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665章 别具一格的格婚礼

作品:直播之工匠大师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九个栗子

    婚纱?

    陆子安全副心神想曼曼去了,想着她明明失落又难过却故作坚强的模样心疼得不行,哪有工夫去看别的。

    这会子被点名了,不得不认真地看了一眼。

    刚好瞿哚哚缓步沿着红地毯款款而来,裙子美到令人眩目。

    从裙上精美的刺绣云纹,到几乎成了标志性的大裙摆,陆子安只看了一眼就笑了:“这风格太明显了,很显然出自你的手笔啊。”

    “对……也不对!”沈曼歌笑嘻嘻的,压低声音:“再猜!”

    竟然不是?

    陆子安还想仔细看一看,但这时瞿哚哚已经走过去了,人群簇拥着,沈曼歌举起手机也只能拍一个隐约的背影。

    “唔,这我还真猜不到了……”

    毕竟他认识的设计师,大部分都是建筑业,服装隔得有点远……

    “是我和邹凯一起合作的。”沈曼歌笑眯眯地解疑:“他说他以前想过很多种,但是只能口述,做不出来,所以拜托我啦!”

    说着,她也颇为感慨:“时间有点赶,我只做了两套出来,剩下的是我公司做的,一共八套。”

    陆子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原来,还可以这样……

    当新娘子进了后台稍作休整,众人也纷纷择了位子坐下。

    灯光渐暗,唯有几束淡淡的彩色光束散散地落在众人头顶。

    团团如云如烟的傣纸就盘旋在头顶,微风缓送,云朵轻轻摇摆,如朝霞一般瑰丽,倒是别有一番情趣。

    许多人纷纷掏出手机拍摄,但更多的还是静坐着微笑。

    沈曼歌坐在贵宾席,也仰着头举着手机。

    但是与其他人不一样的是,她并不是在拍摄,而是一直在和陆子安直播。

    终于得见当初那张照片上的盛景,陆子安微微挺直了脊背。

    云朵层层叠叠,边缘更是有做过精细处理,比那次的照片更加美上许多。

    陆子安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看来赵崇杉是听取了他的建议,加了些工序。

    一如他所想,沈曼歌压低声音,轻轻地笑了起来:“这是崇杉特地为这场婚礼定制的呢,他还来现场量过尺寸,说是你的建议,根据风向和光影,造出真正的云海的感觉,确实很美……”

    “嗯。”陆子安目光微顿,呢喃着道:“确实很美。”

    正在这时,“啪”地一声,最后一束灯光也熄灭了。

    一道蕴含着笑意的男低音轻轻地说道:“欢迎各位亲友、各位嘉宾来参加邹凯先生与瞿哚哚女士的婚礼……”

    主持的口才极佳,先从两人初相识说起,背景音也轻快而悦耳。

    说起俩人不打不相识的那些欢喜冤家的日子,很多人都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他们一起走过了彼此的青春,牵着手,共同度过了许多艰难的岁月……终于!等到了今天!”

    主持的声音极富感染力,说起两人共同度过的难关,有些人甚至都情不自禁红了眼角。

    每一对相爱的人,走到婚姻的殿堂都不容易。

    沈曼歌安静地坐着,伴随着动听的音乐,脑海中想起的,却是她与子安曾经的点点滴滴。

    也许有一天,她也会安静地坐在后台,听着别人口中的她和子安哥的故事。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那是一段感人肺腑,让人艳羡又动容的爱情。

    谁也不会知道,他们聚少离多,他们互相牵挂。

    外人看到的,只会是他们光鲜的一面,爱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现在我们有请,今天最美丽、最完美的新娘子,闪亮登场!”

    司仪骤然提高的声音,惊醒了沉思中的沈曼歌。

    她忍不住坐直了身体,和众人一起期待地看向门口。

    一直延伸到大门的红毯,没有灯光的时候显得黯淡无光,但当那扇门被推开,整条红毯路顿时熠熠生辉!

    新娘子是女人最美的一天。

    就连沈曼歌,看着换了一身婚纱的哚哚,都忍不住惊艳地瞪大了眼睛。

    这袭婚纱颇为厚重,尤其难得的是,剪裁极为精简,全部一刀成型,上面的轻纱仿佛是笼罩在其上的一层轻烟。

    在沈曼歌发呆的时候被请上台的邹凯挺直脊背,眼里有些淡淡的雾气,定定地看着心爱的女孩缓缓朝他走来。

    瞿爸穿着合体的西装,瞿哚哚一手捧着花,一手挽着他。

    每走一步,红毯两旁的花朵就缓缓绽放,原来这跟真花没啥区别的花骨朵儿,竟然也是傣纸造成的。

    这一景象太过梦幻,瞬间引起了众人惊叹。

    短短的一段路,他们走了很久。

    没有人催,所有人都目带祝福地看着他们。

    当她终于在邹凯面前立定,邹凯已经红了眼眶。

    “我们的新娘……”

