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章 曾经的预言

作品:玄门异事录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神棍书生

    人被送去医院的第二天,那位“信士”的同事兼朋友就来了道观,奇怪的是这一次老道长竟然见了他们,这是一对夫妇,男的是考古学界的泰斗级人物现任西北博物馆副馆长—赵明耀,女的是大学的历史老师—李惠芳。

    “精神****”的那个是他们的朋友兼男人的同行也是国家考古队的姓刘,人称老刘…看得出来夫妇二人与老道长是认识的,见面后客套一番说明来意,老道长闭目养神状,几分钟后老道长开口了:“既然缘如此,守一啊,你就随赵先生去医院一趟吧。”这守一就是开篇讲的“玄真子”道长,老道长的亲传弟子,李惠芳二人看到旁边如此年轻的道长,怕道长经验有限,行长开口,却被赵老先生给阻拦了,就在二人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老道长又说话了:“二位可还记得老道我曾经说过令千金的话么?”

    听到此话的二人身躯一震,曾经模糊的记忆慢慢清晰起来,那是东岳庙周围的第一个楼盘刚刚盖好,这赵老二人买了一个不错朝向的楼层,二人结婚到现在非常恩爱,可惜美中不足结婚多年一直没有身孕,医院检查也是做了一个遍没任何问题,这时候周围有的邻居告诉他们附近有个东岳庙可以去求一求。

    二人都是高知出身去庙里总觉得不合适,这赵老是个传统文化的忠实粉丝,也很尊重宗教,不过这个李惠芳是老师她毕竟是长在红旗下的人即便是尊重宗教,但是让她去求多少是抗拒的,况且她自己父母是洋墨水出身信的自然是洋教了。

    可是科学的方法用完了,按照福尔摩斯的那种定论,最不可能的也许就可能呢,所以也就悄悄去了一次,要说这一笔写不出个巧来,这上半年求得下半年就有了动静,这十月怀胎省下来一个女儿,这赵老夫妇都年近五十老来得女,那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有了千金那自然按照中国人的习俗要办个百日会了,更何况是老来得女,那更要好好办了。

    百日当天,由于是楼层住户,这赵老的朋友老刘那是忙前忙后,去红白会那里租赁来帐篷在楼下开席,好歹他也得叫赵老一声老师的,就在此时这帐篷席门口来了一个道士,挎一个八卦包,身上有点脏,不过毕竟这赵老做考古文化的,而且这宝贝女儿说不定真是求来的,所以也不嫌弃老道让了进来吃喝,席间问了问,原来老道长是要去东岳庙挂单的,没一会儿有个好事者说既然道士都会算命那么主人家今天千金百日,老道给算算吧,老道闻言也不推辞,看过赵老千金,而后掐指开算,不由得一惊然后声的说道:“主人家,您喜得千金,本来是可喜可贺之事,但道有一句话,不知道今天当讲不当讲。”

    这赵老毕竟是文人,通情达理儒雅的很,笑着说:“你这道士,有话便说就是,不管讲的好与不好,一会儿二席了,请你喝好酒!”

    那道士看了一眼赵老,说道:“你这女儿虽然长的漂亮,但恐怕将来不怎么好养活。”

    赵老一听就急眼了,刚得了个女儿,你这不知哪来的道士就在这瞎咧咧,说出这样晦气的话,然而毕竟是文人刚要开口,这老刘冲上去就推了一把:“你这道士太不识抬举,怎么能这样乱说话呢?”

    这道士本来就是衣着破烂,被老刘这么一推,竟然把衣服给撕破了,从他坏里掉出个铜疙瘩来,滚落到地上来。

    里面的嚷嚷声惊着里在房间里待客的李惠芳,过来一看,一个衣衫褴褛的道士正在跟自己老公的学生纠缠呢,上去分开两人,到底是老师,先是不问缘由的痛骂了一顿老刘的无礼,又跟那道士赔礼道歉,拿出针线给他缝补好了旧衣,说什么也一定要留下人家吃顿饭,那道士推脱不过,便和众人一道入席,几杯酒下肚,脸色一红,就开始吹自己是正一分支一脉掌门,道术了得,不想却引得宾客哄笑……

    不知那道士是喝多了还是怎的,席间众人再次问起这个婴孩的命相,他竟然再次说道:“这女娃娃是一个短命儿啊,不好养活的很,只怕将来有难啊。”这众人一听,你这道士怎么好心没好报,还敢口出狂言,特别是赵老就是在儒雅也扛不住了,刚刚压下去的火头,蹭的一下又窜起来,跑进屋内拿出一把菜刀就要砍过去,幸好被众人拦下,在那破口大骂

    李惠芳这次可听真切了,不免脸上也挂不住了,朝着那道士喊道:“哪里来的野道士,我好心招待你,你却这样诅咒我的女儿!快点滚出去!”

    接着那老刘也是相当生气言道迟早要拆了那座封建毒瘤的东岳庙。

    不想那道士被这般辱骂,却也不恼,看了一眼那老刘也不说什么,摸了****口,又看看天,扫了一眼众人说道:“主人家不要生气,道也是实话实说,你这个女娃娃,恐活不过二十四岁,若是到时有难,可以来临县纯阳宫找我。”说完,朝着众人作了个揖,转头边走……只留下一行人面面相觑和老刘跟赵老一家人气的直哼哼,虽然大家劝道不要当真,但却在本有点信仰的李惠芳心里留下了阴影,毕竟受父母影响多少还是信过洋教的,自己又是教历史的。

    转眼间已是二十三年,赵老的女儿也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也是学考古的,估计是受父亲耳融目染的缘故吧,慢慢的赵老家的人对于二十多年前道士说的那番话已经逐渐忘记了。

    因为东岳庙占地大,周围依旧保持着原本的绿化状态,很多开放商慢慢的蚕食着周边的区域,这几年那位老刘同志可是没有少出谋划策,而最近他听说道观要进行自保行动,从四川青城山后山请来了一个老道长进行讲课开示,这老刘自诩为专家,听到这话放言要戳穿神棍的阴谋,没成想看到来的这老道竟然是那个诅咒自己老师孩子的神棍,这忍不了了,先是跑回去跟赵老说了一声又去跑到什么民宗搞什么举报,说什么也要戳穿这个神棍,对于他的举动赵老觉得自己的这个学生好像有些敌视道教的感觉,对于拆除道观身上拥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兴奋感,本想这在第二天开示的会上老刘准备对老道长发难,没成想出现了开头的一幕,这民宗来后发现各种证件齐全也就没停留就走了。

    话说赵老这边,看着自家女儿学业有成俨然要接自己班就对着老伴说:“是谁说我家闺女不好养的,这孩子自打出生,就连个病也都不曾生过,我看那道士就是个江湖骗子!”

    这人啊就是不能念叨,这白天说完老道神棍,晚上就听说了老刘神经进了医院,老两口去医院看了,老刘注射了镇静剂已经睡了,旁边老刘的媳妇看到自己老公的老师来了,直接是抱着大腿哭,满嘴说是东岳庙的妖道害的听得夫妇二人一头雾水。

    在二人安抚好老刘媳妇问明白事情缘由后,先是赵老对于自己这个学生的拆庙行径有些反感,再有就是听到了那个老道士。

    转头看了自己老伴一眼没说什么,回到家一夜无眠第二天还是硬着头皮去了东岳庙,这本想见了求道长救人就没什么了,这临了道长又提起那个预言…

    老两口顿时脸色不大好看了,老道长看此,摆摆手没在说什么,夫妇二人也就跟着张守一出庙门前往医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