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179 都已解决

    “司振玄!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你的!”任轻盈大喊了声,情绪已经近乎崩溃。

    满面苍白的司振玄听见这句话后,微微合了下眼睛,顾安童从后面跑了过去,眼睛还死死的盯着他胸口的那把刀,双唇嗫嚅了下,才着急的找自己的手机,“打电话叫救护车……救护车……”

    楚霁轩侧头看了眼挂在他臂弯上兀自哭泣的任轻盈,对沈昊松说:“你先处理振玄这边的伤势,她交给我来处理。”

    沈昊松点头,这次楚霁轩应该是他们最大的外援,否则单凭他们这些只有商业交易却没有江湖人马的人来说,要办成这些难度极大。

    杜唯真恐怕也不会想到,他们暗处早就已经和楚霁轩联系,让他从南城把自己最精锐的人手给调了过来。

    直到沈昊松等人离开视野,楚霁轩才冷冷的将任轻盈给放在后面的椅子上,“一个人的亏欠是有限的,他亏欠了你,但不代表一定要用一辈子去偿还。如果他不爱你了,只能说你们的缘分到此为止。玉石俱焚,又有什么用?”

    楚霁轩心冷,是因为他对这些人都没有那么熟悉,以旁观者的身份去听了这些,却不会像其他人那样身临其境,所以他可以用最冷眼旁观者的心态,去处理眼下复杂的局面。

    这会,外面走进来一个看起来比较清秀的男人,他微微弯下腰来和楚霁轩说:“四爷,都已经解决,这是你要的东西。”

    楚霁轩接过柴君手里的工具,点点头后让柴君先出去。

    任轻盈如同瘫痪了一样瘫软在椅子上,目光空洞的看着前方,楚霁轩说:“现在这里已经被我的人控制住,你现在就和我一起离开?”

    任轻盈好像没听见那般,一言不发。

    楚霁轩却并没有介怀,“你跟我们走才会安全,杜唯真很快就会回来,我不能保证你继续留在这里会安全。”

    其实楚霁轩完全可以直接带走任轻盈,但他却想做个试验,试验杜唯真对任轻盈有多重视,会不会在这里进行阻截。

    任轻盈冷冷的盯着楚霁轩。

    楚霁轩笑了笑,只是眼底依旧不达暖意,“我想,你现在也已经失去理智,不如给你听一段录音?”

    录音是刚才柴君交过来的,柴君特地带了的一组人,在追击杜唯真大本营的时候,隐藏在暗处录了下来。

    杜唯真的声音一如往常,但说话的口气,可与平时大不相同,哪里还是那个阳光而又轻佻的男人。

    “任轻盈已经听我的话约司振玄见面了。”杜唯真阴测测的笑着,“她真是我养的最听话最可爱的一只宠物了,这么长时间我最喜欢的就是她了,没有谁比她更能让我欢乐的。可惜啊……就五年的命了,玩残了。”

    “味道怎么样?我看你玩了这么久似乎也没厌。”回话的人声音有点尖利,听起来令人生厌,“都玩残了你还没放弃,你对她也是真爱啊。”

    “你是不知道她多有趣。”杜唯真哈哈的笑着,“心里头爱司振玄爱的要死要活,和我上。床的时候却又热情的要命,怎么会有真么心口不一的女人,你说是吧?当年我把我哥给迷倒,就在他身边睡她的时候,她不知道有多兴奋,嘴巴里说着不要,身子比谁都热情。哈哈哈哈这么有趣的女人我可舍不得放弃啊。”

    任轻盈垂首听着,呆滞的目光渐渐恢复了神采,原本瘫软如泥的身体,再度瑟瑟发抖起来。

    “你还想继续听下去么?”楚霁轩不动声色的问,冷清至极的目光中并没有任何的怜悯,如果任轻盈不说不,他还是会继续放下去。

    任轻盈唇角翕动了下,而后轻轻的往上扯了扯,“听,为什么不听。”

    楚霁轩便继续放了下去。

    后面的话越来越过分,也越来越难听,任轻盈听着听着忽然间捂着头蹲下,凄然的笑着,眼泪却不断的往下滚落。

    又笑又哭的场面,柴君看了有点不忍心,缓步走过来低声问楚霁轩,“四爷,这位小姐怎么处理?”

