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312章 不请自来

    “于队,她们袭警,我能不能直接开枪击毙了?”姓代的小警察冷着脸瞪向抓住自己手腕的爱丽丝,眼神凶恶,话中的威胁之意一目了然。

    明明穿着一身代表国家的制服,行为表现却一点也配不上人民警察这四个字,说他们是流氓都不为过。

    君佑瑶可以肯定这两人是被买通了专门跑来针对她的,就是不知道是谁主使的,安庆廉还是其他人?

    “爱丽丝。”君佑瑶示意爱丽丝放开那个小代,自己上前两步站在他们面前,无惧于左手上已经打开了保险的手枪,眼神冷凝的直面着他们:“没有逮捕令,你们现在的行为才是违法的,你们不会以为上头有人就能肆意妄为吧?”

    “逮捕令当然有,回了警局自然会给你看。”于左态度依旧强硬,看着君佑瑶的眼睛里像是染了毒,黑得压抑。

    “于队是吗?”君佑瑶凛凛勾唇,“你平常去商场买衣服都是回了家穿了好几天以后再让商家上门收钱的吗?如果是,那商场估计是你家开的。但是,警局可不是我家开的,所以我没有先上车后补票这种习惯!要我和你们去警局可以,前提是出示逮捕令!”

    她要是好他们走了,那才是傻的。

    “少和我来这一套,我们警察怎么办案要你管?你再不配合我们调查,我就真的开枪了。”于左的手指按在扳机上,对着君佑瑶示威,意图明显。

    于左自然知道君佑瑶的身份,不就是小小的君宝集团董事长吗?除了有点钱之外其实什么都不是,在真正的权贵面前像她这样的蝼蚁只配被虐成渣渣。

    而且他可不信这小丫头片子会不怕枪!

    君佑瑶还真不怕,这次缅因之行让她成长了很多。

    她微微挑起红润的唇角,眼神冷淡地睨了一眼几乎堵上自己脸颊的枪筒,在于左不敢置信的目光注视下,迈前两步让枪孔对准自己的脑门,“如果于队不怕把命赔上,现在大可当着大众的面开枪杀了我,我等着!”

    这个于左显而易见是个外强中干的货色,虽然表现得凶神恶煞,好像后台很硬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其实就是个遇强则弱的虚伪自私的小人,这种人容易被人收买,但在牵涉到自身利益时也更容易退缩,他是绝对不可能拼着自己的前途性命真的当场杀了君佑瑶的,这一点君佑瑶看得清,浸淫在地下拳场数年的爱丽丝也一样看得分明。

    两人戏谑的看着于左乍青的脸,像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僵持了两三分钟,君佑瑶才松口笑道:“既然于队不敢杀人,那下次还是按规矩办事比较好,省得浪费大家的时间!”

    说着也不看于左两人,带着爱丽丝转身往机场大门而去,留下神情十分难看的于左和小代。

    “于队,我们就这样放人离开吗?上面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君佑瑶带回去的。”小代的语气不太好,眼里积压着黑色的情绪,并不满意事情的发展。

    于左斜睨他一眼,“你有本事你开枪把人杀了啊,回头我一定请示上头给你记大功,你的家人子女下辈子不愁吃穿。”别以为他听不出小代话里的意思。

    “于队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上头会怪罪我们。”小代连忙道歉,他刚才太心疼自己飞走的奖金,没空直呼迁怒于左了。

    “哼。”于左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径直走到角落,掏出手机拨通了安庆廉的电话。

    “安董,我是于左。”

    电话一被接起,于左就连忙恭敬的问候,拿着手机点头哈腰,一副狗腿模样,好像安庆廉就站在他面前一般。

    “事情办好了?”安庆廉的声音微哑,听着像是感冒了。

    “对不起安董,我们手里没有逮捕令,那贱丫头态度十分强硬,并不配合我们,要不然你想想办法弄到逮捕令再说?”说到底君佑瑶毕竟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眼界眼力都不是普通年轻女孩能拥有的,懂法知法很正常,仅凭三言两语就想要威逼她折辱她原本就不太可能。

    安庆廉有些失望但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和君佑瑶争锋数次几乎都是失败收场,又怎么能指望两个小警察对上她能成功?他今天会派于左去针对君佑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敲山震虎。

    “我知道了,有事我会联系你。”安庆廉挂了电话。

    于左勾着唇收起手机,笑容阴骘如一只捕猎的秃鹫。

    而君佑瑶这边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分公司大楼,吩咐阿帮忙安排爱丽丝在帝都的生活之后,她才马不停蹄地走进了办公室,靳天成和聂致远已经在里面等她了。

    “小女皇终于潇洒回来了?”

