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八章 五帝金钱阵

作品:玄门异事录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神棍书生

    “呜呜……”宋九的眼珠子瞪得是越发大了,眼神里头布满了血丝,他转头使劲的往他老婆怀里躲,似乎好像很怕张守一来了。张守一四下打量了一番这个房间然后对他婆娘道:“嫂子你和姑娘出去,这里交给我,如果我不叫你,都不可以进来,帮我去你铺子里拿几样东西,你那都有。”

    “好好,三叔,您说要什么我立刻给送进来。”

    张守一想了想把手背在身后道:“我要三叠溪钱,每叠三十三张,三寸长三寸宽;白烛一对,长香三幅;五色纸五套,嫂子手巧劳烦用剪刀修成一副的模样,裤子上衣各一套;一碗米饭,要半生的,倒头扣着,另外帮我把院子那只纯白色大公鸡捉来,我有用。”

    “好好好,”那女人现在哪里还敢不听,只顾着前去操办不一会儿的功夫这些东西全都给送了过来,张守一轻轻把门关上然后让刀陪在自己身边,刀这样人好处便是阳气旺盛,可以让自己多一点把握。

    躺在床上的宋九不停的挣扎着,张守一走过去扯开他嘴巴里塞着的布团然后撇了他一眼道:“不用怕,咱们一码归一码,你是鬼他是人,和你又没什么深仇大恨,要找替死鬼也不应该由他来不是。”说罢他在那床前点了三根香,插在那碗倒头饭上只见那三根香的烟雾缓缓升起之后竟是慢慢凝结成了一股,张守一手掐真诀,口中念道:“一炉真香往上升,诸真洞鉴尊法旨,不可稽延,起!”

    那烟便随着缓缓朝着躺在床上的宋九飘去,借着那一对烛光可以清晰的看到宋九正凑着鼻子在那吸那香,他的挣扎也逐渐开始慢慢缓和了下来。

    一看到这般,张守一心中便有了底,果不其然是糟了脏东西上身,要说这东西还是颇有一些厉害的,宋九随身可是带着那摄魂铃的,这东西是正儿八经的道教法器。

    但凡是法器都是需要供奉的,平日里不适用法器的时候都会被放在殿内和神像师祖一起,年数越长的法器其威力往往也越大,因为它同样在接受道法的熏陶,这种东西本来就具备辟邪的本事,按理一般的山村野鬼是决计不敢靠近才是。

    看着宋九那浑身的伤,怎么样都不像是摔的,尤其是那脸上清晰可见的巴掌印记,他猜想估摸着这老子是被人揍了一顿吓破了胆。

    这人身上有三把火,两盏在肩头,还有一盏在头顶,象征着阳气,寻常人身体健康心术正派的,只要这三火不弱,一般脏东西是不敢靠近的。

    人是纯阳之物,而鬼则是阴邪,所以鬼是见不得光的,更不敢在阳气旺盛的地方出现。这也就是所谓的“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除非那人做了亏心事又或者是身体虚弱阳火不盛,才有可能让一些恶鬼近身。

    这宋九原本靠着铃铛是足以抵御的,哪想被狗子等人在半道上一通狠揍,再加上那些冥币,前后一惊吓这才着了道。

    而当张守一则需要确认他到底伤到什么程度,便从随身带着一乾坤袋里缓缓拿出家伙事,里面放着一个瓶子,还有几根柳树枝,他用柳叶在那瓶子里沾了一滴液体然后轻轻用柳叶从眼皮上来回擦拭,这东西便是牛眼泪。

    牛眼泪是能够见到一些灵异事物的,养牛的人都知道牛是通人性的,在宰杀之前会往往知道自己的下场会前蹄跪下然后眼中分泌出眼泪,张守一就是这般的收集起为数不多的一点牛类,这不为了宋九总算是拿出来用了。

    双手各粘着一片柳叶在胸前来回交叉,食指和中指竖起缓缓贴向眼皮,然后口中念道:“尘秽消散,九窍通灵;借我天眼,无所遁形,急急如神兵火急律令!开!”