    司仪说了很多吉祥的话,邹凯却始终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安静地看着瞿哚哚。

    四个小花童撒了花瓣,纷纷将手里的白纱轻轻放到了地面。

    “现在,有请……”

    司仪本是想请瞿爸说一段话,结果邹凯突然一伸手。

    司仪有点懵,刚拿到话筒的瞿爸也怔了怔,下意识将话筒递了过去。

    “哚哚。”邹凯深情地看着瞿哚哚,难得地正经了一次:“你今天,真美。”

    所有人哄笑起来,瞿哚哚娇羞地垂下头,瞿爸脸上也难得地荡开了一抹浅淡的笑意。

    “我,我有很多话想说,但是。”邹凯说着说着,没出息地抽噎了一声:“我都感觉自己在做梦……你,你真的嫁给我了吗?”

    瞿哚哚好笑又好气,其他人也被这变故给整傻了。

    “记得我当时追你的时候,你总是被我气得脸红红,又说不出话,只知道瞪着我,我当时看着你,我就在想,这么纯情的女孩子,也不知道谁能这么幸运能娶到。”邹凯声音愈见哽咽,忍不住抬手抹了下眼睛:“我昨晚一晚上没睡着,我一直在想,我在想,我得跟你说点什么。”

    看着他通红的眼睛,不少人都跟着哭了。

    瞿哚哚也忍不住红了眼睛,正想说话,邹凯扑通一声单膝给跪下了:“其实我以前总是惹你生气,我不着调,我知道,你总是包容我,我虽然没有说过,但我知道你其实嫌弃我,不喜欢我的……呜呜呜。”

    好好的婚礼,本是新娘子的父母该哭成泪人的,结果他们这可倒好,新郎官哭成了傻蛋。

    站在一旁的瞿爸有些感动,又有些想笑。

    好好的女婿,怎么无端就傻了呢?

    不过在当事人眼里,瞿哚哚还是挺感动的,她拿过司仪递来的话筒,哽咽着道:“我没嫌弃过你,我……我喜欢你的。”

    如果说新郎的真情流露感动了众人,那么新娘的真心告白简直是挠到了众人的心上。

    一时间掌声如雷,众人起着哄大笑。

    邹凯一震,连哭都忘了,仰起头看着她:“真的吗?”

    瞿哚哚肯定地点头:“当然是真的。”

    邹凯虔诚地捧起她的手,小心翼翼地吻了一下,仿佛得到了什么肯定似的,雄赳赳气昂昂地站起来,话筒一伸:“好了,可以继续了。”

    剩下的流程,终于回到了正轨。

    沈曼歌都颇为感叹:“邹凯素来不着调,没想到这次竟然还真情流露了一把。”

    “毕竟是他期盼了很久的婚礼。”陆子安脸上漾着笑意,目不转睛地看着:“性情中人,有这种反应不稀奇。”

    “不过也挺难得的,他今天还挺正经。”

    除了那个小插曲外,今天的邹凯衣着笔挺,竟还真有几分帅气。

    话没落音,台上含情脉脉的新郎官忽然邪邪一笑。

    沈曼歌心底升起一抹恐慌,总感觉,他又要搞事情了……

    众人还没从刚才的深情款款中回过神来,音乐陡然变了音调。

    欢快的节奏瞬间袭卷了整场宴会,措不及防地,邹凯一脱外套,利索地来了段单人舞蹈秀。

    所有人都傻了眼,懵懵的,不由自主地跟着打起了节拍。

    年轻一众早就闹翻了天,伴郎们也跟着跳起了舞,有些技痒的也跟着跳上台跳了起来。

    一时间舞台上热闹非凡,虽然看不懂,但邹凯一抬手一举足颇有气势,尤其动作干净利落,所有人整齐划一,倒还真跳出了几分帅气。

    站在他身旁做美丽新娘的瞿哚哚和几个娇美的伴娘也不甘落后,腰间华美的蝴蝶结一解,露出里面轻盈的裙摆。

    瞿哚哚轻轻跳出来,踩着节拍搭上邹凯的手,邹凯束手站在她身后,温柔凝视。

    哚哚单人的一段简短的show后,邹凯配合着跳到下一节奏,音乐逐渐加快,她在邹凯掌下飞快地旋转,然后在音乐巅峰利落地停顿,笔直的腿正好搭在邹凯肘间,两人深情对视,唇角带着抑制不住的微笑,眼底全都是欢喜。

    咔嚓一声,这便是他们婚礼最美的一张照片。

    只是,宾客们都有些懵,这般婚礼,当真是闻所未闻!

    沈曼歌也瞠目结舌,很难相信这会是哚哚之前说的唯美浪漫的婚礼。

    “真是……别具一格啊。”众人纷纷感叹。

    这形容,已经是非常非常委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