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书快小说!

- 书快论坛

书快小说

第四十九章:李思文四大皆空

作品:星辰****2探圣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居里夫子

    “晋王就在听海轩等你们。”

    进了寺院,曲折而行,直到绕过藏经阁,韩商严才朝不远处的院落努了努嘴。

    在这里,风起时,松涛之声几乎淹没了所有的声音。

    方白羽叹口气,心道:

    难怪这宁王半夜不睡觉,非得找人下棋,这么大动静也不怪他睡不着。

    可是大哥!你不睡觉归你不睡觉,你把我们搞过来干什么啊..

    狗蛋儿,影响我学习,影响我进步!

    真真是晦气啊..

    他不由想起来王小七的话来——

    “金乌西归,冲玄煞东,不宜出行..”

    难道老黄历说的..是对的?

    “殿下,人请来了。”

    韩商严恭恭敬敬地,立在一间掌了灯的厢房外,轻声说道。

    里面的灯火晃了晃,过了会儿,一人拉开房门,不满地嚷嚷着:

    “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怎么还叫我殿下!”

    “殿、殿..空性师父。”

    韩商严开口就觉别扭,挠挠头,还是诚恳地道:

    “殿下,您这法号,非是证得,乃您自己取的,不能算数。”

    那人赶苍蝇似的挥挥手,一边装作没听见他的话,一边说道:

    “佛家讲究,四大皆空,可见这法号也是空,既然是空,谁取来的,不都一样么。”

    这人想当和尚想疯了?

    佟湘玉颦着眉,在一旁仔细地打量这位晋王:

    晋王李煜,字思文,天生得一双内勾外翘丹凤眼,薄唇习惯性地微扬,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

    这,大概就是五哥常说的,桃花之相吧。

    虽是俊俏非常的皮相,偏偏他又将头发梳起,在头顶结了个髻,斜插了一根碧玉簪。身上,穿了一袭麻布的僧袍。可谓道不道,僧不僧,不算雅致,倒也不俗。

    咋看之下,还道是哪里来的道士,偷了件和尚的袍子,跑到这寺庙里来骗香火了。

    “白展堂,参见晋王。”

    白展堂上前见礼,不惊不奇不喜,语气平稳。

    晋王斜了眼看他,不满的说道:

    “你也没听见吗,别叫我晋王!”

    白展堂微笑道:

    “晋王恕罪,既然四大皆空,空性是空,晋王也是空,叫什么不都一样么。如此在意叫法,却是着相了。”

    被他这绕口令般的话噎了一下,晋王目不转睛地看了白展堂半晌,就在方白羽以为这个晋王要发怒时,晋王忽地笑起来,说道:

    “我就知道,跟着了包黑炭,就别想从你嘴里,听出个什么好来。”

    他口中所说的这个包黑炭,正是大名鼎鼎的六扇门门主,方今天下探圣——

    包拯,字希仁,因为早年间到处查了无数的案子,人被晒得黢黑,所以先帝送了个绰号“包黑炭”,以示对其青睐之意。

    这包黑炭的称呼,除了当今皇上之外在无人敢这么见他,世人皆称呼包拯为包青天。

    只是这晋王却是例外,他早就四大皆空,嬉笑怒骂全凭心意,倒是不顾忌,他甚至管明王世子李社叫李碧眼,明王也不与他计较。

    李社管他须得叫声皇叔,自然是敢怒不敢言。用李思文的话来说,“皇叔我就喜欢你看我不一副爽快又动不了我的样子”,他比李社,却还要小了两岁,只是不知怎得,就四大皆空了..

    白展堂听了他的话,也不便回答,索性便沉默不语。

    晋王的目光一转,落到方白羽和佟湘玉的身上,语气调侃道:

    “玉猫,你向来独来独往,此番怎么带着一个小伙一个丫头一起办差?难不成是你给自己找的..小徒弟小媳妇?”

    “大人..”

    佟湘玉听他话里头没好话,阴沉着脸,掏牌子以正身份,道:

    “小人是捕快,不是小..媳妇..现于南阳府供职。”

    “捕快?”

    晋王不可置信地望向白展堂,见后者点头证实,才道:

    “原来是捕快啊!”

    他大笑着,拍拍白展堂,往厢房里去走去说道:

    “我就说这、这丫头姿色平平,你怎么看得上的?”

    听了这话,方白羽笑嘻嘻的看着佟湘玉,眨了眨眼,那意思分明是:

    说你姿色平平呢!

    ..手中的捕快铜牌子,几乎被攥出水来,佟湘玉此刻,多想用它,拍到晋王的脑袋上,但考虑到..韩商严还在自己的身后站着,不得不作罢。

    “商严..”

    晋****坐下,似乎又想起什么,对着刚进来的韩商严道:

    “让他们沏壶桂花茶来,再去厨房里头看看,莲子羹煮好了没有,记得要炖得烂些,别跟上回似的,咯得我牙疼了三天。”

    “是,殿下。”

    韩商严依言退了出去,从外边掩好房门。

    厢房内布置简单至极:

    一桌、两椅、一榻,榻上还有一矮几,矮几上摆着一盏油灯,和一方棋盘,再无其他。

    晋王李思文兴致勃勃地招呼白展堂在榻上对弈。

    虽道尊卑有别,但白展堂心知,再推脱,也拗不过他,遂依言坐下。

    方白羽默默地找了张椅子坐下,既不说话,也不看棋,只是闭着眼睛,也不知道他是在做什么。

    佟湘玉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里,方白羽变得愈发的安静沉默起来,只道是他初次出远门,有些不适应。却是不知小捕快的心里装着许多的事情。

    方白羽不声不响的坐在椅子上,默默地修炼那《以心功》神休心法,虽然这****他练起来进步缓慢,可是不断增长的精神力和越来越通透敏捷的思维让他明白这门心法的强大来。

    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服务器,如果神休有成,练那些个内功外功又有何难?

    虽然他现在只是个小小的二流,但他目标坚定,势必要做那天下第一!

    一个人,一旦立定决心要做天下第一,那他从那一刻起,便不再平凡。

    佟湘玉眼睛转了转,眼下这间房子里,一个是闷葫芦捕快,一个是说不得的臭猫,还有一个是臭屁王爷,她的心态几乎就要爆炸开了。

    她将目光从方白羽转到李思文和白展堂的身上。

    这二人当真要下棋?

    且不说佟湘玉对棋艺一窍不通,即便懂得,也绝没有耐心在三更半夜看这两人下棋。

    “在下不通棋艺,就不打扰二位雅兴了,正好现在松涛阵阵,去逛逛寒山寺。”

    她盘算着等出了这屋子..就找个地方睡觉去。

    话音刚落,就见晋王盯着棋盘,头也不抬地不耐道:

    “这会子黑灯瞎火的,逛的什么寺庙?就在这儿歇着,等天亮了,我叫个小师父带你去逛,顺便给你说说寒山寺的典故。”

    “大人好意我心领了,但还是不要麻烦寺中师父们清修为好,在下随意走走就是。”

    佟湘玉没打算理他。

    举棋的手停住,晋王抬起头,也不看佟湘玉,皱着眉对白展堂说道:

    “南阳府的捕快都这么愣么?先是一个邢捕头,现在又是一个丫头捕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星辰****2探圣》,微信关注“添喜郎电子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