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二章 有客上门

作品:玄门异事录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神棍书生

    盒子本是放置在床头,张守一突然在睡梦中醒来,瞧见那盒子不知何时已经打开了。方形的盒子里头是一个墨绿色的圆球,张守一离着那球不足两拳距离,能真切明白的看见那球里头还有一个人形东西在不停舞动。他想看的更明白一点,便把脑袋往前探了一点,就在这时,那圆球忽然化作一条黑龙猛得向张守一扑来,的一个不足鸡蛋的大球就这样变成了一张巨大的嘴巴,张守一瞬间被黑暗所吞噬。

    “啊……”得一声大叫,张守一猛然坐了起来,摸了一摸自己的后背,几乎全部湿透。看着床边洒下的点点月光,墙上是窗外的树影不停晃动。

    梦中梦!?好久没有这样的梦魇找自己了,刚才那条龙…好像没有眼睛…没有眼睛的黑色龙…

    张守一摇摇头,也许自己想多了,索性将盒子放置在玄铁令牌处,继续安睡…

    第二日清早,张守一告诉大胖已经找到开盒子的方法了,让那位上门来,毕竟人家的东西,我们开启也要当着人家的面。

    中午时分,茶馆门口便有了车的到来,来人还是那个女子,只不过今天一身丽人装衬托的女人味十足,只不过此刻她还挽着一个中年男人,此人身形和大胖差不多,只不过不是那种太油腻的肥胖,比较匀称,身穿的是一个对襟的唐装,唐装胸口绣片是一条黑龙,似乎也没有眼睛,不过单看他们的样子俨然一副商人派头,剩下几个像随从,再观此人,皮肤略显白,岁月丝毫没有在他的脸上刻下痕迹,倒是那眼神里写满了凌厉,这就是所谓的阅历。

    男人的左手手腕带有一串金刚珠看颜色已经发黑看来是有年头了,念珠上有一个龙型吊牌,见到张守一观察自己,也报纸一笑,进茶馆后,没有动桌上的客茶,却从女子的包里拿出一个保温杯喝起来…

    大胖看到这就火了,特么的啥意思!?摆谱是吧,行不整你一下,不知道你胖爷三只眼,正好此刻早饭的米粥送过来了,大胖直接盛了一碗送过去,快到那桌子旁边的时候假装崴脚米粥直接泼出去。

    眼瞅着那稀粥就要淋到那男人的背上,却不料那男人身子突然起身身子向前一倾,泼洒的稀粥恰好隔着他的背淋到了地上。

    张守一就一直在盯着那子,见他走过来脸上那一通坏笑就猜了个****不离十,不过那男人的身形当真好快,就跟背后长了眼似得,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这么躲过了。就凭这一手,这个男人就不简单,他怕大胖再去招惹,马上喝道:“干什么呢?吃饭去旁边,起码的礼貌也不懂。”

    那男人对张守一报以一笑,原本压在桌子上的单手往回一撤,一个造型精美的盒子出现了。那盒子紫红色的有巴掌大,外面还先镶嵌着红青白黑四颗宝石,中间顶部则是一枚****的宝石,足有指甲盖那么大,一看就不是凡品。

    “鄙人高浩,今天带女夏真唐突造访的确有些唐突,礼物不成敬意,还望先生收下。”

    张守一再次蹬了大胖一眼,捧起手中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道:“高先生客气了,张某人只是一介村野匹夫,受不起,请收回。”

    那男人颇有点玩味的看着张守一道:“我想还是等查先生先打开看看吧。”

    “哦?”张守一看了那男人一眼,“既然如此,那就瞧瞧。”说着他便拿起那盒子,轻轻打开那锁扣,盒子里头是一块****锦帕包着的东西,再翻开那锦帕,原来是一面镜子。

    大胖端着半碗稀饭在后面想你这人也真奇怪,我家三哥老光棍一个,你整个镜子送人。不过再一想那盒子倒是个稀罕物件,里面的东西再怎么也不会比盒子差吧,便抬头往上一凑,好家伙,大胖当即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镜子绝对不是凡品!若要放在市场上去瞧,无论是品相还是造型都属于极品,至少在他手中还没见过如此精美的铜镜,这家伙一出手可真大方。

    那是一枚手掌心大的铜镜,一看就不是现代的物件,这铜镜超子见过多了,古玩街上哪家店里都有几把,不过大多数是不值钱的。但这镜子不同,他这距离隔着看,那镜子的表面精光发亮,不见半点瑕疵不说,几乎比现代的玻璃镜还要照的清楚。

    张守一翻过镜子,那后背之上刻得是阴阳八卦图一副,一条应龙正绕着八卦图,翅膀一上一下刚好把那图合围在了一起,那工艺可谓是巧夺天工,出神入化。这应龙看着张守一也是心头一紧,这东西的含义没人比它更清楚,几次三番都遇到了这唯一带着翅膀的龙,心头就有了一种预感,暗暗告诫自己千万别蹚这次浑水。

