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372.第三七二章

作品:[综]花音少女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律画卿

    “室长, 这样做没关系吗?”

    送走了周防及其氏族还有那两位可疑的情侣之后,淡岛世理不安的问道。

    “这种危险的权外者,更应该监视一段时间之后才能……”

    “谁去监视?”伏见冷笑一声,“那已经是可以和王权者媲美的战斗力了吧。”

    “……伏见!”淡岛抿着唇瞪他, “我当然知道!”

    “就是这样, 淡岛君。”宗像礼司拈起一片客人送的茶叶细细的嗅着,看起来心情很好,“放心吧,那位审神者是守序之人——虽然并非王权者,却有着的权能啊。”

    只有王才能理解王。

    ——

    回到吠舞罗时, 店内已经被赤之氏族的大家给布置好了生日宴会现场。

    “happy birthday,安娜!”

    率先推门而入的周防尊和栉名安娜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被啪啪拉开的礼花炮射了满头半身的彩带。

    所有人都在发自内心的快乐的笑着。

    安娜恍惚间想到了那个可怕的梦。

    多多良消失的模样与他如今的笑颜交叠, 就像是被一道被模糊的命运线。

    “谢谢!”安娜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小熊, 对着大家鞠了一躬。

    “今天可是安娜的生日啊, 有什么生日愿望吗?”十束多多良来到小公主的身边,牵起她的手,把她拉向摆着生日蛋糕的房间中心位置。

    生日愿望。

    “我的生日愿望, 已经实现了。”

    银发蓝裙的小公主幸福的笑着, 在大家的欢呼声与祝福中, 吹灭了十一岁的生日蜡烛。

    ……谢谢你们,异域的来客。

    ——

    一时he的美好之后, 就是世界线变动的各种后续问题。

    嘴里仿佛还残留着八田美咲亲手制作的生日蛋糕有些糟糕的味道。

    花音瘫在总统套房的大床上, 把自己埋进柔软的被褥和枕头, 不想面对现实。

    “怎么了?”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的太宰走了过来在床边坐下,好笑的弯下身亲了亲少女的肩膀。

    “我似乎又给自己找工作了qwq”

    太宰治愣了一下,而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怎样的工作,嗯?”

    酥酥麻麻的声音在耳边带起一点点暧昧的暖风。

    花音把脸从枕头里侧出来一点儿,就看到了撑在自己脸前不远处的男人的手。

    劲瘦修长,干净漂亮。

    ——勾人食欲。

    少女立即遵从本心,蹭过去亲了口青年的手腕内侧。

    素白的、比起男人的手要小上不少的女孩儿柔软的手指塞进青年的五指内,十指相扣。

    她翻过身来用另一只手勾住了男人的脖颈,蓝色的眸子里染着情欲,橘色的长发铺散在柔软的床单褶子里。

    “当然是……满足太宰先生的工作。”

    太宰治在对方的眼底看到了自己此时的模样。

    “真是的,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成年啊。”

    手掌勾勒过被衣料包裹的曲线。

    “女孩子十六岁就能结婚了啊。”

    花音屈起一条腿,不满的蹭着暗示。

    “我偶尔也会想要像是普通的女子高中生一样羡慕的谈谈哪位同学悄悄的和谁有了初体验……这种事啊。”

    “怎么,要把太宰先生当做谈资吗?”

    “说不定会让那些渴望着非同寻常的新奇之事的同学们更为吃惊崇拜呢。”

    太宰治被散发着欲求不满气息的小女友给逗笑了。

    “你做的事情,随便哪一样拿出来,都足以让那些小孩子吃惊了吧。”

    “唔……我也还是小孩子呢。”

    “小孩子可不会这样对大人撒娇。”

    “嗯……那女朋友呢?”

    “当然没问题咯。”

    ——

    十束多多良没有死,这意味着无色之王破坏王权者之间的平衡、伺机吞噬其余几位王权者的计划在第一步就被扼杀了。

    占据着第一王权者白银之王阿道夫·k·威兹曼的身体的无色之王有些焦躁的看着飞艇地板上显示出来的监控图片。

    他本就因为得到了太多附身之人的记忆而变得有些精神混乱,此时用着威兹曼的身体,神情扭曲目眦欲裂。

    “该死的……”

    在拟定新的吞噬计划之前,无色决定先去报复打乱了自己计划的那两个人。

    飞艇的地面上顿时展开了数张抓拍的相片。

    无一例外,全都是一个橘发蓝眸的少女和一个黑发鸢眸的青年。

    无色决定先吞噬掉这两个人,尤其是那个有着治愈力量的少女。

    混沌的王权者露出了狰狞而冷漠的笑容。

    ——

    享受了一晚上总统套房内男友的各种服务之后,花音懒洋洋的裹着被子瘫着,露出了相当餍足的慵懒神色。

    很少抽烟的太宰难得有了想要抽根烟的雅致。

    他随手撕开了一包置物柜上的香烟。

    咔哒。

    随意的系着浴衣腰带的青年靠着置物柜,尚未吹干的头发湿湿软软的,水珠顺着脖颈滚入大片裸露在外的胸膛。

    “感觉如何?”

    “嗯……”被子里女孩儿的鼻音软软的,“不愧是太宰老师,学到了很多变态的玩法。”

    “……呵。”

    “不过居然能忍住不进来,太宰先生你在固执什么呢。”

    少女从枕头里抬起头,戏谑的舔了舔唇。

    “我也要考虑青少年的健康教育问题啊。”太宰治纯良的微笑着,“顺应主流的健康的社会教育而已,毕竟我可是个好人。”

    花音回忆了一下这个疯狂的下午到上半夜发生的各种事儿,嗤笑一声。

    “分明就是在享受这样的玩法吧……真是个可怕的‘好人’啊,太宰先生。”

    “嗯?说得好像你不喜欢一样。”

    “我这样遵纪守法的乖孩子,当然喜欢啦。”花音裹着床单赤脚下床踩在柔软的地毯上,走到青年的身边拿开他嘴角的烟,凑上去交换了一个充满着烟草气息的吻,“只是稍有亲昵的身体接触,在越界的门前好好的享受了一番而已。”

    “是吧,遵循着规则也有很多有趣之处。”

    “规则内往往有更多糟糕的东西嘛。”花音把烟给太宰插回了嘴里,“我去洗个澡……啧,黏糊糊的。”

    “要帮忙吗?”

    少女意有所指的看了眼青年的腰带。

    “得了吧,一会儿还要出去吃夜宵给你补补呢,太宰先生。”

    太宰表情一僵。

    花音愉快的哼着歌进了浴室。

    哲学时间用烟草来思考人生的太宰治陷入了沉思。

    今天是糊弄过去了……

    等这丫头成年了,自己到底能撑过几年啊。

    真可怕。

    青年深吸一口气,却是望着浴室的磨砂门,无奈又纵容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