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7第178章

作品:尘非妖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亦渔

    明明白天,却暗如黑夜。嬴政提着一盏宫灯远远走来。

    “你在看什么?”嬴政停在她面前,他已经两鬓斑白,在微尘面前如一个垂垂老矣的老者,其实他们原本是同岁的。

    “你怎么来了?”微尘拢了拢身上的披风,五指张开,任狂风在她指缝中滑过。

    “听宫人说你在这里站了许久。”嬴政手里的宫灯摇摇晃晃。

    微尘看着暗如黑夜的远方,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你要走了吗?”嬴政将手搭在她肩膀上,手里的宫灯落在地上,滚了几圈跌上台阶落在未化的雪里,大红的灯笼映着未化的雪,怎么看都凄美。

    微尘点点头。“我要走了,去青丘。替你寻回最后一截指天剑,然后我就再也不回来了。”

    “我死你也不会回来吗?”嬴政抱着微尘,将下巴抵在她头上,“我感觉我大约是活不了多久了,你可以陪我到死吗?”

    “不。”微尘任由嬴政抱着自己,“我要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那你走吧。”嬴政松开微尘,“你走吧。”

    微尘诧异地看着他,她以为嬴政又会不择手段的将她留下。

    “我垂垂老矣,而你还貌若处子。”嬴政抬手轻抚微尘的脸颊,“微尘,时间是个残忍的东西。任我费劲心思,也丝毫不会为我手下留情。你走吧,记得我最好的样子。”

    “嬴政,在我心目中你依旧是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微尘冰凉的指腹缓缓滑过嬴政的脸庞,她踮起脚尖轻轻在嬴政脸上印下了一个吻。“谢谢你爱我,再见。”

    微尘抽身离开,却被嬴政拉紧了手腕。回眸静静的看着嬴政,这个已经步入中年的嬴政,却如那日在驿站时的客栈里一般,红了眼眶。他执着的拉着微尘,似乎之前说的那些话都不是他说的。“我们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了?”

    微尘的手腕被他抓得生疼,“大约是的。”她轻而易举挣开嬴政的手,步下台阶身影慢慢消失在黑暗中。“嬴政不要难过。”有一道虚无的声音在狂风中慢慢传到嬴政耳里。微尘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而她最后的背影却深深印入了嬴政的心里。那袭黑色披风上,那只展翅欲飞的凤凰,泛着金光,在风中终于肆无忌惮的展翅高飞。

    青丘已经血流成河,微尘赶到的时候,满目所见的皆是倒地的旌旗,遍地的尸体,以及还有漫山遍野的狐狸。微尘已经猜到是谁做了这一切,深深的罪恶感席卷她全身。

    空荡荡的青丘似乎没有一个活物,却有一柄金黄色的剑插在地上。微尘踏着尸体走到那柄剑前,拔起那柄剑。终于泪流满面。

    身后响起了脚步声,微尘蓦地转身,脸上的眼泪还没来得及擦。是陆压,他以剑撑地,脸上依旧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哭什么?”

    仿佛回到山洞的那一日,他站在她背后,也是带着笑轻描淡写的问道:“你哭什么?”

    陆压蹒跚着向微尘走来,他大约是受了极重的伤,明明只有短短几步距离,而他却走了极久。仿若走过漫长的一生,陆压漆黑的眸子笑意盈盈地看着微尘,脑海里纷飞那一幕幕与微尘相识的画面全部都回忆了一遍。

    终于陆压站在微尘,“你来得刚刚好。”

    微尘看着他身后的面目苍夷,眼眶再次泛红。

    “这可不是我做的。”陆压似乎知道微尘的心思。欲手抬手拭掉她脸上的泪水,又怕自己满是血污的手弄脏了她脸。于是只得作罢。“我来之前青离已经在这里。”

    “那我师父呢?”微尘寻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青离,心中着实惶恐,她知道他重伤未愈,她知道他不喜杀戮,她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她自己。

    “你去找他吧!”陆压终是没抵过自己的内心,一展长臂将微尘紧紧抱在怀里。“他要死了。”漫不经心一如他以往的风格,随意谈论着他人的生死。“他在凌霄宝殿。”

    “那你呢?”微尘惶恐地看着他,“你要去哪里?”

    “回桃花谷。”陆压吻吻微尘的额头。“我师兄和青离不会让你有事的。”

    “那你在桃花谷等我。”微尘紧紧抓着他的袖子,“你一定要等我,若我回去找不到你,我就......我就......”她支支吾吾说了一会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对呀如果找不到陆压,她又能怎么办?