    楚霁轩核算了下时间,知道这边的消息后,从那大本营往这个地方赶,怎么也应该差不多赶到,如果还没消息,只能说明他已经将任轻盈当做弃子。

    “带她一起走。”任轻盈对柴君下了命令,不一会,就有两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过来,将任轻盈从蹲着的状态扶起。

    任轻盈脚步虚浮的半挂在中间,眼睛已经哭的红肿。

    楚霁轩似乎并不是特别怜香惜玉,一句安慰也没有,挥挥手准备撤离这个别墅。

    忽然间外面传来几个人细碎的脚步声,有人说:“四爷,外面有个叫杜唯真的人,说有话要和您沟通。”

    楚霁轩的唇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悠然回身看了眼任轻盈,“他来了,你是想和他走,还是跟我走。”

    任轻盈目光淡淡的落在楚霁轩的身上,最后吐了两个字,“随意。”

    她已经带着一种对自己生命的漠视,似乎无论如何都已经无所谓的状态。

    楚霁轩点点头,带着一帮人走出了这别墅小楼。

    杜唯真没带多少人,他自己一个人居高临下的站在别墅前的喷泉石台上,嘴角戏谑的挑起微笑,对着楚霁轩挥了挥手,“这位大哥贵姓?闹出这么大的阵仗是怎么回事?”

    “南城,楚霁轩。”楚霁轩薄唇微启,简单的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道上混的,基本上也没有不知道这个名头的,只是近几年楚霁轩已经修身养性,不自己参与这些事情,把手头的那些人交给手下去打理,自己则洗白做起了生意和买卖。

    所以如果不是关系匪浅,楚霁轩自己是绝对不会出马。

    杜唯真跳下石台,双眉微挑,“不知道我杜唯真是哪里得罪了楚四爷,要这样对我的女人。”

    “没什么。”楚霁轩凉凉的回答,“她刚才得罪了我的好兄弟司振玄,你说呢?”

    楚霁轩当然不打算在这里兜了杜唯真的老底,而且也不是最好的时刻。

    同是外来人马,谁也不愿意在这里就撕破了脸。

    杜唯真笑,“如果是轻盈做错了什么,我替她向你们道歉。不过四爷,我和您交个底,我是没想到她会对司大哥做那些事情,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好好管住她。我还打算和轻盈结婚的,她不会再纠缠司振玄了,可以吗?”

    杜唯真说的言辞恳切,目光凄凄,乍一看真似个深爱任轻盈的男人,如果不是预先对这人有所了解,险些就会撞到他编织的谎言中去。

    楚霁轩不言不语,只是微笑。

    场面一时间有点僵滞。

    忽然间,任轻盈说:“我不跟你们走,你们放了我吧。”

    楚霁轩略有意外的转过头,一双桃花眼在任轻盈的脸上扫过,似是要和她确认。

    任轻盈继续笃定的说:“我要和他在一起,我以后不纠缠司振玄了。”

    这句话似是在配合杜唯真,却也似是在给楚霁轩一个台阶下。

    楚霁轩有些不明任轻盈的选择,既然她已经听了杜唯真的那些录音,怎么还会这样选择?

    但他是尊重人的,既然任轻盈还是要留在杜唯真身边,他也不会强求什么,直接挥手放人。

    任轻盈趔趄着走到杜唯真身边,然后倒在他的怀里。

    杜唯真揽着她细瘦的腰,目光柔情似水,“今天又不乖了,怎么可以胡来?他们告诉我说,你在屋子里浇了火油,这晚上让我怎么住。”

    任轻盈轻声说:“我走不动了,你先抱我回去吧。”

    杜唯真俯身将任轻盈给打横抱起,和楚霁轩又笑了笑,长腿一迈,朝着别墅里走去。

    楚霁轩回头看了眼二人的背影,忽然间摇了摇头,有些事情无法理解,但他绝对不会干涉。

    众人离去。

    一场喧嚣,似是落幕。

    任轻盈靠在杜唯真的怀里,她用自己的鼻尖拱了拱他的面颊,“唯真,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

    “很多年了,长得有点记不清。”杜唯真和她说话的时候,声音自然是温柔的,和那录音笔里的完全不同。

    任轻盈轻笑,眉眼弯弯,就似是当年初见时候的那个她,“他在我心里,可是你是我唯一的男人,你知道为什么我明明喜欢他,却还是没和你分开。我后来想明白了,我放不下他,可是我根本离不开你。”

    杜唯真愣了下,指尖缱绻的缠绕着她略有点枯色的发丝,鼻中嗅的也都是那种淡淡的药香味,却沉闷而又行将腐朽,“我知道。”

    “所以,我们结婚吧。”任轻盈忽然间看他,原本还了无生趣的眸子似是绽放了光彩,“我想结婚,你和我结婚吧,好吗?”

    杜唯真这次,是真的愣住了。

    顾安童扶着司振玄走出小楼的时候,脑子都有些空白,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把沾满血迹的水果刀。

    沈昊松说等救护车太慢,不如直接送去医院。

    顾安童慌张的点着头,和沈昊松把司振玄送到后座上半躺下,自己则坐在一边,紧紧的握着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