    重新把那镜子包好放进盒内,张守一又给推到了那男人的跟前笑道:“如此厚礼更加不能收了,还请高先生收好。”

    那男人已经抢在张守一出手之前按住了那盒子的一端,他说道:“张先生,这是特意为您准备的,普天之下也只有先生才配用它。”

    张守一笑着说道:“你这东西得来怕是花了不少代价的,还是拿回去比较好吧。”他手中又加了把劲,不想对方竟然丝毫不肯退让,两人隔着这盒子就这样僵持了起来。

    就在他俩这般僵持的时候,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按住了那盒子,只听大胖说道:“既然你们都不要,那我要!”大胖拿着盒子往上一提,却见那男人的手也按了下去道:“兄弟,这东西你拿不动。”

    “怎么个拿不动?”大胖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臂弯道:“你是想跟我比手劲是不是?”

    张守一对大胖喝道:“放下!你们几个都出去。”

    “出去就出去,要真不要就留给我,这东西我到时候给三个换一套别墅…。”

    待人都出去后,高浩也示意夏真出去,此刻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张守一的手从盒子上松开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帮我一个忙,替我迁个坟。”

    “迁坟?以你这手笔,这事何必要来找我。”

    那男人笑道:“非您不可。”

    “什么坟?”

    “一座老坟。”

    “我已经不过问阴阳事了,唐先生还是去另请高明吧。”

    高浩的手伸进了怀里掏出一张照片轻轻的递到了张守一的跟前道:“您先看看这个。”

    那是一张黑白的交卷相片,应该有些年头了,有些部分都开始发黄了,相片的外面现在被敷上了一层保护膜,足以见得相片的主人对它很重视。

    相片上有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是道士打扮,还有一个男人则和高浩有些相似,而那个道士则是和张守一有着九分相似,若是照片还能更清晰一点,这个九分恐怕就会成为十分。

    “这张照片是一百多年前我的曾祖父和一位高人的合影,他们所站位置的就是我想请张先生去的地方。”

    张守一把照片也推了回去道:“一张老照片能说明什么,这个世界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

    “是啊,原本我也以为这仅仅是个巧合,这张照片出自当时一位朝廷的摄像师,他们的目的是为大清找到可以延续的龙脉。这枚镜子就是后来他们留下的唯一物品,根据我的曾祖母回忆,这是曾祖父当年寻来赠予这位高人的。不瞒张先生,鄙人精通古物,对道教文化也有涉猎,这枚应龙八卦镜是有出处的,想必张先生心中也有几分知晓吧。”

    张守一笑笑道:“大禹神镜身,所以我才说我受不起。”

    “好,那么既然您说可以打开这个玉盒,我想您看了里面的东西,应该会感兴趣。”

    张守一看对方如此有自信,心中也的确泛起了对盒子中东西的好奇,对就是好奇,经历过他的经历,对于很多什么奇珍异宝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他可不是大胖。

    他冲外面招呼了一声一帮人都进来了,张守一示意大胖把盒子拿来,经过一刻钟的操作,随着“咔嗒”一声盒子打开了。

    盒子里面没有别的,一个折叠起来的东西,不过摊开后,众人惊呆了,这幅画很大,最起码是一米八那种挂画大,可是竟然可以折叠起来放进一个玉玺大的盒子里面,不可谓不奇。

    “张先生请看!”

    只见画像完全舒展开后,画中有一道人身背长剑,一手拿着八卦镜一手拿着辟邪铃把一只凶恶的饕鬄踩在了脚下。

    “咦,这不是三哥嘛!”“好像是的,三哥,跟你好像哦。”

    张守一使了个眼色道:“大胖。”

    大胖立刻心领神会的走到那画轴的旁边细细的端详了起来,一番检查过后肯定的说道:“有些年头了,起码是在三百年左右,墨色自然,人物神韵饱满,用的是上等宣纸,有点宫廷画的感觉。”

    “姜先生眼力不错,这幅画也是出自祖上,祖上曾经有先辈就什脂廷画师。这幅画是我高门传家宝,但画中的人物却不是那个时代的人,你说奇怪不奇怪?”

    大胖这回没有开玩笑,只是问道:“何以见得不是那个时代的人?”

    “你没看到这画像后方还有两个人嘛?画的是远景,要是拿放大镜仔细看,这两人手中拿的确是现代的仓械,如假包换的ak系列,这种仓苏联人不过五十年代才发明,三百多年前的古人怎么会知道?”

    大胖有些狐疑道:“当真?”

    “当真!不信,姜先生可以试一试。”

    “好!”大胖二话不说就回了屋内,考古放大镜他有的是,拿了就又匆匆赶了回来对着一照,半饷惊得自己都快说不出话来了:“天呐,这个人好像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