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8328章:尽力就好

作品:穹武帝子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华都

    “喂喂喂,话不是这样说的吧……”百慕寒刚把前面一段说完,然后凌天手嘴并用的插一句,“打住,就此打住,先别和我讲那些没用的,你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去帝血池淬炼身体,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好吧。”其话说的如此毋庸置疑,百慕寒也只好点点头,毕竟这是一个强者为尊、待人以实力为第一位的世界,没有超强大的实力傍身,无论去哪里也只有被欺负的份。

    “行了行了,你赶紧去吧,我还要回去睡觉。”说着凌天张大嘴巴懒懒的打一个哈欠,再配上那已经半闭合的睡眼,别说,还真的有那么几分困极的感觉。

    “好,我知道了。”百慕寒再次轻轻点头,他曾时常感觉凌天就是一个完美的求实者,为了实力、为了强大己身,可以把能用的资源全部一点儿不剩的用上,至于之后的事,好像不怎么考虑过。

    “那就这样,我先去睡觉了。”话刚说完他就一溜烟的没了踪迹,只剩下他一人孤零零的站在这里,至于之前的那几个人,早在把灵石收起来后就走了。

    “呼……”百慕寒深呼一口气,他一边快步往前,一边像个没事人似得轻抚着怀中的狐崽,没想到十多年过去了这个小家伙还是一点都没长,依旧是那副娇小玲珑的样子,“现在就剩下你我咯,真不知道你其余的兄弟去哪了。”

    山,同样还是十多年前的样子,只不过洞口的杂草、藤蔓更胜以往,不光把洞口遮的严严实实,而且从外面看起来简直是浑然天成,不用类神眼之类的东西,或者不上去查看,估计超过九成的行人都不知道其所在。

    “我这就带你回家。”余音未落,只见百慕寒的双腿慢慢弯曲,忽然猛地发力使其整个身子宛如一枝飞出去的弓箭径直往上钻,然后呈抛物线稳稳的落在洞口旁边的一个石块上。

    接着拨开一层密密的杂草,他侧着身子弯腰慢步挪了进去。

    慢慢走出那窄窄的洞口径直来到里面,放眼望去发现这里的一切还是当初的模样,而且那时他暂居这里的痕迹也一目了然,只不过墙壁上多了一层浅浅的灰尘。

    稍微停顿后,百慕寒抬腿站到最里面的平台上,当初他就是在这里被传送进了结界,现如今也会以相同的方式再次进入其中,目的非常简单就是为了提升实力。

    可等他准备划破手腕放血激活阵法的时候,其就像是走着走着被什么东西绊倒似得,身子硬生生的砸在平台上,然后不由己的抽搐起来。

    “我我我我……”他的嘴不停的哆嗦,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但其还硬是咬着牙以指为刃,用力划开了手腕,血接着喷了出来,而且随着抽搐力度越来越大,手腕的伤口也直接被撕裂,这样致使更多的血液在一下又一下的抽搐下,一股一股的喷出来。

    好在平台上的阵法还可以正常运行,才仅仅数十个呼吸过去就突然闪起一道亮光将他带进了结界之中,并且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帝血池中。

    “噗通。”一声便没了动静,他静静地躺在池底,像在陆地上那样一呼一吸,像极是睡着了。

    反观结界中的空间,穹武残魂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再次悄悄飘了出来,他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帝血池面,那一个个不停往外鼓起气泡,洋洋得意的说道:“在这短短十数年就可以达到如此境界,不愧是我林家子嗣。”

    他的话才说完,凌天直接冲出帝血池往岸上飞来,并且面带笑容的说道:“当然啦,大帝之子岂有鼠辈。”

    “不到最后一刻,不可妄下定论。”说着穹武残魂朝凌天招招手,示意他过来,然后淡淡的问道:“在这十数年的时间里,你感觉他怎么样?”

    “怎么说呢,除了性格上有些执拗外,其余的都非常好。”到此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有一点可能会影响到他的未来。”

    凌天和穹武残魂面面相觑同时说出两个字,“根基!”

