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看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百零八章 禄光落网(二更)

作品:大仙官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暗黑茄子

    想到这一点,楚弦立刻是汗毛直立,要知道,不是谁都能有点化野兽的本领的,那必然是大修之人,修为之高,远超现在的自己,甚至远超前世的自己。

    前世时,自己修为最高为法身境界巅峰。

    不及道仙,但也相差无几了。

    也就是说,点化这一条白蛇的大修,应该是道仙之境。

    这不光是点化,而且还传授了修炼和变化之法,这不是一般道仙能做到的事情。

    就是因为想到了这一层,楚弦才会感觉到震惊。

    当下,楚弦看着洛妃,仔细问她,在从沙城赶来临县的路上,还有在临县的这段日子里,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奇怪的人。

    洛妃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什么:“师父,你是说小白突然会变化,是有人做了手脚?我也怀疑过,不过路上和回来之后,并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对了,我想起来,一个多月前,我在炼虫的时候,有个小姐姐无意中撞见我炼虫,不过她没有害怕,还和我聊了一会儿,我记得,她一点都不怕这些毒虫,而且还用手指点了一下小白的脑袋,然后就走了,这么一想,小白好像第二天的时候无精打采,过了两天好转之后,就会变大变小了。”

    楚弦点头,若无意外,点化小白蛇的便是洛妃口中的‘小姐姐’,只不过被洛妃称作小姐姐,对方模样必然不大,很年轻,不过这也正常,能修炼到道仙境界,掌握变化之术,别说外表变年轻,便是变成虫兽甚至草木都不难。

    显然,洛妃是有了奇遇。

    这是好事,至少能看出来,那位女道仙对洛妃没有恶意。

    楚弦还想知道更多细节,所以就仔细询问了她们交谈的细节,洛妃点头,将过程道出,最后还说:“我问她是不是在附近住,她听了,反应有些奇怪,是想了好一会儿才回答说是,我就问她住哪儿,改天想去找她聊天,结果她又摇头,说这一次她只是回来看看,很快就走,以后都不回来了,师父,那小姐姐必然有心事,我能看得出来。”

    楚弦笑道:“你都能看出别人有没有心事了?”

    洛妃立刻道:“那当然,女孩子有了心事,必然是神忧目伤,我看得出来,她当时是在回忆。”

    楚弦再笑:“后来呢?”

    “后来,后来她就走了。”洛妃一摊手,表示就这些,没了,想了想,又急忙道:“对了对了,我告诉她我叫什么,然后问她叫什么,她没说,只说,她姓白。”

    姓白!

    楚弦笑容一下子僵住了。

    姓白,住在附近,这自然是让楚弦想起了一个人,只不过,楚弦记得的那个人,不是女子。

    “师父,你怎么了?”洛妃看到楚弦表情不对,小声发问。

    “没什么!”楚弦不想分享这件事,尤其是看到洛妃一脸八卦目露精光的样子,更是决定,以后有什么事,尽量不和自己这精明的小徒弟说。

    洛妃依旧是一脸好奇,那眼睛里似乎是在说,肯定有事。

    “总之,这件事就不要和别人说起,小白被告人点化,懂得变化之术和修炼之道,这是好事,以后必然可以成为你的一大助力。”楚弦嘱咐了一声,便起身准备回去。

    洛妃和洛勇还要修炼一会儿,楚弦一人走回临县,却是没有回家,而是朝着临县一个宅院走去。

    那是白子衿的家。

    一年多前,就在乡试出榜的当天白子衿离开,楚弦没有再见过他,而之所以之前听到洛妃说那女子姓白,而且住在临县会让楚弦在意,是因为,以前在临县,姓白的只有白子衿一家。

    所以,当时楚弦是认为,白子衿家里回来人了。

    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首先,那电话小白蛇的白姓女子应该是道仙之尊,白子衿家里会有道仙前辈存在吗?

    虽说白家神秘,但楚弦不觉得拥有道仙的家族,会在这小小的临县住那么久。

    应该是那位女道仙随口而说,当不得真,但楚弦不知为何,还是来了白家宅院,他想进去看看。

    白子衿走时,将这宅院送给了楚弦,只不过楚弦没有进来住过,对于楚弦来说,这是他怀念知己的方式,也是希望,有朝一日,这位知己好友能再回来。

    宅院有门锁,看样子没打开过,楚弦摇了摇头,知道自己果然是想多了,他没有带钥匙,钥匙在家里。

    不过楚弦要进去,又何需钥匙?

