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七章 过密林

作品:玄门异事录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神棍书生

    出了峡谷就是密林,这让众人有一种刚逃离虎口,又进入狼群的感觉,张守一看了四周,直接找最近的能马上上去的制高点,他需要看到明天早上的太阳,因为根据草图所留信息,葬地与秋分的第一缕光照射之地。

    此刻高浩所生的人只有他自己加夏真,两个随从,此刻张守一越发觉得这帮人有问题,而且毕竟有日本人,张守一要慎重在慎重,此刻想起如果单单一个迁坟怎么可能用的就那些火器,看来自己还是大意了,一不心把自己和兄弟们带入万险之地,就那些武器,根本就是挖坟掘墓的感觉。

    可是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部了,高浩对于武器的解释也让人找不到反驳的借口。

    这里不是武夷山的旅游景区,实打实的是老林子,以这座山为界限便是福建和江西两省的交界处。在过去,盐被作为生活必需品是由官方独家经营的,任何民间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从事食盐买卖,这个规定同样延续到了现代。

    福建靠海,这里盛产食盐,而江西背靠内陆,本身不产盐。于是很早的时候就有福建一带的人走私食盐通往内陆,而这座大山便是首选路径。

    首先此处偏僻,方圆数十里内无村庄集镇,耳目胜少;其次这里树高林密,一旦有追兵四下散去就可逃命。

    贩卖私盐的人都是铤而走险之辈,虽然只要通过这里食盐便可以高价进入江西,但千百年来真正能过这条道的人可不多。并不是这条道有关卡,而是因为这条道上经常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根据后来有走出那座大山的人描述,在山林里随处可见成堆的食盐,年代间隔数百上千年都有,有完整的包装,周围不见任何残骸和打斗的痕迹。既不像是土匪之流的打劫也不像是意外之后的抛弃,放佛那些贩盐的人走到这儿就会凭空消失。

    有些人聪明,他们发现这些前辈们散落的货物同时也为他们标出了雷区所在,于是在不断有前人踩雷的情况下,后面的几代人才终于找到了一条可以行走的山路,最终柳镇就是这般形成的,这个镇子的先祖都是些走私盐的人。

    高在正式进入象门之前就是这波人之一,私盐是一个高利润和高风险并存的行业,高家的先祖是第一个找到能安全通过这片大山的人。于是在积累大量的财富的同时,高家的声望也在快速飙升,并最终成为一方豪门,张守一相信,高家的那位先祖是位了不起的人,因为这片武夷山的确非常不简单。

    武夷山是道教天下三十六洞天之一,古称“第十六升真化洞天”,相传秦时有神仙降山中,自称武夷君,受命于玉帝。在这片山脉的南边,有一面将近一千平方公里的大山上遍地都是道观遗迹,至今任然香火旺盛。

    若是能够看到武夷山的平面图,总共是由九曲连环而成,你会惊奇的发现此处就是一副天然的八卦图:在武夷山的四曲御茶园内有口通仙井,它的井壁是圆的;在一曲武夷宫有口龙井,井壁是方的。

    按古代阴阳五星说“天为阳,地为阴;天为圆,地为方”,而这两口井分别坐落在武夷山九曲溪的溪左与溪右,配合上九曲的“s”路线,构成了一幅天然的太极图,通仙井以及龙井构成了太极图的“阴阳鱼”的两“眼”。

    大自然生了这样一枚八卦自然是有其用意的,就像有毒蛇的地方不出百米就一定会出克制蛇毒的草药,万物从来便是相生相克的。

    若是把这武夷山的九曲八卦看做是正,那自然它背后那座十万大山便是邪。道教三十六洞天就是为了****天下三十六道邪而生,所以有道士出现的地方四周多半会发生那些怪异的事情,开山立派的先祖们不惜以几代人的心血铸观立殿,为的是让道气长存能够永久的镇住那些不该出现的东西。

    这个道理,张守一很早就明白了,所谓洞天福地有天地灵气精华,何止是修道的人想要,那些邪物更加想要。这座十万大山绵延百里,能安然走出一条盐道的人自然是个高人,高家能够屹立在象门之巅数百年没点根基和本事怎能服众?