    念完此咒,张守一缓缓睁开眼睛,只见现在的床头之上隐约有一团白色的人形雾气笼罩在宋九的身上,而宋九身上的三火中的头顶一火已然熄灭,余下的肩头两火也是微弱的样子,看着情形着实是好不到哪里去,果然这厮其中一魂已经丢了。为今之计不仅是要设法从他身上移开那缠着的恶鬼,还要想办法找回他丢掉的那一魂,这等于就是两桩事情,而看他的样子如果不处理的话恐怕很难撑过今晚。

    他瞄了一眼那地上的公鸡便给抓了起来,这只白色大公鸡在道士的眼中可是宝贝,它的头顶鸡冠处的血也被称为是“凤血”,其性温热、阳刚,与黑狗血并称道士两大辟邪神物之一。

    “三叔,这公鸡有什么讲究嘛?”刀问道。

    “公鸡是打鸣的,它一叫便意味着天亮了,而天亮了就是阳间时间的到来,任何鬼怪都要退避三舍,所以你说鬼怪怕不怕它呢?再一个,白色雄鸡的鸡冠又叫凤冠,是它身上最为阳刚的部分,用它涂抹在法器上威力可以大增。”他一边准备一边就拿出几张符让飞分别贴在门窗和四个墙角,然后在床的四周用红绳和钉子固定处一个纵横交错的格子状。

    这个格子的每一处交界点都会系上一枚铜钱,这铜钱也是有讲究的,张守一知道刀的心思,便与他说道:“铜钱需要用五帝钱,五帝钱又分大五帝和五帝,大五帝钱布阵最是管用,分别是我道教中的五方五老之神讳所铸之“压祟钱“但是传承之久,很多人都已经以讹传讹了。除了一些老修行之外,都讹传是什么清朝五帝钱。五帝钱分别是秦半两、汉五铢、唐朝的开元通宝、宋朝的宋元通宝和明朝的永乐通宝,这五位皇帝都是厉害角色,寻常人家若是寻得一枚挂在孩子的脖子上是有辟邪的功效的。

    只不过现在这年月已经很难再凑到大五帝钱了,寻常布阵用五帝钱也是一样,但是效果自然是会打一些折扣的。”至于清朝五帝钱,因为铜钱代表天圆地方,又有万人摸过,阳气极重所以一般辟邪还凑合。

    刀随手挂上一枚铜钱赫然发现上面写着东方龙帝,品相非常之精美,以他的专业眼光来说,最起码是唐代的物件,您这是大五帝钱啊。

    张守一看着他那流口水的样子,笑笑道:“我时候不懂事常在师傅箱子里头偷这玩意出去当铜换钱然后换糖吃,现在剩下的也不多了,凑合着用吧,不尽人意的地方,就用秦半两代替,毕竟始皇帝是称之为祖龙之帝的”

    只要布完这个阵,张守一就有把握困住那个恶鬼,“此阵又名五帝金钱阵,按照五行八卦布局!”铜钱悬挂上之后,张守一心翼翼的从阵中把脚退了出来,再接着他便是要正式会一会这主到底几斤几两了。

    因为那柱香的关系,此刻的宋九依旧沉浸在那贡香的滋味中,乘着这个功夫张守一早已准备好了一切,缓缓从那袋里抽出已准备好的柳枝条。

    俗话说“柳条打鬼,打一下一下。”

    他对刀说道:“你可别看了这东西,老子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但是鬼这东西恰恰相反,它是属于负阳而抱阴的。柳树是极阴之物,所以历来有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当院不栽鬼拍手的说法,说的就是屋内最好不要有桑树柳树和槐树,这三种树都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

    但是凡事又有个相生相克的道理,物极必反,柳树本属阴,但阴极反而生阳,所以柳树枝条却又是极阳之物,而鬼是阴气聚合之物,折下它用来对付缠身的恶鬼是再合适不过的。”

    说罢他便忽然上前照着那宋九的双腿猛地就是一柳条抽了下去,那宋九方才还是一副醉仙欲死的表情却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这惨叫声连屋外的婆娘和宋茜二人都听得心惊胆战却又不敢轻易前去查看,只能在那外面急得直跺脚。

    “天道轮回,人鬼殊途!”张守一一边抽一边说道:“你千不该万不该犯了人鬼不同道的大忌企图谋人性命,今日我若不替天行道,也枉为道门中人,劝你速速离开本体束手就擒,我还可以开一面,替你超度三生早日轮回。”

    约莫抽了十几下的功夫,宋九的惨叫是一浪高过一浪,只见那身上的白色雾气隐约已经有脱离之象却没有丝毫变的意思,张守一觉得有些古怪,这柳条打鬼自古就是越打越,怎么今儿个却有些不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