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一百零六章 邪剑仙养殖记(新年快乐!)

作品:诸天我为帝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兴霸天

    “老板,那位道人离开了吗?他是不是修仙界的大人物啊!”

    来到后院,韩菱纱和柳梦璃迎了上来,前者期盼地问道。

    能让顾承亲自接待的,都不是一般的人物,刚刚她也偷偷观察过天权子,觉得他极有可能是修仙九大派的高人。

    韩菱纱有点期待。

    她不是贪得无厌,而是牢记韩北旷临行的嘱咐,一心想要通过修仙,来改变韩家的命运。

    其实她最想跟老板学,无奈老板太高端,不肯教……

    柳梦璃没有她这么乐观,神情中隐隐透出担忧。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觉得这位深不可测的老板不是坏人,虽然这间永安当铺所为,不是单纯的惩奸除恶,但也绝不是为祸人间。

    她生性恬淡,原本在柳府中生活,平安喜乐,很是知足,现在却更为期盼夜晚的到来,在当铺完成一笔笔典当,感悟人们的悲喜得失,过一个个充实的晚上。

    所以她很不希望看到,永安当铺与修仙大派爆发冲突。

    “你们来得正好,这小东西有些调皮,寻死觅活的……”

    顾承刚刚种下邪剑仙,见它宁愿一死,也不肯入土为安,拼命挣扎,惊得其他作物四散而逃,对着两个神情各异的小姑娘招招手:“接下来的日子里,由你们负责照看它。”

    “啊?”

    韩菱纱一怔,莫名感到一股凶险:“老板,我怕完成不了。”

    “好强大的凶煞之气!”

    柳梦璃则默默感受着灵土的气息流动,面色一惊:“这到底是何物?”

    “不用妄自菲薄,放手去做!”

    顾承笑道:“这是一种极为特殊的生命体,不在六界原有的种族之中。”

    邪剑仙不是仙神,也不是妖魔。

    魔是一种很纯净的生命体,纯粹由浊气构成,与神形成两极的对立,妖则介于兽与魔之间,邪灵更谈不上仙,它的核心是五魔兽的魔气沾染,外因则是成仙心切的七宫之主。

    凡事有利皆有弊,与五魔兽长达两百年的拉锯,本是为了六界的稳妥之举,但由于事关重大,众仙也不敢为外人道,即便是后辈嫡系弟子,都隐瞒住。

    如此一来,各派高层真以为形势岌岌可危,奋发图强的同时,也不免上进心过于急切。

    天权子等七宫之主就一心希望成仙,趋至剑神之境,为封印五魔兽出一臂之力。

    结果反被利用。

    不过这种层次的争斗,早已不放在顾承眼中了。

    他一旦完善永安当铺,如邪剑仙这样的存在,随意捏死千百个,真正的对手还是天道伏羲。

    倒是邪剑仙这种机缘巧合下形成的生命,更值得关注些,所以才捉了来,准备种下天。

    不料似乎是五魔兽记得顾承的灵魂气息,邪剑仙直接发狂,居然宁死不屈,才让两女照看。

    经过这段时间的掌眼,韩菱纱的灵觉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和雪见一样,都能趋吉避凶,同样柳梦璃的梦境天赋也得以开发,今非昔比。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迎着老板的目光,韩菱纱和柳梦璃顿时感到责任重大,互视一眼,俏声应道:“领老板命!”

    ……

    ……

    “今天又不乖了!”

    一大清早,韩菱纱小鼻子微皱,手臂伸直,一左一右提着两个大桶,来到灵田边,目光一扫,又嘟起了嘴。

    没办法,整块灵田原本热热闹闹,无数天赋化灵,在其中排排坐,等待成熟,被种入客人体内。

    但邪剑仙来了后,却独霸了大部分位置,其他的天赋之灵只能缩在角落里,战战兢兢地开花。

    别说它们,起初就连韩菱纱都有些畏惧这个刺头,但很快发现,除非邪剑仙自杀,否则它根本逃不出去。

    这块方圆仅半亩的土地,看似平平无奇,实则蕴含着无穷的玄妙。

    永安当铺是顾承对天道的感悟所成,除了天平,最为关键的,便是这半亩灵田。

    自成规则,蕴养万物!

    顾承亲自种它,邪剑仙本能感到毫无希望,干脆自我毁灭,但韩菱纱和柳梦璃显然让它看到了一丝希望,便默默蛰伏。

    当韩菱纱手脚麻利,一一除草施肥,轮到中央时,眼前一花,眼前陡然出现一座白雪皑皑,壁立千仞的仙山,云雾渺渺,人烟绝迹。

    韩菱纱怔然看着,只见云烟分开,现出亭台楼阁,皆用冰雪所造,晶莹剔透,四下玉树雪莲,百里澄澈,如梦似幻,飘渺出尘。

    这正是韩菱纱所期盼的修仙之景。

    “哇,真如传说中美好,就是太高太冷了些!”

    韩菱纱发出惊叹,欣赏了片刻,挥手一拂,眼前的画面陡然破碎,再度回归小院。

    “不老实就得受罚!”

    她脸上的艳羡收起,突然一沉,翻脸如翻书,双手叉腰,俯瞰着邪剑仙刚刚开出的小苗,冷笑道:“你还不知道我今天给你带了什么吧?”

    说罢,转身去提那大桶。

    “大伯说过,浇了粪的庄稼,蹭蹭窜,本姑娘不嫌臭,特意为你准备了两桶!”

    邪剑仙还未反应,唰,淋头一桶就浇下去。

    空气突然安静了。

    也变臭了。

    下一刻,邪剑仙猛然钻出土,疯狂挣扎。

    它是引发内心欲望,再转化为邪念的存在,连蜀山七宫之主都在不知不觉中了招,引发个人世大劫不在话下,没想到今日虎落平阳,受个小姑娘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但它终究冲破不了灵田的束缚,韩菱纱去洗了手,搬个矮墩,坐在田边,托着下巴,老神在在,就看着邪剑仙折腾。

    终于,邪剑仙安分下去,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开始收敛气息,那些天赋之灵小心翼翼又有些嫌弃地靠过来,大家一起相安无事。

    “这才乖嘛!”

    韩菱纱笑吟吟地拍了拍手。

    邪剑仙默默忍耐,终于等到了柳梦璃换班。

    目送韩菱纱消失在后院,邪剑仙猛然爆发,又引发柳梦璃的欲念。

    这次它更加高端,随世感应,应念而起,红尘种种,五蕴皆迷。

    有孩童嬉戏,农夫耕田,士子挑灯,商人行路,世间种种梦境,引发无边欲望,不断冲击心田,同时一个诡异的声音在心中响起:“我知道你的天赋来由!我知道你的真正身份!”

    柳梦璃看了它,捧起箜篌,开始弹奏,不多时韩菱纱被引了过来,一见邪剑仙又不老实,二话不说,提起另外一桶粪水,当头就是一浇。

    邪剑仙再度安静下去。

    安静得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