    “看来你也知道这里出问题了。”穹武残魂皱眉点点头,根基是一个修者的根本,它比丹田更为重要,因为在后面的境界完全没有丹田一说,那时候所用的也不是纯粹的灵力,而是各种之力。

    但根基不同,其就好比是一个人成长的基础,一旦基础没有打牢往后即便是茁壮成长,但后面也会出现各种弊端,导致止步于某一境界。

    “那你的意思是?”凌天侧头轻声问道。

    “重塑!”穹武残魂重重的说出这俩字,但从他的脸上不难看出有一抹浓浓的愁色,似乎也是在担忧什么。

    “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凌天小心翼翼的问道。

    “确实不妥,不过目前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穹武残魂轻轻摇摇头,他明白此做法的危险甚大、甚至可能会殒命于此,但想要成就一番大业,怎么可能不经历九死一生。

    “那,你可有提前安排?”凌天还是不放心,毕竟帝子就这一个,若是突然发生什么变故致死,到时候天下可真的生灵涂炭、一片死寂。

    “有,但这些都是外物,最关键的部分还是靠他自己。”穹武残魂沉声答道。

    “能否具体告知我?”

    “可以。”穹武残魂点点头,接着说道:“当初就是怕他在得到丹药后会无节制的使用,所以吾早早嘱咐雪女开始筹备重塑根基的材料,以及拟定参与人员,目的就是为了等着一天。”

    “雪女?可是蝶舞仙?”凌天满是惊讶的问道。

    “对,是她。”穹武残魂微微点头。

    “她真的还活着!”即便是有心理准备,但听到这个结果凌天还是忍不住大吃一惊,要知道蝶舞仙和他们可是一个时期的人,他俩一个身为器灵、一个是大帝存活到现在并无惊异之处,但蝶舞仙只是一个绝强者,能活到现在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嗯。”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凌天木讷的点点头,有了蝶舞仙数万年的准备,即便是重塑根基在目前看起来也并不是一件难事,只要在过程没有出现什么致命的错误,十有七八可以成功。

    “即便是这样,他自身的因素在其中占有六成。”穹武残魂语气忽然变得很平淡,听起来没有任何波澜。

    “为什么?”凌天有些不解的问道:“自身因素一般不都是三成吗?”

    “因为他是我的孩子,注定生来不凡。”穹武残魂很霸气的解释道。

    “好吧。”凌天默默点头,自身因素还是三成不错,但却已经被穹武大帝硬生生加到了六成,其目的非常简单,就是为了锻造出一个更加出众、更加夺目的绝世强者,乃至是一代帝者。

    “能不能度过完全看他自己,这个没人能帮助他,不然在后面面对魔王也是死。”穹武残魂不以为然的说道,似乎百慕寒并不是他的孩子,而是一个可以诛魔的工具。

    “这个我明白。”凌天明了的再次点点头,因为他当初经历过魔王时代,知道什么是奴役天下,没有超强超强的实力,根本无法将其降服,而且此次复活后他的实力将会有更大的提升。

    “不管结果如何,你目前的任务就是保证他能够到达雪宫,并且催促他回来取帝陨,早些熟悉帝器,才有可能造出属于自己的帝器。”穹武残魂叮嘱道。

    “嗯,好,我知道了。”凌天连连应道。

    “既然如此,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我先行一步。”说完穹武残魂的身影渐渐变淡,最后一点点消散在空气中、无影无踪。

    待几息后,凌天很有深意的看一眼风平浪静的帝血池,然后也化为一道烟没了踪迹。

    此时百慕寒依旧躺在池底,他身上的肌肉,体内的经脉、丹田、脑海,无时无刻不在被帝血蕴养着,连境界也在随着帝血入体而慢慢变得不安起来。

    一晃七天七夜过去了,原来那满满一池、带有丝丝血红的乳白色池水再次被百慕寒吸收殆尽,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完美的艺术品,浑身白皙、没有一丝杂质,静静地平躺在池底。

    就这样又过了十几天他才缓缓醒过来,但第一件事还是先穿衣服,接着飞出来用神眼内视自己在这段时间里的变化,最后慢步走到帝陨前,伸手轻轻摸着上面的封印。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你取出来。”百慕寒忍不住喃喃自语,已经突破到天境八阶的他连一把趁手的兵器都没有,不是太脆、就是太轻,根本没手感,“希望下次来能把你带走。”

    “别感慨了,就你目前的境界,即便是取出了帝陨也不能发挥出其真正的实力,还是努力修炼吧,天境只是一个门栏,等你突破到尊者后才会知道这个世界是多么的丰富多彩。”凌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飘出来,伫立在百慕寒身边轻语。

    “唉……”他深呼一口气,就算是奇遇不断也只是堪堪入门、真正走上了修炼的路途,往后的对其来说真的是任重道远。

    “别灰心,努力就好,至少无悔。”凌天忽而又轻声安慰道。

    “嗯,我会尽力的。”他重重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