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514 那你爱她吗?

    沈思瑜刚刚在何雪莹的面前是强忍着的,他既然幸福的跟何雪莹在一起,为什么还来招惹自己?

    如果不是那一次司氏楼下见面,沈思瑜以为他过的并不好,还有那被拆掉的车子副驾驶,难道都是沈昊松的谎言吗?

    沈思瑜觉得自己可笑到了极点,她居然能寄希望在这样的男人身上,回头,已经是不再可能的事情了。

    “你走!”

    多日来,沈思瑜从来没有这样怒过。一声大喊后,门外真的止住了拍门。

    “思瑜,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何雪莹跟你说了什么事情?”

    沈昊松以为,何雪莹会说前几日他们在北城……沈昊松其实回来已经有几天了,但是因为无法开口,所以迟迟都没敢再见沈思瑜。

    看来他还是晚来了一步,甚至他在想,如果这件事情从自己口里说出来,会不会沈思瑜会好受一些?

    “你知道了?”

    沈思瑜苦笑,“沈昊松,我们连这最后的兄妹也做不了,我希望你以后再也别来找我!”

    门外好久没有人说话,沈思瑜知道他还在。

    两个人,隔着一个木门,甚至彼此能听到对方沉重的呼吸声,很久。

    “思瑜,你相信我吗?”

    “你有哪一点值得我相信?”

    沈昊松低下头,向后退了一步,“何雪莹那边我会尽快的处理好,如果你还是爱着我的,请你等等我。”

    沈思瑜默默留下眼泪,缓缓的摇着头。

    还有可能吗?一个孩子要如何处理?就算沈昊松可以不顾他们16年的感情,让何雪莹打下来,估计沈家人也不会同意吧,更何况,沈昊松还是对她放不下。

    沈思瑜没有回答,但是她低泣的声音,从门缝传进了沈昊松的耳朵。

    从来没有过的感受,沈昊松此刻觉得心疼的要命,像是每一口呼吸都被压了沉重的石头,但是他有能说什么?

    向后退了一步,又是一步,直到再没有脚步的声音了。

    沈思瑜最初不过是想让沈昊松明白过来,她在他的生命里并不是一颗尘沙,至少她薄弱的力量是可以撼动那16年的感情的。她想让男人看清她的存在,想一个正常女人一样享受着男人的关爱。事实上,沈昊松也在一点点的变化。

    沈思瑜抬头,看床头花瓶里插着的那束百合,她还是失败了。

    因为她依旧还会为沈昊松心痛,心痛到像是要了自己的命。

    而她曾经倔强的以为自己不会再留恋这份感情了,其实正好相反。

    只要一想到沈昊松真的会因为一个孩子走出自己的世界,她的天就如同要塌下来一样。

    是自己贱吗?

    沈思瑜摸干脸上的泪水,径直去了床头。

    “阮航,你在哪?”

    “我在古董店福晋的蛋糕店,记得你应该明天过生日对不对,我想给你一个甜甜蜜蜜的礼物。”

    沈思瑜居然忘了自己的生日,“谢谢。”

    语气缓和了一些他继续说道,“你在那里等我,我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下。”

    电话那段传来阮航哦哦的声音,分明是有点蒙。

    沈思瑜一只手托着电话,一只手套着厚厚的外大衣,“对了,阮航,上次我让你调查的何雪莹的事情,你确定都准备好了吗?”

    ……

    沈昊松回到家里的时候,看何雪莹正在小厨房里忙乎着,这还是她第一次亲自为自己下厨,以前的沈昊松一定会高兴,但是眼前,只能让她更加为难。

    “不要做了,我不饿。”沈昊松身体靠在厨房墙上淡淡开口,“你先放下手里的东西,我跟你谈些事情。”

    何雪莹转头来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细密的汗珠扑满了额头,“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呀!我们一边吃一边再说好了。”

    沈昊松上前一步,直接关掉了灶台上的火,何雪莹也收敛了笑容,淡然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难道他真的打算跟自己摊牌?何雪莹觉得她该做的已经做了,沈昊松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

    “你来!”沈昊松一低头,还是有些不忍心。他拉着何雪莹的手臂去了客厅的沙发旁,何雪莹其实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心里准备,自从那日她看见了他钱包中的照片。

    “我不会离婚的。”

    沈昊松刚刚坐定就听到何雪莹的话,他仰起脸,看面前的女人,双眼里已经半噙了泪水。何雪莹双手扯着身上的围裙,脸上带着倔强的表情。

    沈昊松本来已经准备好了,看何雪莹现在的样子,又是让他一阵心焦。

    “对不起,那天我是喝多才会对你做出那样的事情。”沈昊松就此别过此时,向何雪莹正式的道歉。

    何雪莹嘴里嗤笑一声,夫妻间,有了夫妻之事也需要道歉?她恐怕是这世界上唯一这样的老婆。

    何雪莹有点控制不住,一只手摸了眼角,“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难道这样你都不能放弃她吗?我等了你16年,现在也是你真正的妻子,如果你一早就不再爱我了,为什么还要做出这些不负责任的事情。”

    沈昊松是理亏的,看眼前的何雪莹的确让他心疼。不过跟抽噎着的沈思瑜相比,那种痛却是能让人窒息的。

    “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沈昊松把头埋的很深,双手不停的揉搓着,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你还爱我吗?”