    伸手一摸那铜锁,锁条直接滑落,楚弦学识广博那不是吹嘘,修为上来之后,很多术法都是信手捏来,就像是‘开锁术’,虽小,但却经常可以派上用场。

    开了锁,楚弦推门而入。

    院子里的摆设,和以前一般无二,楚弦走了进去,心中满是回忆,那时天真浪漫,那时心境纯真,读书写字,画画作诗,累时闲坐听琴音,乐时相争论古今,现在想想,或许两世最快乐的日子,就是那一年的夏天。

    想着想着,楚弦驻足而立,久久不语。

    这时,楚弦扭头看向屋子里,当下面色猛的一变。

    下一刻,楚弦抬手打开屋子门锁,一步踏入屋中,这屋子是白子衿的书房,楚弦曾在白子衿走后,来此画了一幅画,一幅白子衿的画像,然后挂在屋子里。

    但此刻,画像不见了。

    有人取走了。

    楚弦当下是大怒,他四下看看,屋子里的其他东西倒是没有少,唯独少的,就是自己画的那一幅画。

    显然不是贼,若是贼,这屋子里比自己那一幅画值钱的东西要多得多,但都没动过,而且刚才这屋子也是锁着的,谁能进来?

    要么是和自己一样,会开锁术法,要么便是有钥匙,楚弦倾向于第一种。

    当下楚弦离开白家宅院,去找许段飞。

    许段飞是临县捕快,一县治安都归他来管,有外人来,许段飞必然是第一个人知道的。结果一问,许段飞摇头,表示没人去过白家宅院。

    “平日里我也会安排一些巡逻的衙役在白家宅院周围走走,临县处于禹州内陆,治安一向极好,贼寇偶有,但一年都碰不到几次。”许段飞说完,又问:“白家宅院里,是丢了什么东西吗?”

    楚弦点头:“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只是一幅画。”

    “我派人查查吧。”只要是楚弦的事情,许段飞都很重视,就算是去通报县丞大人,对方也必然会同意。

    楚弦摇头:“不用了,这件事,我自己查。”

    不用许段飞他们查,是楚弦突然想到,无论是谁取走了画,对方能悄无声息的来去自如,本身就说明不简单。

    而且再加上之前洛妃的经历,楚弦有一种感觉。

    可能,偷走自己那一幅画的人,便是那个点化小白蛇的女道仙,若是如此,许段飞他们就是查一辈子,都查不出什么。

    楚弦这时候也想开了。

    一幅画而已,只是自己随手之作,说值钱不值钱,说不值钱,它有一定的意义,但丢了就丢了,自己只要想,随时可以再画。

    如果真的是那个点化小白蛇的女道仙,那就更不能拿人家如何了,一来自己实力不够,二来,对方对洛妃有恩,莫非还能因为一幅画找人家的麻烦。

    只是对方为何会去白家宅院,难道真的和白子衿又什么关系?

    为了这一点,楚弦还是要查一下这个女道仙。

    ……

    这几日楚弦调兵遣将,派人追查天佛门余孽的踪迹,终于是有了效果。

    在禹州边界一个小县当中,查到了天佛门余孽的踪迹,洞烛内卫追踪了数日,终于是抓获了十几人,而这十几人,已经是押解了回来。

    临县县衙被楚弦征用,此刻在大堂之内,洞烛卫林立,将各个通道把守住,一个个都是庄严肃穆,杀气腾腾。

    堂上用官术锁着十几个人,都是跪在地上,带头的是一个大和尚,楚弦认得。

    “禄光和尚,终于是将你给抓住了。”楚弦看了那大和尚一眼,开口说道。

    带头的那个大和尚,正是禄光和尚,此刻禄光和尚面目狰狞,因为一只眼睛在沙城的时候被楚弦戳瞎,所以带着黑布,更显凶悍。

    “成王败寇,既被你抓住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只不过有件事你不知道,我师父为了对付你,正在做一件事,这件事只要做成了,楚弦,你必死无疑,不光是你,你身边的人,也都要死。”禄光和尚独眼中露出一丝狡猾之色,他这一句话,看似无谓生死,但实际上,是在威胁楚弦,意思就是说,我师父正在想法子对付你,你若是杀了我,那便什么都不知道了,而为了弄清楚情况,他就可以保住一条命。

    不得不说,禄光和尚城府极深,他知道,直接求饶,没用,痛骂楚弦,那他死的更快,为了活命,只能用这种法子。

    在禄光和尚想来,楚弦必然会为了保险起见,先不杀自己,应该是关押起来审讯,这样一来,自己就有机会逃走。

    他想的不错,但接下来楚弦的一句话,让禄光和尚如坠冰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