    一进门,迎接她的就是聂致远不客气的嘲讽声。

    君佑瑶抬头看了他一眼,“帝王绿不要了?”

    “啊?”聂致远愣了一会,显然已经忘记了自己之前跟君佑瑶提的事,毕竟帝王绿罕见,他当时也不过是开玩笑说说而已,身为首富之子,他怎会不知道帝王绿翡翠的珍贵稀有?所以他是真的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谁能想到她真能开出帝王绿来?

    “你说真的?你真的开到帝王绿翡翠了?”他猛地站了起来,激动地扑到了她面前,差点踢飞了她脚边的行李箱。

    君佑瑶的心情显然也没受到之前事件的影响,笑眯眯地拍开他的大脑袋,和靳天成聊起来公司最近的事,也不管聂致远在一边着急跳脚抓耳挠腮。

    “……周煜那边新药的开发十分顺利,他最近开始做你之前提起的抗癌药,这是企划书你先看看,还有洗髓液已经通过了药监局检验,可以正式投入销售。”

    君佑瑶快速地翻阅着手里的文件,该签名的地方签名,该否决的提议直接扔一边,“……有关抗癌药的事,资金投入可以增加一倍,让周主任放心,不用有任何顾虑,有需要尽管提出来,他这个研究如果成功可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

    “好。”

    “洗髓液我已经准备好了,明天会让人运送到医院去。”

    因为洗髓液制作原料的缘故,无法在药厂生产,所以只有她自己处理好送去医院,好在神农百草园时间流速是外界十倍,不然哪怕她有材料也做不出那么多药来。

    她这段时间还在准备其他药剂的研发,比如治疗近视的清明丹,美容养颜的美颜水,虽然这些药都无法批量生产,但她相信这些东西一面市必然能造成轰动,让君宝集团更上一层楼,特别是美颜水绝对能让无数男男女女为之疯狂。

    她处理公事的速度可比动手术还快,何况还有靳天成和聂致远从旁协助说明,所以没多久她就已经把这段时间落下的公事给处理完了。

    聊完公事,三人才谈起了谢婉茹流产这件事。

    “我提供的药剂不是已经被毁了吗?为什么现在说谢女士流产是我的药造成的?”君佑瑶可没忘记靳天成和她说过,安庆廉当时为了药的事还要找她。

    聂致远沉下脸冷笑了一声,“摆明着是想把屎盆子扣在你脑袋上,这种腌臜事安庆廉那老狐狸可没少做,想用那些捕风捉影的谣言打击你和集团。”

    靳天成却摇摇头道:“我总觉得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你下飞机时不是还有警察找麻烦吗?恐怕就是安庆廉为了震慑你所为,我估计安庆廉很快就会找上门,他这么做可能是为了你手里的药剂配方!”

    不愧是靳天成,看事情比较全面。

    从之前安庆廉的态度中他看得出安庆廉对佑佑的药剂配方有很强烈的觊觎之心,绝不止是为了谢婉茹。

    “我也赞同靳大哥的推测,安庆廉这个人无利不起早,他绝不单单是为了污蔑我才闹出这件事。”君佑瑶勾唇,指节习惯性的轻敲着桌面,眉心虽然微微蹙着,但神情并不紧张。

    这件事她多少心理有数。

    好一个安庆廉,紫莲慈的事她还没找上他呢,他自己倒是先蹦跶了起来,呵!

    “董事长,安氏的安董事长来访,人已经到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华平黑着脸来报告,显然刚才发生了不太愉快的事,因为安庆廉一行没有预约,也没有通报就直接闯了进来,态度傲慢无礼,这种找事的行为华平怎么可能会待见,何况外界针对君佑瑶的谣言他也一清二楚,早就看安氏不顺眼了。

    君佑瑶倒是没想到安庆廉会来得这么快。

    “哈哈哈,佑瑶啊,听说你前几日去缅因了?玩得如何啊?”

    随着华平的声音而来的就是安庆廉自认为熟稔的话,君佑瑶抬眼望去,就看到了堵在门口的安庆廉一行人。

    君佑瑶微眯星眸,坐在办公椅上不动分毫,一脸冷凝地看着径直走进办公室的安庆廉,红唇勾起一抹讽刺的笑,一点也没有和他客套的意思:“安总此番不请自来,不知有何贵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