    沈昊松没有回答,所以何雪莹又换了一个问题,“那你爱她吗?”

    沈昊松点点头,却没有给一个目光交汇的机会。

    何雪莹微微勾起一边的嘴角,她之前那段时间真的是太过大意了,以为只要两人结婚所有的事情就会跟着烟消云散,不知道沈思瑜用的什么办法,让本该恨她的男人又这样陷了进去。

    不过,何雪莹不太担心,她说这些不过是让沈昊松产生浓浓的愧疚感罢了。

    “好,我愿意成全你。”

    沈昊松根本没想到,腾的一下子站起了身,他上前一把抓住了何雪莹的双手,“雪莹!你说的都是真的?如果你真的同意跟我离婚,所有的条件任由你。”

    何雪莹淡笑,却流着泪,演的声情并茂。

    她一只手臂抬起,想要抚摸这男人凌乱的发顶。

    沈昊松突然一侧头,她的一只手落空了。

    这一秒,何雪莹有不好的预感……像是她的所有计划也都跟着落空了一般。

    “喂?你是?”

    电话那边大叫的声音,让对面站着的何雪莹都听到了,“沈大哥!你快来!思瑜她出事了。”

    何雪莹分明是听的清楚,她下意识的一把抓上了沈昊松的手臂。

    “什么事情?”何雪莹脑子嗡鸣一声。

    她离开那破院子的时候,已经交代人看着沈思瑜出门,一旦那贱人走出院子,就会毫不知情的一场横祸。

    所以何雪莹刚才才会那么跟沈昊松说,说自己宁愿放弃了,做一个悲情的,值得同情的人。

    只是,当阮航声音传来的时候,何雪莹就已经感觉到这中间的不妙,为什么会多了一个人!

    那沈思瑜她……到底是死还是没死!

    慌的不止是何雪莹,沈昊松顿时脑中空白了一片,还哪里顾得上去看何雪莹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沈昊松怒甩何雪莹的手臂,急匆匆的往门口走去。

    “车……车祸,好多血……”

    阮航的一句话,让沈昊松从快走变成了奔跑,等何雪莹回味过来的时候,他好像已经早就不再了。

    “不可能,那贱人为什么那么大的命!”

    何雪莹也有点慌张,因为死的人是不会说话的,但是如果没有死绝,会不会让沈思瑜怀疑到一些什么?

    何雪莹慌张的从兜里掏出一个手机,接着空荡荡的客厅里暴怒一声,“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

    古董店巷外的十字街口,一辆撞上街边电线杆的废车,还冒着灰色的烟。里外三层的人,把中间圈成了一个圆。

    “救护车怎么还没到啊,这女人好像伤的不轻啊。”

    “是啊,是啊。应该没太大的事,不过如果没有这个男的,估计她就真得够呛了。”

    ……

    沈昊松一边跳着脚大嚷,一边冲进了包围圈里。

    他顿时脚步一顿,滞在了原地,“思瑜……”

    阮航抬头,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看见救世主一样,“大哥!”

    他强忍着满头的冷汗,挪动了下自己的身体。

    沈昊松瞥见,阮航的腿伤的也很重。

    他上前一把拉住沈思瑜的手臂,一下子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晕死过去的女人身体软的如同一团棉花。

    沈昊松甚至不知道,这几天没见的日子里,原来她已经这么瘦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昊松看着沈思瑜头顶的暗红,满心都是焦虑。

    不过除此之外,她似乎并没有过多的伤。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看见思瑜焦急的从巷子里走了出来。我迎上去,但是……”

    阮航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又是惨白了许多。

    那一瞬间电闪一般冲过来的车,让他甚至不敢回想。

    “对不起,对不起……”堂堂阮氏的新生总裁竟落着泪垂着自己的胸口。

    阮航想,如果他在从蛋糕店出来早一点,或者自己跑的在快一些,是不是沈思瑜就可以完全避免受伤了?尽管现在的他,双腿已经没有了知觉,但是依旧恨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