    象门本就是个半官方组织,有的人公然用这个身份疯狂盗墓,他手里拿着是天子御赐的令牌,打着寻找仙方的幌子罢了。而高家更聪明的选择了走私,一部红楼梦里的大观园多少银子都是通过官办盐商赚来的,只凭这条通道,高家数百上千年来积攒的财富就能富可敌国。

    越危险的地方也就越意味着财富,高浩知道祖宗的发家史,换做他今天的地位,要不是遗训,他真的不愿意尝试,还有便是象门下一届的龙头未必会是他。湘西和关中这几十年借着上一波gm**发展的相当迅速,在高层积累了深厚的交集。

    湘西主导着整个中部地区的地下文物交易,手中积累的珍宝不计其数,隐约有成为国内古玩头把交椅的资格;而坐拥关中的更是如此,有人笑言修西安的地铁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赚钱的买卖,哪个施工队都愿意接那活,往前推动一米都是数不完的人民币,那里出土的可都是以神器级别的东西。湘西和关中两位扛巴子两家最近这十年走的特别近,一个负责控制市场,一个负责控制源头,还有联姻的那么一层关系在,三年后,高家能否站在五大家族之巅真的很难说。

    东北的当初跟高家过去走的比较近,但是这几年高家主要精力是在南方,所以联系也开始减少;至于蜀中的则一直是五大家族里最低调的,没有人能够彻底熟悉他们的产业,就像从来没人能彻底熟悉巴蜀的文化一样,他们很神秘。

    高家和组织也有关系,他们互相对立又有联系,组织是络了一批能人异士,更像是一个部门。

    而象门则是一代代的传承,培养自己的家族能人但又为掌权者效力,象门比喻为象征权力的权杖,那组织则是另外一把沾着鲜血的匕首,比起象门,组织更加现实。

    林子里已经看不到那些曾经的痕迹,那些散落的盐或许早就化作了水融入了大地,那些曾经废弃的驴车也逐渐腐烂被树叶覆盖,这里已经有整整一百年没有人踏入了。

    偶尔的几声鸟鸣并不是欢快的曲子,压低的闷叫更像是报丧的信号,这里到处都是枯枝落叶,张守一的心头冒出一个念想来,晚上恐怕这地方不太适合人呆。

    阴气是自然聚集的,山里本就潮湿,林子又过于密集,走在这种地方人浑身都不会觉得自在。大胖和杨华警惕着四周的动静。。

    大胖轻声对杨华说:“我总觉得背后有眼睛在盯着。”

    杨华擦了一把鼻尖的汗珠,抬头看着密集的树冠道:“我也有这个感觉,而且是四面八方都在被盯着。”

    “总觉得哪不对劲,有说不上来,这一眼扫过去连个活的东西都见不着,咱们走了半天地上连颗老鼠屎都没。”

    大胖这话不是在开玩笑,这种林子里头照说各种动物的痕迹是随处可见的,但是这里除了腐烂的树叶什么都没有。

    大胖指了指头顶,那些树枝互相交错,叶子的浓密完全遮住了阳光的直射,人走在这种地方是极其容易迷路的:“林子太深,我们得想办法去上面瞧瞧。”

    大胖点点头道:“我上吧。”他又转身回去跟张守一说道:“三哥,你们在这里歇歇,我上树顶瞧瞧,别走错了方向,有时候指南针也会失灵。”

    “心点。”

    大胖脱下自己的背包,很简单的别了把短仓和绳索在附近观察了一番,挑了棵大树之后用绳索绕着大树一圈往自己腰上一套。只见他双手把绳套往树上一搭,腰部用力一瞪,再移动绳索继续扣住大树,别看他有点胖可是身手麻利呢,就这样跟猴子一般蹭蹭的就上去了。

    那棵树最高处能看见的约莫有六七十米,超过树冠隐藏的就更加不知道了,十几分钟后大胖已经开始用手去拨弄那些树冠了,接着他就消失在了众人视线里。

    高浩用赞许的眼光对张守一说道:“你这朋友身手不错。”

    可是这个话此刻在张守一听来却有别样的味道。

    不过此刻张守一关心树上的人,也无暇顾及他想,突然一直黑色的乌鸦从晃动的树冠里冲了出来,“呜哇”一声怪叫从人群的上方略过。

    张守一立马站起身来对杨华说道:“喊他下来,赶紧的。”

    见他表情一脸严肃,杨华跟他时间久了也知道这乌鸦不是什么好兆头,刚想喊人就看到大胖的脚已经退了出来,他以很快的速度向下攀爬,时不时的低头向下看,那脸色看上去比张守一还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