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六十八章 梦要碎

    刘富贵心情沉重地回到家里,看女儿贵枝还没收工,他紧忙跟老伴说:

    “贵枝不小啦,得想办法给他找婆家了。”

    “可不是,可这上哪里去找啊?我也急啊!”他老伴一脸无奈。

    刘富贵没吭声,他心里不好受。受自己的牵连,女儿都二十八啦,还没有找到婆家。可眼下更叫他上火着急的是,女儿可能是看上了那个右分子老莫。这可不行,这个家有我一个已经够呛了,这么多年老伴和闺女都跟着我抬不起头啊,这种日子哪是人过的日子啊!

    在刘富贵看来,女儿即使找个残疾人,都不能找老莫。

    刘富贵两口子的心病就是女儿的婚事。平时两个人谁都不愿提这件事,提起来怕对方伤心。再说哦,提了也没有用啊,根本没有来提亲的。

    自己的女儿要人品有人品,要模样有模样,要文化有文化,愣是叫这个家庭给累赘得快三十了,嫁不出去。两口子一想起来,就恨不得地找个没人的地方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场。

    “老伴啊,我为什么急呢,这丫头可能是看上老莫啦。”刘富贵有点担心。

    “哪个老莫啊?”他老伴问。

    “就是和我一起改造的那个右分子。”刘富贵回应。

    “不可能,你瞎说什么,这也靠不上啊!”他老伴不信。

    “你听我说啊,她这几天给我送饭的时候,悄悄地给老莫也送一份。”刘富贵说。

    “我做的饭,哪有老莫的那份?你看错了。”他老伴还是不信。

    “没有看错,千真万确,那老莫还送她煎饼了,俩人换着吃呢。”刘富贵肯定地说。

    “是啊,她确实带回来几张煎饼……这么说,那她一定是把自己的饭给他吃了?这可不行,就是凑在家里,也不能叫她和老莫。”贵枝的母亲急了。

    “老伴,我明天还是回来吃吧,不能叫他们再联系了。”刘富贵无奈地说。

    “对,对,你回来吃,我这边也不叫她去送,没有机会联系就好啦。”他老伴直点头。

    “可这只是权宜之计啊,最终还是得想办法,叫她尽快地嫁出去。”刘富贵说。

    “是的,我想办法吧,你就别操心了。”他老伴怕他上火。

    晚饭后,刘贵枝的母亲少有地出去溜达了。

    她平时只管操持家务,很少出家门。因为自己家的特殊情况,她怕人家忌讳,不会主动去和村里人搭茬说话,平时处世也都是谨小慎微的,生怕哪句话说不对了惹上事端。

    村里人一般不和刘福贵搭茬,除了他“四类分子”的身份外,还有个原因就是刘福贵一直都是低头走路,他的眼睛只看着地面和自己的脚趾尖。

    可村民们对刘贵枝母女从没有另眼相待过,尤其是对刘贵枝的印象都很好。大家认为她懂礼貌,很稳重,勤劳肯干。

    “哎呀,老姐姐,难得看见你出来啊。”只见二楞媳妇大老远地和贵枝妈妈打招呼。

    “是啊,是啊,家里离不开,家里离不开。”贵枝妈妈唯唯诺诺地回答。

    “今怎么有时间啦?”二楞媳妇问。

    “哦,今有时间啦,哦是的,有时间啦。”贵枝妈妈所问非所答。

    “我啊,正想找你呢,这也巧啊,就遇上啦!”二楞媳妇爽快地说。

    “哦,找我?是吗?”贵枝妈妈不知是祸是福,疑惑地望着二楞媳妇。

    “是啊,就找你!哈哈,老姐姐啊,好事啊!”二楞媳妇笑着说。

    “好事啊,那敢情好,那感情好啊!”贵枝妈妈还是唯唯诺诺的样子。

    “有人看上贵枝啦,托我给说媒,你说这不是好事吗?”二楞媳妇步入主题。

    “是……是谁呀?”贵枝妈妈有点紧张,她怕是那个老莫。

    “我的外甥,是我的外甥!他到我家串门刚走,刚巧遇到贵枝和我收工回来。他一眼就看上啦。”二楞媳妇说。

    我的这个外甥还是工业户口呢,在铅矿上班,三级工呢……”二楞媳妇又在补充。

    “那,那他能看上我们吗?”真有这样的好事吗?那么好的条件会看中我们家吗?贵枝妈不敢相信。

    “看上啦,你们家的情况我也和他详细说啦,他说他看好这个人了,不在乎别的。二楞媳妇肯定地说。

    天啊,竟有这般的好事,刘贵枝的母亲激动万分。

    “二楞媳妇啊,你这大恩大德叫我怎么报答啊,我正愁得没法子呢,你这可是帮了我天大的忙啦!你是知道的,贵枝这孩子懂事啊,到谁家也错不了。”贵枝妈妈高兴得恨不得给二楞媳妇跪下。

    “可不,我看着她长大的,多好的孩子啊,我这外甥也是有眼光的。”二楞媳妇说。

    “只是……他是结过一次婚的,离啦。没有小孩,不知贵枝能否在乎?”二楞媳妇认真地说出实情。

    “哦,这不算事的,不算事的。只要人品好,能对贵枝好就行啊,与贵枝这个年龄相近的小伙子,有几个是没结过婚的?这我心里清楚的啊。”贵枝妈说。

    “俩人性格合不来,女的太强势了,什么都要说了算,我那外甥受不了了,就离了。”贵枝妈本想问问是什么原因导致离婚的,二楞媳妇先说了。

    “那你回去问问贵枝,给我个话,现在给他介绍的也不少,我怕他再变了想法。”二楞媳妇叮嘱。

    “不用问了,她不会有意见的,你给我过话吧。”贵枝妈妈着急啊。

    “那成,回头我们再联系。”二楞媳妇应承。

    回家的路上,刘贵枝的妈妈几乎是一路小跑着的,她要把这个天降的好消息说给老伴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