人在呆呆地想什么?犯花痴,好心将她扶起来,这呆愣的样子他第三次见到了,摸摸她额头,还在发烧,顺带抹掉她嘴角的口水。“月莞颜,你好好休息,我去厨房拿鸡汤给你喝。”给她细心盖好被子。可惜的是某女依旧保持状态继续犯花痴,多半就是抓住他手不放,美男的手多握一下都开心。想一下以前在电视上的歌星又帅,又有钱,可惜就是摸不到。而且熬夜工作有黑眼圈,影响没感,摸不着又感觉缺乏灵魂,现在可不同,现在摸到又看到。“月莞颜,你不要吃东西了吗?”皇甫天云无奈扳开她手。“你要欣赏,回头再欣赏行不?又不是没看过,想说……”突然愣住抬起头,看她支吾个不停,一是自己听力有问题,听不到他说话,二是她说不了话。捂住口,嘴里被浓郁的血腥味刺激着,呜,她喉咙好痛,好像被火烧一样,别过头,躲进被子里,不理会他的叫唤,她是不是哑了?以后都说不了话,肚子也好痛。

    看着昏迷的月莞颜一眼,大夫摇摇头,“中了绝命散的人都活不过三个时辰,这位姑娘怕是不行了,准备后事吧!”仿佛一个晴空霹雳打在皇甫天云和米路身上,不可以这样,皇甫天云抱紧怀里昏迷的月莞颜握紧她手,她手黑色的,拉开她衣袖,这手链,他记得是晴妃的宫女呈上的,国师的东西。怎么会在晴妃一个小小的宫女呈上?这不符合常理,国师喜欢飘渺的出场方式,扯下她手上的手链握住手里,直到流出血,意识模糊,“米……路,记得帮我们找个……靠阳的地方”抱着她,躺下。“琳琅,看爹买什么?”白胡子的老头子拿着只烤鸡在她面前,看着趴在一堆图纸上睡觉而且流着口水的漂亮男子,顺手扔掉买的烤鸡,亏他还冒着被人捉去当兵的风险去给他买烤鸡,上前拿下挂在床边的披风,给他披上。他儿咋就是聪明,那么难的设计图都能画出来,虽然他医术没爹好,武术还一般,相貌算个上等货色,脾气还不怎么好,至少他这样认为,胆子挺大,摸摸他头发,紫色柔顺的发,有时他也在想:是不是因为他头发原因才抛弃他?“爹,帮我剪下头发。”琳琅拍拍自己脸,使劲自己保持清醒,太长,梳起来她都懒的弄,说白了就是看这头发老在他画设计图时老掉下来,老爹还让她装成男人?装什么装?她都不知道皇甫天云怎么了?她还没花光光他的钱,当他皇后还没有享过福,就到这具身体内,真好亏。

    “切,好好的,剪它干什么?”玉神医(也就是琳琅口中的爹,年轻时人称玉面神医,老时被月,不对,是琳琅私底称玉面老牌神医,酸爽好味道,谢谢光临,麻烦一百万黄金)一脸不开心,手却已经拿起剪刀,“剪齐腰长发那样好,还有外面战乱,有事没事别去外面,村子里正在招兵。”还不如说抓壮丁,见到男的就抓。“哦,那不出去。”反正她也没心情,趴在桌上。“还有什么事和我说吗?”微嘟着小嘴,精致的小脸毫无生气可言,反正闲着也不是一天两天,画画武器设计图也不错,闲着也是闲着。“有,外面还有路过的军队在驻扎,很危险,你武功只学了些皮毛,出去还不被砍死你。”戳戳她小脑瓜,没办法谁让他喜欢把她当成儿子来养,将她长发整齐的剪下,再拿过剃刀,世道真惨又要打仗,还要抓壮丁,苦的还不是老百姓。“爹,这好像和你没有关系。”鄙视看玉神医,错了,是玉面老牌神医一眼,她没和他计较扔了她烤鸡到地上去的帐。“爹,你种的那些葡萄熟了没?我好想吃。”盯着面前十步远的绿葡萄,害她睡觉也在想什么时候可以吃到?爹可真无情,都不让她吃。“什么不让吃?葡萄都没熟你折磨它干啥?”玉神医敲她头一记,一脸正义侠客表情正要挺身而出,保护某个少女,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安,别想那个,要不还要剪披肩头?”念头一动,手已忍不住对她头发开刀。“还不错。”对着镜子自照,“爹,你干脆当个剪头发的,当然我可以收钱。”她可以介绍好多发型给他认识。“再来……呃……”看着四周,唉,人又跑了,亏她还在这说,没情趣,什么情趣?话趣才对,琳琅心底小小鄙视下自己,还是找地方睡一觉。

    “将军,你忍着。”离少用水擦去他胸前伤口渗出的黄色液体,将军你的伤不能再拖了,必须找个大夫看一下。可是军医说你不让他治,我已派人去请隐居在附近的玉面神医,请原谅属下的无礼。是呀!太无礼,玉神医瞬间坐在面前俊朗男子旁边,要不是我那乖儿子心情好,我这老头才不会救你,悠闲从怀里拿出个小盒,抹在伤口上,十天内保证好。扔给离少,痛成这样,还有心情看我,使劲戳戳他原本就昏沉的脑袋。“将军。”看着倒在床上的人,离少瞪着玉面神医,你对我们将军做什么了?今日不说清楚,你别想离开。其实我是来和你们商量事的,挑眉,小东西……所以为救我,把玉面神医的儿子留在军营,没事治病,没事混吃等死。狭长的风眼中把离少鄙视到个彻底,离殇气的来回踱步。他是男的也就算了,而且还是这种紫发蓝瞳,完全长的偏向女生的男人,气冲冲瞪着正在吃着他午饭的琳琅。“别气坏身子,将军这也没什么的!”而且玉面神医之子,琳琅江湖被称“无双公子”他打造的,微侧头躲过他发怒扔过来的杯子,依旧恭敬说着:“武器从来没有一件可以让世人伪造的了,而且,将军你为什么戴着个面具?”离少满头黑线看他,反正不是长的丑,怕什么!还怕着。我喜欢,你管的着吗?他现在心情十分不开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