    “如果找不到你,我会死的。”

    陆压一愣,郑重地点点头。“我会在桃花谷等你。”

    微尘三步一回头,倒是让陆压笑了。他朝微尘挥挥手。“走吧,不要回头。我在后面看着你。”

    微尘这才头也不回的离开。她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柄指天剑。这是她第二次来凌霄宝殿,第一次来落得个跳诛仙台的下场,而这一次来她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这一路走来的惨况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推开凌霄宝殿的殿门,里面的人全都回过头来看着她。

    微尘第一眼便看到了人群站的青离,如陆压所说,他要死了。虽然笔直的站在那里,但是微尘知道她的情况比陆压更严重。

    “你怎么来了?”青离微微一笑,朝她走过来。青离旁若无人的看着她,“我原想等这事了了,便去找你。”他牵着她的手走到翎栖旁边。

    站在翎栖身侧的还有罗睺,他似乎也受伤不轻,在微尘进来时他只是懒懒地睁眼瞧了她一眼,便重新闭上了眼睛,盘腿坐在十二品灭世黑莲上。而在凌霄宝殿的除了神,更多的则是妖,是魔。

    “其实我法术真的很高。”微尘颤抖着唇,弯了弯嘴角,想笑眼泪却先落下来。“真的,很高。”她强调了一遍。

    似乎想要证明自己所言非虚,在众目睽睽下她穿过重重神仙来到玉帝面前,纤纤五指弯曲成爪,掐住了他的脖子。一瞬间提着玉帝转过身看着诸人,双目赤红,额间黑色的彼岸花肆意张扬。“所以,师父你好好休息。剩下来的交给我。”

    微尘冰冷的目光扫过诸人,冷冷的吐出八个字。“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微尘此举终于引起诸人恐慌,就连冷眼旁观的翎栖都变了脸色。“微尘,住手。”

    翎栖抓住微尘的手腕,“微尘,放下他。”

    “不放。”微尘冷冷道:“他们杀害我便了,为何伤我师父,为何要伤陆压。”

    “那就一起死吧,谁也不要活了。”语罢,微尘变身蛇尾,巨大的蛇尾如狂风席卷法术低微的神仙已经被扫了出去。

    翎栖竟然也被扫了出去,诸人惶恐地看着已经彻底魔化的微尘。

    “微尘。”青离纵身来到她面前,抓着她的手。“为了天下苍下,你放了他。”

    “不放。”微尘意识慢慢模糊,眼里似乎只认得青离。“杀了他,师父你一样可以普渡众生。”

    微尘手指开始收紧,玉帝双手紧紧抓着微尘的手臂,脸涨得通红。

    “不。”微尘不为所动。“他要杀我们。”

    因为有了玉帝这个人质,所以那些神仙只是远远看着,并不敢轻举妄动。玉帝只觉得呼吸困难,他不停的挣扎,但是越挣扎掐在自己脖子是的手越紧,似乎微尘扼住的不是他的身体而是他的灵魂。

    此时玉帝才有些怕。

    “你......你放手。”玉帝断断续续说道:“我......我不杀你们。”

    “微尘,你放手。”青离握着微尘的手没有放开。“你放开,我们现在回王府。”

    “我要杀死这里的神仙。”青离眼瞧着微尘是真的下了杀机,却舍不得真下手伤她。

    就在此时凌霄宝殿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青离趁机抢下微尘手里的玉帝。“你在帮他?”微尘不解道:“师父,你在帮他。”

    眼看着微尘就要抓狂,青离紧紧抱住她,不断地安慰她。微尘渐渐冷静,赤红的眸子慢慢褪成黑色。

    众人大气也不敢出,紧张地看着她。

    “那我们回王府。”微尘低低叹了一口气,“我们现在......”

    话还没有说完,她只觉天旋地转。再反应过来时,她已经与青离换了一个位子,青离一声闷哼。在他的背后插着一柄利剑。

    “师父。”微尘几乎当时就疯了。

    不止微尘连一向教养很好的翎栖都怒了,罗睺蓦地睁开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青离背后的那只柄利剑。他并没有什么感觉,第一时间看向微尘。

    “离开这里,好好活下去。陆压会保你无事。”青离欲抬手抚摸微尘的脸颊,手却在半空无力垂落。

    “师父,师父。”微尘紧紧抱着青离不肯撒手。“你醒醒,我们回南极天好不好。”

    然而青离却再也没办回应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